第三章:母亲老了
倚窗诗雨2017-03-01 12:082,802

  小区甬通上,昏黄的路灯,树影婆娑。我背着吉他,拖着行李箱形影单只,路灯把我的影子拖曳的老长。我孤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绪万千,回忆着北漂六年来的心酸历程。我抬头仰望,突然看到七楼的某处透出些光亮,在一片漆黑中显的如此温暖与耀眼,他一直是远方游子的灯塔,更是彳亍游子终归的港湾。我吐口气,在旁边篮球场上勉强做了二十个俯卧撑。

  掏出钥匙,轻轻拧动,推开房门,缓入客厅。母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知道她在等我回家。在火车上我已经给她打过电话,叫她早点休息不用等我,她满口答应。却不知她是为了安抚我。轻轻走上前去,她一幅疲态、额头布满皱纹,脸颊毛糙蜡黄,头上已经有不少银丝,好像这并不是我认识的母亲。我认识的母亲年轻漂亮、五官精致、略施粉黛,偶尔和父亲上街,路人纷纷侧头,还有人细声嘀咕:这姑娘不仅漂亮还孝顺,既然牵着爸爸逛街。

  从卧室里拿出一条毛毯,轻轻地盖在母亲单薄的身上。不知是我动作太大,还是母亲睡的轻。母亲醒了。

  母亲嗔怪道:“到家了,怎么不叫醒我?”

  我说:“妈,这都凌晨三点了。您怎么还不休息?明天不上班吗?”

  母亲在一家银行上班,任后勤主任。

  母亲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一下额前的头发,说:“我很早就睡过,不要紧。怎么又瘦了?在外面不容易吧?”

  想起一首诗“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这是天下做母亲对儿女的怜惜与疼爱。我努力克制自已的情绪,浇筑快三十年的大堤看似固弱金汤,实千苍百孔,总不能在一位柔弱的母亲面前决流吧?这是一位坚强的母亲,虽外表看起来需要安抚,其实她已承担一切。她早已住在大堤下很多年,把自己放在危险的位置,只为堵住决堤口。

  我淡淡一笑,摇摇头。或许我只能“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母亲像想起什么:“肯定饿了吧?我给你去做饭。”

  我发觉眼睛有些发痒,慢慢湿润,不得不忍住。我说:“妈,我自己泡碗方便面就好,您去睡吧,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珍惜呀?”

  母亲说:“你有这份心就行,饭已经做好,就是随便炒个菜。你去洗个澡吧,洗完咱们就吃饭。”

  看着母亲偏执的背影,我无法抗拒。只有听之任之,她才能安心,也许这样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我起身来到次卧,姐姐睡的正甜。看,她还像个十岁的姑娘,虽然她已经是三十二岁的年龄,她的世界干净的如一泓清澈见底的清泉,没有烦恼,没有忧伤,没有接下来对生活的担扰。

  姐姐是先天性智障。虽经历一段漫长的治疗,但脑力还是停留在四五岁。

  眼前的姐姐,如果是正常人,她或许结婚了,嫁给一个十分爱她的男人,有一个调皮的男孩或一个罗莉的女孩,当然有一对也说不准;抑或她还没有结婚,现在一无所有,为了自己的梦想正努力追求。她看见我肯定像母亲一样唠叨,但是又和母亲不一样,她会更像朋友一般的叮嘱。她会一边数落我,还会一边提建议。好像我现在就听见:弟弟,找女朋友得找咱妈这样贤惠持家的,别找太漂亮的,太漂亮的心气高。或许她根本不屑跟我这个失败的弟弟交流,早已浪迹天涯,去过她想要的生活。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我臆想,多么期盼她是一个正常人,可以去过她想要的生活。

  有时候,我又羡慕姐姐。至少在她的世界里是简单和干净,没有像我去经历几场爱情留下的伤痛,也没有去为了梦想不顾一切追求后的落寞。如果变成姐姐这样,需要多少勇气?远离红尘,一个只有姐姐知道的神秘地方,而我一个俗人永远无法到达。

  瞧,姐姐笑了。她一定做了一个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梦。我给她掖好被子,退出房间。

  洗完澡。母亲已经做好两个菜。一盘青椒土豆丝,一盘鮓广椒肥肠。鮓广椒肥肠是家乡独有的特色菜,做法首先是把红广椒剁碎后与蘑成细粉的大米腌制一到两个月而成。肥肠需要油炸,最后才和鮓广椒烹炒。记得小时候家里穷,我寄宿读书,母亲在每个周末,总是要做一罐头鮓广椒,当然没有肥肠。这个菜可以放很多天,并且下饭,可以让我一周五天吃饭顺利度过。

  这是母亲的味道。

  吃完两碗饭,本不想再吃。我可不想成为一个胖子,可母亲自作主张又给我盛一碗。

  我说:“妈,我都吃饱了。您不能把我喂养的像头猪,到时真给您讨不到儿媳妇怎么办?”

  母亲说:“什么乌鸦嘴?儿媳妇必须尽快给我娶到。你也必顺给我吃饱。”

  亲爱的娘亲,鱼和熊掌我也想兼得。可是姑娘们愿意嫁给一个胖子吗?

  我问:“妈,爸爸是不是经常去打麻将?”

  母亲说:“也不是,偶尔打打而已。你不用太要求他,这是他的一点爱好。”

  我说:“妈,您不用给爸爸说好话。我虽然不经常在家,但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您看今天凌晨几点钟,爸爸还跑去打麻将?”

  母亲叹口气,说:“其实我知道他这样很不好,可是他现在五十多岁,他就只有这么一个爱好,要他改掉也不可能,就让他去吧。”

  我说:“那怎么能行?我去找爷爷,让他老人家出马。”

  母亲说:“你爷爷多大年纪。你让他老人家活几年清静日子不好吗?”

  我哑口无言。母亲说的对,爷爷的年纪不允许他操心这样的事情。可是父亲无所畏惧。两位比父亲年纪大的姑姑根本不行,虽然都以姐姐自称,可是在父亲那,她们都好像是个丫环。母亲更不行,她虽然是银行后勤主任,听说还管着好几号人,但在父亲面前像五姨太太。父亲没有工作,所以没有领导。总不至于报警,再说这事警察也不会管。不然不就成了太平洋的警察吗?

  早上九点钟我才起床。母亲已经去银行上班,姐姐在客厅看《喜洋洋》,她根本看不懂动画片讲的是什么,或许只是喜欢里面欢快的声音和童话般的画面。她听见动静,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姐姐长的真耐看,她剪一头齐耳短发、鹅蛋脸。她不会化妆,更不会打扮自己。她有一双清渐的双眸,里面没有世故,没有爱恨情仇。只是一个干净的世界对一个陌生物体的好奇。

  我在姐姐身边坐下。她对我淡淡地笑了,像见到陌生人一般。我有些失望,可能是因为在她的世界出现的次数很少。

  我问:“你吃饭了吗?”

  姐姐一脸稚气地说:“吃了。”

  我问:“吃的什么呀?”

  姐姐说:“圆圆的包子。”

  不用说,一定是母亲教姐姐的。

  我又问:“那包子好吃吗?”

  姐姐说:“好吃,是妈妈买的。”

  我一笑,准备伸手去摸姐姐的脸蛋。没有想到她躲开了,开始警惕地看着我。

  我说:“那你认识我吗?”

  姐姐摇摇头。

  我说:“那你能告诉我,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吗?”

  “陈桂华。”

  “那你爸爸呢?”

  “王成军。”

  “那你呢?”

  “我叫王雨云。”

  “那你知道你的弟弟叫什么名字吗?”

  “妈妈告诉我叫王……王……雨……露。”

  “我就叫王雨露。”

  “哦。”姐姐又自顾自地看电视。

  亲爱的姐姐,你难道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关联吗?

  我只好说:“我就是你的弟弟。”

  姐姐强调道:“我弟弟叫王雨露。”

  显然她认为我不是她弟弟。

  我说:“我就叫王雨露,我是你的弟弟。”

继续阅读:第四章:父亲涉嫌嫖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