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父亲要揍我
倚窗诗雨2017-03-07 17:513,274

  一连几天跟着父亲去麻将馆打麻将,成功地帮助父亲输了不少钱,父亲不胜其烦,但是又找不出摆脱我的理由。我是拿自己当作筹码,让父亲远离赌博。其实父亲知道赌博给人带来的危害,因为他不想让我打麻将,只是他不严格要求自己罢了,而我尾随他打麻将的举动,明明确确地告诉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一起打麻将,要么我们都不打麻将。

  吃完午饭,父亲打着哈欠对我说,他准备回卧室再睡个回笼觉。我也只好回到自己房间,从琴盒里小心奕奕地拿出吉他,情不自禁“转轴拔弦三两声”,流淌在房间的两个音调瞬间荡漾开来。好像自己站在溪流旁,听到“涓涓”的流水声,不湍不缓,恬静舒适;又像站在一片森林里,听到几声干净的“啁啾”声。

  拿出一块眼镜布,开始擦拭吉他。吉他像我的爱人,温顺地躺在我的怀里,玉体横陈,不胜娇羞。我越过琴头,抚摸琴钮,到达琴肩,又爱抚着光洁如绸的面板……

  “嘭嘭嘭。”母亲敲开我的房门,焦急地说:“你爸又出去了。”

  我赶紧收回心猿意马。追出门外,那还有父亲的身影。

  颇为挫折地找到上次打麻将的地点,可是根本没有父亲的身影。发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以为全市就只有一家麻将馆。太小瞧父亲,以他的资历,估计全市大大小小的麻将馆都去过。

  麦城的麻将馆像身体的毛细血管,很小很隐蔽,遍布大街小巷。就算你穿过“山路十八弯”的小巷,走到麻将馆的门前,却依然不知道它是麻将馆。因为不打招牌,也根本没有共同的外貌特征,有的像居民住宅;有的像餐厅;有的像小卖店;有的像按摩室。想找到全市所有麻将馆,土生土长的原住民也无法办到。并且麻将馆大多隐藏在居民楼里,要是开在临街,这倒好解决,骑辆自行车沿路就可以找到,而现在却有点无从下手。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思良久,终于想到一个点子。看来不把父亲逼到绝路,他是不知道回头。

  今天幸好周末,给卢超、胡胖子、艾微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帮忙。他们听完我的想法都怀质疑的态度。

  胡胖子拿着我刚刚写的《恳请书》说:“你这根本不行,《恳请书》写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一看就是骗人的。”

  我盯着胡胖子说:“听说你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唱歌,另一个是当警察。今天我就满足你当警察的愿望,要不你回家把你爹的警服偷出来一套,你穿上我们给你照张相,然后放在《恳请书》上,这不就有说服力了吗?”

  胡胖子把头摇的像波浪鼓,说:“私穿警服属于违法,我可不干。”

  我说:“私穿警服后招摇撞骗才属于违法,你穿警服是做好事,这怎么叫违法呢?”

  胡胖子将信半疑地看了一眼艾微。艾微说:“要不胡胖子你就帮一下小露子吧?他也是想让他爸回头是岸,虽然做法有些偏颇。”

  我又说:“透过事件的本质,你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

  胡胖子说:“对,这个我承认。”

  我说:“这能引起广大居民的恐慌和社会和谐吗?”

  胡胖子说:“应该不会吧。”

  我说:“那咱们就开干。”

  胡胖子从家里偷出一套警服穿上,然后我们给胡胖子照相。胡胖子估计第一次穿警服还不适应,装的特别严肃,像拍警官照一样。

  卢超骂胡胖子:“你就别装了,又不是用作遗像,来给爷笑了一个。”

  胡胖子腼腆地笑了,我迅速定格。

  然后,我重新写了一份《恳请书》。

  恳请书

  我哥们叫王雨露。今年三十岁差两个月,本应该是昭光年华,过着幸福的生活,可不幸得了白血病。现在住院需要全身换血。但他父亲王成军却拿着王雨露母亲四处凑借的医疗费消失的不见踪影,经过本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的调查。他经常出入本市各大小麻将馆赌博,不务正业。希望各麻将馆的老板和牌友拒绝与他赌博,让我们的城市充满爱和正能量。

  然后我在网上下载了一张照片,是一位满身包裹的像木乃伊插满管子的病人,当然胡胖子腼腆的“警官照”我也用上了,还有一张父亲的生活照。这三张照片我复制在《恳请书》的下面。

  在复印店里打印五百份,然后一行四人开始发传单。

  胡胖子办事效率就是比我们高,毕竟他还穿着一身警服。别说胡胖子真有当警察的范,一脸的严肃,说话也有办案警察的风格。刚开始打麻将的人一看到警察来了,都想抓起钱就溜。胡胖子装着镇定的样子,对他们解释:“只要你们不赌博,仅仅只是娱乐,警察是不会管的,”然后我一张一张地把《恳请书》地发下去,让他们散发到其它的麻将馆,贴在正门位置,半年不准撕。打麻将的人第一次看到警察这么亲民,都打包票至少传播一家麻将馆。

  碰到很多热心的牌友,仅仅只花两三个小时,他们就带我们找到三十多家麻将馆。

  五百张《恳请书》发完。我认为众多牌友知道的麻将馆肯定有重复的地方,生怕有漏掉的麻将馆没有传到,我准备还去复印五百张,一众人拉住我。

  胡胖子说:“你就是再弄来一万张,也有漏掉的麻将馆。咱们这样已经够绝,别做的太狠。到时候你爹报警怎么办?”

  卢超和艾微也跟着附和。

  我说:“你放心,我爸最怕的就是警察。他肯定不敢去派出所。”

  大清早,我和周公信马由缰地乱侃。

  突然感觉身体一凉,我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父亲站在床头,他掀了我的被子。

  父亲看见我睁开眼。扔给我一张《恳请书》。

  父亲面露狰狞,大喊道:“你给老子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得了白血病?还找到一个警察发这个。”

  我说:“爸,咱们有事好好商量。爸,你不是想揍我吧?”

  父亲说:“对,我就想揍你。”

  我说:“我都三十了,您还用这种暴力?咱们都是君子,是不是应该以理服人?”

  父亲拽着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母亲还没有上班,正在做早餐。看见我与父亲的争执,也跑了过来。

  我说:“爸,您是我亲爸,您要是实在生气,就揍我吧,作为儿子的不还手。”

  父亲说:“你说的对,你三十岁的人,我不能打你。但是我们可以公平比武。我知道你也想打我,刚刚好我也想打你。”

  我说:“我根本不想打您,我心理其实对您还是蛮尊敬的。再说打架斗殴属于犯法。我不能干。”

  父亲说:“那找你的那位警察同学。让他给我们证明一下,当个见证人。”

  那有什么警察同学,就算有人家也不会答应父子之间的武力决斗。母亲走了出去。母亲真是的,战争的硝烟一触就发,既然丢下我,逃之夭夭。

  我说:“再说也没有地方可以供我们比武呀?”

  “就去公园的广场。”

  “那不是让人笑话吗?”

  “笑话什么?你就说是我偷了你的钱包,然后两人打了起来。”

  我已经无力招架。发觉跟父亲打太极根本不凑效,他思路清晰、目标明确——想狠狠地凑我一顿。

  母亲走过来。她对我说:“你爷爷电话?”

  我接过电话,爷爷在电话那头说:“孙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我说:“最近时间有点紧,您儿子正给我安排相亲。等我相亲好,我就回去看您。”

  爷爷说:“相亲里有满意的吗?”

  我说:“暂时还没有。”

  爷爷说:“那爷爷给你找一个?”

  我说:“这事您得跟您儿子说,他现在不放我走。必须让我相亲,不然就要揍我。”

  爷爷笑了。他说:“好吧,你把电话给我儿子。”

  我把电话递给父亲。

  父亲在电话里喊了一声“爸”。就走到阳台去接电话。难道这两父子有什么秘密?不让我这个孙子知道?

  我对母亲说:“妈,您太聪明了。您赶紧给我收拾两件衣服,我去爷爷家避避风头。”

  母亲说:“我知道了。小祖宗”

  我得意地说:“妈,咱这一招是不是我让爸招架不住。我敢告诉您,以后整个麦城已经没有我爸可以打麻将地方。”

  母亲说:“其实你这样做是为了你爸好,我也知道。可是你做的方式是不是太极端?”

  我说:“我不这样做,我爸能收手吗?我也是没有办法。”

  父亲接完电话回来,把手机递给母亲,对着我说:“小王八羔子,等你回来了,我再收拾你。”

  我战战兢兢地对父亲说:“您爸对您说了什么?”

  父亲没好气地说:“你赶紧回去看看你爸爸的爸爸。”父亲又随手扔给我叠钱,说:“给老爷子买几瓶好酒,然后买点水果,陪他好好喝几杯,给老子记住,在他面前多说我好话。”

  我唯唯喏喏,颔首道:“是,是。”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回爷爷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