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酒吧客人耍流氓
倚窗诗雨2017-03-03 19:352,414

  晚上和酒吧老板商量乐队二缺二的问题。老板对我们临时爽约的行为表示极其不满,但是广告已经宣传出去,有两个人凑合,总比没有人强。不过谈好的价钱要少一半。我和艾微都表示同意。

  酒吧给我们乐队的宣传词是:麻将乐队是中国著名乐队,乐队既能摇滚又能民谣还能抒情,并且成功演绎多首欧美流行音乐,参加过北京各大酒吧和音乐盛典的演出。现巨资邀请,以飨各位家乡父老。说句实话,我看到这个广告词都有些脸红,恨不得找个地缝溜进去。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你不吹嘘,估计大街上没有几个人鸟你。

  夜晚,酒吧已经开始慢慢上客。我和艾微坐在一个空的吧台,商量两个人到时在舞台的策略。

  艾微说:“咱们先上去唱一首歌,然后用家乡话问候。这样跟观众拉近距离。”

  我说:“家乡话得你说,我都多少年没有说过,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吐字。”

  艾微翻着白眼看着我,说:“你不会说,难道我就会说呀。”

  我和艾微只好拉来一个酒吧服务员,让他教我们说家乡话。服务员说我和艾微用麦城土话说话,像极了战争片中的鬼子说中国话。我面露微笑地说:“你这个比喻打的好,打的我有点想揍人。”

  服务员教完后,半信半疑地问:“你们真的是麦城人吗?”

  一下子问的我和艾微面面相觑、百口莫辩。我们的确是土生生长的麦城人,可是就是不会说麦城土话。是呀,是我们离开家乡太久,太久的都不会说家乡话。

  一晚上我们有两场演出,十点一场,十一点一场。马上我们就要上场,我和艾微总是不停地向酒吧门口张望,期望卢超和胡胖子能克服困难,说服他们的父亲赶过来。

  DJ已经开始隆重地介绍我们,看来今天麻将乐队注定二缺二。当我最后一次眺望,发觉卢超和胡胖子气喘吁吁的身影,我揉揉双眼,再定睛一看,我露出欣慰的笑容。

  四人终于到齐,彼此露出鼓励的目光。

  麻将乐队跟其他乐队不同。我们四个队员都有一种乐器,每个人都是主唱。吉他是我弹,贝司是卢超,架子鼓是胡胖子,乐队键盘是艾微。当然艾微是核心竞争力,毕竟一个漂亮的姑娘对观众有杀伤力,同样我们忽悠艾微当队长,我们没有经纪人,所以艾微还负责外联。每次演出得到的报酬,都是四个人平均分。

  其实在酒吧唱歌一般都会去唱经典,毕竟这样传唱度高,能让观众更好的互动。你唱陌生的歌,观众没有共鸣。再说这家酒吧不是慢摇抒情酒吧,而是演艺吧。后来我们还是偏执地唱了一首原创,希望原创得到观众的认可。实话实说这首歌放在演艺吧不适合,因为此歌偏民谣。每个来酒吧消费的都是来开心的,总不至于听完你的民谣,人家号淘太哭吧。

  当我们唱这首歌时,台下的观众有人托着下巴静静地聆听;有人说难听死了;有人嘘声一片;有人依然大口喝酒大声划拳;也有人大声地叫骂着艾微衣服穿的太多。是的,像演艺吧都会有模特穿着暴露地跳舞,似乎我们有些格格不入。我们还是故作镇定地唱完这首歌,这对于资深歌手来讲是家常便饭。

  第二首歌唱的是一首外国经典,似乎比上一首歌效果好很多,有很多年轻男女开始跟着节奏哼哈舞动。突然发觉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吧台,坐着四个老头,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有些模糊,但是还是有些熟悉。

  第二首歌与第三首间隙。我把自己看到的传递给卢超、胡胖子、艾微,很快我的想法得到证实。然后我们很快决定改掉第三首歌。

  我说:“下面是一首歌筷子兄弟的《父亲》,我们四个人想送给四个老头,希望大家能喜欢。”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 装作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

  三首歌下来,第一场算结束。有一些客人给我们敬酒,我们也得感谢人家捧场,然后一口干掉杯中的酒。有一个肥头大耳的客人,手不知不觉地摸到艾微的臂部,我上前去制止。

  肥头大耳喷着一口的酒气说:“管你屁事,滚。”

  其实要是几年前,我肯定把酒瓶抡上去了,但就是这样我们失去了很多演出机会。卢超大声喝止:“你再说一遍?”

  肥头大耳站起身来,说:“我他妈地说了怎么了?不就是一个戏子吗?摸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肥头大耳一桌五个壮实的男人起身站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形势一触即发。艾叔叔拿着一个空酒瓶窜上来,艾微说时迟那时快死死地抱住艾叔叔。肥头大耳顿时感到挑衅,双方推搡起来。酒吧老板领着一众保安跑上前来迅速拉开双方。酒吧老板给肥头大耳赔礼道歉,并且酒水全部半价。

  肥头大耳不依不饶,拿来四瓶白兰地,让我们四个人一人一瓶当着他的面喝完。酒吧老板丝毫未犹豫叫我四个人马上喝,然后给肥头大耳道歉。

  艾叔叔在艾微怀里挣扎着,想上前跟肥头大耳拼命。形势更加严峻。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在这里放肆?”我侧头,原来是胡叔叔走了过来。

  肥头大耳说:“我管你妈是谁,今天不喝酒谁都他妈都不能出去。”

  其中一个人附在肥头大耳耳边嘀咕两声,肥头大耳顿时泻了气:“胡局长,原来是您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胡叔叔背着双手,气势汹汹地指着酒吧老板说:“帐给我算清楚,一分钱都不能给他少。”又转身盯着肥头大耳说:“结完帐给我滚蛋,如果下次敢找这几个孩子的麻烦,我让你一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肥头大耳点头哈腰:“是,是。胡局长罩着的人,我那敢动。”说完一众人灰溜溜地去吧台结帐。

  我们四个人给四个老头儿敬酒,没有想到四个老头一个脸比一个黑,都没有举起酒杯。艾叔叔说:“微微,咱以后不唱歌了好吗?你出去随便找份工作,如果你不想找工作,爸爸养你一辈子。”

  艾微黑着脸说:“爸,你别跟着给我添乱行不行?其实叔叔们,大多数来酒吧消费的人都是有素质的人,今天只是一个例外,再说世界上那还没有几个混混流氓呀,也并不是酒吧里一定有。”

  四个老头都没有接话茬。看来四个人只能各找各爹,寻找突破口,逐一攻破。

继续阅读:第七章:梦想受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