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冲突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501

  车在路上,我被夹在KO和OK中间,风景如画,无心观看,心乱如麻,闭上眼,一会儿是二叔和爷爷的事儿,一会儿是墓穴里的种种,一会儿又是花儿的音容笑貌。

  昏昏沉沉,我想我是晕车了,不对!我从不晕车,我想吐,我捂住嘴,胃里翻江倒海,KO一个急刹车,我打开车门,吐了个干干净净,一口水灌下,刚刚咽下,又开始了狂吐不止。

  关上车门的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很陌生,整个家族很陌生,整个西域很陌生。

  车依然停在了奇台,我没有跟他们吃晚饭,回了房间,我想洗澡,我想洗去所有的烦恼,我闷在水里,世界仿佛安静了,家族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认识的爷爷难道与我想的不一样吗?不!不可能的!

  我猛地从水中坐了起来,抹掉脸上的水珠儿,一切一定有一个解释!

  到了独山,我没有直接回家,先是给二叔打了个电话,他没接,我径直去了叔叔家,却发现二叔和叔叔正在争吵,我压住心头的种种疑问,在旁边看着,叔叔头也没抬,说道:“不可能!用我的东西做这样的事儿,亏你想的出来!”

  二叔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说:“以前不是有人管运输嘛!现在没了!那我不得想想办法!我告诉你,这一趟,至少可以赚三十万!就用一回怎么了,那宝贝大,用车不安全!放你棺材里,我分你十万!已经够意思了!”

  叔叔手里的刻刀正在一块硬木上用力地刻画着,二叔等了半天,也没见叔叔说话,着急地问了句:“你倒是给个说法啊!”

  叔叔手里的刻刀停了一下,说道:“不可能!”

  二叔一咬牙,说道:“十五万!可以了吧!十五万!”

  叔叔这次手也没停,说道:“不可能!咱爸走的时候,说的很明白!不能做与挖坟有关的任何事情!我做了就是对不起他!”

  二叔呼地站了起来,一脚将屁股下的椅子踢飞,说道:“得得!你高尚!你孝顺!那你告诉我,我能干什么?我还会什么?!我不倒腾一下这些宝贝,我还能干啥?”

  叔叔说:“你的饭馆不是在嘛!珉儿不是回来了嘛!你向他多学习学习!做大一些不是很好嘛!”

  二叔怒极反笑,说:“好好!你等着,你看我没有你们,我能不能做成!渠道我自己找!”

  说罢,气呼呼地出去了,我急忙赶上去,拉住二叔,问道:“二叔!我这有事儿找你!”

  二叔似乎余气未消,怒道:“一边去!我没空!”

  说罢,一脚油门,车已经跑出去好远。

  我感觉我已经快到了爆发的边缘,我进了叔叔的店铺门,没好气地将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一屁股坐下。

  叔叔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埋下头继续刻了起来,大猫不知从何处跑来,用身子蹭了蹭我就安静地卧在了我的身边。屋里有一股好闻的木材味儿混杂着若有若无的香料味儿。

  一瞬间,我感觉很委屈,像被人抢了糖的孩子,我掏出一支烟,默默地点上,泪水顺着脸庞无声地滑落,叔叔听到了我的哽咽,抬起头,看了看我,说:“恩?怎么了?还流起猫尿了!”

  我不做声,也不抬头,好一会儿,我感觉舒服一些,抹了一把脸,抬起头,说道:“叔叔!我问你几个事儿!你能回答我吗?”

  叔叔依然埋在一堆木板中,嗯了一声,突然之间,我好像又不知从何开始,好半天,我说了句:“你觉得爷爷这么多年来,做的是对的吗?”

  叔叔那边刻刀的声音停了,停了好半天,又开始刻了起来,他没有回答我,反而问了我一句:“你觉得呢?”

  我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

  叔叔那边没有了声音,我接着又问:“那如果我继续做,错了吗?”

  叔叔直接回答我,说:“错了!”

  我站起身,说:“或许吧!但是我就想要一个答案!”

  说罢,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回到家,洗漱了一番,把自己丢在了床上,我躲在被子里不停地发抖,这一觉起来,我感冒了,浑身酸痛,呼吸不顺畅,走路轻飘飘的,我胡乱吃了些药片。坐在书桌前,将前前后后,所有的信息写了下来,我记得美国中情局的一种解决难题的办法叫做毛线卡片法,就是将已知的线索全部写在卡片上,如果发现其中的联系就用毛线搭桥,直至解开所有的谜题,我也这么做,我将已经所有的信息全部写在了纸上,贴到了墙上。

  老爸回来看到我,裹着个被子盯着墙上那些卡片,问我在做什么,我没有回答,依然在思考着。

  我给二叔留了言,但在这之前我给小舅挂了个电话问了一些事儿,我要二叔看到给我回复,并着重说了我感冒了,是因为挖坟挖的。我相信他会感兴趣的。

  傍晚时分,二叔果然来了,他提了一兜子梨子,给了我妈,寒暄了一番,就进了我的屋里,我一见是他,急忙换上衣服,叫着二叔往外走,我的举动惊了全家人,我淡淡地说:“我要跟二叔出去吃点东西!突然有胃口了!”

  二叔何等聪明,马上附和了起来,上了二叔的车,二叔问我:“想去哪儿吃?”

  我说:“往卡子山开!”

  二叔看了我一会儿说:“这么冷,你是重感冒吗?山上冷!”

  我笑了笑,说:“开吧!我没事儿!”

  二叔也不再迟疑,一脚油门往卡子山开去,路过牧区,我实在是全身无力,说道:“停在牧区边上吧!”

  二叔皱皱眉,说道:“珉儿,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车停下了,我咳嗽了几声,拿出一支烟,点着,抽了一口,又剧烈地咳嗽起来,二叔拿过我的烟,掐灭,说道:“你这是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儿啊?娃儿!到哪儿挖坟去了?”

  好一会儿,我感觉舒服些了,靠在椅背上,说道:“二叔,问你几个事儿,你要说实话,现在我们对着的方向就是爷爷的坟的方向,我要你保证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在爷爷面前发誓,说的不是假话!”

  二叔像看外星人一样,说道:“你脑子烧坏了吗?我有骗过你吗?你说吧,什么事儿,神秘兮兮的!”

  我说道:“你的人有多少?”

  二叔眉毛一挑,愣住了,我又逼问道:“你的人有多少?”

  二叔看着我,说:“什么我的人!”

  我说:“就是爷爷每次挖完的坟,你跟着去捡漏子的人有多少?”

  二叔像被踩着了尾巴,说道:“我哪有什么人,你想说什么?”

  我盯着他,说道:“银天养,你对着爷爷的坟,你敢不敢认真诚实地回答我,你没有这样一帮人,你的回答,我就当真了!”

  二叔皱着眉,看着我,半晌说道:“有三个!”

  我又问道:“爷爷知道吗?”

  二叔没有看我,把自己丢在了椅背上,看着远山,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有一次他差点抓到我的人,要不是我提前知道了信儿。”

  我怒极反笑,说道:“好样的!银天养!你大爷的!你毁了爷爷这么多年来在道上的声誉!”

  二叔侧过脸,说道:“你不懂!”

  我坐直了身体,盯着他,说道:“我不懂?!你懂?你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戳我们家的脊梁骨,说爷爷什么吗?!”

  二叔怒了,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咆哮道:“谁!哪个王八蛋说我?!我干死他!”

  我冷笑一声,说道:“二叔,你大爷的!”

  说罢,我就昏了过去,这次昏迷至少我是放心的昏死过去的,因为至少爷爷并不是他们说的没有原则的盗墓贼。这一刻,我有了片刻的宁静。

  我清醒过来时,发现我在医院,我感觉喉咙火辣辣的,我看到的第一个设备居然是打氧机,我再仔细一看,我竟然是在医院ICU重症病房,我脑袋很痛,我动了动手指。门被打开了,一个大夫走了进来,他翻开我的眼睛看了看,温和地说:“你能听清楚我的话吗?”

  我咽了一口口水,说:“我怎么了?”

  大夫点点头,比出三个指头,说:“你能看到我几个指头吗?”

  我说:“三个!”

  大夫摸了摸我的额头,看了看数据,说:“恩!你现在需要静养,一周之内,留院观察!不要吃辛辣,只能喝粥!”

  我皱皱眉,问大夫:“我不是感冒吗?怎么需要在医院这么久?”

  大夫似乎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知道这个病房是重症病房吗?你中毒昏迷到现在已经超过48小时了!要是感冒还用到这儿吗?!”

  我听完,大吃一惊,中毒?!我怎么可能中毒?!我明白大夫不会说谎,只是我怎么会中毒?如果是这样,那么肖文杰是不是也中毒了?

  我想挣扎着坐起来,妈妈进来了,看到我醒了,顿时大哭了起来,老爸也进来了,阴沉着脸儿,叔叔、二叔都来了,均是皱着眉,我倒是安慰了他们几句。

  我对父母说:“爸妈,能不能让我和叔叔、二叔单独待会儿。”

  老爸楞了一下,说道:“你不会去挖坟去了吧?”

  我笑了笑,说道:“放心啦!我懂分寸,只是确认一些过去的事儿!”

  爸妈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叔叔和二叔,出去了。

  我清清喉咙,说道:“叔叔、二叔,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这个事儿涉及到祖师爷的事儿!”

  叔叔眼前一亮,说道:“谁?哪个祖师爷?唐老爷?!”

  我点点头,接着说道:“有水吗?”

  二叔忙递给我,我喝了一口,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爷爷的师傅的话,就是他!关于这个,你们都知道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