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别人家的爹
倚窗诗雨2017-03-19 18:002,879

  烤全猪实在吃不完,去酒吧演出顺便给胡胖子、卢超、艾微带几斤。三人坐在吧台一边吃猪肉,一边听我讲自己与王成军的战争。我把整个过程讲的绘声绘色、惟妙惟肖,把王成军角色丑化,使这个故事听起来更像个笑话,让人忍俊不禁。

  直到我讲完整个故事,却没有盼来欢笑,反而是沉默一片。这完全不符合剧情,作为哥们的他们,吃着我的胜利果实,最后却没有给我笑声。为了让他们吃起来更有趣味,我还添油加醋地讲述击败对手的过程。无非是希望博得他们笑声一片,因为他们的笑声是我胜利的掌声。

  大家吃完猪肉,沉默良久。胡胖子说:“你爹真好,如此大费周章地给你做烤全猪。”

  卢超说:“对,小露子,我发觉你爹真心不错,以前是一个赌鬼,现在都能做这么美味的烤全猪。我记得在北京的时候,你经常夜里喊‘给我来头烤全猪’,现在你终于实现愿望。”

  艾微说:“我有一个你这样的爹该有多好呀?既能给你做好吃的,又不怎么管着你。”

  怎么回事?吃了王成军一餐猪肉,都开始倒戈,拥护王成军了?

  我说:“你们是吃了王成军的猪肉,俗话说的好吃人嘴短,现在都替他说话。但是你们并不了解王成军,他是一个赌博二十多年的失败者,因为比赛输给我,破天荒地做了一次烤全猪。你们就认为他很优秀?我告诉你们,要是没有王成军拖累,我妈早当上银行行长。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妈可是去北京总部学习两年回来。你们说说我妈都在银行工作二十多年,现在至少也是咱们市分行的行长,不至于干什么后勤主任。”

  卢超说:“小露子你别不信,我真觉得你爹不错。记得小学二年级咱俩同过一次班。有一次,你跟同学打架。人家壮的如牛,你根本不是对手,被打的鼻血直流,满脸伤痕。最后班主任叫来双方家长。你爹来了,看着你满脸肿的像馒头,而对方家长还拒掏医药费。二话没说你爹当着老师和我们这么多学生,就干了人家家长一拳。人家被打后退几步,顿时发火跟你爹打起来。你爹虽然个子看起来很小,可是精的像只猴,喜欢偷巧。人家虽壮,却一点不讨好。最后被你爹干到在地下,后来才被赶来的众多老师拉开。你知道吗?我就坐在下面。特别羡慕有这样一个爹。真的,每每想到此,我就感觉你太幸福,都有些羡慕你。我做梦都想有个好胜的爹,在我受欺负的时候,像个超人一样打败我的敌人。”

  我说:“你别提这事。提这事我就来火。你知道吗?王成军就因为这事被拘留半个月。而我在学校里总是被同学叫懦夫,一个需要爸爸帮忙的懦夫。是男子汉自己的事,管大人什么事?我都抬不了头,最后被迫转了学。你们羡慕我有个好爹,我还羡慕你们有个好爹呢?”

  卢超,胡胖子、艾微叫我说说他们父亲怎么好。

  我说:“卢叔叔有钱呀,虽说他自己舍不得花,但是将来钱都是卢超的。当然现在卢超的爹是逼着卢超回家上班,但那不是准备培养卢超成为他的接班人吗?多好一个爹,积累几十年的财富,顺手就交给卢超,卢超生下来就衣食无忧,老了更不用愁。

  “再说说胡胖子,生在警察世家多有荣誉感。胡叔叔刚正不阿、两袖清风,要是我就让他讲讲当警察的历险记,到时候拿出来炫耀吹牛。胡叔叔不让胡胖子到派出所当片警,估计是派出所没有前途,你们想呀,一个片警能有什么发展空间。而去国土局则不同,说不准胡胖子不出几年,混出个国土局局长。

  “艾微,我知道艾叔叔天天缠着你,让你讨厌。那不是为了保护你吗?怕你受到欺负,你要是离开艾叔叔一个月,你可能就不习惯。当然信不信由你。”

  卢超首先忍不住,说:“我真不想有一个做商人的爹,真的,他考虑每件事的前提都是利益。人这样活一辈子,除了银行卡的数字在变化以外,其他的千篇一律,生活没有一丁点激情。我倒想有一个平凡的爹,他既能让我有梦想,又能给我提建议。而不是生来就当富二代,长大如果去从商,就一直生活在他的阴影下,不管你做的多努力,人家都介绍,这是谁谁的公子或少爷。公子少爷他大爷,我没有名字吗?”

  艾微说:“你们都不知道我爹,我每天晚上回家晚五分钟,他都会坐在沙发上给我上政治课,无非是想问我去那里了,是因为什么迟到的五分钟,下次千万别迟到五分钟,说这样会引起他的胆心。我是位快三十岁的老姑娘,不是上小学三年级的十岁小女孩,我有自己的空间和私生活,也有一些隐私是无法跟他分享的,他既然也想知道。难道我要告诉他,我和杰克的恋受感受吗?”

  胡胖子说:“我承认我爸刚正不阿、两袖清风。但是你不知道他太死板了,根本不懂得变通。我想做警察是因为我喜欢当警察,我承认生于警察世家有影响,但是我为什么就不能去派出所当警察呢?国土局工作清闲,上升空间大,但是我不热爱政治,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

  听完他们的辩解。突然发觉一个重要的信息——别人家的爹都不错,自己家的爹毛病问题一箢箕

  我说:“你们从小到大有没有听父母说‘别人家的孩子’今天考的一百分;‘别人家的孩子’放学回来懂得做家务;‘别人家的孩子’懂得礼貌地叫大人;‘别人家的孩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别人家的孩子’找了份好工作。好像我们一无事处。”

  他们点头,都说听过父母这样唠叨过。

  我继续说:“现在的我们是不是像和当初的大人一样,总是诉说着‘别人家的爹’有钱;‘别人家的爹’是一位伟大的警察;‘别人家的爹’特别疼自己的孩子。反而自己的爹不够好,总是这样那样缺点短处,而我们总是向往别人家的爹。”

  卢超说:“小露子,你别说还真是。你向往我的爹,我向往你的爹。你们说这是为什么呢?”

  艾微说:“当然是自己爹做的不够好呗,不然谁能向往别人的爹?”

  我说:“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总感觉还有另一层意思?”

  胡胖子说:“其实我们看到了自己的爹全部,只看到别人家的爹的局部。别人家的爹不好的一面,当然不会体现出来。”

  卢超说:“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父子之间都有苛刻的要求,反而陌生人没有要求。”

  我说:“对,有点意思,不过还差点。”

  艾微说:“我懂了。父子关系正如卢超说的相互苛刻,都希望对方完美地呈现在自己面前。父亲希望我们按照他心目中的样子学习、成长、生活,当他知道有一个孩子考试得了全班第一名,这是他对我们的愿望,他就会说你看看某某成绩多好呀;当他再见到另一个小孩子,既然隔很远就喊自己叔叔,他回来又会说这个孩子真懂礼貌,懂得尊重大人;当碰到老朋友,听人家说自己的儿子读博士或者女儿嫁给了高富帅,他回家又会对着我们唠叨一番。其实这只是‘别人家的孩子’人生中一个小小的片段。我还是‘别人家的孩子’,因为我唱歌唱得好呀。其实父母是用无数个‘别人家的孩子’当中的一个闪光点,拼凑成为一个完美的孩子,这谁办得到?反过来我们希望父亲也是我们心目中的完美样子,他们既能父爱如山,又给予我们独立的空间。其实双方愿望都达不到,谁能把事做的完美?”

  艾微说的很对。从小到大“别人家的孩子”伴随我们一生,折磨我们一生。等我长大后,我们反过来说“别人家的父亲”。只是两代人都没有弄清楚,就算我们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可我们同样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思绪和做法,所以做出来的事肯定不能让对方满意。反之父母对我们亦然。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进入国企上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