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莫老头儿的本事
玉松鼠20162020-05-19 21:283,506

  我转头对肖文杰说道:“放毒的人应该不是他们!”

  肖文杰倒不反对,说道:“哼!我知道!这个水平下毒还能让我无法察觉,我还不如回澳门打牌去!”

  我说:“你们走吧!再跟上来,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肖文杰看看我,说:“放了他们你会后悔的!不如在这里一劳永逸!”

  我看出了他眼中的杀机,但是我还是不同意,我淡淡地说了句:“我们是来求真相,不是来杀人的!”

  然后转过身说道:“快滚!再跟着我们,我也会下杀手的!”

  肖文杰倒是直截了当地说:“不用了!你们留在这儿,我们先走!KO!把车废了!”

  KO似乎没杀上人,感觉有些松散,直接走上去,用刀噗噗噗地将黑色轿车的轮胎全部扎爆。见肖文杰已经上车,也自顾自地走向身后的悍马,我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四个人,一言不发地走向了车里。

  这时,于小龙说了句:“珉儿兄弟!我能跟你再说一句话吗?”

  我停了下来,回头望向他,他依然不敢起来,说道:“我的老大应该不会放弃的!另外盯着你们的好像还有人!”

  我大吃一惊,盯着他,说道:“谁还盯着我?”

  于小龙说:“那天你露面的时候,我们跟到酒店,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我们发现一个乌鲁木齐的牌号的现代越野在你们后面,我们以为是你们的人,后来那人开车一直停在酒店一侧就没开过来,我们怕暴露也就没有跟下去。”

  我几步走到他跟前,一把拉住他,问道:“那人是男是女?”

  于小龙吃惊异常,说道:“我…。。我没看清楚,距离太远!”

  心头一丝失望让我一时间出神。

  我松开手,望着不远处那条国道,这个人应该就是给我手机之人,可是你到底是谁?是花儿吗?为什么不见我呢?

  二叔的车打响了喇叭,我回过神,上了车,直到我们走,于小龙四人依然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二叔说道:“哎呀!这个肖文杰挺狠的啊!张张嘴就要杀四个人,真是澳门有这么混乱吗?杀个人跟说笑话一样?不会是纸老虎吧?”

  歹猫在后排凑上来说:“天养哥,我看不像,那个姓肖的背后有枪!”

  我没心思听他们咧咧,还在寻思这个帮我的人会是谁。还有为何让我小心莫老头儿,从信息看发信息之人并不知道莫老头儿来历,他到底哪里需要小心。

  或许这次跟踪事件的发生,一路上没有停,我感觉车开了好久,从大清早一直到了傍晚,我们三人轮流开车,我有点佩服维克多起来,他的车里有肖文杰和莫老头儿,这两人没有开过车,一个人开了十个小时车,除了停车撒尿,精神头跟打了鸡血一般,我身后的那辆悍马上KO和OK倒是经常换着开。

  因为倒腾着开车,一直没有休息好,天色渐暗时分,我们吃了点东西,二叔可能自己倒腾过美国行军餐,吃着肖文杰的食品,赞不绝口。我没胃口,浑浑噩噩间睡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手表,居然睡了一个多小时。

  车外悍马的大灯全部打亮,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的草稞子味儿浓郁,蚊子多到吓人,不时撞在脸上,巴掌拍在脸上,蚊虫已经跑得没影儿了,KO和OK似乎十分讨厌蚊虫,随时都能听见他们巴掌拍在自己身上发出粗壮的啪啪声。

  莫老头儿说话了,他似笑非笑地说:“今晚得委屈大家了,墓穴应该就在附近,一会儿我来处理蚊子!”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我适应了黑暗,我隐约感觉远处有黑色的山峰,不高,对面应该有水泡子,要不不会这么多蚊子,脚下草皮较软,应该雨水不错,我琢磨不透肖文杰和莫老头儿怎么会把宿营地选在这里,如果下午在路过的小城休息,或许明天赶来也未尝不可。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二叔也准备了家伙事儿,和歹猫忙的不可开交,我和肖文杰好像是最闲的,我盯着莫老头儿,只见他从悍马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手提箱,这箱子不大,他从中取出两个瓶子,将一个粉末和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混合,又倒入一个纯净水瓶子,合上瓶盖,用力搅拌起来,我看到了那瓶液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莫老头儿先在火堆旁边倒了一些,又拿着瓶子沿着帐篷各倒了一圈,再走到车边,往车前后倒了一些,还剩一些,他见篝火已经起来,走上去,直接将剩下的全部倒入了火中。顿时,火焰噼噼啪啪作响。下一刻,空气中突然多了一种令人作呕的味道,而且似乎全身都占上了这个味道,连肖文杰也忍不住上前询问莫老头儿,莫老头儿淡淡地说:“一会儿适应了就好!”

  这个味道儿让众人都没什么胃口吃饭,但是蚊虫却奇迹般的无影无踪,我看到甚至连地上的蚂蚁都在逃离这片区域,我将几只蚂蚁丢在了他洒过红色液体的地方,不到一分钟躺倒不动了。我试着往帐篷不远处走去,耳边依然有不少蚊虫叮叮作响,却没有一只落在我身上,因为太暗,我实在也看不出个因为所以然,走到了帐篷跟前,或许这味儿影响到了大家的心情,也或许太累,都进了帐篷里没了动静。

  我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我点了一支烟,靠近火堆儿,我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味道,再加上刚睡起来,没有倦意,拿出叔叔带的马肠子放在火边加热。

  肖文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说道:“哎呀!着过一次道儿还敢吃烤制食品?!”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西域有句话叫做该死的孩子小鸡鸡朝天!怕死的娃儿死得早!不知道你能体会不?”

  肖文杰将一把折椅也放在了篝火边,手里正拿着一块面包安心地抹着果酱,也看着我翻来覆去把马肠子烤得外焦里嫩,一会儿马肠子好了,我掏出英吉沙划了一块,笑着看着他,说道:“敢不敢尝尝?”

  他愣了一下,犹豫之色一闪而过,倒也大方地接了过来,说道:“吃个香肠有什么不敢!”

  他煞有介事地接了过去,咬了一小口,砸吧砸吧嘴,眉头一皱,吐了出来,说道:“我吃不了辣的!哎呀!你们的香肠这个味儿在国外卖不出去啊!”

  我心里当然跟明镜似得,他这是怕中毒,我并不打理他,笑着咬了一大口,啃了一口松软的馕,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肖文杰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说:“恩!我现在讲消息告诉你,没什么不方便吧?”

  我回头看看安静一片的帐篷,说道:“希望你告诉我的,是我不知道的!”

  肖文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鬼爷有一个替身,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替身?!第一次听!但是我依然煞有介事地说:“你这个跳跃也太大了吧,你能不能顺着你的消息往下说,我爷爷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消息我更想知道!或者给我说说花儿的事儿!”

  肖文杰听闻笑了笑,说:“这个是最有价值的,你应该有点耐心,这可都是当年的机密!”

  我皱眉看了他一眼,他居然拿起面包袋,递过来,说道:“来来!要不要尝尝澳门的面包!我保鲜的价都很贵的!”

  我盯着他,并没有接,而是又咬了一口馕,他放下面包,说道:“你看!你看!说你一句就上火!”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要是不说,就安静地吃你的面包!”

  肖文杰倒也不生气,说:“鬼爷在他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与他长相都非常像的人,也是知青过来的,只是这个人家庭成分不好,后来平反了,他也不愿意回去了,因为在西域这地儿成了家,他跟鬼爷大约跟了八年,那时候,西域这地界的盗墓贼比较混乱,祖师爷虽说没有明争暗斗,但是冲锋陷阵的可不就是千爷他们!”

  “你的意思是西域这边,祖师爷能做到第一的位置也是打出来的?”我有些意外地问道。

  肖文杰显然对我打断他并不满意,说道:“那不是废话嘛!抢地盘不需要开战哦?!你当是摆个和头酒他们就自动放弃了?千爷给我说过,他们将西域南部的地藏帮打得落花流水!直接逃到甘肃吃土去了!”

  我纳闷起来,问道:“地藏帮?啥帮会啊?”

  肖文杰顿了顿,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从解放前,这帮人就在西域到处找食吃!而且全部是和境外交易,他们有自己的渠道的!”

  我提起一口气,说道:“你的意思是千爷他们也杀人?”

  肖文杰像看个单纯的孩子一样看着我,说道:“你知道他们凭什么能靠着几个人就把几百人的地藏帮打得满地找牙不?靠得就是一个狠字!”

  我有些发蒙,原来爷爷他们还有过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肖文杰见我不再发晕,又说了起来:“鬼爷当年找的这个替身的目的,无非是两个,声东击西,保障自己安全。他做到了,只是后来替身因为他死了!而且是灭门!我能告诉你的是杀替身的这伙人,是老毛子!”

  我看着他,说:“你的意思是说地藏帮没办法了找老毛子来帮忙?”

  肖文杰想了想,说道:“我可没这么说,我跟你说的是两回事儿,他们干掉的不止有地藏帮,你没看见祖师爷包括鬼爷在的时候没几个西域之外的盗墓贼进来吗?地藏帮的事儿只是比较大的事儿,而且名声在外嘛!”

  我点点头,肖文杰也吃完了面包,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说:“好了!这两天的消息就这么多!”

  我将马肠子的屁股丢进火里,站起身说道:“你大爷的,你除了说告诉我有个替身,还说了啥!这也算是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往事二之鬼脸家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