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795

  亦梦来到尚字台前,朝台上的邱元忠一抱拳道:“邱公子,领教了!”说罢,一跃而起,脚踩台角旗杆,横于空中,脚下踱步而上,嘡嘡嘡,三步便走到旗杆中间位置,随即翻身而下,宝剑出鞘,斜刺邱元忠,邱元忠一招清风徐来,身体瞬间平移,紧接横剑一档,向外一拨,剑刃横压对方剑身,亦梦手抓剑柄向前一送,整个剑绕着对方剑身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手中,但是此时却反压在的对方的剑身上,随即便刺,二人出招拆招,打在了一起。

  亦梦虽是女子,可剑法犀利刁钻,片刻之后,邱元忠便疲于应付,元忠暗想:“如此下去可不是办法,先且不说自己能不能赢,就算赢了,这个打法,下面再有人来挑战,自己也没了体力。”随即心生一计,虚晃一招,一挥左袖,袖中突然飞出一只金镖,直奔亦梦右腕,亦梦没有防备,直觉的手腕一软,宝剑便飞了出去。邱元忠一看,机会来了,随即一剑斩去,亦梦一看不好,急忙躲闪,只听得“叮”的一声,头上玉束,被剑刃斩的四分五裂。

  此时下面的看客们也随着玉束碎裂的声音紧张了起来,亦梦的长发在微风中飘舞,细细的雨丝,落在脸上,显出里女儿身的娇艳。台下的亦云,紧握着手里的剑柄,心脏都提到了喉咙,一者是怕三妹受伤,二者是如果输了,也有损玉山派的面子,可是自己又如若出手去救,便要代三妹认输,如若是上去替三妹打,有免不了仗势欺人之嫌,赢了也不光彩。亦云在下面看着亦梦在台上徒手躲闪,简直是如坐针毡,手心里的汗都沁湿了剑柄。

  就在亦云左右为难之际,亦梦飞身上了旗杆,邱元忠持剑紧追,剑尖直冲亦梦后背,如若此时稍有疏忽,随时都可能丧命,沈亦云终于再也坐不住了,提起宝剑便要冲出去,正在他处于半起身状态时,李琰抬手一拍椅子的扶手,瞬间弹了出去,整个人跟影子一般略到了擂台上空,一把抱住了亦云的腰,随即一脚踩到了邱元忠的头上,借着反力弾了出去,跳出了擂台。

  此时亦梦被抱在李琰的怀里,抬眼看着李琰清晰的轮廓,清凉的雨丝落到了眼睛里,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只是一刹那,可是对于亦梦来说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男人抱着,心脏咚咚的跳着,脸上也露出了羞涩的红晕。

  亦梦还在沉醉当中,可李琰此时却落到了地上。他轻轻把亦梦放在了地上,说道:“沈小姐受惊了!”可是亦梦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直直的看着他,没做任何回答,这时沈亦云,匆匆的从另一边跑了过来,先朝李琰拱手道谢:“多谢李兄出手相救!”随即拉了一下亦梦的胳膊,上下看了一下,道:“三妹你没事吧,还不快想李公子道谢!”亦梦终于在哥哥的话声中醒过神来,顿时觉得自己失了态,脸上噗一下热的通红,带着娇羞又微弱的声音道:“多谢李公子!”

  台下众人看到刚刚的那一幕,心中都在暗自赞叹李琰的轻功,李琰从起身到救人,再从救人到回来,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动如脱兔,而且整个过程都是在空中完成,并没有碰到过一下台板。

  正在李琰准备回到座位上时,却听得台上的邱元忠大声说道:“既然人是你救走的,那么就由你来替她打完这场,如若不打,就带她认输!”李琰攥了攥拳头,并没有理会,又朝着座位走去。邱元忠见李琰没说话,心中觉得很没面子,便恼羞成怒的道:“缩头乌龟,敢救人不敢上台吗?”听得此话,李琰瞬间停住了脚步,随即转身,一道犀利的目光射向了邱元忠。

  邱元忠看李琰的眼神变的有些可怕,心中便虚了下来,没敢再说话。只见李琰右手提剑,缓缓走到了尚字台上,并没有任何华丽的轻功。邱元忠此时心里暗暗后悔,自己不该用话激李琰上来,可如今事已至此也只能奋力一拼。他深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道理,在李琰刚站定台上的时候,他便一剑朝李琰胸口刺出,李琰连躲都没躲,只见他用剑鞘一拨,挡开对方剑尖,瞬间前移,直接逼近对方面前不到一寸的距离,邱元忠根本没有看清,李琰便已经到了近前,此时邱元忠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面上的肌肉都有些抽搐了,转身便想跑,可是如今已经来不急了。

  李琰的手掌早以落到了邱元忠的胸前,“噗”的一声,随着一口鲜血的喷出,邱元忠已经飞到了台下,昏死过去。

  台下的邱博连忙带人来到了近前,狠狠的盯了李琰一眼后,抬起儿子便退了下去。

  众人此时都有些惊呆了,看邱元忠之前的几场比武,也算是个不错的高手了,如今却在李琰的手下走不出两招便打的吐血昏死过去,可见李琰的武功有多么可怕。众人都为李琰的武功惊叹的时候,沐王爷的脸上却露出了深意的笑容,但在一瞬间便恢复了正常。

  王爷细微的表情没人会去刻意的留意,可却被一旁的谛空看在眼里,谛空的目光从王爷的脸上慢慢的转向了台上的李琰,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众人见了李琰的武功后,如今谁都没胆量前去挑战了,一直在台下愤愤的雷兴堂老二雷乐明,看到李琰现在以尚字台擂主的身份站在台上,心中很是不痛快,上次他在客栈被李琰打后,回到雷兴堂便火速带人赶回来,却没找到李琰,如今在沐王府里看到了他,便老想着找机会报仇,可自己的武功又与李琰相差悬殊,在沐王府里又不可能带人闹事,如今李琰赢了邱元忠,出尽了风头,自己便又恨又嫉妒,在台下的咬牙切齿。

  雷老二在第一场的时候看大哥上了台,自己本来也想上台,可当时天色已晚,便打算今日去会会那邱元忠,可现在邱元忠被李琰打下了台,自己又不敢去挑战李琰,便四下看了看这台上之人,李琰自然是打不过,崇字台是自己的大哥,武字台陈九曜的武功也远在自己之上,他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德字台上的白妙晗。

  雷老二哪里知道这白妙晗看似一个较弱女子,但在醉雨江南阁里可是为数不多的高手。

  雷老二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德字台下,一抱拳道:“在下雷乐明,姑娘领教了!”说罢,一个前空翻,翻到了台上,抬眼一看,只见得眼前的白妙晗一身淡粉色劲装,头上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只有用一根浅粉色丝带束这头发,其余没有束好的,就任凭发丝坠落随风飞扬,瓜子小脸,淡淡朱唇,没有任何粉黛,有着清丽脱俗之美,雷老二瞬间愣在了那,几乎忘了自己上来是来干什么的。

  可白妙晗却没有给他任何回神的机会,握起双手中的歧光峨眉刺便朝下盘打来,横扫而过,一下便放倒了愣在那的雷老二,随即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雷老二直接划出了擂台。此时雷老二刚刚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台下,便捂着肚子的叫了起来。

  台下众人见状纷纷哈哈大笑,这时只听得雷老大在台上喊道:“蠢货,快滚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了。”雷老二像是很怕大哥,一听大哥叫他滚回去,忍着疼痛,跛着脚,拖着腿,一点点的蹭回了人群中。

  此时应经快到申时,小雨虽然不下了,但天气却越来越阴沉,像是晚上要下大雨,外面的光线也越来越弱。沐王爷站起来抬头望了望天,便对众人说:“今天也比的差不多了,这天气越来越不好,像是要下大雨,我看这场就早点结束吧,大家都回去,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比完最后一场,我沐王府宴请群英!”话罢,大家看天气确实要下大雨,便纷纷撤离了场地。

继续阅读:计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