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香日(1)
温雪幻蕾2017-02-23 20:073,314

  夕阳落山已有一顿饭的功夫,天边的晚霞映照着最后一点日光。一弯浅白的月亮不知何时印上半空,一群群鸟儿趁着晚风归巢。

  荆州都督府门口,一位中年妇人并两个女孩提灯伫立。妇人年纪在五十多岁,一身素衣,项上戴着一串沉香念珠。两个女孩都在十岁上下,个子高点儿的女孩一手提着灯,一手挽着妇人的手臂,另一个女孩也许因为等得久了,不时探出身子望着巷子的深处。

  可是巷子的尽头一个人影也没有。

  “娘,爹和约儿怎么还不回来?”小女孩撅着嘴问。

  “他们爷俩儿哪回出去不是玩到天荒地老!”妇人低声咕哝了一句,回头对年长一点的女孩说,“顺儿,你带真儿先进去吧,我再等等。”

  顺儿听了,将灯笼递给妇人,拉起真儿要走。真儿甩开她的手,执拗地望着巷口的方向,说:“我要等约儿回来。孙伯伯家里有很多好玩的,她说要给我带回来。”

  妇人正要说话,突然听到巷子那一头隐隐传来车轮声。

  “回来了!”真儿一听,撒腿便往巷子里跑去。

  “慢点儿跑,仔细摔着!”妇人在背后叮咛。

  “娘,你看她,平时娇娇怯怯,一见约儿的影子就成了一尾活龙!”顺儿忍不住笑起来。她从母亲手里接过灯笼,高高举起,远远照着飞奔的真儿。

  不一会儿,马车走到近前。一个中年男人先下了车,转身将真儿抱了下来。真儿的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大大的盖盒,她顾不得说话,一溜烟先跑进了府里。

  男人望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顺儿见车厢里没有了动静,好奇地问:“爹,约儿呢?”

  中年男人笑着指了指车厢。顺儿走过去,掀开帘子,挑灯一看,只见红彤彤的锦缎坐榻上,武约正在呼呼大睡。那身雪青色男式绸袍在通红的灯光下更加晃眼,锦缎的红和灯火的黄仿佛全都流到了那上面,就像一颗巨大的夜明珠艳光四射。约儿就卧在这一片光亮中,满月似的脸庞隐隐透出红晕。她睡得深沉而香甜,顺儿早上给她梳的抓鬏有些松散了,几缕碎发散在额头和脸颊上。

  顺儿笑起来:“爹,约儿还挺称这身衣裳。”

  男人说:“是啊,她跟孙大人和王大人家的几个孩子玩得欢,他们都把她当小子,平打平闹。”

  妇人凑近嗅了嗅,回头嗔怪道:“不是又让她喝酒了吧?”

  男人像被什么抓住了什么把柄:“我叮嘱过不让喝,后来她跟那几个孩子在一块儿,可能喝了两口米酒。”

  妇人抱怨起来:“哪有这样当爹的?她才多大你就让她沾酒?”

  男人忙过来背起约儿,回头对车夫赵伯说:“你把车赶回后院吧。”

  赵伯立刻赶着马车往后院去了,顺儿挑灯走在前面,男人和妇人一起进了府。妇人边走边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让她跟你出去瞎跑了!”

  第二天是五月初一。妇人照例一早携三个女儿——顺儿、约儿和真儿到庙里上香。

  坐在宽敞的马车里,妇人闭目养神,一只手数着念珠。顺儿坐在她边上,用手挑着车厢一侧的窗帘,望着外面的风景。约儿和真儿坐在另一边,她们正一起摆弄昨天带回来的那些玩具。约儿拿着一只木头做的青蛙,青蛙的眼睛是一根贯穿的木棒,她翻来覆去看了看,轻轻将木棒拧了几转,然后把它放在坐榻上,一松手,青蛙立刻蹦跳了起来。

  真儿一看,立刻扑住青蛙,撒娇说:“二姐,这个给我好不好?”

  “你拿去吧。”约儿有些得意地说,“还有更好玩的呢!”说着,她拿起一根竹签,竹签上有两个竹篾弯成的圆环,圆环上缠绕着五颜六色的棉线。约儿轻轻推了一下竹签上的一个机关,将两个圆环推到了竹签的上部,随后,她松开手,两个圆环飞快地旋转着下降,看着就像竹签上串着两个彩球。

  真儿瞪大眼睛,眼看着彩球徐徐落到竹签的底部,慢慢地停止旋转。她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玩具,挑出一盒七巧图说:“我拿这个跟你换,好不好?”

  约儿看了一眼说:“这个不好玩。你拿别的跟我换。”

  真儿失望地放下七巧图,低头仔细斟酌。约儿又拿起一对铁做的花公鸡,它们固定在一个圆形的铁盘里,她提起拴在盘子上的挂绳,两只公鸡顿时你一口我一口地开始啄食。

  顺儿风景看累了,放下帘子,百无聊赖地看着她们。只见真儿眼馋得就要流下口水来,但是又舍不得自己的宝贝,神情很是煎熬;而约儿自顾自地玩着,故意引逗真儿着急。

  顺儿忍不住说:“约儿,你就给真儿吧,你看她多为难!”

  约儿撅起嘴:“刚才我们是一块儿分的,她五个,我也五个;我又送了她一个。都是自己挑的,分完了又觉得我的好!”

  真儿耍赖说:“我怎么知道你的那些更好玩?”

  约儿说:“我是不是让你先挑的?这些都是孙伯伯给的,我也没打开看过,你挑剩下的就归我了,你还不满意?”

  真儿也撅起嘴:“你那几个我都没见过,不知道怎么玩,我当然不要啦!”

  “所以,你看我玩得好又掉头回来要?”约儿不高兴。她边说边拿起另一个模样古怪的木盒子,用手捣鼓了几下,一侧突然打开一个小门,里面藏着一个描漆的小抽屉。那是一个精致的百宝箱,里面暗藏数个格子,但是要找到机关才能一个一个打开。

  真儿眼巴巴地看着,越看越羡慕,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你耍赖,你故意先把不好的给我看,好的都留给自己!”她一边哭一边说。

  约儿赌气不理她,玩得更加兴高采烈。真儿哭得更大声了。

  妇人正在默念《心经》,听到女儿们哭闹,轻叹一口气,睁开眼来,看着约儿说:“你就不能让一让妹妹吗?”

  “娘,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吵吗?问也不问一声就说我!”约儿委屈不已。

  “就是一个玩意儿,你们也值得为它吵?”妇人说。

  “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俗人!”约儿撇嘴说。

  “你跟谁说话啊,这么没规矩!从小娇惯你,越来越没样子!”妇人音量一下子提高了。

  顺儿探身轻轻拍了拍约儿的腿,示意她放下手里的玩具,恭敬听话。

  约儿一扭身甩开姐姐的手,玩得更起劲,一边玩一边开心地唱着歌。真儿看到母亲生气了,立刻云收雨停,低头抽抽搭搭,一边摆弄自己的玩具。

  妇人的耐性终于到了头,她一把夺过约儿手里的百宝箱说:“什么好东西,值得让姐妹们争竞?!”说着,她掀开窗帘,顺手扔了出去。

  就在眨眼间的工夫,约儿倏地起身,妇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一掀车帘跳下车去。真儿看着她,又响亮地哭起来。

  顺儿焦急地大喊起来:“赵伯,快停车!”妇人忙掀开窗帘,只见约儿摔倒在地上,脚踝磕出了了血。赶车的赵伯慌忙跳下车,过来扶她,被她一把推开。她倔强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下路边的野地里,捡起百宝箱。

  妇人忍着火气看着她一瘸一拐地走回来,赵伯伸手要抱她上车,她却旁若无人地走过马车,往山寺相反的方向走去。赵伯跟上去叫她,她是越叫走得越快。

  妇人坐在车里,气得眼泪掉下来。顺儿忙下了车,快步追了上去。谁知约儿一听有人追,倒跑了起来。顺儿追出好远,才抓住了她。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顺儿气喘吁吁地说。

  约儿冷笑着,不说话。

  “今天为什么去庙里,你不知道吗?”顺儿想了想,说。

  约儿一听,一脸乖戾之气顿时全无,眼神中倒露出一丝哀伤。顺儿拉着她的手往回走,她也乖乖地不再反抗。顺儿领着她重新上了车。

  真儿天生胆小,见自己捅了漏子,已经大哭了一场,两只眼睛桃子一样红肿。她偷偷看了看二姐,见她闷声不吭地低着头,就小心翼翼地蹭过去,小声问:“姐姐,七巧图怎么摆出兔子来着?你跟我说说,我又忘了。”

  约儿不耐烦地推开她。真儿不肯走,默默坐在一边。

  约儿过了一会儿消了气,扭头看妹妹,见她两眼肿得像眯着眼睛,楚楚可怜又有几分滑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真儿见姐姐笑了,也跟着笑起来。

  ——真儿就是这样,没有人敌得过她的眼泪。

  顺儿看着她们,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一会儿雨一会儿晴,害得旁人跟着你们也阴晴不定!”

  妇人也给气笑了。“阿弥陀佛,我是造了什么业,生下你们这样的女儿!”

  约儿和真儿和好如初,又挤在一起玩。妇人看着她们,却落下泪来。顺儿看了,递手绢给母亲,低声说:“娘,以后就由着她们打闹别理了!你看她们打完了跟没事一样,你得有多少泪才够给这两个人哭的?”

  妇人叹了一口气,说:“她们两个要是都跟你这样懂事该多好!”

  顺儿笑起来:“有她们两个,顶一个半小子,家里多热闹!”

  一句话触动了妇人的心事,她幽幽叹了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则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