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麻将乐队二缺二
倚窗诗雨2017-03-04 10:542,921

  坐上出租车直奔酒吧。酒吧里只有艾微一个人,原来艾微一个人来到酒吧,分别跟我、卢超、胡胖子打电话,我接到电话很快就赶到,卢超接了电话,但是声称来不了,因为他父亲不让他出家门。胡胖子的电话是根本没有人接听。

  艾微问我怎么办?我说当然去找他们,麻将乐队是四个成员,就像打麻将一样,少一个人都不行,何况还是两个呢?我们演奏的每首歌都需要四个人同心协力完全,使每首歌听起来更饱满和多样性,这是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唱歌的价值和意义。

  卢超的家在郊区某个别墅区,在小区大门跟保安纠缠了半天才让我和艾微进。当然我的实力不够,是艾微用的美人计。

  一走进卢超的家,气氛就显得格外紧张。以前来到卢超家,卢叔叔早安排保姆泡咖啡递糖果。今天卢叔叔和卢伯母端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我们打招呼问好,卢叔叔、卢伯母只是象征性地点个头。

  卢叔叔六十岁左右的样子,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市区好几个楼盘都有卢叔叔开发的。他穿着一套破旧的休闲服,拖着一双已经破了边的紫灰色拖鞋。倒是卢伯母打扮的高贵典雅。

  我和艾微站在客厅的沙发边,坐也不好,不坐也不好。卢超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玩弄,一只耳机塞在耳朵里,偶尔还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

  艾微推我一把,示意我们坐在沙发上。我在沙发上坐如针毡,不知所措。担任乐队外联的艾微开腔:“叔叔,阿姨,我不知道您们为什么反对卢超唱歌?”

  卢叔叔动情地说:“我不想让他一条道走到黑,梦想这个东西可以追求,但是有时间界限。他都二十九岁了,在和唱歌干耗下去,假如我死了,他都要露宿街头。”

  我说:“叔叔,您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就不在了?再说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梦想,当然您说的对,我们现在还不能靠音乐养活自己,更不用谈丰衣足食,但是我们一直很努力,您一定要相信我们。”

  卢叔叔淡淡地说:“你觉得你们会成功吗?”

  无数次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假如是刚大学毕业那会,我一定斩钉截铁地说会成功。如果是刚去北京头两三年,我也会说能成功。而现在我的回答多多少少底气不足。其实前两年麻将乐队散过,可能大家也意识到麻将乐队成功的机会率。当时艾微去做了会计,胡胖子成了白领,我则像游击队东打一枪西放一炮,反正干什么工作不会超过三天。也只有卢超一人依然选择坚持唱歌,他偶尔在街边卖唱,有时也能在酒吧唱两首歌。后来一行四个人在一起聚餐,各自谈着自己的工作,发觉只有卢超一个人意气风发,而我们三个人对工作根本不热心,每天上班是度日如年。直到那一天,我们四个人才发觉,成功固然重要,但并不是要一定成名。或许只要我们能继续唱歌就已经足够,很快我们又恢复麻将乐队。

  我不知道是对卢叔叔实话实说,还是故作镇定地告诉卢叔叔,我们一定会成功。

  “成功有那么重要吗?您不要一辈子用商人的势利角度看待事物好吗?至少现在我快乐、充实,我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存在。”卢超从沙发上站起来说。

  “商人怎么啦?现在是经济社会,你没有钱,就没有饭吃,人都不能生存,你谈什么梦想?在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根本没有梦想,每个人都是想着先填饱肚子。”

  艾微说:“叔叔,您不要用您的那个年代的思想要求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年代在变,所以人就会变。时代不同,需求就不同。很幸运的是作为晚辈,我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年代,所以我们有条件去选择一条更有意义的道路。”

  卢叔叔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哎,你们还是太年轻呀。人终究还是要务实,往前一步是黄昏,退一步才是人生的道理,你们根本不懂。”

  卢超带着乞求的眼神说:“爸,您在给我一年机会。如果我们还不能成名,我回来一定按照您的意思办,您让我上班就上班,让我相亲就相亲,让我生孩子也毫不犹豫。”

  卢叔叔冷笑着说:“你从大学毕业就一直跟我这样说。如果你今天你一定要出这个家门,那么我会停了你所有的银行卡。”

  卢超这个人大手大脚惯了,一天不花钱不光嘴痒,整个身体都不舒服。没有想到卢超说:停就停,没了钱我就还不信活不了。”

  显然卢叔叔没有意料到卢超会这么说,他发狠道:“行,只要你敢出这个家,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从此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

  卢伯母一直没有发话,现在终于开口:“超儿,你一定要听爸爸的话。我们是不会害你的呀。”

  到了这个时候,我和艾微再不走那就是破坏家庭和睦。

  灰溜溜地退到小区外。我问艾微还去胡胖子家吗?艾微说:“你都说了咱们是麻将乐队,是一个离开谁都不行的乐队。而现在不管是三缺一,还是二缺二,咱们都要尽量争取。”

  来到胡胖子的家。客厅里只有胡叔叔一个人,他精神矍铄、目光犀利,穿着一套熨的平整无痕的警服,端庄地坐在沙发上,笔直的像棵松柏,好像是碰到一个惨无人道的杀人案。要说卢超的家气氛紧张,那么胡胖子的家一定弥漫着火药味,虽然在客厅里只发现胡叔叔一个人。

  胡胖子估计听到动静,从卧室里出来,叫我和艾微坐,随后给我和艾微各倒了一杯纯净水。说句实话屁颠屁颠跑了这么远的路,的确口干舌燥,但我不敢端杯子喝水。我用手轻轻地碰了几下艾微,示意她开口。艾微对我直翻白眼。

  我搓着双手说:“叔叔,您好。我不太理解您为什么不让胡胖子去唱歌?”

  胡叔叔冷冷地说:“他都快三十了,还没有结婚,我不知道怎么跟他妈交代?”

  胡胖子母亲在胡胖子十多岁的时候去世,在警察任上,听说是连续破案没有休息的缘故。

  艾微说:“叔叔,其实我爸爸也逼我结婚,就在刚刚还跟他大吵一架。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理解做父亲的心情。但是结婚跟唱歌没有多大关系吧?”

  胡叔叔说:“怎么没有关系?他如果一直唱歌,那么一辈子都结不了婚。没有稳定的工作,那个女孩跟着他?再说唱歌认识的女孩子有几个正经过日子的?那些女孩也根本不适合他。不如考个公务员,踏踏实实地生活。”

  胡胖子不干了:“那为什么我高中毕业考警校您反对?”

  胡叔叔说:“我都跟你说了很多遍,你当警察不合适。”

  胡胖子说:“就因为一次没有救人,就否决了我整个人吗?这对我太不公平。”

  高中的时候胡胖子和几个同学一起下河游泳,当游到河中心,其中有一位同学体力不支,大喊“救命”。胡胖子水性不是太好,一个人能游上岸,两个人实在没把握,所以没有过去搭救,而是一个水性好的同学从岸上游过去救的。当时胡胖子把这件事告诉胡叔叔,胡胖子以为胡叔叔会表扬他,因为他是智慧的,是量力而行,假如胡胖子去救人可能两个人都被水淹死。没有想到胡叔叔严厉地批评胡胖子。他说假如岸上没有一个水性好的同学呢?假如这位同学水性好但就是不愿意去冒险呢?而你离他最近不去救,他连生的希望都没有,而你去也许他还有希望。后来高中毕业考警校的时候,胡胖子明明自我感觉考的很好,体能都达标,文化成绩也不错,可就是没有被录取。胡叔叔时任公安局长,胡胖子的事情其实就是胡叔叔一个电话的问题。胡胖子对当年考警校的事一直耿耿于怀,直到现在他还恨胡叔叔。

  我和艾微还是悻悻地离开了胡胖子家。因为后来胡叔叔一直没有退步,而胡胖子的架子鼓在胡叔叔的房里锁着,并且没收了胡胖子的手机。

  看来今夜的酒吧演出由我和艾微硬撑。不过我想二缺二的麻将乐队,也能勉强组局,然后打出一幅好牌。

继续阅读:第六章:酒吧客人耍流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