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无语
兔琦琦2019-11-04 14:042,199

  不像凌云枫时不时还能有些惊喜,陈默混得越来越糟心。

  难道真的来错了地方吗?陈默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初的选择。

  上周,陈默跟程林涛打好了招呼,把工作交接给了一名同事之后就兴高采烈地休假去了。然而半天还不到,陈默就接到了程林涛的电话。在电话中,程林涛也不管陈默正握着方向盘在倒库,张口就骂,好像陈默的失误就要导致公司破产似的。陈默一听,直接一脚就把油门踩到了底,险些让四十多岁的教练提前去投胎转世。匆匆告别了咆哮的教练之后,他满头大汗地赶到公司才发现竟然是被冤枉了,出了差错都是因为交接工作的同事在推卸责任而已!陈默折腾到当天晚上十点多,在向程林涛解释清楚事情的真相后居然只得到一句不咸不淡的“哦”作为了事。

  “妈蛋!真气死我了,不带这么玩的吧!”陈默忍不住骂出了脏话。

  然而,毕竟是天生慢性子,即便是动了肝火,陈默从外表来看依然是一副木不愣腾的样子,让人误认为根本就没生气。随着凌云枫与陈默的近距离接触日渐增多,他才发现这家伙真是属树懒的。如果把陈默也放到《疯狂动物城》里,哪怕是树懒“闪电”见了他都能急出一身汗。

  除了慢,陈默还很善。常言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话一点儿都不假,陈默的老本行是售后技术与服务支持,而“售后服务工程师”也是他在蓝海的正式名头。出于自己的一厢情愿,陈默从来都以“产品经理”的身份自居,不但跟别人拿后者说事,哪怕对凌云枫也是一样。早在去年年底,陈默在和蓝海谈婚论嫁时,程林涛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甜言蜜语地承诺他将会是一名产品经理,只需“捎带”做一些售后服务即可。这番话正好击中了陈默的软肋,因为他既厌倦了售后服务的纷繁复杂与琐琐碎碎,又想尝试一下手机产品方面的工作。

  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陈默懊悔极了:

  “唉,我就是冲着他给我描述的美好景象才来的,结果被骗了!我来了蓝海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产品倒没做多少,售后服务反而在我工作中占比越来越高。甚至在上个月,程林涛还想让我把产品经理的活儿都交出去,以后只做售后服务!妈了个蛋蛋的,不带这么玩的!”

  不知为什么,对陈默的了解和认识越多,凌云枫心中的不安与懊恼也就越多,因为陈默到底还是陈默,他说归说做归做,哪怕外星人明天就要毁灭地球,他也照常会去单位上班。

  也不知陈默是不是天生就神经麻痹,就算是不要王位宁可窝在木桶里捉虱子的第欧根尼估计也没他这般忍耐。当年在鹏城的那段日子里,单身的陈默就一头扎进白石洲一个差到极致的小破房间里,就连卫生间和洗漱池都是公用的,门窗也是破破烂烂拉开就合不上,合上又拉不开。更恶心的是他隔壁还住着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老头儿,成天无所事事就是瞄着陈默看能不能发点小财,可能是老人家身体倍棒,他有一次潜入陈默的屋里,放着轻薄的笔记本电脑视而不见,反而把那一对重达十公斤的哑铃偷去卖钱。就在如此严酷而又不可理喻的生存环境中,陈默稳稳当当一住就是两年,直到结交了女朋友才依依不舍地搬了出来。时至今日,陈默为了追随女朋友而转战阳城,结果依然在一片垃圾场边上找了个连楼梯都长绿毛的破旧筒子楼的最顶层,还是和别人合租。

  凌云枫明明觉得破烂不堪看一眼都难受,而他居然就能心安理得住得踏踏实实!

  被程林涛误解之后,郁闷不已的陈默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大堆牢骚,言语相当直白感人。凌云枫不知道他是否将这条信息设置为“仅部分人可见”,反正出于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凌云枫并没有给予任何评价,生怕被同事或领导看到。反倒是远在非洲的李晓磊在看到之后兴致大发,不仅点赞还留言说谢谢你丫的分享不开心的事,我看过之后开心多了,哈哈哈!

  当然,除了嘴贱嘴馋,李晓磊还是相当讲义气够哥们的。

  别看四年过去了,这三个年轻人的友谊却一直没变,平日里电话微信时长有。按说李晓磊在肯尼亚的华翔办事处过得够滋润舒适了,可他又开始烦上了。前些时候,李晓磊给凌云枫打来了越洋电话,开口就是“唉,我最近特烦,看到谁丫的都烦!”凌云枫一听那口气就想笑,说你既然如愿以偿地到了海外,还烦个啥啊?“唉,眼看以前的同学同事都有了女朋友,而我到现在还孤身一人与明月相映成趣。”凌云枫心想你那叫做气势磅礴制霸北非,就凭110公斤的体重谁敢跟你滚床单呢,除非她想变成贴纸。凌云枫忍住笑,安慰他说那你赶快找呗,肯尼亚又不是没有女人。李晓磊叹口气说这边生活圈子其实挺小的,就办事处和大使馆那么几个中国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其他丫的都是本地的小黑。凌云枫说那你就带一个黑女孩回家呗,顺便还发扬了多元互助的国际精神,一举三得。

  不出意外,李晓磊很认真地拒绝了这个看似可行的建议:

  “云枫,你不知道,俺娘有令,只许找比我白的女孩……”

  凌云枫当时就笑出声来。

  其实他妈的要求真不算高,因为李晓磊本来就黑的跟李逵差不多。问题是他现在身处非洲啊,那可是一个连小白脸乔峰去了都显得洁白细嫩的国度。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晓磊渐渐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与顾虑:

  “唉,说真的,哥们儿觉得自己待不了多长时间了。我烦了,在这里呆腻歪了,我想回家了。”

  一种冲动,一种恨不得马上飞回祖国的冲动,一种离开华翔的冲动在这句话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凌云枫听着心中一震,这种冲动曾经是多么的熟悉与亲切啊!曾几何时,这种冲动也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他的心灵,曾几何时,他就是凭着这股冲动才离开华翔,而结果又如何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