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撞见卢超父亲
倚窗诗雨2017-03-24 18:213,382

  早上七点被父亲叫起床,说要和我聊聊工作的事情。我梳着三七偏分、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出现在客厅。

  我必须反客为主,老是被父亲问工作的情况,我怕撑不了多久。

  我说:“爸,您找工作的记录给我看看?”

  父亲有所准备,随即给我递过来三四页信纸,洋洋洒洒有好几仟字。字体奇险率意,这字写的不去中学当语文老师真是可惜。

  我一边喝粥,一边看记录。记录写的如游记一般。并且喜欢用形容词。形容路人是婀娜多姿、衣襟褛褴、美如冠玉、虎背熊腰;形容天气是晴空万里、微风拂面、杏花梨雨。时间、人物、地点、地域特征和招聘人物形象都是五花八门,不带一个重样。虽然应聘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可给的婉拒都不一样:年纪大、无纪验、只限女性、回家等通知等等。

  这篇记录我一看就是假的。因为他太完美,而太完美的东西肯定就是假的。我用手机在网上找上面的公司,发现真的存在。看来父亲为了应付我的确下了功夫。

  我把纪录扔给父亲,冷笑道:“您干嘛不去当作家?真是太屈才了,有这么好的文采,我可一直没有看出来。”

  父亲往沙发上一躺:“那是你不了解我,说句实话我真有当作家的潜质。”

  看看?既然还有这样脸皮厚的人。我忍无可忍,冷冷地说:“您告诉我每家公司的联系电话?”

  父亲明显有点不自然,说:“电话我没记。每次联系完后,就直接删了。反正是陌生人,留他们电话干嘛?”

  我跳起来,大声说道:“其实您根本没有找工作,您只是每天出去继续赌博,继续做一个无赖,一个混混。”

  父亲站起来,说:“我没有赌博。工作我找了,可是他们不要我。”

  父亲像是想起什么,说:“对了,你的工作上的事情跟我聊聊?”

  我装模装样看一眼时间,说:“来不及了,今天老总要开早会。”

  母亲说:“把吃餐吃完再走。”

  我只能尽快逃离。说:“妈,您别逗了。我还想当CEO。”

  我没有吃饱,在楼下要了一份武汉热干面打包带走。上班的人太多,挤进去吃碗面都不舒心。驱车前往卢超的公司,卢超还没有来,每次他都是刚刚好九点进办公室。给人一种我是公司优秀的员工,卢超倒是打醋油混日子的。

  我坐在卢超办公室吃着早餐,看着新闻早报。

  卢叔叔走了进来。当时我正埋头吃热干面,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破旧的皮鞋,虽打了鞋油,但跟八十岁的老太太施了胭脂一样满是皱纹,看着总感觉别扭,有一股想呕吐的冲动。我想应该是保安在巡逻,门口的保安是认识我的,全是清一色的年轻帅小伙,我开车进来人家还敬标准的军礼。不是裤兜里只有几个硬币,怕丢人丢到保安那,我差点下车打小费。当我抬起头确认的时候,我的一口热干面吸进去不好,不吸进去也不好。

  卢叔叔在我面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你早,王雨露。”

  我咬断热干面,迅速圄囵的吞下去。

  我站起身来,说:“卢叔叔,您早。”

  我拘谨地站着,卢叔叔一直面露笑容,让我揣摩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卢超和卢叔叔是一家人,并且同一个公司上班,难道他们不是一起上班的吗?我在想是不是找一个理由开溜,像这样呆在一起,我都得犯心脏病外加癫痫。

  卢叔叔说:“你坐,怎么你这么早就来找卢超?”

  我坐在沙发上的一角,说:“卢叔叔,我失业了,为了在我爸面前显示我正在工作,所以我只好很早就出门,但是我又没有地方去,所以就来这里了。”

  卢叔叔叹口气,说:“你说说你干嘛要骗你父亲呢?有工作就有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工作。你们这群孩子个个都不听话,让长辈操碎心。”

  我哑口无言。

  卢叔叔继续说:“做人嘛应该坦诚,连对自己的父亲都不诚实,还想着欺骗他怎么能行?小王,我不是针对你,我就是觉得你们这一群孩子太不让大人省心。”

  我点头,说:“卢叔叔,您教训的是。我以后改。”

  我当然不会改,要是跟父亲交代我被国企开除,我不挨揍才怪。上次没逮着机会,这次不可能轻易地放过我。其实我这也是为父亲好,免得让他陷入不义,因为有一个成语是这么说的:木杖则走。你不相信?不相信算了,反正我也不相信自己有舜这么深明大义。主要是怕抗不住这顿胖揍。

  卢叔叔说:“最近卢超在干什么?”

  我说:“他不是一切都很正常吗?除了上班,晚上就是在酒吧演出。”

  卢叔叔说:“我当然知道这些,我的意思是他现在谈恋爱了吗?”

  卢超何许人也,钻石王老五。身边女人肯定有,但是我不能说有。因为我所理解的女朋友,和卢叔叔认为的女朋友不一样。前者是恋爱关系,后者可以发展成夫妻。何况卢超身边走马观花的姑娘呢?

  我说:“卢超有没有女朋友,我实在不太清楚。要不这事您亲自问他?”

  卢叔叔说:“小王,你可是卢超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实话实说。”

  这不是逼我出卖朋友吗?卢超知道后还不把我五马分尸?

  我这个人说话不会棱模两可,但到了这个份上,我也只好试试:“其实吧,我个人感觉他是有,毕意卢超那么帅的小伙子,没有女朋友别说您不信,就是我都不信。”

  卢叔叔说:“其实我知道他现在的生活,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他装的很像那么一回事。但是在外面我多多少少知道他的生活方式。你说说他为什么就只是玩玩而已,不去想结婚呢?”

  我说:“估计卢超没有挑到合适的吧?”

  卢叔叔说:“我看卢超是还没收心,不想成家立业,想这么一直玩下去。”

  我说:“卢超还年轻,再说有您在他后面保驾护航,他衣食无忧当然可以玩。”

  卢叔叔说:“三十岁的人,也不知道认真上班,学习从商之道。你说要是我不在了,我怎么放心把企业交给他?”

  我说:“卢叔叔您干嘛这么悲观?您年轻,他也年轻,再说卢超需要慢慢成长。您一下子让他天天学习从商之道,他不一定学的进去,毕竟他不喜欢做生意。其实您要是感觉累了,完全可以请职业经理人。”

  卢叔叔说:“哎,也不知道卢超要玩到什么时候?你是卢超最好的朋友,要不你帮我开导一下他?我作为父亲天天说他,他也烦。”

  我说:“卢叔叔,您放心,我劝劝卢超。”

  卢叔叔叹口气离开办公室。

  早上九点,卢超睡眼惺忪地走进办公室。然后在沙发上躺下准备睡觉。

  我说:“卢超,你昨天晚上没有回家吧?”

  卢超无所谓地说:“对呀。这不很正常吗?”

  我说:“你爸刚刚来办公室跟我聊了聊。但是他一直没说你晚上没有回家,而是想从我这里侧面了解你的私生活。最后你爸授命于我批评你,早点找个踏实的姑娘结婚生子,别整天朝三暮四,好好工作,尽快接你爸的班,让你爸颐养天年。”

  卢超爬起来,说:“小露子,我发觉你批评人真是不含糊,俗话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怎么不找个姑娘结婚生孩子?”

  我说:“卢超,你大爷的,我倒是想呀,关键是我一个人生得出来吗?可你不同,你找个人结婚还不是点点头的事?”

  卢超坐起身来,说:“那你跟老头子说什么啦?”

  我说:“我能说什么,无非是说不知道你在外面有没有女朋友,你还年轻,不太想到公司上班的这些。”

  卢超说:“你当老头子不知道我晚上去干嘛了?关键是他不好意思管我。再说我还没有说他呢?”

  我说:“你说你爸什么?”

  卢超说:“谁叫老头子不让我好好唱歌,我非要跟着他对着干,再说天天上班枯燥无味,当然要花天酒地,寻找激情。人嘛应该懂得享受,光知道赚钱怎么能行?”

  中国的父子关系复杂。父子既是生命的延续,也是相对立的男人关系。说的严重一些,就是敌人。两个人中间横亘着二三十年的岁月洪流,所经过的事物和时代都不同。父亲站在河这边,儿女站在河那边,都期盼说服对方,改变对方,最后漂洋过海来到自己身边。各自都认为自己走的是正确的道路,显然父亲认为自己的路是经过时间的考验走出来。而儿女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走过的路,感觉老套、守旧、庸俗,肯定想另辟道路,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两代人的差距太大,我们总认为自己是卧底,当起玩世不恭的古惑仔,我们戴上耳钉,留着长发,露出纹身。而父亲是那位忠厚善良的老警察。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纠缠你,让你立刀成佛,卷起裤脚上岸,走上娶妻再生个大胖小子的正路。我们一脸的冷笑与不屑,因为我们还有一件关于“梦想”的案件末破,我们还要桀骜不驯地生活。

  有时候很难说父亲究竟对的,还是我们一直坚持是正确的。一切留给时间,人只有慢慢成长才会发觉自己刚愎自用。

  父子之间,孰是孰非?已经显的并没有那么重要,就看谁先妥协。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胡叔叔摆地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