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梦想受挫
倚窗诗雨2017-03-04 11:012,140

  四个人唱完第二场后,酒吧老板找到我们,让我们尽量少唱原创,而唱一些国内外妇孺皆知、传唱度高的经典歌曲,不过今晚我们总体表现良好。被逼喝酒的插曲老板没提,我们也没有说。大家心照不宣,但总感觉彼此再嘻嘻哈哈地见面,心中有些不舒服。毕竟当时他下令让我们吹一瓶白兰地,并且还要向无理取闹的肥头大耳道歉。

  每个人都需要成长。二十岁的时候直接可以撂挑子,大不了再重新回到街头卖唱。三十岁的时候不知是胆怯重新回到街头,还是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或许是我们在梦想面前遇到什么委屈都愿意低头。

  出了酒吧,我们四个人在夜市找了一家路边摊吃宵夜。艾微点了一些烤串,然后一人来一瓶啤酒。这不叫酗酒,啤酒是拿来解渴的。我坐在塑胶凳上,尽量若无其事地揉着左脸,免得被卢超、胡胖子、艾微发现。

  大家一直沉默无言,各自吃着烤串,喝着啤酒。沉默对于我们四个人来讲实在不好,上次的沉默是我们四人决定解散麻将乐队。其实就算我们四人发生矛盾,大家也会说话聊天。发生矛盾的时候,憋着气使劲造几串价格贵的羊腰子,然后喝几口啤酒让堆积在嗓子眼的牛羊肉安全抵达肚子,就开始数落对方的不是。艾微听烦了就会一手拎一个,扔在凌晨的大马路上,然后艾微手一挥,两个人就抱打在一起,直到打的精疲力竭,除了脸蛋,遍体鳞伤。

  有一次卢超这个狗东西太不是人,本来是我看上的漂亮的姑娘,然后花高价五十块钱,让卢超去帮我问电话号码。这狗东西忘恩负义,收了钱不办事,跑过去跟人家姑娘有说有笑、动手动脚。老子在暗处有一种想拿火箭筒把卢超送上云宵的冲动。然后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他们去看了一场电影,开没开房我就不知道了。第二天晚上吃夜宵的时候,我忍不住就骂卢超背信弃义然后升华成夺妻之恨,卢超也不依不饶,骂我没有本事。这时我们就被艾微给扔在大马路上,我满眼杀气就和卢超抱打在一起,一些吃烤串的人闻声围了起来加油喝彩,妈的,竟然还有人花钱押注。这帮不怕事大的,痛的不是你们嗦。顿时我和卢超就搂在一起,去继续吃烤串喝啤酒。

  餐盘里的烤串已经见底,可是大家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为了打破僵局,我说:“你们怎么样?反正我摆平了我爸。”

  卢超、胡胖子、艾微异口同声地问我:“你是怎么摆平的?”

  我说:“我爸你们还不知道?整个人生的标配就是失败,失败的人对失败的人,那就是互不干扰,所以我爸就这样轻易地被摆平。”

  其实事情并不是这样。当时我把父亲领到酒吧外面,然后问:“爸,怎么样?我们的歌还是好听吧?”

  父亲“哼”的一声:“好听个屁好听。反正我是一句没有听懂,耳朵都被震痛了。还不如坐在电视前听人唱歌。”

  我说:“爸,来这里其实就是感受一下氛围。怎么样,今天玩的开心吧?”

  父亲说:“还开心呢?你们差点跟人打起来,要是打起来怎么办?这里的人真是鱼龙混杂。”

  我问:“假如我们打起来您帮忙吗?”

  父亲说:“你以为你爹是吃素的?我手里死死地捏着一个玻璃烟灰缸,只要那胖子敢动一下你,我手起缸落,让他脑袋开出几朵鲜艳的玫瑰。”

  心中正欣慰,父亲开口:“儿子,你能不能不唱歌?你也老大不小,该结婚成家。再说这里这么危险,假如今天没有胡局长出现,你们怎么办?”

  我说:“爸,我知道我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这是我的梦想。”

  父亲说:“梦想能当饭吃?再说这里唱歌根本就是不要命。”

  我有些不耐烦:“我的事不用您操心,您还是管好您自己吧,别天天打麻将。”

  父亲顿时怒了:“你还能管我啦?”

  “我怎么不能管您?您作为一家之主,妈一个人那么辛苦,您也应该帮助分担一下吧?”

  “啪”的一声,我的左脸被抽肿。

  我马上把自己的右脸捂住,说:“您打我,我也可以批评您。”

  “啪”的一声,我的左脸又被抽。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是打完左脸,下次是右脸的吗?

  父亲拂袖而去。

  “可能……可能我要去考公务员了。”这是胡胖子的声音。

  我说:“你要去考公务员?”

  胡胖子点头。

  卢超一脸吊二郎当地说:“我也准备去我爸的公司上班,老头子这回下决心了,我不去上班,他就跟我断绝关系。”

  艾微说:“其实我刚刚跟我爸大吵了一架,他说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上班太不安全,还经常吃亏,让我别再酒吧唱歌了,他可以完全养着我。但是那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没有自我价值的体现,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女孩子在这个行业虽然有优势,但往往受到伤害的是女生,但是为了梦想,这一丁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所以我和我爸吵起来了,你们知道我爸,他是色厉内荏、虚张声势,当然就败下阵来。其实我们麻将乐队从大三开始组建,中间我们也动摇过,但是最后我们又认为音乐是我们一辈子追求的事业。我希望你们不要轻言放弃。”

  卢超说:“你放心好了,刚刚我跟老头子已经说好,我回公司上班可以,但是晚上的酒吧演出我一定会参加。老头子也勉强答应。”

  胡胖子说:“我也是一样。就算我当上公务员,我还是会天天来酒吧唱歌的。因为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

  我好奇地问:“你们刚刚跟你们的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讲讲呗?”

  卢超、胡胖子摇了摇头。或许他们跟我一样,不愿把事情最坏的一面呈现出来,总是掩饰着,想让我们摇摇欲坠的梦想,至少看起来还很安全。

继续阅读:第八章:醉酒立保证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