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街头不识故人来
水月笙2017-03-30 15:282,142

  丑时将至,阴气凝聚,所谓百鬼夜行,各有其法。

  清明之夜,鬼气煞人,若是厉鬼,必来报复。

  陶弘景站的笔直,站的有姿有态,他静静的听着女人的哭诉,竟是因为他么?害得母子不能相见,可阴阳有隔,人鬼有别,凡事讲究平衡二字,如此人鬼相见难道不怕逆了五行,悖了天理吗?

  “七魄具散纯属无稽之谈,我区区凡人如何能害的了你。”

  “哈哈,陶弘景,本宫记住你了。”

  女人化成一道青烟,消失不见,倒是萧铿挺直的站着,那垂下的眼帘自从何氏出现便没有睁开过。

  陶弘景上前,抱起萧铿,将他放在床上之后离开了寝殿,这一夜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阴风停罢,皓月高悬空中,月光柔和,恰似一池碧水温柔静谧。

  翌日,和风送暖,碧空如洗,陶弘景白衣白带,面如冠玉,色若春晓之花,只是那星点愁绪在那眉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踱步而走,心中思量无限,昨晚翻了一夜的杂书,他才得知那清明雨露竟是不凡,除了能使凡人开了眼目,更能让孤魂野鬼伤了三魂七魄,昨夜何氏如此说辞,怕是误会了他。若是何氏就此化作厉鬼寻他复仇,那该当如何?

  “拜请飞剑神,降下人间乱斩人,人人害吾无行恶,小法祭飞剑,打杀恶人命无存。”

  陶弘景忽闻此言,抬眼望去,只见一道士装扮的中年男子,手拿拂尘,肩背木剑,一脸的络腮胡子挡住了男子一半的真容,那风吹日晒的双眼,透着点悲天悯人的意思,却又带着点疯狂不羁。

  那道士边走边喊,姿态似有狂妄之意,言辞之境尽是洒脱。

  “见公子器宇轩昂,丰神俊朗,只是这眉间隐约有黑气聚团,公子您这是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道士经过陶弘景身边之时,猛的停了下来,不知怎的这一番话就从他嘴里蹦了出来。

  道士原本是不愿插手幽冥之事,正所谓人有人律,阴有阴法,二者原本就不冲突,各司其职也就是了,但他只觉那公子似曾相识,一时恻隐之心,稍加提个醒罢。

  “道长所言极是,不知道长有何破解之法?”陶弘景微愣片刻,良久才对着道长说道。

  “你竟如此淡然,换了旁人定是惊恐不已,不错,不错。”道长略有欣赏的打量着弘景,这个娃娃倒是有几分胆量。

  “这儿人多口杂,道长可否借一步说话,”

  陶弘景见道长颔首点头,便领着道长去了茗香茶坊。

  茶香飘飘,清香之气顿时充斥了整个鼻尖,一杯清茶亦是一世人生。

  陶弘景挑了个靠窗的位置,让下店小二上了一壶粗茶,他倒了茶水,递给了坐在他对面的道长。

  道长端起茶水,放置鼻尖,细闻之下,凝眸蹙眉,而后说道:“这粗茶倒是别有滋味,闻这味儿,就知道这杯茶苦不堪言。”

  道长喝了粗茶,苦涩之意瞬间蔓延口中,那股清苦,直直的落在了心上。

  “世人疾苦,不知道长可有办法?”陶弘景惊叹不已,他如此苦心,竟被道长察觉,这道长看着其貌不扬,却绝顶聪明,当真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

  “呵呵,贫道可不是救苦救难的老天爷,公子问这话可是折煞我也。”道长放下茶杯,自顾的倒了杯茶,旁若无人的喝着。

  陶弘景一时无言,便喝口茶,打算聊点别的。

  “敢问道长是何处高人,云游丹阳所为何事?”

  “贫道孙游岳,此番来贵宝地是来看一位故人。”

  陶弘景喜惊,据说他这个名还是孙游岳道长所取,如今也算有缘,竟然在街头偶遇,看来他和孙道长的缘分着实不浅呐。

  “在下姓陶名弘景,草字通明,这弘景二字还是拜您所赐。”

  道长一愣,难怪觉得此人面容熟悉,原是陶家的公子,也真是巧了,他来丹阳正是为了陶弘景而来。

  “贫道失礼失礼,想想当日襁褓婴孩,如今已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一晃眼竟已有二十余年了。”孙游岳有感而发,时如隙中白驹,眨眼间顷刻飞逝。

  “孙道长容我一言。”陶弘景见道长似乎念起旧事,便要问上一问那何氏的事情。

  “陶公子但说无妨。”

  “道长适才说在下眉间黑气凝结,惹了污秽,不知此言如何破解,还请道长不吝相告。”

  孙游岳眉间打结,方才他看到的那股黑气明显是厉鬼所为,凡是被厉鬼下了黑气的人,不出三日便暴毙而亡。

  “陶公子近日可是遇见了什么怪事?”

  陶弘景将一切因由告诉了孙游岳,昨晚发生的一切,他描述的绘声绘色,丝毫不漏。

  孙游岳眉间的结越发紧蹙,此事不好办啊,想那何氏是铁了心的要害人性命。

  “何氏不顾阴司律法,化为厉鬼,擅自游荡人间,若是被鬼帝知晓,必将重罚何氏精魄,她不惧如此恶果,誓要拿你性命,看来你是凶多吉少了。”

  陶弘景面不改色,他一身阳刚之气,何故怕了厉鬼。

  “公子果然非池中之物,这只厉鬼贫道帮你收了她。”孙游岳倒是自告奋勇,估摸着他还有别的打算。

  “不可,在下认为此事还有转机。”

  “贫道洗耳恭听。”

  “何氏不过是误会了我要拿她七魄,只要将此事说明白,待误会消解,她便没了理由拿我性命。”

  “哈哈,陶公子一句误会便要何氏放弃,公子未免也太小看了鬼怪了吧。据我所知,孤魂野鬼之中厉鬼最不常见,凡为厉鬼者,必将同归于尽。你搅了何氏执念,她的执念便成了你的死期。”孙游岳大笑而言,似有嘲讽之意,人都是自以为是。

  “道长可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哈哈,臭小子,等你死了,你就知道贫道是不是在危言耸听了。告辞。”

  孙游岳不在理会陶弘景,扬长而去,桌上的一杯粗茶可是还没有喝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