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发现艾微谈恋爱
倚窗诗雨2017-03-11 13:463,196

  卢超最近几天老说艾微不正常,可能在谈恋爱。我一直不相信,艾微我每天见到,也没有感觉出异样。直到今天我们第一场演出完,有一个老外竟然和艾微在吧台有说有笑,情到浓时,还搂搂抱抱。千万别说西方人思想开放,他怎么不和别人卿卿我我?我瞬间感觉事态严重。

  我问卢超:“这老外什么时候跟艾微搭上的?”

  卢超说:“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前两天发现了苗头,因为老外天天来,只要我们演出,他就痴痴地盯着艾微瞅。”

  我骂卢超:“你怎么不早说?伟大的领袖曾教育过我们‘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卢超反驳道:“我天天跟你说,关键是也没有引起你的重视,现在你怪我?”

  胡胖子冷冷地说:“只要艾微快乐就好,我们就别干涉她的私生活。我相信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卢超照着胡胖子屁股就是一脚,说:“你丫什么时候这么高尚?为什么以前我和小露子追求艾微,你怎么不支持?反而当搅屎棍。”

  胡胖子委屈地说:“那是你们两个人,人品有问题,我怕艾微跟你们任何一个人会不幸福。”

  胡胖子的话差点让我咬舌自尽。这话说的好像我和卢超以前是耍流氓,胡胖子倒是充当好人给艾微把关。

  卢超愤愤地说:“胡胖子,我人品那有问题?你今天不给我说个一二三四五六出来,我跟你没完。”

  胡胖子说:“还用说那么多吗?上次你们两个带姑娘去开房了,就凭这点你们人品就有问题。”

  卢超说:“难道你上次没有去开房?”

  胡胖子说:“开了,但是我们真的就在一起唱歌,然后困了就一起睡觉,什么也没有干。”

  要说别人跟姑娘睡在一起,什么也没有干,打死我都不相信,但是胡胖子我相信。本想跟胡胖子解释,当时我在房间也什么没干,最后独自回家了。但是我怕我说出来,胡胖子不相信。卢超咬着后糟牙对胡胖子无计可施。

  我说:“胡胖子,要是搁上世纪八十年代你和我们一样是流氓罪,也是要游街示众,最后一起拉到荒郊野外枪毙。”

  胡胖子说:“那我和你们有实质上的区别。”

  我愤愤地说:“实质和本质是一样,这都是流氓罪。”

  胡胖子说:“至少我问心无愧。”

  卢超无奈地说:“行,胡胖子你道德高尚、思想端正。那么你去追艾微,也别肥水流外人田。”

  胡胖子说:“我尊重艾微的选择,他也知道我的心意。现在去追也没有意义。”

  我、卢超、胡胖子来到老外的身边。老外伸出手想跟我们握手,当时我的手没空,都在裤兜里呆着。卢超的手也没有闲着,双后拿着手机在看朋友圈。胡胖子的手刚要伸过去,我和卢超几乎同时把他的手打了回去。我对着胡胖子说:“你刚上洗手间没有洗手,小心把外国友人的手弄脏。”

  艾微睥睨着我和卢超。老外伸出大拇指,用生硬的中文说:“我叫杰克,你们唱歌很棒。”

  卢超一脸痞性地对着老外说:“You有什么跟Her聊的?可以跟Me聊聊吗?”

  可怜卢超二级半的英语水平。

  杰克说:“你可以说中文,我听得懂。艾……微是一个漂亮的姑娘,我和她在聊Jazz和Blues的不同。”

  我说:“其实我对欧美流行乐也了解一些,要不我们聊聊吧?”

  杰克摇头:“No,你不是漂亮的姑娘。”

  老外说话就是这样,直突突地拒绝,也不考虑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看来杰克对艾微是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

  艾微不乐意了,说:“你们三个什么意思?没事边玩去。”

  卢超说:“艾微,你可别上老外的当呀。站在你面前的有肥有瘦,当然还有我这样的帅哥,你可千万别一时想不开。”

  艾微笑的前翻后仰。说:“就你们仨,太熟悉了。假如跟你们谈恋爱一点心跳都没有,像每天吃白米饭一样。你们去玩去吧,我这正谈恋爱,别烦姐。”

  我说:“艾微,你不能这么说。就是熟悉才知根知底,你别被玩了。”

  老外说:“我不是玩,我是认真的。”

  我们悻悻然离开。卢超掏出电话准备给艾叔叔打电话,胡胖子说:“这样不好吧,好像是要告状一样。再说我们把艾微带到北京后,艾叔叔可是第二天就提着两把菜刀赶来。现在你给艾叔叔打电话,别到时候出人命。”

  当时我们刚大学毕业,我被母亲安排在银行实习了三个月,感觉无聊枯燥,愤然辞职纠结卢超、胡胖子、艾微。他们三个人也工作不顺,我说:“麻将乐队不能大学毕业就散,要不去北京发展?说不准那天我们就成为中国著名的乐队。再说我们是真的喜欢音乐。”

  我的想法得到他们一拍即合。当天夜里就坐火车去北京,四个人当时都没有向家里告别,来个先斩后奏,因为我们说出来后,父母会百般阻挠。到北京后我们才跟家里打电话,家里人都骂我们做事不计后果,叫我们回家,可是既然来了北京谁会再回去。艾叔叔第二天就追来,我们去汽车站接他,艾叔叔手提两把菜刀,面露凶光,有一种想把我们三个男生疱丁解牛般给解剖。艾叔叔认为,肯定是我们三个男生拐骗艾微,说什么要报警。当时浑身觳觫,双腿发软,谁看见明晃晃的菜刀不后怕?又一听说要报警,心里七上八下,到了派出所真要是说不清楚,给我们拘留十天半个月怎么办?

  艾微跟艾叔叔解释三小时,艾叔叔才勉强把两把菜刀收放到包里。本来以为艾叔叔在北京呆两三天就会回家,没有想到他既然在北京找了一份川菜厨师的工作。那时别说老实的胡胖子,就是调皮捣蛋的卢超在艾叔叔面前都是温顺的像只结了扎的猫。

  当时租了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我和卢超一间,艾微是女生当然一间,胡胖子和艾叔叔一间。最后胡胖子不堪重负,宁愿睡客厅沙发,也不跟艾叔叔一起。可想而知当时我们有多怕艾叔叔。我们三个人准备顶住压力竞争一番,然后竞争成功的人入主艾微的闺房。甚至学电影中的情节,把艾叔叔灌醉后,然后我们装醉混进艾微的房间。当然进去肯定不会办事,只是想让艾叔叔认清事实,他的女婿必须是我们三个人之中一个。我们三个轮番上阵灌艾叔叔,不幸的是最后我们醉了,艾叔叔收拾的碗筷,打扫的厨房。

  不是我们对艾微没有行动,是艾叔叔早就发现苗头,然后找到我们的软肋。他的办法是让我们三个人互相揭发,当然是单独进行。比如找到我,他就会说:“小王,你这个人还可以,我对你还是很欣赏的。就是小卢和小胡不太好。你跟我说说小卢的往事?”

  我为了得到艾微,不得不出卖朋友,我滔滔不绝地说一大堆。

  艾叔叔又问:“小胡呢?”

  我说:“您别看胡胖子表面老实,其实特别好色,有时看见姑娘都走不动道。说是目送人家姑娘,显得尊重。可是他怎么不目送您?”

  艾叔叔装作了解意思,挥手让我离开。后来发觉卢超进去一个多小时,卢超出来后,胡胖子也进去了半个小时。我就发觉我上当了。

  不知道卢超和胡胖子有没有问艾叔叔一个问题,反正我是忍不住问了。当时我省吃俭用,偷偷地给艾叔叔买了一条中华烟,然后对艾叔叔说:“其实我喜欢艾微,您也感觉我这个人不错,我想得到您的认可,我想和艾微正式交往。然后您明明确确地告诉卢超和胡胖子,您的准女婿是我王雨露。”

  艾叔叔拿出一根中华烟,我眼疾手快拿出火机点燃。艾叔叔说:“小王呀,你别心急。现在你们的乐队正是上升期,等你们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件事包在我的头上。”我听完兴奋好几天,可是我发觉卢超和胡胖子也在莫名的愉快。后来我看到艾叔叔抽着中华烟,突然戴着天梭手表,穿着鳄鱼皮鞋。

  我知道中华烟是肉包子打狗,为了一条中华烟物超所值,我约艾微吃了一顿饭,后来和艾微回家,被艾叔叔批评我单独行动,说什么麻将乐队是四个人,千万别分开,要一起回家。他这理由,我竟无力反驳。他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和艾微独处。然后说我再这样,他就要和艾微搬到别处去住。又苦口婆心地说,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革命尚未成功,少年需努力。

  北京一晃六年,在艾叔叔的眼皮底下,我连艾微的小手都没有摸过。当然卢超和胡胖子亦然。

  有时候想想,还不如我穿的四角裤。在阳台上晾衣服,有时候艾微的丁字裤在风的作用下使劲地强奸我的四角裤,每每于此,我就在想:艾微是那条丁字裤,我是那条四角裤该多好!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艾微与艾叔叔闹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