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生非 一
兔琦琦2019-11-04 14:042,509

  冬日的午后,会议室里洒满了懒懒的阳光,再加上充足的暖气,哪怕是周公来了也难免昏昏欲睡。

  屋子一角的垫子上,凌云枫舒舒服服地枕着靠垫,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会网易新闻之后,思维也随着音乐变得混沌起来。

  就在他即将大梦告成的一瞬间,一阵电话铃声突然不合时宜地炸响。凌云枫一边心有余悸地接了起来,一边恶毒地诅咒着打电话的人从此天天失眠夜夜尿床。

  “喂,凌工?我是小胡,现在说话方便吗?”

  “我正在午休……不过没事,你说吧!”凌云枫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巴望着小胡马上把电话给挂了。

  “哦,那不好意思耽误你午睡啦!是这样的,我发的邮件你看到了吗?因为时间挺紧的,还请你尽快组织吧。我听原部长说……”

  小胡是一名年轻而且充满了热情的产品经理,听说还是任剑刚在四年前把他招进来的。不过,他这人说话有个毛病,就是过于“扁平快”,一般人需要一分钟才能说完的话,他只需20秒。此外,好像气短似的,小胡每句话和每个词组在嘴里停留的时间都甚为短暂,让听众不由自主地感到呼吸不畅,大脑逐渐缺氧,最终导致理解能力大幅下降。

  于是,凌云枫听着听着就糊涂起来,急忙打断道:

  “稍等一下,稍等一下,小胡…你看这样如何,我先把你发的邮件好好看看,然后再来找你当面说,好不?”

  眼下,除了盼着小胡马上挂断电话之外,凌云枫别无他求。

  “哦,好吧,那咱们回头再说,你可别忘了看邮件啊。”凌云枫挂电话的速度也很快。

  他把手机放回到桌上,却再也无法入睡。在徒劳地翻了几个身后,他无精打采地夹着靠垫打道回府。

  凌云枫打开电脑翻阅了一下小胡邮件的历史和前序,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说起来也实在是不走运,自从下半年开始,手机公司一鼓作气推出的“蓝莓一代”、“蓝莓二代”和熊欣的儿童机先后石沉大海,与高层的预期皆相差甚远。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蓝星”作为手机公司在2015年的最后一款重量级产品,可谓众星捧月,凝聚了上上下下诸多人的心血,秦毅更是奉命从业内找了一家知名的设计公司做手机的外观,花销不菲。此外,作为本款手机的产品经理,小胡还一度打算让时下非常火爆的电视剧《星月传奇》男一号为其代言,却最终因为代言费谈不拢而告吹。

  无论如何,手机已经进入量产阶段了,小胡急着委托设计部对“蓝星”进行一次用户体验评测,可他和蒋凯华却始终没能达成一致。小胡要求的时间比较紧,蒋凯华开口索要一万五,作为委托第三方公司招募用户的费用花销。

  小胡一看对方竟然要这么多钱,立刻就懵逼了,转而求到了凌云枫的门下。

  在了解了实情之后,凌云枫挺不爽,直截了当道:

  “小胡,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出这笔钱呢?”

  小胡面露难色:

  “他们说没钱,让我们手机公司自己来出。”

  “没钱?他们作为设计部名正言顺的评测机构,除了专业的评测室和一大堆各式各样的仪器,还养着十来名专职的评测人员,钱都到哪里去了?”

  “唉,我问过他们了,他们说今年项目多,钱都花完了。”

  “那么,”凌云枫突然发现了这里的逻辑断层:

  “你又如何想到找我来要钱呢?”

  小胡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蒋凯华说的,他说用户体验组有钱,让我来找你。”

  话一出口,小胡可能是觉得这样说不太妥当,又补充道:

  “我也拿不准这样做是否合适,就去找了原部长,结果他也让我来找你商量,看看能否走你这里的费用。”

  凌云枫抬头看看原华的工位,那里只有一团空气,而小胡也不至于蒙他。

  “那这样吧,”凌云枫想了想:

  “为了稳妥起见,我发邮件跟李总请示一下吧。通常来说,超过5000的费用要经过总经理批准的。”

  “行,那多谢你了啊。”

  “没事。我再多问一句,你干嘛非要找设计部来做评测呢?找我们不行吗?”

  “唉,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原部长说这个产品比较重要,让设计部那边做的话可能更有说服力。”

  “更有说服力?”凌云枫不禁反问道。

  小胡笑了笑,略显尴尬: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反正原部长说这次就找他们了。”

  “好吧,我明白了。我先来确认一下费用问题,稍后再找你商量下一步。”

  “好的,谢谢,谢谢!”

  老板很快就给出了答复,这件事可以考虑,但费用如果能平摊最好,实在不行就由手机公司全部承担。

  得到了放行令,凌云枫连忙拉着小胡去找蒋凯华,指望着能打动对方。他先以一种商量的语气开场道:

  “蒋工,我觉得你们设计部本身就是专门的评测机构,肯定有相关的费用预算,而且蓝海手机的界面设计也出自你们设计部,说白了这次评测就是检验你们自己的设计,就算我们不要求,你们也应该检验把关。因此,评测界面设计的费用最好由你们来承担,而对于评测外观、硬件和质量等方面的费用则由我们来承担,相当于对半分担,你看行吗?”

  小胡在一旁气短地旁敲侧击,为他壮声势。

  然而,机器人到底还是机器人,与之前相比一点都没变。他面无表情,一本正经道:

  “凌工,你理解错了,我们评测是不收费的,那一万五是给第三方公司的。”

  凌云枫笑着说道:

  “我说的就是那一万五,因为如果你们评测都要收费的话,那设计部岂不成了蓝海之外的第三方公司?我的意思就是咱们两边共同分担这一万五的净花销。”

  “不好意思,我们预算里没有这笔钱。”

  “没有?没有就不能做评测了吗?”

  “是的,因为没钱就招不到用户。”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们没钱就招不到用户,而招不到用户就没法做评测。是这个逻辑吗?”

  “是的,谁提出评测的需求,谁就来担负这笔费用。”

  凌云枫终于有点恼火了:

  “你们这么做不合适吧?如果谁都不找你们,那你们岂不是永远都不做评测?蒋工,你们就不能借这个机会审视一下你们自己人做的界面设计吗?”

  机器人依然坚贞不屈:

  “总之你们提出评测需求,就要由你们来担负这笔钱。”

  凌云枫继续忍着心中的不快,叹一口气:

  “好,如果这笔钱由我们来出的话,那你们可以做了吧?”

  他没想到,这句话简直就像是给机器人输入的一条指令,蒋凯华那边突然就有了反应:

  “可以,我们现在开始讨论评测计划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