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父亲的不一样
倚窗诗雨2017-03-14 19:193,999

  晚上在酒吧演出完,我还是来到爷爷家睡觉。现在回家,父亲在气头上,说不准真结结实实地收拾我一顿。

  躺在床上,枕着一片悠远的蛙声睡觉。背景音乐不错,很适合睡眠,像摇蓝曲。

  一觉醒来,发觉父亲来了爷爷家。我有些忐忑,难道兴师问罪来了?可他看见我,表现出父亲应有的柔情。问我玩的怎样?睡的可好?

  父亲像变了一个人,以前在家里就是酱油瓶倒了都不会扶的主儿,今天却大变样。挽起袖子就收拾房间,然后给爷爷洗床单和衣服。有点讶异,这还是我眼中的父亲吗?

  父亲又准备给爷爷劈柴,爷爷住在一楼,虽说是居民楼,但是爷爷习惯用柴火做饭。他说这样煮的饭香!

  我找截树凳坐着,迎着升起的太阳看着父亲挥舞着斧子。一斧子下去,一截树桩纹丝不动,倒是树皮乱飞、尘土飞扬。父亲不气馁,又是一斧子,树桩的残骸又是一阵乱飞,把附近的在啃鸡骨头的大黄狗吓一跳。父亲上前把树桩扶正,让那道被斧头伤到的豁口迎着自己,退后,朝手掌吐两口唾沫,再次挥动斧子,“啪”的一声,树桩应声两半。父亲把劈好的柴火扔在一边,又立好一截树桩,如此循环。熙春,但父亲早已汗水涔涔,这是个高强度工作,父亲只好脱掉上衣,瘦弱单薄的身躯,露出松驰的肌肤,能清晰的看见藏在皮肤下的根根肋骨,似乎只有零点一公分就能钻出来。耷拉在胳膊下方的肤革随着父亲的挥动上下甩动。

  太阳有些刺眼,但在阳光下的父亲像个汉子。就像童年里那个能背我上下跑动的父亲。爷爷坐在门前的小马扎上,旁边有一盎酒,碗里盛着些许花生米,享受着这温和的阳光。大黄狗禁不起鸡骨头的诱惑,又跑上前来品尝美味。远处的油菜花淋浴在阳光下,泛起一片金黄……

  “小兔崽子,你来试试?”父亲看着我说。

  我从小生活在城里,虽然偶尔来郊区爷爷家,但从来没有干过农活,更没有干过劈柴的苦力。感觉这种生活离我很远,但是却又离我这么近。有人说,随便在大都市里拉一个人问祖上三代,肯定有农民。我们这一代人娇生惯养,根本顶不住这高强度的劳力。

  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更不是孔武有力的汉子,我处在一尴尬境地,不去试吧,毕竟我三十岁的人,搁父亲说他以前,那都是有十几年的耕田史。去吧,在两个前辈面前,我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上去那不是闹笑话吗?

  我心一横,气势汹汹地从父亲手中接过斧子,批评着父亲把好好的柴火劈的歪瓜裂枣。父亲冷哼一声,走过去把爷爷身旁的一盎酒喝的个底朝天,然后顺势在爷爷身边坐下,等着看我笑话。

  我拎起斧子,感觉斧子也并没我想象的那么重。我用斧尖比对着树桩,然后挥动着斧头迎面一下,奶奶地,既然偏了,只削掉一块树骸,惯性差点让我摔个狗啃泥。我听见父亲的戏谑:“小兔崽子,你不是说你手起斧落就劈开柴火的吗?”

  我没有理会父亲。重新扶好树桩,再次发力,我的虎口一震,掌心发麻,而柴火依然是纹丝不动,仅仅只留一道斧痕。看来我是以荷析薪,完全不能继承这份职业。

  我犹豫着要不要再继续。听见爷爷对着父亲说:“军军,你去吧,臭小子还不行。”

  军军?爷爷唤的是父亲的小名。父亲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头发中布满了银丝,却对于爷爷来讲,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父亲像蓄满了能量,满是洪荒之力;像一个接受过将军洗礼的将士,在战场上斗志昂扬、奋勇杀敌。

  附近围了一些居民,都夸奖父亲孝顺,是一个好儿子。我听完义愤填膺,但欲言又止,只有我了解父亲在家里是个什么人,但人家都夸出来了,姑且让父亲享受一下吧。

  吃午饭时,爷爷在我眼巴巴的情况下,把剩下的一只鸡腿夹给父亲。我并不喜欢吃鸡腿,可这只鸡腿代表着荣誉和宠溺程度。像一群妃子围着皇上,都眼睁睁地盯着皇上从身边摘下一棵葡萄,所有妃子都想吃到这颗葡萄,并不是葡萄有多好吃,而是吃到这颗葡萄代表着最受皇上宠爱。父亲开心的像个孩子,左手拿着鸡腿啃,右手端起酒和爷爷碰杯。

  吃完饭,父亲接到一个电话,随后走了出去,回来后对爷爷说他要回家。

  我说:“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父亲说:“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在这多陪爷爷几天。”

  我说:“可是我来了,打乱了爷爷的生活,反而让爷爷伺候我。”

  父亲拉我到一边,说:“小兔崽子,你就不知道伺侯你爷爷几天?陪你爷爷多说说话,聊聊天。”

  我说:“那您怎么不陪?您又不是上班族?”

  父亲说:“你怎么就认死理呢?我是回市里有事。再说,来的时候,我们可是要比武的。只要你多陪你爷爷,这事就算两清了。”

  其实父亲不说比武的事,也许我还真就陪爷爷多待几天。我这个人有个怪癖,你要是顺着夸我几句,就是我再不情愿做的事,我也会去尝试。但是你要威胁我,和我谈条件,我肯定不答应。

  我说:“好吧。您走好。”

  父亲走了两分钟,我就跟爷爷告辞,说下次再来看他。

  果不其然。父亲并没有坐公汽回市区,而是坐进了小区门外的麻将馆。

  父亲刚坐上码好牌,就看见了我,他冷冷地看我一眼,但是眼前都是人,不太好发作。父亲跟这群人很熟络,聊着家常。而我不经常回郊区,这些人基本不认识。我看见周围并没有空位置,只好找张椅子坐在父亲旁边。

  其中有人问:“老王,你儿子结婚了吗?”

  父亲瞟我一眼,说:“没有,怎么了?你要帮着介绍一个?”

  那人说:“你长的这么帅,你儿子当然也帅。那用的着我介绍,肯定是你儿子挑花了眼吧?”

  我在旁听的一阵脸红一阵脸白。

  父亲说:“听说你闺女大学毕业了,你要不介绍给我儿子?”

  那人连连摆摆手,说:“年轻人嘛,现在讲究自由恋爱。这得看他们的缘分。”

  婉拒的找不到一丁点毛病。像古代有人上门提亲,姑娘看见郎君合适,就会说全凭爹爹安排。假如姑娘瞧不上,就会说女儿愿意永远照顾爹爹。都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可农村也是满满的套路。

  另一个人问:“你儿子有什么要求没有?”

  父亲打个“五条”,说:“长他那样,赶我一半都不及。我们没有要求,只要看着是个女的就行”

  一众人听完哈哈大笑。

  我强忍着怒火,这要是没人,早把麻将桌掀了。但顾着父亲的面子,总不至于他在一群乡友面前丢人显眼。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虽然我身坚志残,对于另一半提要求实属过分至及,但我有对另一半的底线。

  其实我坐在父亲身旁是有目的。那就是父亲手里的牌,我都间接地告诉他的旁边,也就是他的对手。因为两家的牌我都能看见。比如:叔,条子不能打了吧?您糊三万?好像没有下过,该不会有人手上是三张吧?

  父亲气的直翻白眼。

  这时来一位河东狮吼,一过来就把我旁边的叔叔耳朵调了无数个频道。最后提拎着走了。要是母亲有这位婶婶一半利害,父亲就不会这么沉溺于赌博。这时有人叫我上桌,我只好却之不恭。

  说句实话,我开始是决定死输到底。后来我改变主意,因为我“侄女”来了。

  当时我正在纠结是糊三六条还是四七条,我就看见我的“侄女”聘婷秀雅、一张毫无粉黛的脸庞,举步轻摇地走过来,感叹郊区竟然还有如此脱俗的姑娘。她就是在书店叫我小叔叔的姑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麻将馆里碰见她,这麻将馆太不专业,其实就是小卖部,只要是买东西的人都能看见我们。这的确不是再次邂逅的好地方。我总不至于一边打着麻将,一边吆喝她过来问:你不是说的吗?要是再次遇见给我一个机会。然后人家拉把椅子过来,我呢,照样打着麻将,一边和她谈情说爱。

  当然我不想她当我的侄女,我也不想当她的小叔叔。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晴天。

  晴天看见我,明显犹豫一下,我想她也很吃惊。她镇定地买了包烟,以为她会离开,没有想到和女店主拉起家常。这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定是想近距离观察我。

  所以我要赢,就算是在麻将桌上我也要有魅力,虽然这里没有吉他,没有我的歌声。我也要用麻将弹奏一曲送给亲爱的姑娘,时而高亢、时而激抑、时而抒情、时而婉约、时而低吟,而我就是用麻将唱歌弹琴的那酷小子。

  让我赢光这群爱赌博人,然后我要陪我姑娘。

  真是上天保佑,要啥牌来啥牌。几把清一色下来,我赢了不少钱。就在我得意忘形之际,父亲说了一句话,把我震的魂不守体:“给我点钱。”

  我当然不会给。人家姑娘还在陪大婶聊天,明摆是在给我机会。不然一个姑娘跟大婶聊什么穿红衣服显年轻还是穿橙色衣服显年轻。

  我说:“算了,有些晚了,下次再打吧。”

  父亲命令式地说:“叫你拿点钱。”

  我坚决地说:“不借。”

  父亲说:“小王八羔子,叫你给我拿钱继续打。”

  一众人围了过来。我准备离开。

  父亲说:“给你爹拿点钱。”

  众人七嘴八舍。无非惊愕老王原来就是我父亲。而我就是老王的儿子。

  我大声地说:“你够了。一天就知道赌博,你干过正事吗?”

  说完我拉着晴天的手就走。

  在马路上,晴天挣脱我的手。

  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赌博。今天……。”

  晴天打断我。说:“其实你不应该这样对你爸爸。”

  我说:“可是,他经常赌博呀。”

  我吐了口气,使心情平复下来。我说:“你说过,下次再见面给我一个机会的。现在见面了。我们……。”

  晴天再次打断我,说:“对不起,我总感觉这种方式不对。要不这次不算,下次吧,我该走了,我爸爸等着抽烟。”

  父亲走过来,我向他大吼:“您看见了吗?就因为您赌博恶习。人家姑娘拒绝了我。这你满意了吧?以后,我永远不会管您赌不赌博。”

  回市里的公交车上,父亲一个劲地向我道歉。

  父亲搂着我的肩说:“小兔崽子。我看姑娘也是那一片的,只是没有见过。我帮你打听打听。你放心,到时候请个媒人给你说合一下。”

  我不耐烦地说:“您得了吧。人家姑娘会喜欢赌博打麻将的人?”

  父亲说:“那不是要试试才知道吗?”

  我说:“您能不能闭嘴?已经不可能了。您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但是请您记住,就是因为您赌博才导致人家不跟我谈恋爱的。所以您是罪魁祸首。我一辈子不能结婚就是因为您造成。”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发现艾微谈恋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