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
杨雨林20122020-01-09 14:544,230

  我看到金鱼眼情绪稍微有所好转,就敬了他一杯酒,然后问道:“王总,您当时怎么能陪那么多钱啊?不能止损吗?”我心想:虽然当时你的水平肯定不如现在,但是,至少知道止损吧。

  “哎!当时陪那么多钱有很多因素,不及时止损肯定是一个重要因素!我当时接触股票其实没几年,开始是运气好,遇到了牛市挣了点钱,但自己却很自负,觉得自己水平很高,不管什么大盘环境操作股票都是小菜一碟,心里根本没有最起码的风险意识,而且当时我真正的技术水平真的也很低。”

  金鱼眼点上一根中华烟继续说到:“止损听起来很容易,但其实是一项很难的技术,或者说更是一种最难于遵守的纪律。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根本不具备这个操作能力,更没有这个纪律性。我刚入市就赶上了牛市,买的股票即使短期被套,最终大都也能涨起来,这种情况时间一长我,就更没有了止损的意识。到大盘开始暴跌以后,我也试着割了几回肉,但说也奇怪了,每次刚割完肉股票就开始反弹了。我是两面挨嘴巴,最后一狠心决定不割肉了,爱咋地咋地吧。”

  “不对啊!王总!您即使割肉之后股价就反弹了,大盘也是一直暴跌下来的,跌下来的价格肯定也得比割肉的价格低啊!中长期看您止损是对的啊!”我忍不住插了一句。

  “小易你说的没错,虽然中长期看当时割肉是对了,但是当时割肉之后就反弹,我以为新的涨势开始了,又高价追了回来,结果买回来之后是更猛烈的下跌。股票这样的走势,加上巨额的亏损,我心态已经失衡了。使我对止损技术产生了怀疑,也就是不相信止损的作用了,怕止损之后股价又反弹。而且,割肉的时候真心疼啊,真不舍得啊!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我就是怀有侥幸心理,心理总想着:股票万一能涨了,止损不就是亏损了吗!”

  我赞同的点点头,对当时的金鱼眼来说,他只是一个股市新人,如果让他在止损点位设置、再到止损纪律的严格执行,这两点他要能做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亏损这么多钱还要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个原因直接影响了我的操作心态。”

  “什么重要原因?”我好奇的问。

  “我当时操作的资金绝大部分都是别人的钱,我是答应人家保本保息的,每次准备止损的时候,首先心里计算陪了多少钱,我要多久才能挣回这么多钱。另外,还有一些人是我给操作账户的,这些人把我当专家看待,在他们眼里我操作股票挣钱是正常的,不可能产生亏损,我如果股票被套之后主动止损,好像是对我操盘技术的否定。这两种想法严重的影响了我的操作,股票涨了一点我就想赶紧卖掉,怕不卖又跌回来;股价跌了一点又非常紧张,本来做好了回调加仓的操作计划,股票真回调了又担心股票继续下跌,也就没有进行加仓操作。这跟我以前的操作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时候,我的操作简直没有章法而言了,完全凭一时的感觉、想法、情绪操作了。你说这样炒股票不赔钱等什么呢?!”

  金鱼眼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到:“不管是自己炒股票,还是在机构里操盘,心态最重要,不能让情绪影响了你的心态,止损操作是最考验心态的,因为它是跟人性相违背的,每个人做起来都很不情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那些年吃的亏对我受益匪浅,如果没有我那时候的磨难,也就没有我现在的成就。”

  “对!经验教训是最大的财富!咱们不聊止损了,止损的知识您以后再给我讲,您还是继续讲您在证券公司上班之后的情况吧。”我对金鱼眼后面的故事比止损要感兴趣的多。

  金鱼眼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缓解一下啤酒对身体的压力。回来之后他点上一根中华烟,深深的洗了两口,好像只有尼古丁强烈的刺激,才能让他敢于回首那不堪的回忆:

  就在金鱼眼在证券公司上班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金鱼眼走在大街上,一辆尾随他多时的轿车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还不等车停稳,从车上下来四个大汉,这四个大汉不由分说对金鱼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一会金鱼眼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这时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比划着,意思让他别出声也别反抗,然后这几个人打开后备箱,把金鱼眼塞进里面,急速向郊外驶去。

  轿车在北京的街道上急速行驶,卷缩在后备箱里的金鱼眼脑子异常的清醒,知道这事肯定是哪个债主找的社会上的人来跟自己要钱的。反正自己身无分文,采取什么手段也弄不出钱,他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如果真是为此丢了性命,也算对债主有个交代了,自己的愧疚还能减轻一些。想到这些,金鱼眼不但不害怕,而且觉得有一种要解脱了一样的轻松,刚才被打部位的疼痛,现在倒是觉得有丝丝的快感!一种生命即将结束,最后享受一下生命存在的快感!

  轿车几次遇到红绿灯都停下来了,金鱼眼应该有机会大声叫喊或者闹出什么动静出来,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自救措施,因为他不想逃避。

  经过长时间的行驶,轿车开到一处农村的大院子门口停下来,后备箱打开了。车里一共下来5个人,这几个人连推带搡的把金鱼眼带到院子中的一间屋里。金鱼眼进了屋子,看到屋子里已经坐着两个人了。房间里家具非常简陋,不像是有人常住的。金鱼眼被推到一张双人床边,被要求坐下。

  灯光下,金鱼眼仔细的打量着这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胖子,留着寸头,一脸的横肉,剩下几个长得也没有一个面善的,就两个瘦一点的人,看上去还不怎么吓人,但此时也装出一脸的凶相。屋里的每一个人都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他,他们眼光中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你不听话就死定了!

  金鱼眼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或者说希望早点解脱呢,所以根本不惧怕他们的眼神。金鱼眼跟屋里每个人对视了一遍,目光不躲不闪。显然他的这种表现让这伙人感到有点意外,估计一般人见到这阵势早吓坏了。

  领头的胖子在金鱼眼对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问金鱼眼:“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我欠了别人的钱,应该是他们中的谁找的你们。”金鱼眼淡淡的回答到。

  “哎呀!你挺明白啊!那你知道谁委托我们来到吗?”

  “不知道,我欠了很多人的钱,一时想不起谁能找到你们解决这事。”胖子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纸来,身边的马仔赶紧接过来拿到金鱼眼眼前。金鱼眼抬眼一看是一份授权委托书,委托书上面写着:金鱼眼欠江某某人民币80万,现江某某全权委托某某人催要此笔欠款,委托人处有江某某的签字。

  金鱼眼的眼光从委托书转到了领头的胖子脸上,意思委托书已经看完。胖子说:“有这么回事吧?”

  “有!”

  “那赶紧还吧,我们也不想难为你。”

  “如果是老江找你们的,那就好说了,老江对我的情况很了解,我不是有钱不还,我现在家没了、房子卖了,每个月150元的收入,真的没钱还。”啪!不等金鱼眼说完话,他的脸上挨了一个大耳光。

  “你他妈的给我消停的啊!你他妈给老子的整没用的,我整死你!”打他耳光的人狠狠的说道。接下来又是一顿拳脚相加,金鱼眼也躺在了地上。

  “告诉你!比你硬的人我们见多了,但是最后都老老实实给钱了,我们还从来没有空手而归过!不想死你就老实的给钱!”

  金鱼眼躺在地上看着打他这个满嘴酒气的人说到:“话我已经说了,你们打死我我也拿不出钱。”

  “X你妈!让你牛逼!我整死你!”这人说着话拿着匕首就向金鱼眼的肚子捅了过来,金鱼眼本能的用左手挡了一下。

  说到这,金鱼眼伸出左手让我看,他的左手小拇指是弯曲的,平常无法伸直。

  领头的胖子制止了拿匕首人的下一步动作。对着金鱼眼说:“你没钱,你爸妈总有钱吧,我听说他们都是干部啊!”

  金鱼眼把流血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苦笑着说:“我爸妈的积蓄也被我拿走炒股票了,他们如果有钱,还能看着我这个下场吗。”

  “那我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我问问他们到底有钱没有,看你这个儿子在爸妈哪里值多少钱!”

  生死已经置之度外,但父母是一份忘不掉的牵挂和愧疚。他不想在临死前,再给父母找麻烦了。遇到这伙人之后,金鱼眼第一次脸上有了讨好的表情,也尽量柔和的说到:“几位大哥,我已经让父母操碎了心了,包括老江在内的债主去我爸妈的家里闹过很多次了,如果我爸妈有钱肯定就替我还了,而且我欠下的钱实在太多了,我爸妈根本没有能力还。我不想我在临死前,再让他们担惊受怕,也算我进一份孝心吧,你们找他们也没用,他们顶多是害怕,但拿不出钱啊,这事算我求你们了!”

  胖子可能看出来了,金鱼眼别的都不怕,提到父母就心软了。于是他拿起了大哥大,递到金鱼眼手里说道“是你拨呢还是我拨呢?”金鱼眼想了想也没其他的办法了,还是自己拨吧,万一自己出现什么意外也算是跟生养自己的父母道个别。

  电话拨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金鱼眼他妈那熟悉而慈祥的声音,:“喂!谁呀?”

  “妈!”金鱼眼已经不惧生死了,更不想让身边这些人看到他的眼泪,但刚刚听到他妈的声音,他只叫了一声“”妈“”,眼泪就不听使唤的涌了出来。金鱼眼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极力控制着,不想让他妈听到自己的哭声。儿子来到人世的时候,当妈的就是听到自己的哭声,现在儿子要走了不能再让妈听到儿子的哭声了。

  随着电话那边关切的询问,金鱼眼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并一再强调不要报警,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没钱还债我愿意用命去抵债。

  最后,金鱼眼哽咽的说到:“妈!您跟我爸多保重,讨债人的可能还会找你们,反正你们挣的那点工资也还不了我欠的钱,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你们。让您们担惊受怕了!是儿子不孝,请你们忘了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如果真的有来世,我来世再报答你跟我爸的养育之恩吧”说完这番话,金鱼眼把大哥大递给了胖子,由于金鱼眼不断的用手去擦眼泪,他手上的血水跟眼睛里的泪水混在了一起,布满了他的脸。

  不知道是这份人间真情感动了胖子,还是胖子觉得金鱼眼是真榨不出油水来。胖子接过金鱼眼递过来的大哥大没有跟金鱼眼他妈通话,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胖子让人把金鱼眼扶起来坐到床上,然后就嚷嚷饿了,几个人开始吃饭喝酒。席间不停的嘀嘀咕咕,有时还伴随着大声的争吵。

  金鱼眼对眼前的一切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脑海里想的都是现在的爸妈会是怎么样了,他们知道了他现在的处境肯定是急疯了,爸妈的身体都不好啊!想着想着眼泪又不如自主的流了出来。

  这帮人吃饱了喝足了,好像也是商量好了,推着金鱼眼出了院子。胖子打开后备箱,问了一句:“你彻底想好了?不后悔了?”

  金鱼眼现在无所谓想好没想好,他没有选择,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我现在没有能力还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胖子注视了一会儿金鱼眼,向身边的几个人一挥手,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金鱼眼塞又进了后备箱,汽车向黑暗中驶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股市内幕:富贵险中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