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班花
杨雨林20122020-01-09 14:473,454

  三个朋友的回复出奇的一致:“没买!”我问为什么没有买,他们回答也是出奇的一致:“没钱!股票帐户里的资金都套死了!”

  我着急的说到:“把股票卖了!换这个股啊!”他们回答:“舍不得割肉!”

  气死我了!我都突破了我做人的道德底线,给你们透露的消息,你们竟然这么对待!哎!朽木不可雕也!算了,佛渡有缘人!以后再也不给你们透露这些信息了!

  生气过后我还是觉得不甘心,这么有价值的信息,不能浪费了啊。我脑海了搜寻着合适的人选,必须关系要近的,而且要炒股票的人。想着想着突然眼睛一亮,她!我怎么把她忘了呢!

  前段时间我帮高中同学郑亮办点事,事成之后,他设宴答谢我,酒菜上齐了,我刚要动筷子,被郑亮拦住了,“等一会儿,一会儿还来一个人,她马上就到了。”!

  “谁啊?”我问到。

  “你认识,而且你们还挺熟悉,我估计你还特别想见的一个人!”郑亮的话音刚落,我的背后传来一串甜美的声音:“易阳!咯咯咯!”我身体一震,多么熟悉的声音啊!还有那爽朗的笑声!我立刻回头一看,方慧!

  方慧是我高中的同学,高中毕业后我们就一直没见过。方慧中学就很漂亮,私下被我们男生评为我们班的班花。现在的方慧褪去了中学时代的青涩,身上充满着成熟女性的魅力!我赶紧起身,握住了方慧早已伸出的手。

  “哎呀!我不是做梦吧,又见到我们的班花了!”

  跟方慧同来的还有个男的,经方慧介绍知道是她老公。寒暄过后,大家边喝边聊。10多年不见的同学,见面了想聊的太多了!席间基本都是我跟方慧在兴奋的聊天,我幽默的语言风格时常逗得她咯咯的笑,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几乎没有离开过我。郑亮和方慧的老公就好像是两个随从一样,只能配合着我们的谈笑,还不时的给我俩倒酒。

  慢慢的我发现方慧的老公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了,审视中带着醋意。妈的!长得帅就是容易遭人怀疑。你看人家郑亮,长得就非常让别人的老公放心。郑亮三十岁,脸上却堆放着五十多年的沧桑,年纪轻轻就谢顶了,后来干脆留了光头,真对得起他父母给他起的这个名字。

  方慧的老公也真是的,我跟方慧聊了这么久,你也听出来了,我们10多年都没联系过了,你还吃什么醋啊!

  既然发现异样了,我就克制自己跟女同学的谈兴,照顾一下女同学的老公吧。别让方慧回家俩人闹别扭。

  我尽量的在吃饭的过程中多跟方慧老公说话,让他感觉到没有被边缘化,我的目光也总是不躲闪的直视他,想用目光告诉他我的君子坦荡荡。

  事实证明我的努力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他开始频频跟我碰杯,根据我多年在酒场摸爬滚打的经验判断,他要灌我!就凭你那单薄的小身板,外加架在鼻子上的眼镜,还敢灌我!你脑子里进了多少不明液体啊?

  方慧也意思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开始极力劝她老公不要喝了,同学之间好不容易见面了,聊会儿天多好啊,干嘛打酒官司。

  方慧的老公这个时候估计酒精已经控制了他部分的大脑神经了,况且脑袋本来就不大。方慧的话对他一点作用都不起了,方慧老公也不理会方慧跟郑亮了,继续加量加节奏的跟我碰杯。我本不想跟他喝,他喝多了让方慧难堪,方慧还得怪我。但他左一句不喝就不是男人,右一句不喝就是瞧不起我,让我无法拒绝。

  结果可想而知,没一会儿,方慧老公的脖子就再也支撑不住那颗不大的脑袋了,他坚决的趴在了桌子上,眼镜也掉地下好几回。嘴里还不停的叨唠着:“我没喝多!我没喝多!”哎!连醉酒都这么俗套没有一点创意!

  看到这个情况,郑亮说道:“咱们走吧”。

  我心有不甘,真想趁方慧老公喝多了,说话也方便了,也没人捣乱了,好好的跟方慧聊聊!这一晚上光陪这傻子喝酒了。

  想是这么想,但绅士还得装。“走吧,你老公喝多了,先送他回家,咱们下次再聊”我言不由衷的说到。

  方慧老公被我和郑亮驾到车里,郑亮说他还有事就独自走了,郑亮这小子真懂事,把照顾班花这么光荣而难得的事让给我了,行!够哥们!以后有事还帮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出哥们的好坏来啊,就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才能体现!

  方慧坐到驾驶座上,“我送你俩回去吧,你老公这样,你一个人弄不了啊。”我对方慧说到。方慧先是拒绝,后来看我确实有诚意就答应了。

  一路无话,我看出方慧很不开心,可他老公在旁边我又不好说话,谁知道这小子是真醉还是佯装啊!世道险恶,还要处处留心。我冒点风险没事,别给班花增加麻烦,跟班花一肚子的话只能憋着。

  我把方慧老公驾到他们家,然后对方慧说:“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开车送你吧。”她一边拿手提包一边说到。

  “不用了,你照顾你老公吧。”我心想:哪有让女同学送自己的道理啊!这种傻事我是不会干出来的,如果这么做以后怎么跟女同学混了!

  “没事,我也顺道!”

  “啊!?你顺道?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啊?”这个时候方慧已经拿好包并示意我出去。我有点疑惑,她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嘛,难道就为了送我吧?

  我俩等电梯的时候,我冲方慧说道:“千万别为了送我啊,这么晚了让一个女同学送我回家,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在娱乐圈混啊!”她微微咧了一下嘴,我的幽默这个时候已经让她笑不起来了。

  我们俩到了电梯里她轻声的说:”我们分居了“。

  “啊!什么情况?”

  “说来话长,咱们不聊这个了。”她的语气透着浓浓的伤感。她不想说,我就没继续问,毕竟10多年没见了,有些话还是不方便张口问。

  方慧的奥迪车行驶在马路上,路边不时看到一对对的情侣,或是相拥或是牵手。现在正是北京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车外一片繁华和热闹,而车内我们一直默默无语。

  我想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就问方慧:“你跟你老公既然已经分居了,今天这场合为什么还带他来啊?”

  “哎,虽然分居了但毕竟没离婚,分居本来就是我提出来的,他生性多疑。今天听说我跟两个男同学吃饭,哭着喊着非要来,如果不让他来,好像有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瞒着他似的,我不想留给他什么话柄。”

  “哦,今天幸亏是跟两个男同学吃饭,如果跟一个男同学吃饭,他是不是得带家伙来啊?”

  “哈,他要是有这个胆量倒好了!”方慧终于笑了。

  我趁机说:“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调节好心情,照顾好自己,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我们都还年轻,今后的日子长着呢。”

  “方慧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一下下巴,我从侧面看着她,好像她眼圈有些红了。

  沉默,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不想说她老公这么做是在乎她这样的屁话,已经分居了,再说这样的套话,就是敷衍而不是真的关心了。

  方慧可能也是为了调整一下自己情绪,也许是为了赶走这难捱的沉默,她打开了车里的音响。不知是巧合还是她有意而为,播放的第一首歌曲竟然是《同桌的你》,当时老狼的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听着熟悉的旋律,我是思绪回到了中学时代。

  我跟方慧是高中就是同学,在当时的学校只要你学习好,老师就喜欢你。我跟方慧的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而且长得又比较出众,所以,在学校也算是比较受宠的,有什么活动学校都是派我俩参加。

  当时那个年代,学校正是时兴“栓对”的时候,只要男女生之间哪怕说一句话,就会被“栓对”,男女生分别被冠以某个电影的男女主人公的名字。那个时候没有现在开放,男女同学被“栓对”是一件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跟方慧这公众人物肯定不能幸免,我俩是同桌,但为了不让同学抓住什么取笑的把柄,我俩平常根本不说话,也不看对方,写作业的时候俩人的胳膊都离“三八线”很远,有时不小心胳膊碰到一起就像触电一样急速的躲避。

  班主任发现了这种情况,为了不影响我俩的学习,她把我俩的座位调开了。说来也奇怪,同桌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彼此躲避,时常还感觉到紧张和尴尬,但分开了倒绝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上课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用余光关注她,有几次我看她的时候,正巧她也正好看我,目光交织的一刹那,我们的眼神又迅速的逃避,我只看到她绯红的脸,我自己脸也感到微微发热。校园里,偶尔我们相遇也是都低着头擦身而过。

  就这样到了高中毕业,照完毕业照回到家那天,我打开书包发现书包里多了一个精致的笔记本,我快速打开一看,扉页上一串熟悉的娟秀字体:易阳,愿你学业有成!方慧。

  我心里迅速弥漫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温馨。温馨过后又是悔恨,我怎么就不能先给她送个礼物呢?!高中毕业后,我跟方慧就没有再见面,这个遗憾至今也没有弥补。

  歌曲播放完毕,车也到了我家楼下,我下了车,低头冲着车里的方慧说:“今天太晚了就不请你上去了啊,你路上慢点开,别想事,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好的!”方慧嘴里答应着,但人却下了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