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遇见新女友
倚窗诗雨2017-03-13 17:483,271

  演出间隙,我、卢超、胡胖子找到艾微,把她和杰克在一起的文化差异由深至浅、由远及近地剖析给她。

  艾微说:“我知道我和杰克有文化差异,成长在不同的环境,对认知肯定会产生分岐。但是爱情这个东西很奇妙,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一切都不重要。”

  卢超忍不住问:“艾微,你老实告诉我们,你难道这么多年来,对我们三个人就没有产生一丁点像爱情的东西?”

  艾微说:“我承受产生过,你们三个人我都产生过。但是你们太懦弱了,在我爸面前就只有讨好,完全没有反抗。如果当时你们之中一个人有一半杰克的勇气,我想我一定就跟了他。”

  有时候不知道是杰克真的不懂中国的人情世故,还是他不管在谁的面前都敢于坚持自我。显然我们落败于只认识艾微一个月的杰克,他看似的莽撞,却误打误撞捕获艾微的芳心,或许他是无畏。

  艾微又说:“你们知道吗?我一直在反抗我爸。因为他一直把我当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好像我做什么他都不放心,做什么他都要替我选择。所以爱情是一方面,我还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反抗他。因为我要告诉他,我自己可以独立地生活。”

  卢超不死心:“真的,我就是没有一丁点机会了?”

  艾微深深地点头。

  几天来,我、卢超、胡胖子每次在酒吧演出完都要去KTV唱歌。大家心情不好,毕竟艾微明确地拒绝了我们。

  卢超走进KTV就点陪酒姑娘,卢超说几个男人干嚎,像光吃白米饭没有菜一样。他身边总是不停地变换女朋友,当然称为女性伴侣更合适。酒吧和KTV是催生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地方,一般正常人抵不过这般妖绕和妩媚,不信拉群和尚来试试,一群美女搔首弄姿、妩媚性感,也终有一天沦陷,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我有点羡慕卢超,搁谁受得了轮番美人计?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我还不是英雄呢。胡胖子倒是六根清静,来就是吃吃喝喝。喝完酒就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几个人把他抬进女厕所,他都估计不能醒,最后还是自己的酣声把自己吵醒。

  可我不同,我是一只放养的羊。虽然多数情况下温顺、可爱、懂事。可是我脚下没有草的时候,一只饿的羊,看见周围的羊都在偷吃庄稼,这只羊肯定不能只顾着流哈喇子。

  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需要爱情的滋润,不管从心灵上和生理上。

  我说:“卢超你老是这样容易挨揍。你也不知道给我介绍一个?”

  卢超搂着身边美女,吻了美女胭脂厚重的脸庞。估计嘴唇沾染异物,匝匝嘴,感觉味道不对劲,吐出几口涶沫。

  美女可能碍于我和胡胖子在身边,一阵娇羞,嗲声嗲气地说一句:“讨厌。”

  卢超对美女说:“等会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我发觉自己病了,这种病让我严重意识到自已是一个好色的男人。卢超大学的时候对男性年龄进行了重新的定义:第一阶段看见美女脸红不硬,显然是童年;第二阶段看见美女脸红又硬,不用说是青少年;第三阶段看见美女不脸红但硬,是青壮年,简称老流氓;第四阶段是看见美女脸不红又不硬,是四大皆空的耳顺之年;第五阶段是看见美女脸红不硬,这是鲐背之年,俗话说到老返童,所以和童年差不多一样。

  显然我介于第二和第三阶段之间

  卢超对我说:“小露子,你这不是刚失恋吗?”

  我知道卢超意有所指,无非是艾微心有所属,我的感情寄托扑了空。

  我说:“你别给我整没用的。我都没有恋那来失?”

  卢超讽刺道:“哟,哟,小露子也开始发春了。”

  惹的卢超身边的美女一阵花枝乱颤。

  卢超说:“你唱歌这么动听,你身边的姑娘还不是随便你挑?”

  我看了几眼身边打扮暴露的姑娘,心想这要是结婚,我一年四季都得戴帽子,并且颜色不能挑,只有绿色的。

  我说:“卢超,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外表很流氓,内心很传统的人。我想找一个能结婚的人,而不是玩玩而已。”

  卢超说:“看来我们来错地方,来这里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睡的主儿。对了,在一个饭局认识一位从北京回来的群众演员,估计呆不下去了,长的没话说。我介绍给你?”

  我盯着卢超的眼睛看了许久,慢吞吞地问:“卢超,你该不是找我当你儿子的后爹吧?”

  卢超也不避违旁边的美女,说:“我老实说真试过,可人家拒绝了我,嫌我太花心。人家也是和你一样,想找个人结婚,老老实实地过日子。”

  我说:“那你赶快给我介绍呀”

  卢超说:“明天我把奔驰借你用两天?”

  我问:“她物质?”

  卢超说:“这个不好说,关键是给你撑场面。怕你在她面前自卑。”

  第二天,我与群众演员在咖啡厅见面。

  后悔没有把卢超的奔驰轿车开过来,然后停在咖啡厅靠窗显眼的位置。因为眼前的女孩清艳脱俗、气场强大,真是美撼凡尘。而我在她眼前显得卑微,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我是低进尘埃的凡夫俗子,如果有辆豪车,起码让我有些自信。我还是尽力伪装成统领一切的态势,叫服务员给我上一杯咖啡厅最贵的咖啡。这是卢超教我的,只要卢超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感,他就会点一个最贵的。

  还没等我开口,群众演员就笑着说:“我叫李璟。木字子‘李’,‘璟’是王旁一风景的景。你叫?”

  我说:“我叫王雨露,姓王的王,雨水的雨,露水的露。”

  李璟呵呵一笑:“你名字中怎么全是水,难道是水命?。”

  我笑着说:“我那是什么水命,只记得小时候怕水,连学游泳都是我爹用脚卷下去的。”家门不幸,不能取个出自诗经还是宋词的高雅名字。名字伴随一生,干嘛不文雅一点呢?

  李璟“咯咯”地直笑,说:“对了,你以前在北京唱歌是吧?我以前在北京当演员,当然是群众演员。很多电影和电视剧都只有我的背影,好不容易来个正面,还给我拉虚。”

  中国影视业近年来突飞猛进,不管是电视剧的收视率和电影的票房整体都取得骄人的成绩。这代表着什么?当然代表着无数怀揣演员梦想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想进入娱乐圈,可惜这个行业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先不说北京三大培养演员的高校,就是良莠不齐的培训学校数都数不过来。这太多人,导演或者投资商就是拿个望远镜也看不过来。

  北京比小城市好,至少从或然率上来讲,更为公平一些。可是这改变不了什么,因为有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失败。唱歌比演员还要不堪,你去北京的三里屯酒吧,发觉全是一群老外唱着中国人听不懂的歌。我们故作镇定,感觉就是要这种摇滚劲爆的感觉。每每下班累了、不开心了、失恋了、升官了、发财了总是要到这些酒吧感受一下。听听外文歌曲,看看外国美女。可是酒吧里大部分是乌克兰美女,并且这些美女都是托,酒吧按天给钱。你还想艳遇国际化,不知是你太单纯还是我太较真。你以为这就是潮流,这就是世界前卫夜生活的标志。只是你不知道,他们仅仅只是给你一个陌生的感觉。这种差异性的文化让你有新鲜感而已。

  显然什刹海好些,毕竟中西合璧。有中国的歌手,或许翻唱着他人的歌曲,或许唱着自己半生不熟的原创。一年下来,也沉淀不出几个优秀的歌手。当然中国有无数个歌唱选秀,显然培养了一批歌手。可是在整个音乐不景气的当下,曾经红的发紫的歌手都要来当导师的时候。或许这些歌手的报道早已淹没在新媒体的某个乱码之中。

  失败的人彼此相怜,或许这就是惺惺相惜。

  姑娘拉下身价,跟我谈北京的不易。看来对我还是有好感。我肯定得顺着她聊天,共同诉苦在北京的不易。

  我说:“是呀,唱歌也是一样。你在桥洞里唱的声嘶力竭、眼泪滚滚,可是路人漠然的表情当你是空气。好像根本没有人歌唱,不知是我掩耳盗铃?还是匆匆的路人掩耳盗铃?”

  李璟淡淡地笑了,笑的让我烂醉如泥,像是做一场春梦,可又如此清晰明了。多想掬一捧微笑,装进心里,随它荡漾涟漪……

  我使出浑身解数,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我说:“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

  李璟说:“好呀,不过你给我唱了歌,到时不会让我给你演场戏吧?”

  我故装镇定地说:“你现在就在演戏。”

  李璟惊讶:“呀,我现在在演戏?”

  我说:“对呀,你一直在演一位叫西施的姑娘。”

  李璟笑的花枝乱颤。而我是一阵虚汗,我的喜剧细胞有限,特别是在美女面前。

  我清唱麻将乐队的原创歌曲。就是在咖啡厅,当着我心动的姑娘,唱罢,李璟鼓掌。她说我唱歌真动听。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带新女友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