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爷出手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379

  片刻之后,五爷一行,打马来到近前,只见面前有一片规模宏大的峰林,裸岩丛生,直上直下,高耸陡峭,气势恢宏,形状各异,时而孤峰独立,时而连绵不绝,怪石嶙峋,巧夺天工,有如蜂巢,有如悬剑,有似人型,有似兽体。群岩中间有一条五六丈宽的小路,蜿蜒曲折,不知通往何处。

  一行人打马进了峰丛,四周均是怪石峭壁。刚走不远,忽然起了一阵风,顿时黄沙漫天。只听得风沙之中有一个声音道:“何人来此,赶快回去,否则叫你们身葬黄沙。”由于风沙之声的干扰,再加上两旁峭壁的回音,五爷并没有判断出说话之人的方位,便朝着前方大喊:“我等是七杀楼与风信镖局的人,来此寻找水火寨有要事相问。”话音刚落,只见在风沙之中的右上方,突然飞来一箭,直奔五爷而来,五爷见势,拔刀便劈,刀刃直直从箭尖的中间劈开,将射来之箭劈成两半,刀法之快之准,简直叫人匪夷所思。

  褚五爷是何等脾气,怎能容得了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只见他手提玉柄金背刀,脚踩马镫,一个旱地拔葱向上一跃,直直升起八九尺,左脚一踏右脚脚背,双脚借力,直奔左边峭壁,紧接着便横悬半空,一个壁虎游墙,沿着峭壁向上奔了开来,奔到峭壁顶上之后,便纵身一跃又站在了前面一座孤峰的顶部。由于在峰顶高处,风又不是很大,所以此时五爷的视线已经没有了风沙的阻挡。

  五爷站在峰顶向前看去,只见右前方不远的峰顶上站在一个人,此人一身红衣,黑布蒙面,高扎一个马尾发髻,身材秀气,像是个女子,左手挽弓右手搭箭,正向着下面的马队瞄准。五爷见状,大喝一声,右手提刀,纵身一个燕子窜云,踏着峭壁,便朝着女子飞了过去。女子闻声一愣,急忙将箭头掉转,射向五爷,五爷没有理会,只是一闪便躲过了这一箭,依旧向对方奔来。

  此间情景只是一瞬,刹那之间,二人便碰在一起,女子将弓箭背回后面,抽出腰中所挂双剑去迎战五爷,五爷冲到近前,拦腰就是一刀,这一刀,力大无穷,刃带罡风,不仅是外力的强劲,更是将内力灌注于刀身,此一刀正五爷的九斩刀决中的第三刀“横扫千军”,即便是武功上乘者,也不敢轻易接这一招,如若接不住,必将连剑带人被斩为两段。女子一惊,心知遇到了高手,这一刀定是抵不过,只见女子平展双臂,朝脚下的岩石伸腿就是一踢,整个人瞬间向后平移了一丈之远,堪堪躲过五爷这千钧一招,心中连连叫险。

  五爷见女子虽没有敢接招却能躲了过去,暗中也在赞叹对方的轻功不凡,女子后移之后,自知力拼定是不敌,便心生一计,女子见五爷提刀追来,便朝着后方不远的一段陡壁跑去。女子在前面跑,五爷在后面追,刚开始二人仅一丈距离,可片刻之后距离却越拉越远。可见这女子虽武功不可与五爷相提评论,但轻功却在五爷之上。

  女子跑到峭壁,五爷紧随其后,见前有峭壁女子无处可跑,提刀便砍,女子却并没有向两边躲闪,只见她脚踩峭壁向上一蹬,一个空翻便到了五爷后面,紧接着双剑齐齐刺向五爷的后心,五爷一刀落空,看女子踏壁空翻就知她定想从背后攻其不备。一个苏秦背剑,“叮”的一声双剑刺在了大刀的刀身之上,五爷右手向前一压刀柄,双剑剑尖顺着刀身的倾斜,向前滑了出去,双剑划过五爷的耳畔,女子两个手腕随着剑的滑出也滑到了五爷的肩部,说时迟那时快,五爷提起左手便抓住女子左腕,向前一拉,随即转身,右手的大刀反手撩起,直奔女子肋下。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拉的向前一个踉跄,本想偷袭,可此时五爷的大刀已经到了左肋。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五爷的刀离女子左肋只差几寸距离,突然飞来一只金镖,金镖力道很大,“铛”的一声,打偏了刀锋,大刀带着罡风擦过了女子的后背。

  随着金镖打偏了五爷的刀,一个刚劲又略带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褚堂主停手,休伤我妹!”。

  声音由远及近,只见从不远的峰顶上飞奔着一人。

  此时风沙已停,上面的情景慕容德和九梅一行人也看的清楚,本来以五爷的武功来说,下面的人对他是没有什么担心,可如今又来一人,并且使出了暗器,九梅担心五爷遭了来人暗算,便使轻功从马上飞下,脚点墙壁,向五爷飞去。

  等到了近前,只见五爷一手从背后反扣女子手腕,一手提刀,抵在女子后颈,正向来人看去。

  此人,身穿窄袖骑装,用雕花银冠束着头发,长方脸庞,鼻子下面留有短短的胡须,魁梧的身材挺拔笔直,眼神中有几分意气风发。

  来人飞到近前,朝五爷一抱拳,“褚堂主,我乃水火寨寨主吕名扬,今日我舍妹多有得罪,还请堂主念在她是个女子的份上,放了她吧!”五爷听罢,暗想“此女今日虽然无理了些,但此次前来又是为了问清劫镖之事的缘由,在事情没有弄清之前还是不伤人为上。”想罢,便一松手,放开了女子。

  “还不快回山寨,这里我来处理。”吕名扬看五爷放开了女子,便用带了些责怪的语言对女子说。

  女子纵身一跃,沿着山石飞去,渐渐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女子走后,崖上三人也纷纷下得地来。

  吕名扬看了看慕容德的一队人马,便对五爷微微拱手道“褚堂主,敢问你们为何来此?”。五爷上下打量了一下吕名扬,便把之前劫镖之事和来此的原因说了一番。吕名扬听完,皱起了眉头,仔细思量了一番后,对面前的九梅和五爷道:“十几天前我三弟王羽和二妹顾薇的确瞒着我出去了一次,回来的时候我还责怪了他们一番,可是他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带任何人,刚刚褚堂主你也看到了我二妹的武功,虽然轻功着实不错,但武艺却是平平啊,我三弟才十六岁,武艺更是一般,按照他二人的实力,不可能杀死镖局的二十几个镖师,再有就是如果是我们杀的人劫的镖,我们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何况是那两面旗子,你们要是还不信,可以随我回山寨,我打开库房叫你们查看,你们的货物总该认得,那么几大车东西,还有马匹,我藏也没处藏啊。”

  听完吕名扬说的话,五爷暗想“听他的分析倒是很有道理,看他刚刚只救人,却没有出镖伤我,倒也是一个正人君子,应该没有说谎。”想罢,便转头看向了后面骑在马上的慕容德。

继续阅读: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