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带新女友回家
倚窗诗雨2017-03-14 19:174,413

  爱情使人甜蜜,爱情使人眩晕。爱情让夜晚变得漫长和亢奋。努力使自己安静下来,可是我像焦虑的孩子,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

  我觉得自已好像回到大学。怦然心动的感觉让我忘记一切的烦恼,似乎全世界只有爱情。

  和李璟一起一个星期后,我回到家郑重向父母宣布我恋爱了。我告诉他们:我的姑娘喜欢这座城市,虽然这座城市是她的故乡,但是她很早就离开,显然有些陌生,她想逛逛这座城市,看看这座即将要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可是我们不能坐公交车去看风景,所以准备买辆小汽车。

  父母沉默了。我有点着急,他们不是日思夜盼我谈恋爱结婚生子的吗?买辆车怎么呢?我又不买豪车,国产代步车足够。再说父亲和我相亲时,信势旦旦地告诉人家,分分钟钟4S店提辆二三十万的车。

  我说:“爸爸,您现在别沉默呀?赶紧拿钱去车行提车,明天下午我还准备带李璟去郊区旅游一下呢?”

  父亲说:“是你要车?还是你女朋友要你买车?”

  我说:“爸,我都三十岁的人。肯定分的清楚。李璟什么都没有说,昨天还让我坐公交车去,我只是不想让她太累。”

  父亲说:“行,我跟你妈商量一下。”

  父亲拉着母亲去了卧室,而我在客厅坐立不安。他们足足半个小时才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吉利车行。我坐进汽车里爱不释手,发觉自己考了驾照七八年,今天终于有了意义。虽然以前我开过车,可是那不是我的车。而今天却不同,我要开着新车,载着我心动的姑娘去效游兜风。

  我感觉父母办手续太慢。好想现在就把这辆车开出去,开在泊油马路上,当然身旁坐着李璟——我心动不已的姑娘。

  姐姐坐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说:“姐,今天你跟爸爸妈妈先回去。等我有空再载你去玩。”

  姐姐嘟着嘴,说:“我今天想坐新车,你载我去逛街。”

  父母办好手续出来。我说:“爸妈,你把我姐带走。我现在有急事要先走。”

  父亲埋怨:“什么事这么着急?不知道把我们先送回家你再去?”

  我没有理会,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吓唬姐姐:“你要不下来,我就把车开进河里去。”

  姐姐哭了,我很想蹲下来安慰她,可是怕李璟等我着急。我给姐姐解开安全带,让她下车。

  我上车,动作熟练地挂档加油门,绝尘而去。拐弯的时候,我喵了眼后视镜。我似乎看见父亲和母亲正蹲在地下安慰姐姐。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而我不是一样。

  李璟早已等在街口。婕妤的脸庞正朝这边街口张望,看,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裙子,裙踞随着轻风微摆,这还是春天,可我的姑娘为了我,穿起裙子。那头长发如绸缎一般倾泻,露出一张迷人的笑脸。我按喇叭,她看一眼车,又张望别处。

  我下车。走到她面前,她惊讶地张大嘴巴。

  路上,我尽量说着笑话。这些笑话都是我从网上找的,然后花时间把它背下来,只为博得佳人一笑。李璟总是被我逗的捧腹大笑。她问我:“哎,你是卢超的哥们吗?”

  我说:“是呀,他是我哥们。”

  李璟说:“没什么。我就是感觉你哥们事业那么好,而你……。”

  我说:“那小子生下来就是富二代,对了,你不会是嫌我穷吧?”

  李璟淡淡一笑,说:“怎么会呢?”

  我在车里放着音乐,这是麻将乐队的原创,当时我们四个人花血本集锦录制成专辑。虽然百分之九十九成了滞销品,我们只好全部打包带回家。

  我和李璟一路玩的很开心。

  晚上回家我向父母说,我决定明天让李璟回家吃晚饭。

  父亲坐在沙发上冷冷地说:“她很漂亮吗?”

  我说:“当然,她是我的女神。女神您懂吗?”

  父亲说:“就是你们年轻人对漂亮女人的新名词,不对,她比漂亮更上一个档次。”

  我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父亲说:“你爷爷给我打电话。他给你介绍的女孩很贤惠,知书达理。你要不考虑一下?”

  我说:“爸,我现在有女朋友。对,我承认,李璟不会做家务,更不会洗衣做饭,但是我喜欢她。两个人有感觉才可能生活一辈子,找一个陌生的人,就算她什么活都干,而我像您一样天天赌博打麻将,无所事事,我也不愿意。”

  父亲说:“你知道吗?我是以一个过来人对你说的。我的说法是经过漫长的岁月证明过,你别图一时快乐,人活的是一辈子。”

  从理性角度思考,我知道和李璟不合适,虽然同为天涯沦落人,在家乡遇见倍感亲切。但是她始终高高在上,而我是一只使劲讨好的猴子,卖力地表演节目。但是爱情就是这样,不会让你从理性的角度思考问题。舒婷说过:“正因为爱情常新,只要烛光燃起,你无法警示飞蛾,说危险说灼伤说前车之鉴,它是一定要扑上去的。”而我就是那只奋不顾身的飞蛾。

  我对着父亲说:“您看您和妈,我不知道您们之间有爱情没有,但是我想您们在一起肯定不快乐。就算我和李璟会为柴米油盐操碎心,但我们之间有快乐。”

  看见母亲有些忧伤。她或许也感觉身旁的男人也不是她想要的,只是后悔可能有些晚。

  父亲说:“你感觉我们长辈会害你吗?”

  我说:“我终于懂了。爷爷跟我说过,您当时走运碰到两个女孩,一个漂亮,一个贤惠。爷爷虽然没有明确告诉我。但我知道您选择了我妈,一个贤惠的让您一辈子都不用干活的女人。我知道您享受现在这样的生活。但是没有用,很遗憾我不能成为您这样的人,同时我为我妈感到委屈。”

  父亲沉默了。或许在他的世界里,他一定庆幸自己英明的决定。他把这个英明的经过时间考验的决定,准备分享给他儿子。他想让他儿子也和自己一样。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儿子会去拒绝他,甚至批判他。母亲的眼睛湿润了。一个人庆幸,就一个人就失落。姐姐在旁拿出纸巾,为母亲擦拭眼泪。

  我说:“妈妈,对不起。也许有些话让您不舒服。但是请您理解儿子,我只是想要自己的生活而已。”

  父亲强调道:“你知道吗?你爷爷给你介绍的女孩家有一百多万的嫁妆。”

  我愤怒了。说:“我说您怎么说这些多呢?原来人家家里有钱,您也只不过是个市侩的小市民,您是想把我卖了吗?”

  父亲淡淡地说:“她的爸爸去煤矿挖煤,最后塌方。救援队救上来后,她爸爸被截了下肢,成为终身残废,煤矿后来赔了她家一百多万。女孩很孝顺,本来可以在市里的人民医院上班,可为了方便照顾她爸爸,回到社区做了一名普通的医生。她一个女孩子每天要为父亲擦拭身体,换床单,端屎端尿。儿子,这不是故事,这是真实的,是你爷爷讲给我听的。我都感动的要哭,难道这样的姑娘配不上你吗?”

  我承认这个姑娘坚强、勇敢、孝心满满。如果跟她成家,她也一定很贤惠。只是真要和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结婚生子,我肯定不愿意。她可以成为我人生的榜样,甚至标杆,但成为白首携老、举案齐眉的爱人,我做不到,我只是一个凡人。

  我说:“爸爸,您不知道我想要的。打个比方,我想坐火车去北京,因为那里有我爱的美丽姑娘。可是您给我买了一张去广州的飞机票,您说那里有一个贤惠的女孩,并且还很有钱。从一开始,我们的方向就是错误的。我不能去坐您给我按排的飞机,虽然它飞的很快。因为一旦坐上它,就离我的目的地越来越远。”

  第二天晚上,父亲少有的和母亲在厨房做菜。我当然更是少有的在做家务,让家焕然一新可能性较小,但至少让它整洁、明亮。姐姐帮我擦沙发,嘴里哼着听不懂的儿歌。

  我拿着吸尘器对姐姐说:“姐,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呀?”

  姐姐抬起头来看我,说:“妈妈说,你今天要带女朋友回来。所以我高兴。

  我说:“为什么我带女朋友回来你就高兴呢?”

  姐姐说:“因为……因为你高兴,我就高兴。弟弟,到时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玩?一起看动画片?”

  我笑着说:“当然。”

  晚饭很丰盛。父亲和母亲一起做了十个菜,寓意着十全十美。父亲还去超市买了一瓶红酒。他说,红酒养颜,特别是美女效果更佳。

  李璟足足迟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姐姐坐在餐桌上,咽了不少口水,每次拿起筷子,父亲又给她放下。

  饭吃的很愉快。只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母亲煎的鸡蛋一绝,味道超好。所以就只剩下最后一小块。就在李璟伸筷子去夹的时候,姐姐也伸出筷子,这样两双筷子就碰到在一起。

  这时需要我的协调能力。我眼疾手快,迅速用筷子压住盘里的鸡蛋。

  我说:“姐姐,你天天吃妈妈做的鸡蛋。这次就让给你弟弟的准媳妇好不?到时候妈妈天天给你做。”我没有等姐姐反应过来,就把鸡蛋给了李璟。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并不感觉有什么。

  吃完饭,父亲坐在沙发上简单地和李璟聊些什么。母亲正在切水果,而我坐在李璟身边,生怕父亲问出什么不妥的话来。

  父亲说:“李璟,这名字,你家人取得不错。‘璟’字的意思应该是代表玉的光彩夺目。你这块玉的确应了这个字,光彩夺目、漂亮美丽。”

  李璟笑了。她说:“伯父,您真会夸人,还有学识。”

  我给父亲递了一个眼色,父亲心神领会。他说:“你今年二十七了吧?有没有想过结婚?”

  李璟说:“当然想过。女人这个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成家。”

  父亲说:“其实雨露也想结婚,他今年三十。比你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我想男大三不抱金砖,也至少抱银砖。”

  父亲这话圆的太牵强。不过,也难为他了。

  李璟淡淡地笑。

  父亲说:“你和我儿子只要能结婚。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李璟沉思着。我很着急,难道她不想和我结婚?

  我说:“李璟,你别客气,就当自己家一样。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爸妈都会满足你。”

  李璟说:“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我就想结婚后,我们能一起单住。然后……然后,我说话伯父伯母还有姐姐别多心。我就感觉我们结婚后,肯定会有孩子。到时候假如伯父伯母不在了,姐姐我们实在无力抚养。我看能不能把姐姐……。”

  父亲打断李璟:“这个事情我们会考虑周到的,你大可放心。结婚后你们可以单住,到时候我们三人出去租房住。这完全没有问题。”

  李璟不依不饶:“您准备怎么安排姐姐?”

  父亲犹豫了,他掏出一根烟,火机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燃,最后才发觉烟拿反了。他干脆放下烟,说:“给她找个好婆家嫁了。”

  其实,在姐姐年轻的时候,有不少人来说媒。当然大多数人来说媒的是大龄青年、肢体残疾或脑力智障。他们可能只是想有个人陪伴过日子,或者说难听的,就是把姐姐当个生孩子的机器。也有些很好的青年,父亲也考察许久,最后得出结论。人家多半是被我姐姐的容貌打动,不会和姐姐过一辈子,更不会对姐姐好。

  现在父亲一下子说给姐姐找婆家,我很诧异。找个好的肯定很难,更不用说姐姐的待遇肯定没有在家里好。我知道父亲是为我的婚事才想嫁出姐姐。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我却无能为力。

  我看一眼李璟,她给我一个坚定的眼神。

  曾经我答应过父亲母亲,真万一他们不在了。我肯定会保护好姐姐。只要我有一口饭吃,她就有一口饭;我有一件衣穿,姐姐就不会受冻。而现在我内心打退堂鼓。或许姐姐嫁出去了,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到时候我可以经常去看她,我这样安慰自己。

  李璟说:“那还是等姐姐先结婚。长幼有序,我们等等无所谓。”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陪姐姐相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