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胡胖子当上警察
倚窗诗雨2017-03-22 15:183,381

  为了在父母面前显示我是一名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国企优秀员工;是一只在外忍受风寒与饥饿的迷途知返的羔羊;是一个在课堂淘气做小动作被老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进步学生。早晨七点半,我左手拿着一个牛肉包子,右手提着公文包,佯装成焦急的样子抱怨: “爸、妈、姐,您们慢点吃,我上班快迟到了。就不陪您们吃早餐了。”

  为什么现在对王成军突然喊爸,他忽悠我穿西服上班,不是搭进去两套西服吗?重要的是我现在没有工作有些理亏。

  母亲抬起头嗔怪道:“英国女皇每天四点钟起床,为的就是有充裕的时间打扮,然后优雅地吃早餐,你倒好?连走边吃东西,这样对胃不好。”

  其实我没有这么高的心计,主要减少与父母共处的时间,不然一坐下来,他们就轮番轰炸:上班感觉怎么样?公司单身女孩多吗?工作得心顺手吗?工作中与同事关系好吗?领导喜欢你吗?记得多跟领导多说话多沟通听见没有?

  说句实话,这些问题我都想好了答案。可俗话说的好:百密一疏。我怕到时候,我的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弥补。

  就在我开门右腿迈出的刹那间,父亲冷不丁地问:“你这该不是跟我们演戏吧?”

  凛然一惊,时间足足停滞一秒钟。父亲不可能知道我被辞退的消息,堂弟那我再三叮嘱,看来父亲一定是诈我。虽然我只在北京电影学院门前经过了几回,可演戏我也是有一番心得,再说都逼到这个份上了。我心一横,把门又关上,返回坐上餐桌,把脚拿上餐椅,对着母亲说:“妈,您去冰箱给我拿两瓶啤酒,反正快迟到了,要挨领导骂,喝两瓶再说,到时候借着酒胆好好跟领导理论理论。那有八点钟就上班的工作?”

  父亲把筷子一摔,劈头盖脸地骂:“你小子跟我成心作对是不是?给我回去好好上班。”

  我并不是那么好伺候,俗话说的好:请佛容易,送佛难。我对着父亲说:“您可是答应我的,不再赌博了。我就想知道,您现在白天在干什么?”

  父亲瞬间软了下来,他说:“在找工作呀。可工作不好找,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么多大学生工作还没有着落,何况我一个五十多的人?所以这个事你也别着急,我嘛,肯定每天努力找工作。”

  我说:“您这空口无凭。这样吧,每天晚上回来给我写一份详细的行程报告。几点几分离开家,几点几分到某公司应聘,并且留下电话和地址、招聘人姓氏、体貌特征、招聘过程、交流内容。以便我查询。”

  想我这一手下来,就算父亲的想象力丰富的如魔幻作家,也不可能在我面前弄虚作假。何况他没有真实的经历,也写不出让我信服的行程报告。

  父亲歪着脑袋沉默了好一阵,叹了一口气说:“行,我答应你。但是你也得答应我,好好工作。”

  我嬉皮笑脸地说:“那没问题,我还准备奋力向上,过个十年八载的当上公司CEO。”

  开车去卢超的房地产公司,然后到卢超的办公室接着睡回笼觉。

  刚进入梦乡,被卢超叫醒。我拿出手机看时间,刚刚好九点,卢超现在是按时上班。

  卢超瞅了我一眼,骂道:“小露子,你就是一傻B,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开除吗?

  我歪在沙发里,说:“当然知道,抢了领导风头呗。”

  卢超说:“你知道怎么还做?

  我说:“咱不是为公司荣誉?感觉还有点希望不得拼吗?一个那么大的领导不得以大局为重?”

  卢超说:“输球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让领导感觉到他是独一无二的重要性。你却让人家感觉自己是个猪头。”

  沉默了几分钟。

  我说:“卢超,我都来十多分钟了,怎么没有秘书给我泡咖啡?再怎么说我也是客。”

  卢超说:“别说我一个售楼副总,就是我爹堂堂董事长都是自己泡茶。还想有秘书给你泡咖啡,你做梦吧?”

  卢超突然问:“小露子,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

  我说:“当然是再找兼职呗,不然到时还不了车贷,银行又是一个小时一个电话。”

  卢超淡淡地说:“要不来我这卖楼吧?”

  我说:“我才不卖楼。我是外表很流氓,内心很善良的人,不适合卖楼,人家买房的人一看见我肯定扭头就走。但是你不同,你是外表很善良,内心很流氓的人,买房的人根本不了解你,所以经常被你忽悠。”

  卢超哈哈直笑,说:“那你准备找什么样的兼职?”

  我说:“我想唱歌。”

  卢超说:“你现在不是在唱歌吗?怎么还唱歌?”

  我说:“卢超,我想到街头去卖唱,这样就可以唱我们自己的歌。”

  卢超从大班椅上站起来,说:“小露子,你这个想法不错。其实我也想唱咱们自已的歌,咱们俩不谋而合。”

  我说:“那你给卢超和艾微打个电话,看他们怎么说?毕竟这是麻将乐队的追求和信念。”

  卢超打完电话,说:“他们俩等会过来。”

  卢超感叹道:“其实唱我们自己的歌真的好难呀。”卢超沉静一会儿,抬起头来悠悠地说:“你说我们要是不能成名怎么办?”

  成名对于一个歌手很重要。不管是为了成名而唱歌,还是为了成名能继续唱歌。一个歌手,需要得到听从的认可,而成名是检验成功唯一方法。这不像小说家,作品闻名遐迩,作者默默无闻。

  我说:“卢超,我们都是俗人,我们都想红,希望在上万人的体育馆开演唱会,说我们爱慕虚荣也好,说我们真心喜欢唱歌也罢,关键是至少有一批喜欢我们唱歌的粉丝,这是我们的梦想得到了认可。可是年纪越来越大,我突然发觉有些东西并没有那么重要了,成不成名已无所谓,只要让我继续唱着歌弹着吉他就好。一切顺其自然,不在强求。”

  我又说:“我发觉我三十岁了,走到社会上干不了任何事,也不喜欢干任何事,好像跟这个社会脱节了。除了音乐。有很多人认为这是我对音乐的偏执,其实不如说是音乐收留了我。一个流落世间的乞丐,被音乐好心收留,我应该感恩音乐。”

  卢超说:“可是我却有些焦虑,我怕我永远都唱不了歌,你应该理解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我害怕像现在一样整天呆在办公室,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害怕变成老头子那样的人,整天为了利益殚精竭虑。”

  卢超又说:“你就没有觉得命运不公平,明明你努力了,却没有得回报。而有些人拿出很多钱包装一下就能红起来。”

  我说:“命运当然不公平,你看世界上有那么多人还生活在炮火下,而中国边远地区还有多少人生活的不富裕,有很多人还是残疾智障?你不要以为概率很小,我姐就是智障。我们在这苦天喊地抱怨,那我姐还不得抱怨死?可是你看我姐,她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女孩,会为得到一颗糖而高兴半天。”

  突然进来一位警察把我和卢超一惊,我怒视着卢超,该不是这货昨晚祸害良家妇女,别人报警了?卢超也盯着我看,估计也以为我昨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警察追上门。

  “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给我老实点。”警察严厉地冲着我和卢超吼。

  是不是冤枉我了?我仔细回想,我也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肯定是卢超做什么事连累了我。

  我和卢超站了起来。看来得和警察好好解释一下,不能冤枉我,我是良民,大大的良民。

  “呵呵呵呵呵。”警察笑出声,最后还笑的前翻后仰。

  再定睛一看,大爷的是胡胖子。我和卢超上去朝着胡胖子的屁股就是两脚。

  卢超骂道:“胡胖子,你差点把我汗水都给弄出来了。我跟你讲我是没有心脏病史,你可别把他引起来了。对了,你怎么穿上警服呢?是不是偷你爸的?”

  胡胖子说:“你们不知道吧,我现在正式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警察。”

  原来胡胖子在派出所当上了片警。

  我说:“你爹不是不让你当警察吗?想让你进国土局吗?”

  胡胖子说:“我爸拿我没有办法,要么让我去派出所,要不我那也不去。所以我爸妥协。”

  艾微也来到,四个人对街头卖唱一拍即合,不过卢超和胡胖子有工作,偶尔傍晚没有下班,他们只能缺席,不过他们承诺只要有时间就会参加。

  卢超、胡胖子、艾微的乐器放在酒吧,只有我随身带着吉他,我拿出吉他开始练习,几个人开始清唱起来,惹的卢超办公室外边不少员工围观。

  几曲完毕,胡胖子说:“四万的吉他唱原唱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

  对,我手上拿着是一把四万的吉他,它是我省吃俭用外加坑妈买来的。国内著名制琴师打造,背板是欧洲云杉、面板是马达加斯玫瑰木、琴颈是西班牙红松,琴钮是国外进口。肯定有人认为我是炫耀,市场上三百五百的吉他多的是,完全没有必要买如此奢侈的吉他。可我总认为音乐必须要用音质最好的吉他。它虽然昂贵,可是我是虔诚的。它代表着的是我昂贵却纯洁的梦想,如神灵般不容亵渎。

  我摇摇头,说:“不,原唱歌曲完全配得上这把吉他。”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街头卖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