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开户
杨雨林20122020-01-17 18:144,975

  我看到是小裴的电话心中一喜,马上装作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慢慢吞吞的说:“喂!”

  电话里传来小裴甜美的声音:“你睡着了啊?我还以为你没睡呢,你不是说一个人睡不着吗?你睡了就算了,你继续睡吧。”

  我嘿嘿一乐:“我是装睡着了!什么事啊?”

  “讨厌!装睡着了干嘛?”

  “我怕我说想你睡不着你笑话我!你说吧什么事?”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咱俩当面讨论问题多好了,这么近还用手机,双向收费多贵啊,一点不会过日子。”

  “去一边去,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好吧,你说吧。”我刚才暗喜的情绪还没热起来就迅速的被降了温,看来今天晚上只能独守空床了!大事还得去野山坡去解决了。

  小裴问我的问题是:我们公司为什么用这些人的名字开户。我尽可能简短的对此做了如下的解释:第一,任何一个庄家要操控一只股票获利,首先要买入一定数量的筹码,该筹码要足以达到控盘的水平,但法律对不管是机构账户还是个人账户拥有一家上市公司股票的比例有规定,单一账户拥有的股票数量不能超过总股本的5%,如果超过了这个限度要公告,并暂停买卖该股票,所以,单单凭着几个帐户根本无法完成坐庄要求的筹码收集;第二,坐庄过程中,需要自买自卖的操作来控制股票走势,就是俗称的对倒,这也需要尽可能多一些的帐户;第三,坐庄严格来说操纵股价的行为,这是违法《刑法》的犯罪行为,一旦查证属实,相关人员会承担法律责任的,所以,账户越多越不容易发现,也就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

  小裴听完我的讲述停了一会才说:“那这是犯法行为啊,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也犯法啊?”小裴这种朴素的正义感我也非常的喜欢,我觉得这是做人的根本,现在的社会很多人都把金钱利益放在第一位,根本没有是非观念。

  “真正犯罪的是那些非法操作股票,并从中获得非法利润的主要负责人或者是责任人,我们只是打工的,我们挣的是工资,我们只是被动的听从指挥,我们并不知情,也没有从他们操作的股票中获利,所以我们不会认定是犯罪的同犯。而且,现在股票市场坐庄都是这么搞,出事的没几个。只要不太过分,就没人追究。”

  “好了,明白了!你行啊,比我来的时间晚,比我知道的可多多了!”小裴由衷的赞叹到。

  “这没什么,想做操盘手就会很特意的了解这些知识。”

  “哦!”,听完我的这番话,小裴好像并没有减少疑虑,她不无担心的又说到:“那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了,多留几个心眼,你以后肯定是做操盘手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挣钱出什么事情!好了,不早了,明天还得早起呢!早点睡觉吧!”。

  “你过来一起睡呗,省得我明天早上起不来!”我还在做着无谓的努力,因为还心存侥幸。

  “早点休息吧!别胡思乱想了,明天早上我叫你!”。

  第二天早晨,小裴来敲我的房门:“起来了,懒虫!”,我马上打开房门,小裴看我穿戴挺整齐,颇感意外的问了我一句:“行啊,起的够早的啊,我还以为你没起呢!”

  我用手一指茶几上:“你看看这是什么?”桌子上放着包子、茶鸡蛋、咸菜,最重要的还有热豆浆。

  “快吃吧,一会凉了!”

  “你什么时候买的啊!”小裴有些感动的问。

  “我本来就睡不着,就早早的起来了,去外面买了早点,怕早上时间来不及,你吃不到顺口的。”

  听完我说话,小裴双手搂住我脖子亲了我一下:“你真好!”,我哪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紧紧抱住了她,一直啃到豆浆都凉了,这也算对我一夜思念的补偿吧。

  农民兄弟的散慢我可是领教了,说好早晨7点在村口准时集合,但7点半了,才来了一半左右的人,来到村口的人还嚷嚷着没吃早点,很多人还带有起哄语气的问我,管不管他们的早点。

  我实在是没办法,就拿起手机给村书记打通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了哗啦啦的打麻将的声音,我说了半天好话,村书记才老大不愿意答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村书记来了,他见了我就说:“打麻将输了一晚上了,早上手气刚好起来,你就来电话了!”。

  “不好意思书记!再晚就真来不及了,我工作不好交代,您也是没面子啊!”我陪着笑脸说到,同时把500元钱偷偷塞到他的手里。

  “哦!没事!跟你开玩笑呢,咱们先办正事!”钱碰到他手的那一刹那,就像我触动了遥控器的按钮一样,村书记的脸上马上更换了另外一个模式,刚才的不悦换成了满脸的笑容。

  村书记扭过身就冲着已经到场的村民喊了起来,让他们分别回村去叫人,连喊带骂一阵之后,有十几个人返回村里招呼人去了。

  又磨磨唧唧的等了半个多小时,过了8点钟,人才总算凑齐了。

  本来我们公司租了两辆大巴车,我跟小裴应该一人带一辆,我担心小裴对付不了这些人,从而受委屈,我就拉她跟我上了同一辆车。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车刚一开动,车厢里就充满了各种疑问。这些人都是典型的小农意识,想占小便宜又怕上当吃亏。

  “老板!免费北京一日游还管饭,哪有这好事啊?

  “就是!不会利用我们做文章吧?”

  “你们可别骗我们啊,我们也不是好惹的!”这种质疑声一直充斥着车厢。我一看不说几句不行了,如果这样下去,一会儿开户的时候会出现问题。

  我站起身,转脸面向大家说道:“大家多虑了,请你们放心吧!我们用大家的名字开户,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我们上级每个月都对我们的开户数进行考核,如果我们的开户数不达到要求会扣奖金的,所以呢,我们需要朋友帮忙凑齐开户数,你们就是开个股票账户,剩下什么都不用做。其实我们也可以找别人来帮忙,这不是我们跟你们书记是朋友吗,你们书记也想给大家谋点福利。再说了股票账户开户费也是我们出,你们一分钱不用出,而且也不用向帐户里存一分钱钱,你们什么风险都没有,你们还怕什么呢?况且村书记又是你们本村本土的人,他更不能骗你们吧,大家就把心放肚子里,今天你们就好好玩、好好吃,开户成功的每人还额外奖励100元!”

  我说完这一番话,车厢里立刻安静了,然后村民的聊天内容就是应该去哪玩,吃什么的话题了。

  我讲完这番话坐下之后,小裴掐了我一下:“你真能忽悠!”她眼神里带着赞许和钦佩的目光。

  谢天谢地,村民开户的过程还算很顺利,使我感到颇为意外的是,很多人居然不会写字,我和小裴帮忙填写开户资料之外,我还让券商柜台的服务人员帮忙,紧张的忙乎一天,终于算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周一,我刚到公司,金鱼眼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先是对我跟小裴周末的工作提出了表扬。我也假装的谦虚了谦虚。

  金鱼眼话锋一转,开口说到“易阳,公司准备近期派你去参加操盘手培训,你能参加吗。”

  “王总,具体学习什么啊?”。

  “系统的学习操盘手课程,同时开始逐步进入操盘手的工作,你不是头几天还找我,让我尽快给你找机会去学习吗。”

  “哎呀!谢谢王总!没想到这么快公司就安排我去学习!王总您肯定费了不少心,谢谢您啊!我能参加!能参加!”我喜出望外的说到。

  “不用谢我,这是公司决定的,正好也赶上新一期的培训课马上开班,”

  “去哪学?跟谁学?”因为我知道这种学习是不公开的,社会上是没有的。

  “学习的具体地址,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老师的名字你就别问了,你只管学好就行了!”

  “要学多长时间?”

  “至少一年吧。”

  “一年!”我有点发急的问道。

  “怎么你觉得时间短吗?”

  “有点长吧!”

  金鱼眼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的说到:“我说一年那是短的,悟性非常好、智商非常高的至少要一年!”。”

  “哦!那行吧!”我意识到这个课程比我想象的要繁杂的多。

  “课程一般都是安排在周末进行,老师平常还在工作,你们也有工作,后期讲授盘口语言等知识的时候会安排实盘讲座,你做好准备吧,这个老师非常的厉害,你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金鱼眼一本正经的说到。

  这个时候我还是没忘了拍马屁:“王总,我跟您学就行了,干嘛还跟别人学啊!”

  “得得得!你别忽悠我,这个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比我厉害,我在业内佩服的人不多,他就是一个!而且我也没有时间给你系统的讲授课程!”。

  我把公司要派我学习的事跟小裴一说,本以为她会很高兴,没想到她听完了之后表情有些复杂,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小裴开口说到:“学习是好事,做操盘手必须要学习这些知识,但你以后操盘的时候要谨慎,你也说过很多操盘事情是不合法的,我只希望你安安稳稳的,没有钱没事,不希望你出事。”小裴用一种关爱的眼光看着我。这种关爱的目光让我心里充满了暖意,就像夫妻间的那种由衷的关爱,看来野山坡肯定能私定终身了!”

  小裴的担心与提醒不无道理,20世纪最后的几年是中国证券市场最为混乱的几年,也是最疯狂的几年,用血雨腥风、尸横遍野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多少人倾家荡产甚至自杀,多少曾经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人物身陷囹圄。

  操盘那些事(12)

  蓄谋已久的野山坡计划终于付诸实施了,周六的上午,王国新、赵强带着又是我没见过面的他们的女朋友,我带着小裴一起出发了。

  在车上小裴显得很兴奋,看着沿途的景色不停的问东问西。“易阳,为什么叫野山坡啊!”

  我回答道:“野山坡以前叫三坡,因有上、中、下三个山坡而得名,三坡在清朝时期始终没有被清朝完全统治,朝廷的政令到了三坡就是废纸一张。一次康熙皇帝去五台山时,途经三坡地区,受到三坡民众的攻击,康熙气愤的说:“三坡是穷山恶水,野夫刁民”,从此人们把三坡就就称呼野山坡了!”

  “啊!朝廷都管不了!那里的人是不是特别野蛮啊?”小裴有点担心的问。

  “民风是有些彪悍,但现在开发旅游已经有几年了,治安应该没大问题,再说咱们不是人多吗!”我一边说一边心中暗喜,看来野山坡计划正在按照预定的方向前进。

  赵强开着车回头看我一眼,坏笑着说:“易哥行啊!知识真丰富,你没去过野三坡都比我这个去了几次的人知道的多!”我明白这小子的话外之音:他是说我刚才的一番介绍起到了让小裴担心的效果。

  中午,我们准时到了野山坡。一下车,我们就呼吸到了一股充满原野气息的空气,凉爽而清新。在老乡家简单的吃了点饭,我们就出了镇子上山了。

  中国人有个习惯,就是风景永远是远处的好。就像北京人,对北京周边的风景区根本不感兴趣,我也是一样,野山坡老是听人提起,但从来就没动过来的念头,偶尔有朋友来野三坡旅游,他们叫我同去,都被我谢绝了,我觉得荒山野岭的没什么意思。

  著称但我真的错了,野山坡被列为国家重点风景旅游区是有道理的。野三坡地处北京西部100多公里,河北省西北部,保定市涞水县境内。它以“雄、险、奇、幽”的自然景观和古老的历史文物,享有世外桃源之称!更有小桂林的美誉!

  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三伏天气,北京市内一年一度的桑拿天气让人憋闷而烦躁,而到了野三坡却是像换了一个世界,清凉舒爽,让人心旷神怡。

  曲折通幽的百里峡内,阵阵轻风挟着海棠花沁人心脾的花香。我们漫步在山野小路间,欣赏着大自然雕琢的回首观音、一线天、老虎嘴等美景。还有飞流直下的瀑布、美轮美奂的花岗岩天然岩画。太美了!我由衷的感叹。

  我跟赵强、王国新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都有京式的幽默,玩耍间,我们三个就像说相声,逗的三个女孩的笑声不断,不时惊飞山间的野鸟。看得出小裴玩的很开心,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天色渐晚,我们才收敛了游玩的兴致往会走,走进镇子已经是另一番景象了,人明显的多了,室外烧烤的架子已经开始冒出了带有膻气的烟雾,很多光着膀子、身上纹着各种动物图案的男人在街上晃来晃去。

  小裴一下就用双手抱着我的右胳膊,我身体开始发紧,右臂一动不动。

  直到进了老乡家的院子,小裴才松了手,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这真乱!”

  我随口答道:“不乱能叫野山坡吗?”我故意把“野”字拉的特别长。

  回到住处冲完凉,房东已经在院子中间摆好了一桌酒菜,老乡家的晚饭也大大出乎我的意外,美味可口、荤素搭配,非常适合我们这些爬了半天山,又能喝酒的人。我们六个人吃不了烤全羊所以没要,但老乡炖的飞龙、小鸡炖山蘑、凉拌野菜、炸小鱼非常的好吃。

  小裴可能是玩的高兴了,也喝了几杯啤酒,这是我们认识以来她第一次喝酒。小裴的脸本身就白而细腻,喝了点酒泛上来红晕,越发的娇嫩,好像用手一碰就会流出水来,看的我心里痒痒的,真想在那红晕上吸允几下。心里盘算着,如果晚上计划能成功,我就先从这里下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