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父亲涉嫌嫖娼
倚窗诗雨2017-03-02 18:472,751

  上午十点,我吃完早餐,显然对于正常上班族来说有些费疑所思,不知道定义它是早饭或午饭,但对一个歌手来讲司空见惯。歌手崇尚自由和标新立异,当然不能跟普通人扎堆拥挤。最重要的是我们生物钟一切随缘,什么时候想睡就睡,想吃就吃。这比喻怎么让人联想到猪呢。反而时间却成为虚无。

  这事多多少少跟父亲喜欢打麻将有点像,他兴致浓郁、牌战正酣,到现在还没有回家。睡觉和吃饭显的并不重要,看来也是把时间当作虚无的人。

  我要是吃饱没事干,去麻将馆闲逛那不是自讨无趣。

  闲来无事准备到麦城的大街小巷逛逛。老是听母亲讲,麦城变了。我不以为然,变能变到那里去,难不成还比北京变化大?每次过年回家,都是匆匆忙忙,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就没有认真看看麦城的变化。现在想来麦城真的变了,就像父亲母亲的容颜一样,只是我每次没有认真观察。

  突然母亲突然打来电话跟我说,父亲被抓进派出所,让我去领人。

  这来的太快,我才回家一天就要去派出所赎父亲。很难想象母亲是怎样过来的,她有没有经常到派出所赎父亲?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和父亲好好谈谈。如果他再这样过下去,那还不如把铺盖卷到派出所,反正他进去也频繁,不如把派出所当家。

  来到派出所对外窗口,报上来意。少顷,出来一位中年警察,警察告诉我,父亲涉嫌嫖娼。

  我脑中一翁。却有些不知所措。

  原来昨天警察去端卖淫嫖娼的窝点。很不幸的是在窝点里还有一桌打麻将的人,当时父亲的确是在打麻将。但是警察不松口,毕竟瓜田李下,说不好打麻将打到一半各自进去潇洒了一回。再说麦城那么多麻将馆,为什么偏偏在卖淫嫖娼的窝点打麻将。

  警察不怕事大,都想在调戏妇女中审出个强奸犯,在小偷小摸里揪个杀人犯出来,像父亲这样的,当然想从他口中撬出点干货。父亲嫖娼的嫌疑,作为儿子当然愿意相信他的清白,所以在警察面前信誓旦旦说,父亲的作风肯定没有问题。但我心里直犯嘀咕,作为男人,这个事的确让人产生怀疑。以前对父亲嫖还不敢武断,现在可能持谨慎态度。

  走进办公室,两个警察正在给一群人录口供。在一侧墙边,父亲蹲在一群男子中间,把头埋在双膝,不知是在打磕睡还是在忏悔。可一细想,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对面有一群打扮暴露的女子,个个花枝招展,要是在大街上,假如不知道她们的身份,我可能会上前去讨要电话号码。看来父亲嫖娼的嫌疑很大。

  我忍不住拍父亲的肩膀:“爸,瞧瞧您做的好事。您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对得起撑起这个家的我妈吗?”

  父亲一脸疲惫地盯着我说:“老子做的事还用你来教育我?”

  我说:“我肯定教育不了您。但是我找爷爷来收拾您。”

  父亲“蹭”地一下站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父亲狠狠地说:“你敢去告诉他,我就敢打断你的腿。”

  惹的办公室一众人看着我们。

  警察看不下去了,毕竟我和父亲的争吵影响警察办案。中年警察带我们来到一间审迅室,让我们单独聊。

  我和父亲走进审迅室。感觉这间房子太压抑,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一屁股坐下,对面还有一张椅子。我无所谓地说:“爸,您坐对面。我们两个人好好聊聊。”

  父亲看了看对面的木椅,犹豫不决。我一下子明白,对面是犯罪嫌疑人坐的地方,虽然不是有脚链手铐的铁椅,但毕竟即将坐在对面是我的父亲,是我的亲人,他应该坐上座,不是像现在审犯人一般坐在对立面。我有些犯难,这样做的确对父亲不尊重,要不我起身换个地方,可又想,这又不太好,今天是父亲犯了错误。

  父亲征征片刻,还是坐在对面。他盯着我的头顶。我回过头才发觉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说:“爸,您这样做对得起我妈吗?”

  父亲冷冷地看着我,生硬地说:“你凭那点资格这么说?”

  我压抑已久的怒火奔涌而出:“我凭什么没有资格说?我是为我妈报不公,她天天养着您,可是您凭什么做这么丢人的事?”本来我想说: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这是孔子说过的话,是说儿子看到父亲犯了错误,应相言相劝,免得他犯更大的错误。父亲见到儿子敢对自己提意见,应该被欢迎。但我怕父亲理解不过来,或者能理解但接受不了。因为他十分好面子。

  父亲说:“丢人?就算丢人也不用你养我。再说你不是靠我老婆养的吗?那次你要钱不是我老婆给的。”

  我冷哼一声。一直试着去给父亲讲道理。只要他改邪归正,这个家庭还是以热烈的拥抱欢迎。而现在,突然感觉再继续争吵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时间似乎停滞不前,双方就这样沉默着。

  父亲看着我,平和地说:“习惯了,改不了。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告诉你爷爷。”

  我不知道母亲得知后会怎么办?她是歇斯底里地叫嚷着离婚或者默默地转身继续去厨房做饭,可是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对三十多年的丈夫心灰意冷。凭什么她一个人养活全家,父亲整天游手好闲,什么事都不用干。这都还不算过分,过分的是还习惯了,改不了。我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不能站在任何一方,这对母亲伤害太大。

  我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爸,您老实告诉我,您到底嫖没嫖娼?其实作为男人我表示理解。”

  父亲睁睁地看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却似乎有千言万语,他就是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心里有些发毛,是不是冤枉父亲了?

  派出所最终决定罚款五百块钱,释放父亲。但是父亲不走,他要派出所向他道歉,并且开一张没有嫖娼的证明。中年警察听完莫名其妙,很显然警察不会道歉,更不会开证明。

  中年警察说:“你聚众赌博和嫖娼是差不多的罪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父亲摇头。

  我上前去说:“爸,我相信您没有嫖娼,真的,我相信您。”

  父亲依然摇头。

  中年警察厉声说:“王成军,你以为我们没有事干。你再这样,我就以妨碍公务罪拘留你,关你十天半个月。”

  父亲十分干脆地说:“好,

  一群警察有些蒙圈。估计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人,别人都是恨不得早点离开派出所,但是父亲却死活不走。这真是请爷容易,送爷难。

  中年警察没有理会父亲,转身叫着两个警察离开,整间办公室只有我和父亲。父亲这一次没有蹲在墙角根,而是十分坦然地坐在沙发上,偶尔还哼几句歌。

  父亲突然问:“不会是你报的警吧?”

  不会吧?父亲想的是我报警抓他。说句实话我想过,可是最终还是放弃,毕竟他是我亲爹。我庆幸这辈子自己就是个凡人,不是什么警察和官员。

  我说:“爸,不是我报的警。”

  父亲说:“你骗不了我的。我知道。”

  艾微打来电话,问我们怎么还没有来酒吧?昨天我们四个人说好的,今天下午三点在酒吧排练。看来现在只有艾微一个人去了,我得抓紧时间去会合。

  挂了电话,看来父亲是准备死磕到底。我起身去了趟洗手,当我回来递给父亲证明书的时候,父亲笑了。

  其实证明书是我写的。

继续阅读:第五章:麻将乐队二缺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