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陪姐姐相亲
倚窗诗雨2017-03-15 18:182,637

  父亲破天荒地一大早起床,坐在客厅沙发上翻电话薄,给认识的媒人打电话。这是以前给我备着的。媒婆大致听完姐姐的情况都说不行,有的直接撂了电话,当然也有一个媒婆说可以去农村试试。父亲不想让姐姐离的太远,而农村太偏远,万一姐姐受了欺负都不知道。

  父亲只好给姐姐照相,填了份资料,然后拿去婚介所登记,毕竟婚介所里的资源多。我拿着姐姐的相片,父亲其实把姐姐照丑了,照片里的她楚楚动人、剪水双瞳,一头齐耳短发。如果姐姐不是先天脑力智障,她一定有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

  一上午的时间,婚介所的人就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有好几个人看上姐姐。准备进一步了解。父亲听完婚介所的介绍,细心挑了三个人,准备带上姐姐相亲。

  我给李璟打电话。准备约她看个电影顺便吃个饭。她却说今天没有时间;我说,明天呢?她说,明天公司聚餐;我说,后天呢?她说,后天跟姐妹逛街也没有时间;不过下个月有时间。看来我只能等到下个月才能和李璟见面。

  闲来无事。我只好跟着父亲陪姐姐去相亲。再怎么说也得挑一个好的男人给姐姐。

  地点是在一家茶楼。装修简约,重要的是安静,上下两层。我们到时包房时,里面已经等侯着婚介所的工作人员。

  我、父亲、姐姐刚坐定。婚介所的工作人员介绍自己姓张,叫小张就行。等会他打电话,让一个一个的进来,我们大可不必尴尬,对男方的资料信息了解不够的,大可以直言不讳。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尽管提。

  进来的第一个是建筑工人。也就是个泥瓦匠,四十岁左右。头发打了很厚的发胶,穿着一身十分不协调的西服。看来为了今天的相亲,好好地打扮了一番。他看见我姐姐,脸上瞬间露出笑容,立即给我们递烟。我一看,还是中华,我不抽烟,拒绝了。父亲一般抽十块钱左右的烟,偶尔打麻将赢了钱,抽包二十块的烟就美的冒泡。当然输光了,也可能拿包两三块的烟,一边骂没劲,一边抽的直冒青烟。父亲头一次拒绝人家的香烟,何况还是中华烟。

  父亲开始问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无非是家里几口人?住哪里?泥瓦匠工作累不累之类的。

  泥瓦匠一一作答。似乎符合父亲的要求。

  有了铺垫。父亲开始问重要的问题。家里父母是否健康?一个月工资多少?在城里有没有房?房的面积多大?将来有什么打算等等。

  父亲真是的,每每我出去相亲,他就希望人家女方不提任何物质条件,痛恨人家女方利益熏心。没想到轮到他当女方的家长,他也询问人家的物质基础和条件。

  或许世界上做父亲的人,心理都是复杂的。当然只要找准切入点,他们的心理又是简单的,无非是为了儿女的利益,让他们变的没有原则。作为儿子的父亲,当然希望有一位低要求高配置的儿媳;作为女儿的父亲,女婿样貌堂堂倒是次要的,关键是有没有能力让女儿嫁过去不用受苦,直接享受人生。

  我以为问完这些问题后,父亲会叫下一位。

  最后父亲问:“你知道我女儿是先天脑力智障。我想知道你娶她的目的,也就是干什么?”

  泥瓦匠不知所措,显然他问答不了这道看似简单,实际很哲学的问题。他看了眼小张。小张反应快,说:“您这话问的,当然是过日子呗。”

  泥瓦匠赶紧附和:“对,对,就是一起过日子。”

  第二个人是残疾。并非截肢,而是腿部有疾病,可以拄着拐杖走路。在集市开着三轮摩托车拉货。二十八岁,人长的很帅,梳的七分头。

  进来他看了一眼姐姐,直言:“没有房子,租了一套一室一厅。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三四仟,差的时候也就一仟多点。小有存款,完全可以养家。”

  父亲抛出最后个问题。

  他坦白:“我家就我一个人。我想有个孩子。”

  泥瓦匠很诚实,至少他敢实话实说。

  第三个和我姐姐一样得了相同的疾病。由他父母带来,男孩体态较胖,似乎比姐姐病的还严重,时不时流口水,他妈妈总是需要两三分钟就要帮他擦试。不过,他和姐姐合得来,两人既然跑到一边去玩了。

  父亲还没有说话,倒是对方妈妈先发言:“我儿子很喜欢您女儿,当然我们也很喜欢。我知道您担心他们的将来,其实您大可放心。我们家经济条件还可以,现在给他请了一个保姆。但是这个保姆只能负责她的衣食住行,却走不进他的心,也就是无法跟他一起说话、聊天、玩耍。我觉得这很重要,他虽然什么也不懂,但是他也有精神世界。就算有一天我和他爸爸不在了,但我们已经存了一大笔钱到基金,完全可以让他们终生衣食无忧,并且有专人保护。”

  回到家里,我把相亲的三个人的基本情况跟母亲详细介绍一遍。

  母亲听完沉默许久,她说,她认为第三位要好些,至少姐姐不会受委屈,将来也有好的安排。

  我说我感觉把姐姐嫁给第二个人。虽说是残疾,但他身残志坚,并且说话诚实。我想这样的人一定有担当和责任感。

  母亲问父亲,父亲摇头。他说他不知道。他感觉每个人都差不多,也感觉每个人都不好。

  母亲把姐姐抱在腿上,问她:“你告诉妈妈,你喜欢那个?”

  姐姐一只手拔弄着母亲的头发,一只手不老实地揪着沙发角。她说:“我喜欢和小胖玩。不过他老是流口水,脏死了。”

  母亲说:“那你愿意跟他玩一辈子吗?”

  姐姐说:“一辈子是多久呀?”

  母亲说:“一辈子就是很久很久,就是很多天。”

  姐姐摇头:“呀,很多天呀?那我不愿意,我要跟妈妈、爸爸还要弟弟玩很多天。”

  姐姐的归宿问题,父亲、母亲和我交流了两天,但始终商量不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最后由商榷演变成争吵。

  接到李璟的电话,以为她有时间,准备约她去郊区旅游景点游玩。没有想到她关心姐姐的归宿问题。我只能吞吞吐吐地回答:“正在商量中,不过快了。”

  李璟在那头生气地说:“那等你们商量好了,再通知我。”

  我问父亲怎么办?准备把姐姐嫁给谁?

  父亲说:“你知道你姐姐的名字吗?”

  我说:“我当然知道,她叫王雨云。怎么呢?爸。”

  父亲说:“你知道为什么我给取王雨云吗?”

  一个普通不过的名字,这我哪知道?

  我说:“名字好听呗。”

  父亲说:“‘殢雨尤云,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这是取自柳永的词。虽然讲的是个风尘女子的故事,但是我希望你姐姐漂亮,如万般千种。有一个真正喜欢她爱她疼她的男人陪她一辈子。”

  只能回避父亲的问题,事到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假如姐姐是健康的人,这个世界的好男人不是随便她挑吗?可惜这只是一个假如。

  我说:“李璟问我,我姐的问题解决完了没有?”

  父亲带有血丝的眼神注视着我,我不敢与他对视,低下头;母亲在身旁小声哭泣;姐姐天真地看着动画片,好像这一切跟她没有关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父亲把遗产给姐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