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进入国企上班
倚窗诗雨2017-03-22 12:455,231

  最近电话老响,当然不要误会,肯定不是姑娘暗恋我的原因,我没那么大的魅力。最近没钱还车贷,银行的工作人员每隔一个小时就打电话,询问贷款问题。热情洋溢地说三天不还贷,就要和警察一起来找我,然后要陪我喝咖啡。我又不是没有人陪喝咖啡,干嘛让他们陪?

  想把车开去卖了,可又划不来,车贬值太快,才买一个多月,就掉价百分之二三十。卖车的钱还不够我还车贷,最后没了车,平白无辜落的一身债,叫谁谁也不干。

  以前在北京没车,虽然存不到什么钱,但是总不至于有人追债。现在有了车,既要加油费,又要还车贷,偶尔不小心还被拍个照罚个款,突然一下子压力大起来。看见十万以上的车,我都是离他五十米远,这万一要是加错油门,就是把我卖了都不够赔。

  让母亲帮忙还贷款,王成军跳出来说:“帮忙还贷款可以,银行电话也打到我这里来,我也感到十分丢人,不过你拿什么钱还给我。”

  父母帮儿子还一下车贷,难道还用还吗?但是王成军发话,我就不得不还,我是一个男子汉,不能在对手面前丢面子。

  我说:“我出去找份兼职,等赚到钱了,就还。”

  母亲帮忙把钱还了银行,王成军在身旁极其正式地给我一张欠条。公章手印样样齐全,搞的和银行一样正规。

  小姑妈的儿子来看爷爷。堂弟比我整整小五岁,有一个稳定的女朋友。在麦城一家国企上班,听说还是部门小头头。他一直是小姑妈的骄傲,小姑妈经常一见到我们,就夸他儿子多么多么能干,已经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将来前途不可斗量。

  说句实话,我与堂弟并不合群。

  年龄差在那,所以小时候很少在一起玩耍。总不能我在讨论班上那个姑娘漂亮的时候,还跑去跟堂弟玩过家家吧?读完大学,我去了北京,他一直留在麦城。头几年偶尔打电话寒暄两句,后来各自忙着事业,就很少再联系。两个人的追求和理念不同,硬是要捆绑在一起谈古论今,大多数情况肯定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倒不如就像亲戚一样走动,保持一点距离。

  偶尔回家过年和堂弟撞见。堂弟嘴巴估计抹了八斤蜂蜜,所以讨长辈欢喜。而我仅仅只是礼貌性地问侯而已。可我并不认为这和堂弟有什么区别,只是我不太擅长表达而已。而堂弟是太擅长表达,其实内心我和堂弟是一样尊重长辈。

  堂弟给爷爷买了不少营养品。我们坐在沙发上胡乱聊着天。

  堂弟问:“哥,在酒吧演出能赚不少钱吧?”

  我说:“要是一个人那当然是买房买车没问题,可是我们是一个乐队,四个人分就没有多少钱了。”

  酒吧老板不傻,虽然我们是四个人的乐队,但也仅仅比歌手多一点点钱。因为请乐队假如是四个人,他不可能给四个歌手的钱。乐队比歌手更难生存,因为歌手只有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乐队是多人组成,挣来的钱多人去分。

  堂弟说:“其实我还挺羡慕你的,一直到现在还做着自已喜欢的事。”

  我说:“你千万别羡慕我,你大可以辞职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呀”?

  堂弟说:“现在是追求不了,我按揭买了房,买了车,还有女朋友,考虑的事多了,有些事就身不由已。”

  背上驮的东西太多,就没有条件去谈追求和理想。其实人在大学时都踌躇满志、趾高气扬地追求理想。但是步入社会后就分成了两类,一类像堂弟,他们选择了放弃,被物质生活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另一类像我,大学毕业后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我们这类人一定要看淡物质生活,才有时间和精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把物质生活看的太重,就不可能坚持这么久。

  当然有很多人说我们这类人自私,没有考虑家人的感受,我承受这个事实。就像我们这类人看不懂堂弟这类人一样,整天说着羡慕我们的生活,可又只是说说而已,不敢去付出。当然有人会批判我们这类人,说要先有体面的生活,然后再去追求理想。切入点不同,每个人都有道理,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怎样的生活,我们应该去包容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那怕那种方式让你嗤之以鼻。

  堂弟问:“那你想找份工作吗?”

  我说:“当然想找份兼职,你不知道你舅舅现在对我是下死手,我现在要还车贷,差一天没还,银行一个小时打一次电话。”

  王成军插话进来:“那车不是你要买的吗?车现在也是你开,当然贷款归你还。”

  王成军又说:“小成,你帮帮你哥,看你们单位还要人吗?”

  我这人适合放养,喜欢到一大片草原寻食,当一只自由的小羊羔。而事业单位的工作相对枯燥和单调,我根本不适合。记得刚大学毕业,母亲给我安排在银行上班,我咬牙坚持当了三个月的柜员,数钱数到手软,看见码的成捆成堆的人民币,不是惊喜,而是手心发汗,腿肚子直哆嗦。现在想想我为什么不喜欢钱,估计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

  堂弟对王成军说:“舅舅,说实话,这年月进我们单位有些难。毕竟我们单位效益比较好,有很多人托关系想挤进来。但是您是我亲舅,您说的话我当万死不辞。刚刚好我认识一位分管人事的副总,不过舅,您知道……这年月……可能要点钱。”

  我蹭地站起来,一听见这样的事就特别想骂娘。三十岁的人依然愤世,不知道是我太偏执,还是社会变的让人陌生。这可能是小城市的普遍现象,但我还是接受不了。

  我说:“小成,哥哥谢谢你。我再找找其他的工作吧?再说我只是想找份兼职,我的重心还是放在音乐上。”

  堂弟说:“哥,你别犹豫呀。好多人想进都进不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在咱们单位上班也不累,效益还不错。你混个几年,捞个中层管理干部,房和车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堂弟是真的想帮我,虽然说话的方式让我一个做哥哥的接受不了。或许他有点恨铁不成钢,一个三十岁的人空谈梦想,整天游手好闲,的确不靠谱。对于像堂弟这样的人,不,是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说,三十岁的人起码有份可以养家糊口的稳定工作。

  而我是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

  爷爷说:“小露,你弟弟说的对。我们都知道你不太喜欢在单位里上班。老实说,是我叫小成给你办的事。我们都知道你有个音乐梦想,可是你看看电视里有多少选秀节目?你也在北京奋斗了六年,你已经三十了。”

  我已经三十?多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可是它就是触目惊心、血淋淋地伫立在我面前,容不得半点质疑。很多时候偷偷把身份证拿出来,瓣起指头数七八遍。

  梦想对于三十岁的人来说,或许选择中庸是个聪明的选择。也许爷爷说的对,虽然这份工作我不喜欢,但不管怎么样我必须养活自己。而不是去形而上地寻找工作的意义,而是形而下先要养活自己。

  去国企上班很顺利。王成军给我买了两套西服,我给扔进衣柜。我讨厌穿西服,不管在任何场合,我喜欢穿轻松的服饰。我知道这可能对正式场合和严肃的工作显得不尊重。可穿上西服,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束缚,感到很大的压力,忸忸怩怩、无所适从。我喜欢轻松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

  所以认识的人说我:外表很流氓,内心很善良。

  王成军叫我必须穿上西服上班。

  我说:“我不穿。我是去上班的,又不是开‘金砖会议’或者‘二十国峰会’,我是要干活的,不是坐在那里对着电脑发呆。”

  王成军说:“你妈妈在银行上班每天也穿正式的服装,以后你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车间都给予别人一种正式感,表示对这份职业最起码的尊重。”

  我说:“热不热爱工作,跟穿不穿西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还准备戴着耳钉去上班呢?”

  王成军急了:“你不要给人一种流氓形象好不好?”

  我说:“在北京的时候,我披着长发戴着耳钉也经常给老太太老爷爷让坐,我怎么是流氓?一我没有调戏良家妇女,更没有偷看人家姑娘洗澡;二我虽然是这个形象,但是国家法律没有规定这个穿着是流氓形象。何况我也做好事,您不给我发‘好人雷锋’的奖状就算了,凭什么说我是流氓形象?”

  王成军说:“你知道现在姑娘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吗?”

  我摇头。

  王成军说:“当然是稳重,而穿上西装最能体现一个男人的稳重。整一个流氓形象早把姑娘吓跑了。”

  国有企业是做医疗纺织。通俗地讲就是伤口用的纱布,当然还有很多衍生产品,比如防霾口罩、创可贴。我西装革履地走进办公室,堂弟带着我,给我介绍公司同事。他说这样对我工作有帮助,碰到什么经理以上级别,堂弟就带上我点头哈腰。这怎么好像是二狗子碰上太君的感觉。

  我的工作是生产跟踪。必须让生产线一天完成公司交给的产量排配。其实产线人员听着领导每天在台上宣扬主人翁精神: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来个例假都没有时间跑洗手间,一泡尿憋的他们走路都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小碎步。

  我的工作很闲,但是有个条件,那就是领导来了,你要让他感觉你忙的好像大便已经通过括约肌零点五公分,但就是没有时间解决。办公室人员一般没有什么事,泡杯茶或者冲杯咖啡、聊聊八卦、讲讲汽车的性价比。

  电脑没有联网,我用手机看看新闻和电影过日子。

  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天天看电影、上网也能挣工资,并且按点吃饭,何况还是三菜一汤。比我在北京吃的好几百倍。可是事不愿违,我刚刚好干了二十天就被劝离。

  话说有一天,堂弟找到我。说我有一个天大的表现机会,本公司和另一家国企进行蓝球友谊赛。这是一个为本公司争面子的机会,也会让高层认识我。我大学时候在篮球队,自认为篮球打的还不错。但是我不想去,因为带队的是公司常务副总。我这个人不喜欢跟领导呆在一起,总是放不开,怕人家说我巴结领导,显得我工作没有什么本事。堂弟却不同,吃个饭,不是在经理旁边,就是跟在老总后面。

  堂弟说:“这个机会我已经帮你争取到了,你要懂得珍惜。明天下午就来篮球场开始练球。”

  我把工作交接,陪着常务副总打篮球。其实跟公司领导打篮球和大学时打篮球完全不一样。因为大学时候打篮球谁也不服谁,就是校长来了,我也要他输的心服口服。而跟公司领导打篮球不同,你本来有个好位置可以直接投篮,并且前面还没有人阻拦。可是他大手一挥,传过去,然后他投篮,很不好意思,连篮框都没有碰到。下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又大手一挥……球干过篮球架。还有我们是训练,领导的对手们好像把领导当个空气,任凭他投,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终于投进了,他们还跟着鼓掌。我站在领导的后方,真想朝他屁股踹一脚。我突然发觉这那是篮球训练,这完全是陪领导过家家。

  陪常务副总过完家家。堂弟不知道从那里给我拿了一瓶纯净水,叫我赶紧给送上去。我那个时候气的都想和他打一架,还叫我送水?

  没有办法,我觍着脸跑上去,双手递给常务副总。常务副总接过水,漫不经心地喝一口。

  常务副总问:“你叫?”

  我说:“我叫王雨露,您叫我小王就行。”

  常务副总说:“小王,你球打的整体还不错,不过还差点狠劲。打篮球嘛就像上战场,你没有狠劲怎么行?”

  当时我的心情如六月飘雪,一种吐血的悲凉。我点头如小鸡啄米:“是是是,张总说的是。”

  膀大腰圆的常务副总吆喝大伙聚在一起。开始训话,讲战术、分布局,指点江山、运筹帷幄。最后他说:“你们看来是好久没有打过篮球了,体力都不行,要加强训练,还有你们这段时间别碰老婆女朋友,那事干多了身体虚。我这几天有几个会要开就不来了。到时候训练好了,我带队干倒对方。”

  这话说的没毛病,可是又感觉不对劲。

  突然身边一群人气势虹扬地说:“好!”

  吓我一大跳。

  话说当天是周末,公司厂房空地,我们整装待发。公司还挑了十多个美女当啦啦队。我感觉我脱单的机会来了,想想十多个美女站成一排,我的球技稍微发挥一下,到时候是不是一众美女约我?我是不是不好选择?虽然韦小宝不是我追求的目标,可是我总得好好挑挑吧。

  “哎,哥,你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能想什么,当然是想怎么赢对方呗。”

  堂弟叮嘱:“哥,到时上场把球尽量都传给张总。”

  一上场就感觉压力倍出。人家根本没有膀大腰圆的,我不是岐视胖的,关键是人家清一色的高个年轻小伙,在球场上跑起来像一阵风,而我们总感觉是一群人围着一个“土豆”。

  发觉我的美女梦要破灭了。

  哨声一响。堂弟把球传给我。我带球几步,不用说传给常务副总,可是他眼前两三个对手挡着他,他既然想投球。球当然没有投出,直接掉在地上,被对方捡走,人家一个转一个,很快就投了一个两分球。

  就这样45分钟。我以为常务副总下半场不会来了。毕竟年纪在那,肯定跑不动。咱们上场,该拼点实力。

  很遗憾,常务副总又上场。他总结道:“人嘛,失败不要紧,要愈挫愈勇才行。”

  临近终场只有三十分钟,我们与对手比分是6:58。我在场上跑的腿都快断了,每次抢到球,都要传给常务副总。可领导就是投不进,我又抢到球,他大手一挥。我在心里想,是什么让他如此自信?就是那零点五秒,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投了球,一个三分球稳稳地进篮。我看见美女啦啦队终于挥动了手绢。我高兴的开了花。是吧,我不能让人家十几个青春活泼的美女,站在那要打磕睡,那我也太不懂怜得惜玉。

  我感觉我的重任来了……

  第二天上班,经理找我谈话。说我有个人英雄主义,在企业里不允许有个人英雄主义,要有团队协作精神。最后劝离我。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胡胖子当上警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