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相亲
倚窗诗雨2017-03-06 18:113,777

  第二天,父亲早早起床。我和周公拉扯半天,还是抬着疲软的双腿跟在父亲左右。

  父亲哭笑不得。他说:“你去好好打扮一下,我带你去相亲。”

  我说:“您得了吧,还跟我相亲?您认识的肯定都是牌友的女儿,到时候是不是刚刚好凑一桌?”

  父亲说:“我是带你去公园。那里有不少美女。”

  虽然我对美女没有抵抗力,但是公园有美女?这是骗三岁小孩呢。

  我说:“您不会是让我去谈恋爱了,没有时间管您去打麻将吧?”

  父亲生气地说:“你是我小祖宗。不管我以后打不打麻将,我不还得把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

  有些佩服父亲。我明明知道他是什么目的,可是我却没有办法阻拉。他想来个调虎离山,然后金蟑脱壳,这是三十六计,那我只能暗渡陈仓。看来我们真正的较量正式开始。

  相亲一直不是我想要的爱情方式,虽然到了尴尬的要捂脸的年纪,但是爱情对于我来讲,就像我对音乐一样,一直以明媚清澈对待。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一见面,双方就被丘比特的箭射中的可能性较小,但是彼此之间开始应该有好感。

  公园里,父亲欣赏着每张相亲女孩的简历和照片。我嘛,当然是蹲的远远的,好像这根本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我丢不起这个人,我总不至于一脸谄媚地在一群大爷大妈面前讨要人家姑娘的电话吧?所以公园里美女倒是见到不少,但是必须穿越时空回到三四十年前。最后父亲用笔记本抄来几个姑娘的信息。

  我一看笔记本上的姑娘信息,不管是姑娘学历多高和多低,或者是漂亮的与东施的。她们都有要求,那就是男方需要稳定的工作,然后有房有车。

  沉思半响,发觉自己竟然是个“三无产品”,没有稳定的工作,房和车就更不用提。作为一个无产阶级的积极分子,在个人问题上被人无端提要求,我深受打击。不知道是提要求的人有股铜臭味,还是我落后于时代,或者我努力奋斗的偏离大众追求的。

  父亲抱怨道:“现代女性怎么了?动不动就房呀车的,真物质。我们那个年代,对上了眼,扯个证,抱床半新不旧的棉被就可以在一起睡了。”

  我说:“爸,这都什么年代了,您那个年代中国才刚刚改革开放。姑娘都不用化妆品。”

  父亲说:“没办法,我给你挑了对方要求低的姑娘。到时候万一姑娘问起。就说咱家有房有车,然后说你在国企上班。”

  我不干了。说:“咱们怎么能骗人家呢?”

  父亲说:“好小子,我实话告诉你吧。以你现在的条件,不骗基本没有希望了。本以为打造的是一把好剑,可是……我可不想砸在手里。”

  有这么当爹的吗?不鼓励儿子,反而打击。

  我说:“那我坚决不去。”

  父亲投降。他说:“那我陪你去,对人家姑娘说我是你继父。这样还显得咱俩关系亲近。”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亲爹陪儿子相亲的。可是也不能把亲爹说成继父。

  我说:“那到时候我可实话实说?”

  父亲说:“你可别说实话,你要不行,我帮你说。”

  我说:“那我不去。是您找二奶,还是我找媳妇。跟我过一辈子,您瞎起什么哄?”

  父亲开始打电话,一个一个的约好时间。最后约好四个。

  第一位是位公司行政职员。长得一般,可要求不一般。

  人家一上来,看了父亲一眼说:“你们那位相亲?”

  我说:“是我。”

  行政职员指着父亲说:“这位是?”

  我说:“我父亲。”

  父亲翻了我一眼,强调道:“继父。”、

  行政职员倒也大方,也没有要求父亲离开。

  行政职员喝了口咖啡说:“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希望男方至少有房有车有稳定的事业。然后一年出国旅游一次。”

  就这要求也不高?反正我是一个都没有达到。我想早点结束这场相亲。

  我简单地描迷家庭环境:“我有爸有妈,还有一位先天智障的姐姐。没房没车没事业,我现在是乐队的歌手之一,在一家酒吧演出,工作十分不稳定,说不准那天就被老板解聘。”

  父亲在旁不乐意,赶紧说:“你放心,他智障的姐姐根本不用他来赡养。有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虽然现在是我们一起住,但是结婚了,我和他妈他姐搬出去住。车子嘛,小意思,分分钟钟去4S店里提一款二三十万的车。”

  行政职员淡淡一笑:“你是搞音乐的?可是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

  泱泱大国又有几个搞音乐的人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或许在传统的观念里认为:一个成功的音乐人就必须有一定的知名度。可还有许多幕后的音乐人,他们占了很大的比例,也称为音乐人,中间有许多做的很成功,可是一个外行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我们跑去电影院看电影,经常会为男主角和女主角的故事感动的一塌糊涂。看完电影我们夸奖男女主角拿捏的刚刚好的演技,称赞某某著名导演的精湛作品,我们似乎忘了,一部真正的电影,需要幕后几百号人的合作。可我们仅仅只是记住台前几位光鲜的男女主角。

  我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并没有成名。”

  行政职员说:“这样看来音乐对你来说,是个理想或者不切实际的梦想?”

  我说:“是这样的。不过,我真的是一名歌手。”

  行政职员说:“哦,那唱歌一定很好听。不好意思,我还有个会参加就先走了。”

  行政职员走后,父亲苛责我:“你干嘛不听我的,非要实话实说。”

  我说:“就算我听您的,但是不用谈几天就会露馅。那不是钱也掏了,人也不是走了吗?”

  父亲说:“那你就使出点本事。最好出去看个电影,吃个饭,然后去酒店开个房。”

  我一惊,父亲一天在想什么。我说:“爸,我发觉您老不正经。第一回就想把人家那什么。爸,您根本不懂。就算人家姑娘跟您开房也代表不了什么,人家照样分手。”

  第二个姑娘是人民警察。说句实话我内心对英姿飒爽的警花有种独有的情愫。

  女警一上来,就大大咧咧地说:“我今年二十九,长的也不算漂亮。可是我对男方有一个要求。就是警察是我的事业,所以我不着急生孩子。至少要等到三十五六岁。”

  这难道算要求吗?这太符合我的胃口。我虽然快三十岁,可我总感觉还没有玩好疯够。再过几年要小孩当然可以,重要的是女警没有要求我有房有车有事业。

  我说:“这没有问题。”

  女警察又说:“我是刑事警察,所以工作很忙,经常没日没夜的工作,可能会很少有夫妻生活。”

  说句实话。我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但是为了支持警察事业,我受点委屈算什么。

  正准备答应的时候,父亲开口说:“这位是我的继子。但我们亲如父子。第二个要求他可以满足,第一要求其实我们可以商讨一下,怀孕这种事要不顺其自然?”

  警察何许人也,就算不是办刑事案件,人家也有反侦察能力。她知道父亲用的是缓兵之计。假如到时候结婚了,她就算掏出枪指着我的脑袋,而我本着为自己身体负责,肯定要霸王硬上弓。

  女警说:“你们是骗子,因为从你们两个人的外貌特征来看,你们是真正的父子。我不管你们出自何种目的,但是有一点,你们骗了我。抱歉。”

  第三个姑娘,我差点给她跪下膜拜。当时我和父亲走到咖啡馆,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位穿着粉红色上衣的姑娘。当时正纠结,是不是被人当四川菜给涮了。我拿出手机拔打对方电话,竟然人家就在我身边。其实我刚走进咖啡馆就看见了她,只是我胆子小不敢相认。

  别说我战战兢兢,就连父亲都有些腿软,都是趄趄趔趔地坐在沙发上。

  姑娘估计看出了我们的忐忑,笑着脸说:“怎么?有点惊讶?”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姑娘说:“那就好,你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大大咧咧地说:“嗯,我无房无车无事业,喜欢看书看电影看漂亮的姑娘。”

  姑娘哈哈大笑,笑的我全身发毛。

  姑娘说:“没有想到王先生还很幽默。”

  我一脸严肃地说:“胡小姐过奖了,其实我是实话实说。”

  胡小姐说:“好,我喜欢你的直爽。那么我说说自己的看法,我不要求你任何的物质条件,甚至你可以不用上班,因为我有钱养你。只要你在家做饭做家务带带孩子就行。”

  我说:“这样不好吧?”

  胡小姐说:“你不愿意?”

  父亲半天不吱声,吱起声来吓一跳:“他愿意,肯定原意。就是假如你们结婚后,能不能再生一下?”

  对的,这位胡小姐已经怀孕,估计小孩子都有五六个月,我不能连小手都没有摸过,就喜当爹。虽然当爹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但是我总感觉让人代劳不好,还是自力更生才有劳动后收获的满足。

  胡小姐说:“那得看他婚后的表现。”

  第四个姑娘,我们去她的地方,是在一家写字楼。公司HR正在安排排队。我对父亲说:“您不是给我安排相亲的吗?这怎么来找工作?”

  父亲也有点摸不着头脑,说:“我是给你安排的相亲。可怎么成这样?我上去问问。”

  不一会父亲回来。对我说:“是相亲,不过人家家境优厚,听说是公司总裁的千金。所以说人家父亲就想到这一综合考量。先从人品、学历、谈吐、社会地位等等综合因素进入初选阶段,到时候再进入下一个与千金小姐见面的机会。然后再从十挑二,两人最后比试。”

  我说:“我们走吧。”

  父亲说:“这个姑娘不错,家庭条件很好,自然条件更好,国外留学,听说在国外还当过模特。现在回到国内,就已经在集团当高层。”

  我说:“咱们就不凑热闹了。您知道你儿子的条件,不是跟着瞎起哄吗?那不是丢您人?”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我感觉两个人经过如此一遭,肯定没有了爱情,至多算凑合。我渴望爱情,但绝不苟且。太多的物质掺杂进感情,这会使爱情像隔了夜的包子,吃起来总感觉有股味,还不健康。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姑娘,我阳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