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打麻将成功输钱
倚窗诗雨2017-03-05 18:452,400

  上午十点起床,走进客厅看见父亲正在吃饭。

  拿出《保证书》,我揶揄道:“爸,你这字写的可真漂亮。什么时候也教教我?”

  父亲喂了一片回锅肉放进嘴里:“儿子,你不能突然一下子就要求我不打麻将。你得慢慢来,以前我一打是一整晚。现在我凌晨两点钟就回来睡觉,这就是进步。再说咱们是四个人一起的团队,也不是我一个人说散就散的,我得有点团队协作精神不是?你的乐队取名为麻将也不是这个意思吗?”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我没有理会父亲,也难为父亲能把聚众赌博美化成团队协作,我是有理却无从还嘴,也赖得和他费话连篇。我默默地盛一碗饭,开始吃起来。父亲风卷残云般地吃完饭,拿出一条淡蓝色手帕擦嘴。

  父亲真是守旧迂腐。现在谁还用手帕?都是一次性的纸巾,既方便又卫生。不了解的以为父亲是个从祖上下来的皇家贵族,只有我知道这是他多年来不变的习惯。看来他已跟不上时代,画地为牢把自己囚禁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父亲对我说:“我出去走走,你继续吃。”

  我放下碗筷。我知道他说的出去走走意味着什么。

  我说:“我陪您。”

  父亲说:“我真出去走走。”

  我说:“我也是真出去陪您走走。”

  两个人在街头东逛逛西瞧瞧。父亲忍不住,他说:“有好几个朋友打电话来,都是三缺一。我陪他们玩玩,保证晚上六点钟回去。”

  我说:“可以呀,没问题。”

  父亲笑了:“行,既然你这样。那你回去吧。”

  我说:“我陪您。”

  “陪我打麻将?”

  “对的。”

  “可是你不会打麻将呀?”

  “不是您会打吗?您教我。”

  “我不教。都是一个个比猴还精的人,你去肯定是输钱。”

  “那我不管。反正您上麻将桌,我就上麻将桌。”

  跟着父亲走入一条小巷,东拐拐西走走,硬是把我转的晕头转向,要是下次来肯定不知道路。这是一家热闹非凡的麻将馆,人都快把房间挤爆,吵杂声和麻将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刺耳的躁音。每个坐在麻将机前的人都叼着一支烟,烟雾弥漫,好像踏步在云间,这比北京的雾霾严重多了,辣眼睛不说,还齁嗓子。我不会抽烟,很想逃离麻将馆。可是最后看见父亲高兴的样子,我又忍下来。

  一个中年男子看见父亲,很快迎上来:“老王,你怎么才来呀?快上桌吧。咦,怎么今天还带了一个人来?”

  父亲转过身来一脸嫌弃看着我,说:“这是我远房的亲戚。没什么事非要跟我来。我们玩我们的。”

  很快父亲坐上麻将桌。我没事逛来逛去,最后在父亲桌旁找到一个位置。刚刚好上一个人输光离开。我坐上去,仅仅大致知道打牌的规矩。根本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就这还是以前父亲每天回家唠叨的结果。

  父亲不干了:“你们别让他打,他根本不会打。”

  我说:“我会打。”

  父亲说:“他没有钱。”

  我掏出一叠钱来,放在麻将桌上。

  我们打的麻将是四川的“血流成河”。传统麻将是有人糊了,就把牌推倒来下局。而“血流成河”是一直糊到没有牌摸为止,这比传统麻将伤脑筋多了,按父亲说也刺激多了。这需要考虑到很多,懂得取舍。比如你只糊两张字,可是已经打的差不多,你就必须得改糊的字,不然你输的体无完肤。再比如人家是“条”的清一色,你只是一个小糊,你肯定就不能再打“条”。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你糊的字剩下要多,这样你才能赢钱。打“血流成河”根本没有退路,你要是怕点炮,那根本不用上桌。最后假如没有挺牌,那么还要赔三家。

  我上桌子根本不懂这些。当然就算我懂,我也装着不知道,完全凭随心所欲。基本上把把去打“清一色”。最后闹的牌都没有挺,放炮的不算,最后还要赔三家。就算最后糊了牌,可是人家都是经验丰富的“麻友”。早把你糊的字带起来,根本不会打这门牌。最后闹的糊一两张字而已。就这样还是我运气好的时候。

  两三个小时下来。我已经输了五百。我点了一个炮,对方是清一色。我喊:“爸,给我拿点钱。”

  父亲慌了:“谁你是爸?”

  我把身份证掏出来,说:“我叫王雨露,我爸叫王成军。我就是他儿子。”

  两张桌子的人都闹开了。都叫父亲掏钱。父亲没有办法,又给我几百块钱。

  父亲不再放心我打牌,其实他偏个头就能看见我的牌。他很忙,一心两用,一边想着自己的牌,一边还侧过头来帮我出谋划策。我很悠闲,因为不需要操心。每当我点炮的时候父亲总是用愤懑的眼神看我,可碍于人太多,又不好发作,只能隐忍下来。

  当然这并没有改变输钱的命运。很快我又输光。我在牌桌上大叫:“老板给我拿五仟。”

  父亲起身就给我一嘴巴:“妈的,小祖宗,你还想借钱赌博?”

  又是左脸,能不能换一边?打的我肝胆俱裂。这一次虽然肉体疼痛,但我心里却有又一丝欣慰。父亲虽爱赌博,但是并没有像电视里发生的一样借高利贷。我想以前他试过借高利贷,也一定吃过很多苦头。这一嘴巴我挨的舒服,因为至少证明父亲还是有底线的赌徒,他没有深陷的不可救药。

  我装着无所谓的样子,说:“爸,您不是这里的常客吗?找老板借个五仟块,咱们继续干。这下午三四点的回去太早了。”

  父亲操起椅子就要砸我。幸好被周围的牌友拦住。

  回到家,父亲大闹天宫。当着母亲的面置问我:“你还这么年轻,跑去赌博。难道准备打一辈子光棍?”

  我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说:“爸,妈,我做梦都想娶媳妇。而今天我染上赌瘾,反正也怪不了谁。我就记得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养不教,父子过。’您看着办?”

  父亲估计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他。他说:“我都老了,这辈子没有什么希望。而你不同,还年轻。所以你完全可以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

  我说:“您说那么多都没有用,反正我跟定您。您去打麻将,我就跟您去。反正到时候输钱的时候,我找您要。因为您是我爸,您是我的表率。”

  父亲没招了,求助母亲:“你管管你儿子。他不能这样堕落下去,你不是还等着抱孙子吗?”

  母亲说:“他也是你的儿子。你们两父子怎么做我管不着。我只是要求你给儿子当榜样。”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相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