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威胁
琼孩子2017-03-31 17:064,774

  花琼烨仁和莫小悠相互不解的望了望,还是花琼烨仁不怕死的决定先开口,“朵儿,发生什么事了吗?”花琼烨仁很小心的寻问,然后紧张的等待着花琼朵儿的回答。

  可花琼朵儿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自己悠然的品尝着手中的红酒,那冰冷如霜的神情与冷厉的眼神,让花琼烨仁和莫小悠的心更加的忐忑不安。

  他们知道这样的花琼朵儿可是一惯在商业上所存在的花琼朵儿,她就像是一个主宰别人命运的死神,主张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宗旨,有时闻到一点的血腥,毫不犹豫的进行略夺与理所当然的毁灭。

  而自从爱上靳哲野,花琼朵儿收敛了那个可怕的自己,完全用另一个自己在和靳哲野交往。为了那个靳哲野,妹妹努力的在改变自己,为了能够有一天嫁给靳哲野,不惜把花琼王国丢给一直不看好的哥哥(也就是我花琼烨仁啦)天天去上家庭学习课程,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女人去讨得靳哲野的欢心。一开始还以为妹妹只是发现了好玩的事,迷恋那个靳哲野只不过是一般的追逐游戏罢了。而后来看到妹妹天天为此的早出晚归,就知道妹妹真的认真了。花琼烨仁当然替妹妹感到高兴,也相信妹妹的努力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现在,妹妹是准备放弃了吗?靳哲野这个人花琼烨仁还是有所了解,他一手打拼下来的‘黑野帝国’并不逊色于‘花琼王国’。

  ‘花琼王国’是家族继承下来的事业,当它在花琼朵儿的手里再创神话之际,‘黑野帝国’则是神秘的一夜掘起。而那个靳哲野也是很高调的现身于整个商业界。他的行事做风几乎跟妹妹的一样,但他有着猖狂的步调,邪魅的气质让人闻风散胆,同时也吸引了众多女人的芳心,据说他身边的女人不断,还有一位婚约即近的未婚妻。

  难道妹妹是受了什么委屈?可又不像。白微微是谁?花朵儿跟花琼朵儿有什么不一样吗?

  花琼烨仁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妹妹,至少之前认为妹妹单纯的爱恋靳哲野并不是自己一开始认为的那么简单的事了。既然妹妹不说,那么就只有等那个靳哲野来了之后就一切都会明白的。

  想到这,花琼烨仁也起身去酒柜拿出一瓶酒,两个杯子,回到原位。

  “来,老婆,我们也来喝酒。”花琼烨仁倒好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莫小悠。

  莫小悠先是望了眼花琼朵儿,然后接过老公递来的酒杯,两夫妻也开始开心的品味起美酒。

  约莫一刻钟不到,门外就有了汽车开来的声音,然后是某人下车后关门的声音,再然后是花琼朵儿那随手扔在一边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花琼朵儿才一按下接听键,对边就传来靳哲野那简冷的声音,“我到了。”

  花琼朵儿什么都没回,脸上只是淡淡的扯出一个冷笑,然后瞬间双眸一暗。

  “吴管家。”被唤作吴管家的男人迅速的来到花琼朵儿的面前,低头恭敬的道:“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去请外面的客人进来。”

  “是”吴管家听完指示迅速的向外走去。

  当靳哲野被带进屋内,一眼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三人,如猎鹰般的眸了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一个是他熟悉的女人,另一个是,如果他猜的没错那就是花琼王国的总裁花琼烨仁及他的妻子,那么这个他熟悉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瞬间似乎明白了。

  花朵儿原来就是花琼朵儿。

  呵呵,似乎自己忽略了很多有趣的事。可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他需要向某人寻求答案,于是不动声色的敛了敛眼色,恢复他和花朵儿相处时的神色。

  花琼朵儿一侧头就看到靳哲野在朝自己走过来,他不容忽略的气息硬生生的让自己的手心冒出一层冷汗。她知道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不安的因素,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在她的认知里这无疑是失败者的表现。不,她是成功者,今天不就是要打一场漂亮的胜仗不是么,对手还是‘黑野帝国’的靳哲野。

  等下不知道他知道自己输了并且输在一个小女人的手里,会怎样的抓狂呢。想到这里,花琼朵儿的嘴角耀出冷冷的笑。

  突然一股熟悉的气息萦绕在花琼朵儿的脸颊上,花琼朵儿这才发现靳哲野早已来到自己的身边,几乎半个身了挂在自己身上。一手紧紧的抱拢住自己的腰间让自己无法动弹,另一只手则是细细的抚摸着自己细腻的下巴,而整个脸凑近自己,嘴唇若有若无的扫过自己的唇瓣停留在脸颊上撕磨,鼻子里喷出的逐热气息瞬间燃烧起自己的身子,面上一片绯红。

  该死的,花琼朵儿在心底狠狠的咒骂了一句。

  “朵儿,你还是那么敏感,真喜欢这样的你。”靳哲野此时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在及力的克制自己,只要一碰上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会受到严重的打击。要不是目前有两位碍眼的观众呆愣在这,他真想就在这里狠狠的要了这个女人。

  一旁的花琼烨仁和老婆莫小悠看到这煽情的一幕,早已僵化的像两柱木雕。

  “不是说了不许在除我以外的人面前再穿这件衣服的吗?你似乎很不听话哦女人。”靳哲野早已发现这女人现在身上穿的就是她第一次勾引自己时穿的衣服,只不过那天她还戴了一个黑色的蝴蝶面具,神秘得性感迷人,从此他还真的迷上了她。像是给予不听话的小女人的惩罚,靳哲野邪恶的侵略性的捏了下花琼朵儿的**。

  指尖带有的酥麻感让花琼朵儿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全身发烫得像火烧似的,喉咙处也干燥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仅存的一丝理智想要阻止靳哲野的侵犯轻呼出声,却是一声****的呻吟。

  靳哲野的自制力瞬间崩溃,目光幽暗得深沉,一举打横抱起花琼朵儿。突来的举动让花琼朵儿直觉的双手环住靳哲野的脖子,脑袋晃的更是没了多少意识。

  靳哲野斜视已处于木头状态的两人,“房间在哪?”

  两个木头人现已完全没了意识,就像是接收到主人的命令只有遵从的去完成。

  目光齐齐的望向二楼的第二个房间,手也直直的指向那里。那确实是花琼朵儿的房间。

  靳哲野顺着视线望向二楼的第二个房间的方向然后大步的向那走去。留下两个木头人继续在大厅当木头,直到好一会房间里传来花琼朵儿有些惊慌的声音,“你在干吗?”

  然后是衣服完全被撕裂的声音,再然后是靳哲野邪魅的声音,“你说呢,朵儿。”

  再再然后是无尽的旎涟的喘息之声。

  花琼烨仁和老婆莫小悠才猛的惊醒过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花琼烨仁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老公,太震惊了!”然后两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二楼的第二个房间,房门紧闭着。

  一直到傍晚时分,二楼的第二个房间的门依旧紧闭着,也没人敢从那经过。

  直到晚饭全部摆上桌,花琼烨仁和老婆莫小悠端端正正的坐在饭桌前,望着可口的饭菜时不时的吞口水,目光也时不时的飘向今天观望了大半天的二楼的第二个房间。

  “老公,你说我们该不该去敲门叫他们下来吃饭啊?”莫小悠细细的问着老公,那微弱的声音表明了那是不可能的事,谁敢去冒那个险啊,那可是关乎生命问题,谁叫那房间里是两个撒旦级别的人物。

  花琼烨仁自然的猛摇了摇头。如果以往只是去叫自己的妹妹,也许他还有那个万分之一的胆,可现在再加上个更可怕的靳哲野,打死他都没那个胆了,搞不好那可是比死更要命的事。

  靳哲野这个人他还是有点听闻的,‘黑野帝国’可是他在刀尖上用鲜血打拼下来的,他可是活生生的从死亡里走出来的邪魔。如果说妹妹是主导人类生死的撒旦死神,靳哲野就是可以颠覆人类生死的大魔头。总之他们撞在一起,恐怖!远离才是明智之举。

  花琼烨仁想到这,全身一个激灵。“我们还是自己吃吧。”说完,两夫妻开始埋头猛吃。

  二楼的第二个房间内,空气中似乎还萦绕着暖昧的春色。大床上花琼朵儿几乎费了些力气才让自己爬坐起来,该死的靳哲野今天像疯了般要了自己整整一下午,如果自己像一般女人的身体,恐怕早就累挂了。可那个罪魁祸首竟然没事般的跑去洗澡室冲澡。

  正当花琼朵思绪游离之际,浴室的门一下被拉开,只见靳哲野全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在满室的一团热气之中走了出来。刚冲洗过的他全身带有一种清香的手息,结实的上半身还带有未擦干的水珠沿着健康的肌肤滚滚而落,性感得要命。

  花琼朵儿努力克制自己为了美色而吞口水吞口水的可笑动作。

  “女人,满意你所看到的吧。”靳哲野开口调戏的话适时的拉回了花琼朵儿犯花痴的神经,可一看清楚目前靳哲野的动作,花琼朵儿的内心着实一惊,但她只是眉头皱了皱,不悦的开口道:“你要干吗?”

  “没看到吗?我在穿衣服啊。”靳哲野好心的解释一番,然后迅速的扯掉腰间的浴巾,脸上是一脸的邪笑。

  “你慢慢换,我去洗澡了。”花琼朵儿尽力的控制自己发慌的内心,连忙扯起床单包住自己,头也不回的往浴室走。可她慌乱的步伐早已泄露自己杂乱的心跳。靳哲野的面色诡异的抽动了几下。

  靳哲野换好衣服之后来到床前的一个圆形沙发椅子上坐下,开始细细的打量起花琼朵儿的房间。整个房间以黑白色系为主导,一些简单的装饰显得很单调,这根本就不像是个女人的房间。看来这个花琼朵儿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趣,真不该跟我玩游戏。幽深的眸子在一抹冷笑之中散发出凄凉的寒光。那是开始狩猎的预兆。

  “白微微在哪?”刚沐浴完的花琼朵儿套上浴袍拉开浴室的门就听到这宛如地狱传来的质问。她还确实被愣了下,不过马上回过神来,一抹魅笑随即展现在嘴角,但神情是绝冷的。哼,真够直接的,那冷厉的质问真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刚刚和自己滚了一下午床单的人。

  “我不就是你的未婚妻,白微微吗?”花琼朵儿顺手倒了杯水一口气的喝完,这个游戏直到现在她才惊觉自己玩的有多过火,但这是必须的不是吗?

  “我不管你到底是花朵儿还是花琼朵儿,而又为什么扮演白微微。我现在只想知道白微微在哪?”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靳哲野直觉不想伤的太狠,也许她是唯一让自己觉得有趣的女人吧。

  “我也跟你说实话,白微微我是不会给你的。”花琼朵儿并不领情的秀眉一挑。

  “条件。”

  “果然爽快,那我也不拐弯了。我要你下个月的婚礼改成是与我花琼朵儿的婚礼,那么我就保证白微微的安全。”

  “呵呵呵呵呵呵,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怎么?爱上我了,这么想嫁给我?嗯?”阴冷的说着这话之际,靳哲野已慢步到花琼朵儿的身边,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她的下巴,抬高,让其双眼望着自己。

  花琼朵儿并不惧怕的冷漠的盯着靳哲野几乎发黑的脸色及阴沉的双眼。

  “呵呵,你别多想。我只是想向外人证明我花琼朵儿的魅力罢了。你可以不答应,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不看在白微微的命但‘黑野帝国’的光明前途你也不在乎了吗?”

  “你在威胁我?”手指的力度在渐升的怒气之下加剧了许多。

  “不敢,不敢。”花琼朵儿这时近乎是喉咙发出的声音,突感嘴角处自口腔内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用手一擦,是血,腥腥的。

  “很好,希望你不要后悔。我答应你了。”靳哲野直到那鲜红的血液沿着自己的手背滑落滴到地毯上,许久才后退一步,然后大步的离去。

  直到门被狠狠的关上,花琼朵儿才像全身无力般的滑下,她知道靳哲野并没有认输,而自己却已经彻底的惹怒他了。两行泪无声的滑落,混着鲜血,垂落。

  当花琼烨仁和老婆莫小悠第一时间赶到她的面前就是看到如此落魄的花琼朵儿。

  其实自房间内传出的第一句争吵,他们就立马跑到房门口偷听。所以花琼朵儿和靳哲野的对话他们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似乎也有些明白了妹妹的事。直到靳哲野气愤的摔门而出,他们就赶紧来看看妹妹。

  “朵儿,你就那么爱他非要这么做吗?”花琼烨仁的语气是心疼的,他从没见到妹妹如此不堪过。莫小悠也是一副无比心痛的模样望着花琼朵儿,爱情她经历过,确实挺伤人的。

  过了许久之后,花琼朵儿才坚定的开口道:“这世上,只有他才配娶我花琼朵儿。”

  此刻满室的靡昧春色早已换上了战火的硝烟弥漫,直到靳哲野的离开都久久不曾退散

  。如果一个女人只能分为花瓶与强人这两种,那么花琼朵儿就成功的合二化一。但再怎样也终究只是女人。但她能够做到自己决定被谁去欣赏,所以她选择了靳哲野,哪怕最终会被他的怒气而粉身碎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咪爹地在泡你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咪爹地在泡你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