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胡叔叔摆地摊
倚窗诗雨2017-03-25 19:162,748

  傍晚,四个人来到麦城步行街,准备继续在街头卖唱。突然在街对面看到胡叔叔,他镇定自若地坐在小马扎上,对匆匆路人都抱于微笑,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出于原职业需要,胡叔叔从来不苟言笑,不管对谁都是一幅严肃的样子。

  他周围摆放着十来幅山水画和书法。前面摆着一张纸牌:现场书画,一幅五十,最高两百,不属名。

  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个人不想把自己的书画卖到越高越好?这代表着自己书画的水平,价格越高,显而易见作者功底越好。难道多于两百还不卖?最重要的还不属名,这个名其实对书画很重要,同样一幅画,同样一个人,但是属名和不属名完全是两个档次。有很多人并不是冲着书画去的,反而是冲着作者的名气。一本书,作家签名肯定比不签名售卖的快。一张歌手的CD,签名和不签名拿在手上感觉都不一样。

  卢超问胡胖子:“你爸什么时候开始摆摊卖字画呢?”

  胡胖子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

  艾微骂道:“胡胖子,你什么态度?就准许你在街头卖唱?就不许你爸在街头卖字画?”

  胡胖子说:“他这把年纪用的着出来摆摊吗?再说他退休金足够陶冶情操,甚至游山玩水。画画写字完全可以在家,用不着到大街上摆摊卖钱?”

  我说:“胡胖子这很好呀,父子街头卖艺。感觉因为有我们和胡叔叔的存在,让整个麦城充满艺术气息,有点像法国的街头。”

  卢超说:“要不咱们过去跟胡叔叔聊聊?”

  一行人走到胡叔叔面前,显然他早已看见我们。

  我们问胡叔叔好。胡叔叔微笑着答应。

  胡胖子站在路边,不向胡叔叔打招呼 ,胡叔叔也当没有看见胡胖子。这两父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连见了面都不说话。

  一位中年男人蹲在画摊前,让胡叔叔写一幅字。字是行书,一气呵成,如流水般倾斜而下,笔峰流畅。我只看清第一个字似乎像“百”,经过上下字体的比较,才知道应该是“百尺竿头需进一步。”我是一个连正楷体都写不好的人,别说什么其他的字体,所以说根本不知道这幅画的价值。

  字写的很快,不到五分钟就完成,笔墨晾干,便装入画筒。中年男子给胡叔叔小沓百元大钞,胡叔叔没点,从中间抽出两张,其余还回去。中年男子又递回,胡叔叔没接,指了指纸牌,便又端庄坐着不再理会。中年男子只好拿着画筒默默地离开。

  艾微问:“胡叔叔,您的画真漂亮。您怎么给书画价格设定上下限?还不署名?”

  胡叔叔说:“我是国家公职人员,虽然已经退休,但我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有一些群众感恩我的帮助,想在求字画时多给我钱,我现在已经退下来,再说当年只是我工作份内的事,所以超过两百块钱我不要。我感觉我的画就是五十到两百之间。所以说便宜了,我划不来,贵了,顾客亏本。至于署名,我总觉的一幅画还是要看画的质量和意境,至于作者名字,其实并不重要。”

  卢超问:“难道您也有一个画家或者书法家的梦想?”

  胡叔叔淡淡一笑:“到了我这把年纪,写字作画完全只能当作是兴趣爱好,跟专业书法家和画家完全没法比。”

  我忍不住问:“那您为什么还要出来摆摊?您难道还差钱?”

  胡叔叔瞟一眼胡胖子,又迅速收回眼神。说:“其实我想给胡坚强赚点钱,他也三十岁了,马上要结婚,到时候住在一起不方便,他要买房子时我想给他挣个首付。”

  胡坚强是胡胖子的大名。

  胡胖子愤愤地说:“我不要您的钱买房。您收摊回家好好养老去吧?”

  胡叔叔说:“你要不要是一回事,我挣不挣又是一回事。再说你没有结婚,我怎么能安心养老?”

  胡胖子说:“我现在过的很好,完全不用您操心。再说您堂堂一位前公安局长,现在到街头来摆摊成何体统?”

  胡叔叔说:“我并不觉得街头摆摊丢人,我也并不觉得公安局长是多大的一个官。我六十多岁的人,在做自己该做的事。”

  胡胖子说:“您这样只会给我压力,我生活本来好好的。难道您想让满大街的人说我一个败家的儿子坑爹,使前任公安局长上街摆地摊?”

  艾微说:“胡胖子,胡叔叔是为你好,胡叔叔不是想让你以后有更好的生活吗?”

  胡胖子说:“我不需要,他完全可以去过他想要的养老生活,而不是在这里。我不希望他是因为我生活轨迹而改变。”

  胡叔叔说:“你的意思是我这样让你丢人呢?”

  胡胖子理直气壮地说:“对。”

  胡叔叔说:“可你也不是在街头卖唱吗?难道你不是做着的丢人的事?”

  胡胖子说:“不,我和您不一样。因为我是为了梦想,而您是为了钱。”

  在酒吧演唱完,胡胖子死活要请我们喝酒,不去还不行。

  胡胖子喝完几瓶啤酒后,打破沉默说:“你们知道吗?我爸那样的人,一辈子给人做榜样做偶像,像一个英雄存在我们的心中,他做什么都站在人民利益的角度思考,甚至愿意献出生命。那时我特别鄙视他,为什么不就考虑一下自己?后来长大成人,也慢慢开始理解警察这份职业。可是现在你们知道吗?我爸的形象在我眼前瞬间坍塌,在我心目中他不爱钱,一点儿都不爱。所以他捐出很多钱。可是现在老六十多岁了,突然喜欢起钱,在街边摆摊卖字画。其实我知道卖字画不丢人,每个在街头摆摊的人都很努力,只是我不能接受一个不爱钱财的英雄,为什么晚年要去街头摆摊?”

  我劝胡胖子:“胡叔叔不是为给你买房吗?你这样说胡叔叔我可不答应,我爹和胡叔叔差十八个档次,不给我挣钱买房,反而把唯一的房子留给我姐。”

  胡胖子说:“小露子,你根本不懂我。我希望我爸一直是个英雄,而不是一个街头摆摊的人。我都说过无数次,我不要房子,如果结婚后大可以租房子住。”

  艾微说:“胡胖子,我发觉你太较真。再伟大的人也有他平凡的一面。再说你真有点混蛋,胡叔叔如果不是为你,大可以在家养养花、喂喂猫、偶尔作作画,用得着在街上被认识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吗?”

  胡胖子说:“你们根本不懂我。你们知道吗?我第一天到派出所报到,依然看到我爸曾经讲过的语录,我真的很感动和自豪。他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不容许有一丁点瑕疵。现在我成为一名警察,我也希望成为我爸那样的人,可是他晚年为了钱不要形象。”

  卢超说:“胡胖子,你父亲的形象在你心目中就那么重要吗?”

  胡胖子说:“是的,我是因为我爸而当警察。”

  胡胖子从小耳濡目染胡叔叔做人和做事的方式,在一段叛逆的时期,他讨厌当警察的胡叔叔。认为他太较真太傻,后来长大成人,他又感受到警察的无畏和奉献。当他终于当上警察,却发现曾经给他教育成长的人,慢慢变的世俗起来。不再是那个认识的大公无私的“伟人”,也开始变的像普通人一样。他不允许自己的偶像,不顾形象地在大街上摆摊。

  有时候在想是什么让胡叔叔变的非要去街头摆摊。并不是说街头摆摊多么不堪,只是胡叔叔完全有更好的退休生活,去丰富他的精神世界。也许曾经的公安局长也是凡人,为了儿子的生活,他愿意放下官架子,对迎来过往的路人,愿以微笑面对。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艾叔叔被抓进派出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