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与阳光
兔琦琦2019-11-04 14:042,434

  在听说凌云枫正在写界面设计《规范》之后,老赵最先坐不住了。

  账房先生带着孙子熙快马加鞭,很快杀到了凌云枫所在的那个角落,言语虽然客气,但依然无法掩盖其背后的担心与焦急:

  “哎,凌工啊,我听说你也在写设计规范啦?”

  看到老赵一副荒乱惊恐的样子,凌云枫觉得十分好笑:

  “不是设计规范,而是对于设计的一个大体要求。”

  “啊?那是什么意思啊?我看看吧?”

  “看吧。”凌云枫起身把座位让了出来。

  “哦,哦…”账房先生扶着眼镜,紧紧地盯着屏幕,就像在油灯下核对账目一样。

  半晌,老赵才如释重负道:

  “这样来看,你写的这些都是大体要求,不涉及到具体内容啦?”

  “当然不涉及,因为之前孙子熙说过让我来提出大体的要求,具体内容就由他们来填充了。别忘了,我在华翔可是专门跟设计规范打交道的。”

  “哦,这样啊!那我放心了,只要别把我们的活都干了就行。孙子熙,那咱们走吧?”老赵站直了身子,又恢复了账房先生应有的神采。

  “你先走吧,我想和凌工再交流交流。”孙子熙站着没动。

  老赵离开后,孙子熙忽然把脸一变,评审时的那一幅铁青的蒙古雕像般的面容消失了,难看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脸上,两边的颧骨也没那么突兀了,看上去勉强称得上是友善和蔼了许多。

  凌云枫没吭气,只是好奇地盯着面前的蒙古大汉,看他打算变什么戏法。

  “凌工,这两天很忙吧?”

  “还好。”

  “前几天咱们不是去用户体验联合大会了吗?你把你整理的资料发给我吧。”

  “我整理整理发给你?你自己没有记录吗?”

  凌云枫有些不满,因为孙子熙的口气听上去似乎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让人不舒服。

  孙子熙又习惯性地挠头顶上的痒痒去了:

  “哎,我当时只顾着听了,也没顾得上记录。”

  凌云枫觉得这个理由听上去实在是让人蛋疼,因为就在几天前的大会中,设计部同样派出了一个五六人的小团体参加,而孙子熙也是其中之一。起初他们兵分两路互无往来,可就在大会第一天晚上他忽然收到了孙子熙发来的牢骚微信。在微信中,孙子熙开门见山地抱怨那个小团体就跟独行侠似的,既没人搭理也不主动搭理别人。凌云枫说这还不简单,你主动跟别人聊不就是了?没曾料到孙子熙东扯西扯了几句,末了来了一个“还是你人脉广,明天开始我要跟着你混”。不知为什么,就算孙子熙主动降低身份来求我,凌云枫也没觉得有多高兴。因为经验已经告诉他有些人的本性即使如此,表面上的热乎不仅是有目的而且还是有时效性的,一到关键场合就会露出本来的面貌,说不定还会过河拆桥反戈一击。

  再说了,凌云枫也不愿意这个佝偻着腰背的蒙古大汉老是跟着他,让人看了还挺没面子的。

  此外,凌云枫始终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人也在华翔工作过。或许是离开华翔的时间太过久远,凌云枫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华翔的气息。从外貌来看,孙子熙满脸黝黑沧桑,与其说他在城市居住,倒不如说他更像是来自偏远的外蒙古戈壁滩;经常性的双手抱胸丝毫没有为其增添丝毫的气场,反而让人觉得他天生畏寒怕冷迫不得已而采用的保暖姿势。而且,不知是不是承受了太多生活的艰难与岁月的蹉跎,孙子熙从来都没有站直过,始终佝偻着腰背显得老迈迂腐。

  看着看着,凌云枫便失去了继续与他纠缠的心情:

  “这样,我这两天在汇总写报告,写完之后发你一份吧。”

  “好的,太谢谢了!”

  凌云枫淡淡地冷笑一下,只要孙子熙别来烦自己,哪怕他要称王称霸要当成吉思汗又能怎么着呢?

  见凌云枫的头又扭回去了,孙子熙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哎,凌工,你的论文给我的启发很大啊。”

  “哦?真没看出来。不过,你就算是得到了启发也不会听我的建议,不是吗?”凌云枫开玩笑地说道。

  “唉,哪有!我这不是人力有限嘛,你看我们这里加上我就五个人……”

  “得,得,打住。”凌云枫抬起手来制止了他那千篇一律的借口:

  “只有五个人,所以非但不改,连问题也不承认了是吧?我不是说过吗,那些问题你也不用马上改,安排个计划总可以吧?”

  “嗯,嗯,后续再说吧。”

  孙子熙一边敷衍着,一边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了,凌云枫甚至都没看清楚他是从哪个方向走掉的。

  就在此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忽然又出现在了眼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幽香。

  凌云枫看了看表,时间过得真快,又是一天午时了。

  自从天上掉下来个龙珊珊之后,凌云枫便以回请吃饭为由,成功地将陈默替换下场。有趣的是,当每次凌云枫告诉他中午又要失陪时,他都表现得不够纯爷们儿,嘿嘿笑着说道:

  “啊,你又跟那小美女去吃啊?好吧,你可当心别让小雨发现了啊。”

  “就是吃个饭嘛,她知道了又怎样?”

  每当此时,凌云枫都会硬生生顶回去。

  然而,别看他嘴上不含糊,心里却总有些惴惴不安,感觉有些对不起叶思雨。

  不得不说,自从与龙珊珊的接触多起来之后,凌云枫越来越能体会到一种特有的轻松愉悦。龙珊珊那种特有的通情达理与思维疏导的能力也是叶思雨所不具备的,他心中积存的不快与烦恼也如同一块块坚冰在温水中渐渐融化,而这种感觉是陈默同样无法带给他的。

  有时,凌云枫会不由自主地将龙珊珊和叶思雨放在一起作比较,甚至幻想要是叶思雨也能像她一样该有多好。

  “珊珊,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杜英才不会有意见吧?”

  对于凌云枫的担忧,龙珊珊每次都会显出一副不屑来:

  “怎么,他还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么?我爱找谁就找谁,又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每当此时,凌云枫都会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欣慰。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小声询问道:

  “对了,珊珊,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不知是否可以?”

  “什么忙,你尽管说吧。”

  “如果你没时间或不愿意的话,可以尽管拒绝,我完全不介意。”

  “别这么客气哦,尽管说嘛。”

  龙珊珊的眼睛弯弯的,像两个明亮的小月亮。

  “嗯,是这样的,”

  凌云枫压低了声音,凑近了龙珊珊轻轻说道:

  “我有个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