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鬼脸纹身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522

  肖文杰接下来的话,让我全身一震,说道:“你应该知道千爷、鬼爷、银三爷、尹四爷、唐爷的一些过去吧,他们有个共同的祖师爷,你想不想知道他们当年发生了什么?”

  我眉头一皱,夺路而逃的心一放,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年大爷爷带来的人中有没有此人,我确定没有此人,此人到底什么来历。

  我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这话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他拿起茶杯,吸吸呼呼地溜着茶,然后很享受地放下了茶杯,说道:“哎!这才对嘛!我就是喜欢有问题的人。”

  他接着说道:“我还知道很多,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接着说:“当年千爷初到澳门,一直有记笔记的习惯,在他看来这些都是陈年旧账,每一笔记下,以后慢慢要来还!而且平时他也很喜欢跟我说这些,说我长得像他死去的儿子。”

  我眉头紧锁,隐约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他淡淡地说:“我跟着千爷已经二十多年了,我是他的义子,生意上很多事儿都是我在打理。”

  我眼前一亮,他又给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想了想,慢慢地走上前去,坐了下来,他笑着说:“这是极品铁观音,是你们的少女用嘴一片片含下来,炒干的!”

  我看了一眼茶,说道:“你说着国语,难道你不是国人?!”

  肖文杰愣了一下,马上回过味,说道:“哈!我是国人,哈!我们今天不谈政治!谈生意!”

  “生意?是不是我想知道你说的这些信息,就必须拿东西换?”

  肖文杰拿着茶杯的手在空中停了一下,说道:“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

  我站起身,笑了笑,说道:“对不起!我对做生意一向没什么兴趣!你说的这些在我爷爷死后,都葬在了土里,我不想知道!告辞!”

  他并未阻拦我,看着我到了门口,我冲那两个大汉,淡淡地说道:“滚开!”

  两个大汉动也未动,只听身后,说道:“我还有花儿的过去,你想不想知道?”

  我愣住了,慢慢地转过身,我心中已是波涛翻滚,一个健步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他的浴袍,将他提了起来,吼道:“你都知道什么?她在哪里?”

  我知道身后两人已经朝我身后扑了过来,我一手抄起那滚烫的茶壶,往身后两人一丢,又将夹茶器的尖顶在了他的咽喉。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肖文杰摆手阻止了两人过来,仰着头盯着我,说:“我要是死了,你想知道的又有谁会告诉你!”

  我怒火中烧地盯着他,他挑挑眉,说道:“不如我们安心地喝茶,让这么尴尬的情节缓和一下,如何?”

  我慢慢地放下手,他依然给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抬起头看着那两个满身茶叶的大汉,他们居然没有擦掉,手却从怀里慢慢地抽了回来,枪?!匕首?!

  他们的行动太专业了,雇佣兵?!没错!一定是雇佣兵!

  肖文杰被我扯开的浴袍就那么显着,我才注意到他的左胸部有一个纹身,赫然是一张鬼脸的造型,这个造型与我爷爷发出的鬼令封皮上一般无二。

  肖文杰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在看他的纹身,他淡淡一笑,将浴袍拉上。

  他说道:“我这次来西域,有很多事儿要办,总的概括为一点,我要盗墓!”

  这个答案在我意料之中,此时两个大汉将茶壶捡起拿去洗完,又添了热水恭恭敬敬地端了过来,从他们的眼神中我看出对我的杀气。

  肖文杰又开始泡茶,我说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肖文杰说:“我需要你做向导,我只能指明大概位置有墓,而你要做的就是找打墓的具体位置。”

  我想了想,说:“可以!但是你要先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肖文杰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好歹也是鬼爷的孙子,怎么想问题如此单纯?我全给你了,你拍屁股走人,当我傻吗?”

  我没有吭声,想了想,拿起桌上的茶杯,正要喝,手却被肖文杰一把抓住,茶汁倒了一手,我盯着他,他却从我手里拿过茶杯,说道:“茶冷了,喝点热的!”

  我似乎看明白了这个举动,就是告诉我,他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也可以拿走我想要的。

  我说:“那我帮你找到坟,你拿走了东西,不给我我想要的,当我傻吗?”

  肖文杰笑道:“很简单,每次完成一笔,我给你一部分消息,一直到我觉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全部给你!”

  我想了想,说:“好!我要知道花儿那部分的事!”

  肖文杰却笑了,说道:“那不可能!那一部分是我手里最值钱的消息,全部事情结束后,我才会给你!”

  我看着他递过来的茶杯,想了想,轻轻接过,抿了一口茶,茶杯带着铁观音的浓香,滚烫的茶汁划过嘴唇,淡苦味儿在唇齿间流转,我说道:“我觉得你打算找什么东西吧,如果是挖坟,你大可以找内地的高手来,但是你却找到了我!那就说明你在找什么东西!”

  肖文杰一愣,竟然鼓起掌来,他说道:“不愧是鬼爷看重的孙儿,果然瞒不了你!”

  我并不觉得他的赞美是真心的,“我要找一柄权杖!这把权杖很重要!”

  我忙问道:“什么权杖?”

  肖文杰说:“如果答应帮我,那么这些迟早要告诉你!”

  我盯着他的眼睛,半晌说道:“行!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三个条件,如果做不到,我不答应!”

  肖文杰听到前半句的时候,眼睛精光一闪,听到后半句闪现的精光硬生生地收了回去,他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哦?说说看!”

  我想了想说:“第一、所有的规矩按我说的来;出四存六,也就是只取四成;第二、一路上全部听我的,否则,我马上退出,你还必须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第三、不得与我家族任何一个成员为敌,如果威胁到我家族安全,必须以我家族利益为主;恩!就这么多!”

  肖文杰沉吟半晌,说道:“我的珉儿兄弟啊!这又有何难?!只是你说的第二条,我可能也有自己的一些专家,咱商量着来,可以吧?”

  我想了想,看着他,说:“可以!但是大局我来定!”

  肖文杰站起身,捂了捂浴袍,说道:“哈哈!同意!我完全百分之一千的保证,没有问题!”

  边说边打开酒柜,取出两个酒杯,又冲还在床上妩媚侧卧的碧眼天使们招了招手,说道:“哈哈!为我们将来的合作愉快干杯!今晚我们彻夜狂欢,这两个可是我专门从澳门带来的美人儿,要是喜欢,今后就留在你身边!兄弟啊,你看如何?”

  说话间,两个碧眼天使低眉浅笑地来到了我身边,柔若无骨地搭在了我的身上,我一挥手打开了她们顺着我身上挑逗的手臂,推开两人,举起茶杯,一饮而尽,说道:“我喝不来洋酒,对这俩美人儿也消受不起,明天我希望看到你的计划,目的地,人数还有我要的第一份资料。”

  说罢,走到门口,瞪着门口两个大汉,拿过柜子上的手机。临出门,还撞了撞身上茶叶最多的那人的肩。

  关门的一瞬间,我听到屋里又传出了欢乐的声音。

  这一晚,我失眠了,我在自责和内疚中度过。我自责自己已经金盆洗手,如今却一直对以前念念不忘。是渴望?是不舍?还是希望能找到关于花儿的蛛丝马迹?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第二天,正好是我轮休,我斗争了一夜,想了很多,要不要给叔叔或者二叔说一声,要不要给尹三爷说一声,要不要给大爷爷说一声,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此时却发现我有多么的无助。

  电话铃声把昏昏欲睡的我吵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肖文杰的声音,“珉儿啊?我可是很有契约精神的,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要不你来我这里,我们谈一下具体细节吧!”

  挂了电话,准备去洗个澡,手下意识地在胸前握了一下,才想起那块玉佩已经跟随爷爷深埋到了地下。

  我苦笑一声,胡乱地冲了冲,赶到了总统套房。

  一进门,发现又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又瘦又小,四十岁上下,但是我从他的动作看得出他绝对不简单,因为我进门的时候,他是第一个发现我进来的。酒店的地面上有地毯,门是无声门,这样都能注意到我,代表想悄然近此人的身几乎不可能。另一人是个比之前那两个“门神”还要魁梧的外籍男子,他留着一脸络腮胡,三十五岁上下,胳膊几乎等同于我大腿粗细,手里拿着一瓶洋酒,似乎喝了一大半。

  肖文杰一见到我,以一种很滑稽的步伐晃到我跟前,对众人说:“来来!各位!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行动顾问珉儿!珉儿,这位是阮勇候,越南特工部队退役。这位是俄罗斯野外生存专家,维克多,也是部队里下来的哦,哈!另两位你昨天见过了,我在澳门就跟着我的,一个叫OK,一个叫KO!”

  我淡淡地冲众人一点头,转头看向肖文杰,说道:“我要先看我要的东西!”

  肖文杰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对我笑着说:“在里屋,自己去看吧!”

  我径直走向里屋,一打开门,就发现那两个外国美女玉体横陈,百般妖娆地盯着我,手里拿着两片纸。

  我赶紧关上门,冲肖文杰说道:“让她们滚出去!”

  肖文杰似乎并不打算这么做,说道:“珉儿兄弟,咱们好歹也算师出同门,你看我对女士多温柔,她们又不吃人,你要的东西就在那里,拿不到可别怪我呦!小小提醒,她们可是很厉害的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