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祖师爷的秘密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267

  我不知为何,与肖文杰说话,总有一股子怒火。我顺手将另一间房的床单拿在手里,走了进去,因为刚才进屋扫的那一眼,根本没有发现女人的衣服,我将床单丢在她们面前,用英语说道:“把东西留下,请你们出去!”

  其中一个性感美女将手里的纸片一角含在嘴里,指尖顺着嘴角慢慢滑过脖子,滑过胸前,滑过平坦的腹部,另一个在一旁玩味地上下晃动着纤细的小腿。

  我大怒,一个箭步冲上去,正待我要扣住她的手时,没想到,在一旁的看似玩味的女人却突然用双腿缠绕住我的脖子,并向前用力,我淬不及防,摔倒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我怒气再次涌上,双手正要用力挣脱,背部突然被一阵大力击中,正要爬起的我再次摔倒在相同的地方。

  糟糕,大意了!这两个外国美女的来路也不简单!这几个连贯动作表明她们不是一般的声色犬马场里出来的女子,这个肖文杰我是越来越不能小看了。

  但我手里的动作未停,换掌为拳,狠狠地砸向身下,借力转身。身下的外国美女也是反应异常迅速,知道我有所动作,更是抢先一步,从床上跳了下去,而另一个则快速将双脚一缩同时用力一蹬,正中我胸口,将我一骨碌从床上蹬了下去,幸好地上是厚厚的地毯。

  我揉了揉被踢中的部位,站起身,而那两个美女此时已会和到了一处,依然妩媚地做着挑逗的动作。

  我暗骂一句,默默地挪动到床头,将两个羽绒枕头拿起,将枕套取下,两个外国女人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动作。

  我将枕套缠在手上,扬了扬手说了句:“我从不打女人!我怕伤着你们!”

  说时迟那是快,我双手一发力,将一个羽绒枕扯开,狠狠地往两人头顶一扬,顿时整个房间飘的到处是羽绒,同时,我猛地抄起床头的钢化玻璃的烟灰缸,再朝床上一滚,到了两人所站之处,大力地甩出,一声痛苦地惨叫从一个女子嘴里发出,我紧接着张开双手往另一个女人身上狠狠撞去,此女人在听到同伴惨叫的同时分了神,尽管她一只脚已经往后撤了一步,但是一个男人的力量又岂是一个女人所能硬接的,我与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而这时,门开了,肖文杰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说道:“哎呀!珉儿你不是一般的会玩啊!从床上玩到了地上!啧啧!你看看这一屋子羽毛!”

  我二话不说,爬起来,捡起掉在地上的两张纸片,肖文杰倒是很有绅士风度地走到两女身边,扶了起来,用英语说道:“你们好美!这羽毛很配你们,就好像你们从天堂走来,背后的翅膀化为了这满地的羽毛!”

  两个洋妞儿似乎痛苦难忍,扶着痛处,半耷着身子,冲我瞪着眼,肖文杰玩味地看着我,一边帮着两人揉着痛处,一边对我说:“哎呀呀!怜香惜玉哦!好歹人家可是女子特训营出来的。”

  我一边看着纸片,一边说:“她们打法很致命,如果近距离对抗,输的一定是我!”

  正待我话音未落,我发现两张纸片上居然写着同一句话:“你要的在电脑里!”

  顿时,我有种被耍的感觉!我怒道:“你什么意思?!”

  肖文杰却又搂住了两个洋妞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珉儿,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昨天我跟我的两个宝贝儿说你不食人间烟火,她们不相信,说要小试一下你,没想到,你这么辣手,哎!怪我咯!”

  但是三人却笑得更欢了,我呼了一口气,说:“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玩笑,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说罢,走到电脑前,电脑没关,我看到一个文档是打开的,我仔细地看了起来,是一张截图,照片拍的很清晰,而截图是一张纸片,从截图上看,纸片很残旧,纸张应该是马纸,这纸保存到现在实属不易,上面用毛笔书写的,只有几个字----我从哪里来?我是谁?为什么是我身上。

  我一推电脑,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文杰淡淡地说:“你应该不知道祖师爷的事儿吧?要不你不会这么说!”

  我没有说话,眉头紧锁,肖文杰接着说:“我帮着千爷整理东西,发现的这张纸,当年正好上演成龙的《我是谁》!我笑着问千爷是不是打算找成龙来拍电影,他说那是他师父写的,保存下来就是个纪念!”

  我点开浏览器,查了一下《我是谁》哪年拍的,1998年,看来这张纸片年份是在1998年之前。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上面的字是什么意思?”

  肖文杰说:“祖师爷是老西域人了,他族里在西域可以追溯到清朝时期了,只是祖师爷的父母带着他不知怎么地从你们西域的南部跑到了北部,祖师爷的父亲死前告诉他,其实他们是逃出来的,并告诉他千万不要追查自己家的过去,而祖师爷的本事也是跟他父亲学来的。但是后来祖师爷的遭遇很凄惨,也让他下决心要追查自己的过去。”

  从肖文杰的脸上看不出是在说谎,肖文杰接着说:“今天的消息就透露到这里,但是可以再告诉你一点,祖师爷追查到线索在一柄权杖上!”

  我皱皱眉,想了想,满脸戏谑地说道:“权杖?西域能出权杖的朝代也就是那么几个,而几乎都老得成渣渣了,能保存下来的上面说出祖师爷的秘密的几率你告诉我有多大?”

  肖文杰说道:“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但是这点上面我没必要骗你!据我的本事,我还真找到了一处!只是嘛,我只能找到大概位置,具体就得靠你了!”

  我没有做声,肖文杰接着道:“我打算今天就去,你可以准备了!”

  我说:“哪有那么着急,这样我来不及请假,而且装备需要时间准备!”

  肖文杰说:“这个假我已经帮你搞定了,我住总统套房!需要个导游!而我向你们酒店提出要你!他们怎么会得罪我!”

  我愣了一下,他做事很缜密,几乎是我这几年来在挖坟行业里见到的最可怕的人,甚至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亚于我的第一位师傅耗子哥,不不!从某些角度来说比耗子哥还要可怕。

  我抿了抿有点发干的嘴,说道:“装备!我要时间!”

  肖文杰在洋妞儿的臀部用力地揉捏着,另一支手卡着一个洋妞儿的脖子,脸凑在她的脖子上贪婪地吮吻着,懒懒地说:“我早准备好了,不过不要指望我用你们的那些不入流的装备,我吃不来肉干,也穿不来潜水服,更吃不惯你们的馕饼子,我可不想我的两个宝贝在外面受委屈!”

  这句话让我吃惊异常,他竟然知道我们家族这么多秘密,我说:“看来大爷爷教了你不少嘛!”

  肖文杰说道:“我准备了很久的!兄~弟~”

  我眉头慢慢展开,说道:“对不起!按我的办法来,如果一旦被警察追上,你这一背包的东西,可是解释不过去的!”

  肖文杰更是无所谓地推开两个洋妞儿,要她们穿好衣服,两个洋妞儿就这么大模大样地出了门,客厅传来了一阵口哨声。

  肖文杰拿起一瓶红酒,在高脚杯中倒了一点,用手晃了晃,盯着杯壁看了看,很满意地喝了一小口,说道:“兄~弟~!时代不一样啦,鬼爷那一套早就落伍了!”

  说着将一堆证件从房间的一个小行李里取出,丢在桌子上,紧接着说道:“我通过美国鸟类学家协会和澳门珍惜动物保护协会弄了很多证件,货真价实的证!我这一趟可是以拍摄为目的来的,我带的装备都经过伪装,相信我,比美式装备好很多!我其中一部分关键设备是通过设计师重新设计定制出来的!”

  他一番话,尽让我有些哑口无言,我说:“我要看装备!”

  肖文杰一口干完,说道:“没问题!”

  车开到了郊区,我看了肖文杰的装备,的确很优良,不光有热感夜视望远镜,还有迷你型地下五十米金属探测器,防护服也被伪装成迷彩色,挖掘工具伪装成照相机支架,很多东西尽然藏在备用轮胎中,绳索更是厉害,不但中心是合金铜丝,而且还可以拆成两股,我好像记得在哪本杂志上看过这玩意是申请过专利的。

  肖文杰看我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从车后座拿出一套衣服,说:“这套衣服你的!同样的衣服,这一套每人有三套。”

  我接过一看,是一套防寒服,我记得好像当年去二叔的那个餐馆的小仓库里看到过,但是质地好像不一样,这一套更加厚实一些,而且还可以挂一个水袋。

  我没有言语,上了车,让这一切开始吧!亦或者是结束!

  车在路上,景色依然是那个景色,肖文杰很专业,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去哪儿,一共两辆悍马,过收费站的时候,不少人从车里伸出脑袋侧目,我不喜欢这么大张旗鼓,但是肖文杰似乎很满足。开车的是维克多,我坐在副驾,肖文杰带着两个洋妞儿坐在后排,剩下的人坐在另一辆悍马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