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472

  片刻之后,几个丫鬟抬来了一个大木桶,放在了房内床前不远处,紧接着又将一桶桶烧好热水提来,倒入了大木桶里。热水倒的差不多后,开始倒入冷水,一个丫鬟站在木盆旁边,不停地用手试着里面的水温。一切安排妥当后,丫鬟又往水里放了一点香料和几朵玫瑰花瓣,便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顾薇迈着缓缓的脚步走到了房间的门前。她反插上了房门,回身来到了床前,缓缓的解下外衫,褪去了里面的亵 衣,乌黑的长发在雪白的后背滑动,清冽的锁骨下纹着一朵娇艳的紫薇花,她将玉足伸到了满是花瓣的温水中,温热的清水叫她感到说不出的暖意,她便将另一只脚也迈进了水里,慢慢的坐了下来,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小脸也迅速变得红润起来,她低下头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只见一个俏丽的面庞,有着一双长睫毛的大大眼睛。

  此时房中到处烟雾弥漫,恍若身临仙境,顾薇看着水中的自己,心中多了几许惆怅……

  在她五岁那年,父母因为一本轻功秘籍,引来了江湖中人的仇杀。为了躲避追杀便带着她躲进了一个深山里。那是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无聊的她每天只能在看着父母练功下度日。直到一年后的一天,她因为无聊,便偷着父母跑到山上去玩,不小心被藤蔓所拌从一个山丘上跌落了下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身边坐着一个男孩儿,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从那以后她便常常去那片草地找男孩玩儿,一起坐在草地上,认真的听着男孩给她讲解从师父那里带来的书籍,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当年的两个孩子也渐渐的变成了青年。

  在那个毫无人烟的山谷里,她与那个男孩整整相伴了十年之久,彼此之间也产生了浓浓情愫。

  “琰,你走吧,我会等你回来的。”在十六岁那年,她第一次与那个男孩分开,虽有着说不出的不舍,但她相信,男孩儿一定会回来。可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一次分别之后,她却再也没能见到自己一直等待的人。

  晶莹的泪珠从顾薇红晕的脸上滑落,与温水混成了一般……

  就在男孩走后的第二年,家里遭受了一场灭顶之灾,想要抢夺秘籍的仇人找上了门,并在打斗中杀死了母亲,父亲为了掩护她带着秘籍逃跑,也死在了仇人的剑下,她凭着父母教的轻功侥幸的甩掉了仇人的追杀。

  三天之后,她趁着夜晚悄悄的回到了家里,埋葬了父母。

  父母均惨死于仇人之手,可是自己却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更何谈报仇。她想过自尽,但心里还苦苦这念着一个人,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那个男孩便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这个山谷已被仇人发现,肯定是不能呆了。她便下定决心,下山去寻找那个男孩儿,可是在这茫茫人海中去寻找一个人又何谈容易,她漫无目的到处走着。不知走到了多少个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塞外的一片荒漠之中,

  她迷了路,水也喝干了,躺在炎热的沙子上奄奄一息,视线也渐渐的模糊……

  在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房子里。是吕名扬救了她。从哪以后便安身在了这山寨之中。吕名扬看她还会些武艺且轻功着实不错,便认下她做了义妹,半年之后又让她做了这山寨的二寨主……虽然现在已经有了安身之处,可是她又何时才能找到心里一直等待的那个他……

  顾薇的思绪被门外丫鬟的说话声打断,“二寨主,您已经洗了半个时辰,水应该快凉了吧,要不要加点热水?”

  “不用了,我这就洗完了,你们回去睡吧,我擦擦身子也要睡了,这木桶明天早上再撤出去就行。”顾薇说完便从木桶里站了起来,用棉布擦干了身子,出了木桶,拿起了床上的一件棉纱红袍穿在了身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五爷等人纷纷向吕名扬辞行,便上了路,朝玉门关方向行去。

  李琰带着徒弟李子熙已经在路上行了半月有余,白天赶路,晚上住店,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由于时间紧迫,为了早日赶到云南,今日二人并没有走官道,打算抄近路穿过一片山林后,再找前面官道上的客栈休息。可是没想到走到一半的时候林中道路越发坎坷崎岖,无奈之下,二人只好下马步行。

  此时天已近黄昏,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但由于山里树木茂盛,林中已然黑了下来。李琰抬头看了看天色对李子熙道:“子熙,天已经快黑了,看来今晚你我二人只有在这林中露宿一晚了。”。子熙望了望师父,便停下了脚步,指着前方一处道:“师父,你看前面有一依山的石凹,那里地方还算宽阔点,不如我们今晚就在那里凑合一宿。”

  “嗯,行。”李琰答了一声行,二人便牵马向石凹走去,来到近前,先是一片不大的空地,没有树木却生满了杂草,空地后面,是一个在山石上凹进去的半圆山洞,说是山洞也不算山洞,洞口长宽均十七八尺左右,半圆形状,里面不深,也就两丈有余,洞壁略有凿痕,应该是人为开凿的一个山凹,只是凿痕很是模糊,恐怕已经有很长的年头了。

  李琰进到洞里,向四周看了看,便吩咐子熙去捡些干柴回来生火,自己打扫里外的尘土和杂草,准备晚上睡觉的地方。

  李琰里里外外的仔细的打扫完后,子熙也抱来了不少干柴,李琰从怀里掏出火石,在洞里的中间点了个火堆,二人便从栓在树干的马匹上解下了干粮和水,坐在火堆前,边取暖边吃饭。

  李琰边吃着手里的干粮边冲对面坐着的子熙说:“昨天我在客栈给你讲解的那套指法,你都学会了吗?”

  “还好吧,学是学会了,不过总是感觉力道不够。”子熙听师父问他便答道。李琰瞅了瞅洞里四周,指着洞的最后面说;“你朝着后面打一指,我看看如何。子熙听罢便放下手中的干粮,双手交叉,竖起食中二指,二指并拢,真气上调运于指尖,右手一挥,凭空朝洞中打了指,只见洞后的岩石上”嘭”的一声,突然炸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坑,石屑纷飞。李琰看罢点了点头,说道:“力道是差了点,但也算是领悟了,等你有了一定的内力,这力道自然就上来了。”说着李琰便也竖起双指朝子熙打到的位置打了出去,“轰”的一声,整个山洞似乎都在颤动,山洞后面浓烟四起。尘埃落定之后,只见洞后的岩石上被那一指打出了一个直径二尺有余深两寸左右的凹洞,指力之大,令人惊叹。

  李琰示范了一指后,又给子熙讲解了一番,此时大概有二更天,二人铺好自己睡觉的地方正准备休息,突然听到洞后有岩石掉了的声音,两人好奇,便拿了根着着火的木棍走近观看。

继续阅读:无心剑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