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回爷爷家
倚窗诗雨2017-03-08 17:153,250

  爷爷住在麦城效区,坐公共汽车两块钱,路途并不远。只是有些不理解八十岁的爷爷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住?是父亲没有要求?还是爷爷太固执?

  爷爷早已等候在公交车站。头发已花白、却精神矍烁,站的比父亲还挺拔,像棵伫立的白杨。

  我问爷爷好。

  爷爷说:“好小子,长发剪的对,比去年看着精神多了。”

  我说:“那您得感谢您儿子。偷偷地助人为乐,我要当面感谢,还找不到人,真是当代活雷锋。”

  爷爷听完哈哈大笑:“你小子骂你爹是一句脏字都不带的呀?”

  我说:“爷爷,我可不敢说您儿子。”

  爷爷说:“臭小子,我儿子欺负你了?”

  父亲再三叮嘱我要在爷爷面前说他好话,虽说他是一个赌博的惯犯,但是不能让他丢人丢到他父亲面前。我说:“没有,他对我很好。”

  爷爷说:“那就好,等会我带你去逛逛,看看油菜花?”

  小时候其实其实看过油菜花,并没觉得有多美。直到长大后,蜷缩在大城市中,翻开杂志,惊叹油菜花也能美的如此震撼。

  我欣喜地说:“好呀”。

  到爷爷家放好行李,爷爷领着我步行十多分钟,惊喜地发现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像大自然为看客扯的碎花布,让春天穿起更像一个含苞欲放的姑娘,不禁让人采撷。轻轻呼吸,能闻见油菜花淡淡的清苦味,让人精神振奋。城市禁锢太久,原来大自然能让人神清气爽。

  阡陌曲折,迤逦悠长。上面长满杂草,脚踩着软绵绵的,像走在一块阿波罗地毯上。爷爷背着手,步子平稳,怎么看也不像八十岁的人。

  快一人多高的油菜花,人藏身已此。有种“山外不知何年”的情境。或许这就是《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每走几步就有油菜花强吻我,整的我满脸油菜花粉。置身一片花海中,片面不沾身已然不可能,让我放纵一番可好?生活在城市久了,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 一个地方。它明亮、鲜艳,使暗淡的生活充满色彩。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原来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爷爷突然说:“你记得这个地方吗?”

  我实话实说:“不知道。”

  爷爷说:“小子,你忘记了,你八岁时候的暑假,你走在小路上,一不小心滚到下面的小水沟。全身都是稀泥,你在里面哭爹喊娘,滚来滚去,活像只大泥鳅,幸好里面没有太多水。”

  我说:“爷爷,我怎么不记得。您别骗我,我可是很坚强的人。”

  都说老人的记忆力不好,为什么爷爷还记得我小时候的事?

  爷爷步履平稳,背影坚韧。他曾经是一个农民,现在走在窄窄的田梗上却像一个将军,正在检阅部队,万千迎风招展的油菜花就是久经沙场的列队将士。或许爷爷不愿离开这个地方,正是由于他只有在庄稼生长的时候,他才能找到自己,一个农民的价值。一个你不管给多少物质都不愿离开的地方。因为在这个地方他可以高傲的像个将军。

  来到一条小河。在记忆里的确有条小河。小河的水清澈,常常和爷爷一起在地此摸鱼、游泳、钓虾。这里几乎是我整个童年的快乐源泉。而爷爷似乎不像我的长辈,反而像一个伙伴,一个朋友。

  我说:“爷爷,这条河您不用介绍,我记得。”

  爷爷不依不饶:“那你能记得几件事?”

  我想了想,感觉对于这条河虽感亲切,心里却并没有一件具体的事情。只是记得有好几个夏天我在河边玩的很快乐。

  我摇摇头。

  爷爷说:“我记得。有一次下了大雨,那是钓鱼的好天气。我和你一人撑把伞,你叫着总是钓不到,我叫你静下心来。你说你的衣服全淋湿了,我说那也必须静下心来。你说妈妈说那样会感冒的,我说小伙子感冒一两次无所谓。你说要是静下心就一定能钓到吗,我说当然。最后等了半个小时,你就钓到一条三四两的鲫鱼。你高兴坏了,你大喊着你终于钓到人生的第一条鱼。最后你舍不得吃,叫我给你养起来。”

  我说:“这些小事您还记得。可是我怎么忘了?”

  爷爷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快忘记了,你以为是我帮你回忆,其实是你帮我回忆。这里有我和你奶奶的故事,还有你爸爸和你两姑姑的记忆,虽然这个地方慢慢地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可是爷爷还是希望在这里度过余下的日子。经常来这些熟悉地方走走,跟一帮左领右舍唠唠家常,偶尔喝点酒,做梦去看看你奶奶,这种生活再自由不过。”

  以前苛责父亲为什么没有把爷爷接回家住,毕意爷爷老了,有些事情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但是现在看来爷爷住在这里其实也不错。

  晚上,爷爷在农户家里买了一只土鸡,然后做了一个鸡肉火锅。

  酒过三巡,我说:“爷爷,您年纪大了,少喝点。”

  爷爷从锅里挑出一个鸡腿给我,说:“臭小子,你别欺负我年纪大。就你这种嫩头青,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说句实话,我酒量根本不好。脑袋开始沉重起来,晚上酒吧有演出,我不能喝醉。

  我吐了口酒气,说:“爷爷,咱俩明天再喝。您儿子交代我了,不能把您整醉。”

  爷爷说:“咱爷俩从没有单独喝过酒。再说酒桌上无父子,没有爷孙之分。”

  这跟父亲的思想完全不一样。爷爷是父亲的父亲,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尊卑关系?或许爷爷年纪大了,有一句是这样说的:到老返童,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会恢复年轻的心态,或许爷爷更希望我和他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我好奇道:“爷爷,您要不给我讲讲我爸的小时候吧?”

  爷爷举起酒杯,啄了一口酒,匝匝嘴,想了想,说:“他呀,小时候跟你一样调皮捣蛋。河里抓过鱼,爬树捣过鸟窝,还偷看过人家小姑娘洗过澡。”

  父亲还偷看过人家姑娘洗过澡?并且还从我爷爷的嘴里说出来,难道爷爷在孙子面前不用维护父亲的颜面?

  我说:“偷看姑娘洗澡,那您肯定把我爸揍惨了吧?”

  爷爷说:“我为什么要揍他?再说他那时候也才七八岁的样子,是一种很简单的思想。”

  我说:“爷爷,那我爸年轻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爷爷喝一杯酒,说:“你爸高中毕业后,就在一家机械厂上班。他年轻的时候长的帅,还有才华,经常往家里带女朋友,看来他比你强多了。”

  就现在看父亲的样子,也不帅。至于才华,我根本没有发现。难道是咱祖上冒过青烟,犯过桃花?可是也不能到我这就熄了。

  我说:“那您给我讲讲呗?”

  爷爷说:“你爸那会遇到两个姑娘。一个漂亮,一个贤惠,都想跟你爸。你爸那会很纠结,分别把两位姑娘领回家,想让我参谋参谋。漂亮的个子高挑、五官精致,但是不干活。贤惠的,长相就一般,什么活都干,洗衣做饭喂猪喂鸡,并且还给我洗脚。孙子,你知道你爸最后选择的是哪个?”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您就直接告诉我呗?”

  爷爷说:“其中有一个是你妈。”

  我看过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在一株桃花前她笑靥一片,把身后妖艳的桃花都比下去。说句心理话,我真认为母亲漂亮,个子高挑。可是我不敢认为父亲选择的是漂亮的那一个,因为他老是以过来的人身份教育我,找个女朋友漂亮不重要,贤惠最好。潜台词就是:你看我找了你妈多贤惠,我这一辈子什么都不用干,没事打打麻将就行。再一个我怕因为我是母亲的儿子,儿子的眼里母亲肯定是最漂亮的,咱作为选美大赛评委会主席也不能唯亲是美不是?

  我说:“我父亲选择的是贤惠的对吗?也就是我妈。”

  爷爷笑而不语。

  爷爷说:“孙子,假如是你怎么选择?”

  我说:“当然是选择漂亮的。然后凭借您孙子的聪明才智循循教导,让您未来的孙儿媳妇既漂亮又贤惠。保证让您孙媳妇给您洗一次脚。”

  爷爷激动地说:“孙子,真有一姑娘给我洗过脚。我感觉不错,真的特别贤惠。要不明天带你去见见。”

  快速分析爷爷的话。他特意强调“贤惠”,观念跟父亲一样。看来爷爷准备给我介绍一位贤惠的但是不怎么漂亮的姑娘。每个男生都想找个漂亮的姑娘,你千万别听大街上的男生说:找个懂事,孝敬父母的。那都是骗人的。

  虽说我特别羡慕父亲的生活,可是我总感觉他们之间少了些什么,或许是爱情。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讲很重要,不冷不热的关系与平凡的生活将就在一起,一定是疲惫不堪和心灰意冷。

  我推脱道:“爷爷,您不能把我往沟里带。我总感觉这样的事情需要爱情的基础,您说直突突的一下子,完全没有铺垫,上去就谈情说爱,我怕我接受不了。”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父亲的不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