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姑娘,我阳瘘
倚窗诗雨2017-03-11 13:463,621

  在酒吧演唱完毕,我、卢超、胡胖子、艾微刚准备离开。酒吧老板笑哈哈地过来请我们喝酒。我们当然却之不恭,上一次事件似乎双方有隔阂,或许彼此在一起喝喝酒,谈谈心,双方能更好的合作。

  老板叫服务员拿来一打啤酒、一个果盘和一些小吃。我们受宠若惊,赶紧给老板敬酒,说工作上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一定办。

  老板喝了一口啤酒,说:“你们乐队唱歌还是可以的,能不能每天唱三首英文歌两首中文歌?”

  以前是三首中文歌,两首英文歌,对于老板的要求我们表示同意。现在酒吧西方化,什么都参照西方,我承认西方流行歌曲的确比中文歌有节奏感,也更能提高酒吧氛围。但是就连我一个唱歌的,有些歌词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人家听歌的就更不用说了。

  在北京的时候,酒吧里唱歌也是英文歌多于中文歌,本以为回到小城市,这种情况有改观,说不准还能唱几首我们的原创歌曲,现在看来是南柯一梦。有时候我们四个人也迷茫,不知道这样坚持有没有意义。虽然我们一直在唱歌,这项事业也是我们热爱的,但是作为一名歌手总唱别人的歌,心中的悲伤不言而喻。但艾微总是鼓励我们,每个成名的歌手或者演员,都是开始先模仿。

  几杯酒下肚,卢超大着舌头说:“你们知道吗?就在前两天,我成功地给公司带来了十万的损失,怎么样我利害吧?”

  艾微说:“你爸没有收拾你?或者对你实施经济制裁?”

  卢超说:“我也是奇了怪,要是搁以往,早把我骂的体无完肤,这次老头子就是淡淡地给我说了一句‘下次注意’。其实吧,要是老头子大骂我,我肯定就顺坡下驴说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您爱怎样就怎样,反正我是不上班了。可是老头子没有一句批评的话,倒把我弄的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心中还有一些压力,老感觉对不起他。”

  我揶揄道:“哟,卢大公子还有良心发现的时候,现在知道幡然醒悟呢?”

  卢超说:“去你大爷的小露子。我就是有些感慨而已,老头子你们都了解,一双皮鞋能穿五年的人,这一次为什么对我如此宽宏大度?你说是不是我家老头子良心发现,感觉人活着就得享受人生,不能抱着钱进棺材?”

  我说:“依我对你爸的了解,他这一辈子不可能有什么改变,特别是个人的衣食住行。只是你太单纯,你爸在商场多少年,什么人物没有见过,就你这点心思,只要你动动手指,老头子就知道你要干什么。”

  卢超说:“依小露子你这么说,老头子是不是在玩我?”

  我说:“这还用说,很明显的事。”

  “那我怎么才能玩的过老头子呢?”

  “给你爸损失个把亿。”

  卢超说:“我就是一个售楼部的副总,总不至于人家来买房的人,我一分钱都不要,直接送给人家吧?”

  胡胖子坐在角落里说:“我明天要去考试了。”

  卢超说:“公务员考试?”

  胡胖子颇有些无奈地说:“对。”

  卢超说:“其实你这个事情太好办了,规规矩矩地去考试,然后在答卷上写上几个字‘去他大爷的公务员。’然后交白卷,这多潇洒的事,你爸也不知道,反正你也去考了。”

  胡胖子说:“我做不到。这不是骗我爸吗?”

  卢超有点恨铁不成钢,说:“这怎么能是骗呢?再说就算是骗,还不是为了你的音乐梦想吗?假如你考上了公务员,说不准人家单位就不准你来酒吧卖唱呢?”

  胡胖子说:“那我大可以不去上班呀,只是考试交白卷的事我办不到。”

  艾微说:“我赞同胡胖子的做法,人嘛,就应该坦坦荡荡,虽然很多事情我们不愿意做,但是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嘿,这么说我和卢超是没有良心的人。

  我问:“艾微,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艾微说:“被我爸逼着在相亲呢?”

  我说:“那我怎么没有碰到你?”

  卢超说:“所以说你们俩个没有缘分吗?”

  其实我们四个人的关系有些微妙,也就是我、卢超、胡胖子对艾微有些意思。我们四个人也彼此知道,其实艾微在我们三个人心中是“女神”。

  记得大三的时候,我忽悠卢超组乐队,告诉他女生都喜欢会唱歌的男生。到时候咱们红了,那美女不往我们怀里猛扑。定位于我主唱兼创作,卢超主唱兼贝司,最后在学校餐厅唱歌,反响既然不温不火。卢超撅起屁股追打我:“说好的唱歌能找到漂亮女朋友,为什么反而人家女孩像躲瘟疫一般地躲着我们。”

  我被逼到墙角,看着卢超手上拿着一块板砖,我说:“应该差一个美女,这样乐队名气就大了,找女朋友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再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也应该明白。”

  那时的卢超还很单纯,摸着头想了半天。会意地一笑,最后又发觉不对。他说:“我们这么平凡,根本就是美女配野兽呀?观众谁还能注意到我?”

  我说:“你大爷的卢超。这是一个讲究才华的年代,脸蛋迟早是爬满皱纹。那邻国的爱情动作片你研究了不少,那规律就是女优个个貌美如花,男优却是路人你我他。所以乐队火了,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卢超扔了板砖,一脸淫笑地对我说:“你是不是也有一个为丰富国人娱乐的梦想?” 

  我说:“对呀,所以我们要唱歌嘛,这样可以丰富广大群众的精神世界 。”

  最后我们找到了音乐社团的艾微。当然一开始艾微根本不理两个从头到脚把“屌丝 ”完美地彰显的一露无遗的无懒。我们死缠烂打,我们聊崇高的音乐梦想,她于动无衷;我们谈音乐能让观众共鸣,她置若罔闻;我们说音乐能丰富人的精神世界,她熟视无睹;我们说音乐能让你当明星,她冷哼一声。

  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间,我们得到了一个去孤儿院给小朋友唱歌的机会。

  我和卢超最后一博。向艾微表达了愿望。希望她和我们一起去缺少爱的小朋友唱几首歌。没想到她同意了。当然最后她上了“贼船“,我们就没有好意思让她再下船,毕竟外面风太大浪太高,再说海里的食肉动物太多。

  因为还差一个架子鼓,我们想让让胡胖子担任。胡胖子躺在床上吃着薯片摇头不干,他说他以后的梦想是当警察。我说:“你交五百块入会费,我可以考虑一下。”

  胡胖子蒙了。

  卢超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嘴:“艾微正式决定加入‘麻将乐队’,我们是不是得去搓一顿以示庆祝?”

  胡胖子听见了,说:“你们是不是还差一个卖单的?我去。”

  就这样我们因为艾微而凝结在一起。

  卢超说:“艾叔叔怎以能这样呢?我卢超的心思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让你相亲?太不像话了,你等我下次遇见他,我非得跪着喊他岳父。”

  艾微说:“去,别贫嘴。我爸说了,你太花心了。”

  我尽量忍住自己的情绪,我倒要看看胡胖子的耐心。

  胡胖子支支吾吾半天,最后说:“那我呢?”

  艾微瞅了一眼胡胖子说:“其实,我爸对你的评价很高,他说你很善良。就是有些老实,不喜欢说话。”

  我照样喝酒,惹无其事地拿片西瓜啃。卢超从桌下踹我一脚,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我就是不问,我气死他们俩。不问,至少我有机会,一问,肯定又受打击。

  卢超忍不住:“那你爸对小露子的印象呢?”

  艾微乜斜一眼我,说:“我爸说他太没钱。”

  我说:“行了,你们都知道艾微的意思了。艾微这么多年来,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她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爱钱。”

  卢超不干了,说:“艾微,你就实话告诉我,你对我……。”

  艾微翻出手机,打断道:“我爸给我来信息了,他已经在酒吧外面等我了,我先走了,你们三个接着喝。”

  卢超要去拜见“未来岳父”,被艾微给吼回来了。

  三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来了三个姑娘,坐在我们身边,说我们唱的歌很动听。

  这样的事我们碰见过很多。大家礼节性地碰个杯喝口酒就行,可是这次却不同,卢超把三个姑娘留了下来。有了姑娘,再老实的人,也能变坏。就连胡胖子都兽性大发,手若有若无的占便宜。

  马上酒吧要关门,六个人玩骰子玩的很开心,似乎意犹未尽。卢超说:“咱们去吃夜宵吧?”

  卢超的意思我和胡胖子都心知肚明。

  三个姑娘欣然同意。

  吃夜宵时,卢超附在姑娘的耳旁嘀嘀咕咕,弄的人家姑娘娇羞地说不出话,脸潮红一片。他们接下来去那里已经昭然若揭。我对身边的姑娘却有点不好下手,虽然可以有说有笑,但是就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过渡到去酒店开房。总不能直接跟人家姑娘说,等会我们去酒吧开房吧?胡胖了连我都不如,都是他身边的姑娘问,胡胖子回答。卢超是泡姑娘,胡胖子是姑娘泡他,倒还把他整的脸红一片。

  突然我的手机“的的”两声,打开信息,原来是卢超发来的。他说:别害羞,你就说等会去酒店找间房给她唱歌。不过说好了,咱们约法三章,到时谁也不能跟艾微说。

  我瞟了一眼卢超,卢超一脸的平静。我看了一眼胡胖子,发觉他也在看手机,估计也是卢超发的信息。

  酒店房间里,我还准备给姑娘唱两首歌过渡一下。没有想到姑娘脱的一丝不挂,赤赤条地地站在我面前。瞬间我哭了。我知道自己需要性,但更需要有个可以陪说话、聊天、慰藉我孤寂的心灵的爱人。所以我的第三条腿还像一个小蚕虫,它睡着了,安静、详和。我不能过分地要求脱的一丝不挂的姑娘陪我在床头吹一晚上的牛皮。

  我对姑娘说:“我阳瘘,对不起呀。”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父亲要揍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