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信不信鬼话
绿草香2017-03-27 12:332,366

  “住嘴!”宋联播勃然大怒,“连鬼话你也信,你知不道你是人,快闪开,他已经不堪,乘胜追击就能杀死她,只有杀死她,以后你就清净了。”说着,扯着我的脖领使劲一拉,把我拉一个趔趄。

  鬼姐闪身一跳躲过了,可第二剑就不容易了。

  宋联播看准了,用尽全力朝鬼姐刺去。

  不要啊!我一个纵身飞跃过去,“咔!”青铜短剑一下刺进我的胸膛。我大叫一声,人摔倒在地上。

  宋联播惊住了,血从剑身汩汩往外淌,因为铜剑有个剑槽。

  鬼姐也惊住了,看没人攻击了她,急忙跳开逃掉了。

  “怎么办?这怎么办?”宋联播惊慌失措。

  我很清醒,告诉宋联播不要慌,“西边是空房子,不要到西边去,去是浪费时间,到东边邻居叫,那是我小猛叔家,叫他帮忙!”听了我说,宋联播急忙跑出去。

  一阵阵疼痛从胸口传来,感觉要昏过去了。

  突然,一阵冷风包围了我,有人抱着我的头在往起抬,我睁眼睛看见一团黑影,我知道是鬼姐回来了,我用力说:“鬼姐姐,你回来干什么,快走吧,我知道你是个好鬼,我要是真的死了,就去找你,和你一起去当鬼!”

  不,你不要当鬼,你要活着,我要你活着!鬼姐很悲情地说,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和抽泣声,看来鬼姐是哭了。

  外边有脚步声,鬼姐往我手里塞一个小瓶,“这是我的眼泪,就是鬼泪,不行的时候你就喝一点。“说着,闪身一边。

  我身上真的开始疼痛,喝下一口鬼泪,还真的不疼了,我惊讶,这鬼泪竟然有这么奇特的功效,我手捂的胸口,血也不怎么流了。这鬼泪一定是鬼的眼泪了。

  宋联播和小猛叔等人来了,把我弄上担架,抬上车,朝医院开去。

  因为来的及时,因为有鬼泪,更因为剑刃短,没有致命,但受伤害不轻,需要住院一阵子。宋联播一直在照顾我,她很愧疚,她不认为我奋不顾身是出自我的本意,她认为我被女鬼给迷惑了。她这样认为,让我长出一口气,必定我那个奋不顾身是不好用语言解释的。

  这天,宋联播对我说:“看吧,这个女鬼非来医院找你不可,我已经下了迷幻阵胡,就等她来了。”我心里一惊,怨不得宋联播在我的胳膊上用朱砂画了很怪的图案,手腕上画了珠链,代表什么,我不知道。

  这让我担心起来,两个人还要打,而我躺在床上,连拉架都不能。于是我试图赶走宋联播走,看宋联播接电话,我就说,“你要是有事儿就回去吧,我现在已经能自理了,有事儿我再叫你过来。”

  “不行的,师傅把这事儿交给我,没办好怎么能退回去呢!”没想到宋联播更执着,看她一脸冷冰冰,就应该知道是个固执的人。

  我的心一直悬着,这天,我担心的事儿终于发生了。

  已经是午夜了,我一直没睡,看见护士从门外轻飘地走来,是查房吗?因为我晚上已经不打针,没有护士的业务。

  护士走到我床边停住了,定定地看我,我也看她,他的脸被口罩遮住,只有一双大眼不停地眨着,我明显感到一股阴风让我一激灵,我不自主地去拉被子。

  我刚拿出手,护士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一下把我拉到床下,我眉头一皱,这一拉动了我伤口,我“哎呀!”一声。

  临床的宋联播听到我叫,睁眼,抬头,然后大叫:“大胆魅鬼,你果真来了!”说着从枕头下抽出短剑,朝护士奔过来。

  难道这个护士就是鬼姐?我终于看到鬼姐的身材了,虽然看不见眼睛以外的东西,觉得鬼姐身材是一流。

  见宋联播冲来,鬼姐抓起枕头朝宋联播打去,枕头里的鸡毛纷纷扬扬,在屋里漫飞,然后,拉着我往门外跑。因为是鬼姐,所以我极力配合,我几乎被鬼姐带着跑。

  偌大的走廊,只有一个灯泡,还黯淡无光,所以,走廊里幽暗一片,一派萧杀的气象。宋连波一手提着青铜剑,一手攥着黑狗血的瓶子,在后面追过来。

  跑到走廊的尽头没有路了,看有个门,鬼姐一脚踹开,拉我进了这屋。屋子竟然是下坡式的,要往下走,好象是地下室。

  屋里阴冷阴冷的,没走几步冷就把衣服打透了,屋里仅有墙角有一盏灯,比走廊里的还昏黄,昏暗的灯光带,并排摆着很多床,床上都是白床单。

  因为是病号服,都肥大宽敞,里边又什么也没有,冷的我哆嗦起来,我到床边扯了一个床单想披在身上,可一扯床单,我被吓得魂飞魄散。

  床单下是个死人,原来这是医院的太平间,只见床上的死人口眼歪斜,面目狰狞,脑浆从一个眼睛里挤出来,这是工地长被脚手架砸死的人。

  我胆子不小了,可被吓得蹬蹬蹬后退,一下跌坐在地上。地上也如冰一般的凉,冰的我屁屁都痛了,我也不敢动一下。

  鬼姐看我冷了,把护士服脱给我,可她却不见了。

  这时候,宋联播从外面进来了,审视了一下,便朝里边搜索过来,一边走一边叫:“伊郑千金——你在那里?”

  我刚想举手说我在这里,突然,我刚才看到的尸体,一下从床上滚下来,挥动着拳头朝宋联播打去。

  这家伙远比我看到躺在床上的要高大,整整比宋联播高处半个头,更让人恐怖的是,他一动,脑浆和血浆滋滋地往外喷,让人不寒而栗,而我现在又正在寒冷时候,你说该怎么样了,快吓尿裤子了。

  宋联播一惊,后退了两步,手中的狗血甩出,尸体象中硫酸地滋滋地冒着烟,可这家伙根本没有疼到,还往前去,挥舞着拳头朝宋连波砸去。

  我担心极了,这家伙会不会伤到宋联播。

  宋联播一叉步,用青铜剑迎住拳头,“嚓!”青铜剑一下扎在死尸的拳头上,死尸这时候才疼痛一下,但也就是一抖,另一手抓住宋联播的肩膀,唰地一甩。宋联播飞起来,“啪!”一下落到我面前。

  “我在这里!”我对宋联播说。

  看到我,宋联播面露欣喜。“太好了,你在这里,怎么?你受伤了吗,脸这么白?”

  我摇头,“没有,就是冻得,这里太冷了。”我抱起膀子。

  这时候,死尸扭身过来了,宋联播大概怕伤及到我,跳向一边,果真死尸跟了过去,伸手朝宋联播抓去,可被一挡把手给挡开,另一只手却一下抓住了宋联播,宋联播想用铜剑来刺死尸抓自己肩上的手,可手腕被死尸给捉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