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杀猪留祸根
绿草香2017-03-26 19:252,395

  按着李九局的说法,只要我和小花猪结婚,我的劫难就没了,等花猪一死,我和神仙姐姐就能在一起了。所以,神仙姐姐离去,我并没有悲伤,等等就好了。

  屯里有个屯大爷刘三毛子,因为有两个钱,在屯里特别的牛逼,见我到街上玩,就勾着拇指叫我,我跑过去,他问:“哎,你知不道新郎官是干啥的?”

  我摇摇头,新郎官就是新郎官,还是干啥的?我很讨厌这个刘毛三,但我不敢说。

  刘三毛邪、恶地笑道:“来,三叔教你吧,我告诉你,你得日新娘子,否则你们不算结婚,你用它替婚不好使的!”这家伙都知道我们的替婚的,也是,全屯子都知道。

  “可什么是日啊!我不会呀!”我十二岁,那知道这些东西。

  “来,三叔教你!”刘三毛就把我拉到没人地方,教我怎么弄。•••••••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这个小花猪是个母猪,后面有个洞,是专门给我做新娘用的,这天晚上,我想让小花猪当上了新娘。可小花猪不听话,每当我实施要成功的时候,它便叫着跑开了。

  本来我做的很隐蔽,可还是被母亲知道了。因为我自从和小猪结婚后,我就睡在了地上,以便小花猪来跟我睡,可发现我的不轨后,妈妈叫我上炕睡了,花猪自己在地上睡。我以为花猪会吵,会叫,那我就可以回去了,可它没有,它自己睡的好香。

  过八月节的时候,本不到杀猪的日子,父亲把小花猪给杀了,父亲的理由很简单,猪羊一刀菜吗,当初选择小猪的时候就这是这么想的,要不就选黑狗了。

  屯里人都被请来吃肉,连肉汤都被吃净了,大家吃的好不开心,可我吃这肉,特别臭。

  等大家都走了,疲惫的母亲坐在炕沿上,揽过我说,“儿子,这回你解放了,不用再担心女鬼来抓你了。”我虽然讨厌妈妈这么说鬼呀什么的,但我内心禁不住欢喜,因为我就要和神仙姐姐见面了。

  可这个时候,父亲从外面回来了,表情沉重又慌忙地跟我妈妈说:“糟了,没到一百天,应该是差一天吧?”我不知道差一天是什么意思,不过事情很糟糕,爸爸的脸从来没这么阴沉过。

  母亲也脸色难看,想埋怨父亲,又不敢说什么,只是劝,“没事的,也不差一天!”

  父亲离开,我问母亲,“什么没差一天?”

  母亲想了一下,还是说:“人家李九局说了,小花猪要当够一百天才能杀死的,如果没到一百天,那就是把你媳妇给杀了,那个女鬼绝不会放过咱们家的!” 我的心无限的悲伤起来,我悲伤的不的灾难,我悲伤的是父亲把神仙姐姐给杀了吗!便呜呜地哭着跑出门,朝紫幽河跑去。

  我呼喊神仙姐姐,可没有人应,我伤心绝望。

  突然,一阵风刮过来,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这个影子悲痛欲绝,恶狠狠地说:“你爸杀我,你还吃我肉,等着,六年之后,我一定把我的东西给拿回来!”

  “不,不,是弄错了!”我大声地解释,可神仙姐姐却一扭脸,走了,我起身追过来,却“吧唧!”一下摔倒在地。

  等我醒来,发现躺在炕上。母亲用湿毛巾在塌我的头,“你可算醒来了,都昏过去两天了。”

  六年后,我应该十八了。

  一晃儿,六年过去,平安无事,有时候父亲唠起这件事儿来,就说:那日子是我记错了,实际正好一百天。然后哈哈一笑。

  可六年后,这个鬼回来了,而且报复我们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我的命根给咬掉了。

  难道是那鬼回来了?!这可怎么办啊!我家有灭顶之灾了!鬼会不会把你爸爸的命根给弄断啊?母亲惊恐地大叫,他知道鬼不会善罢甘休。

  父亲到很冷静,体现出家里主心骨的位置:不要慌,慌也没有用,赶紧去找李道长,他走的时候嘱咐我了,有事儿就去找他,他一定会有办法!

  李道长就是李九局,可那是六年说的话,到现在还好使吗。我想了一下,说:“爸,还是我去找吧,我去更能说清楚!”自己已经大了,有些事就得自己扛着了,父亲同意地点头。

  第二天我便出发了,李九局是北山五道观的人,自然要去北山去找,可到了五道观一问,道观里并没有这个人。

  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呢,他还给我吃道人的眼珠子了呢。在出来的时候,看门的老头说,“哎,孩子,你说的是不是李九局?”

  我点头。

  老头告诉我要找李九局就到绥化市满德信息咨询中心去找,他在那儿有公司。

  老头的话让我心里一亮,李九局的满德信息咨询中心。坐车来到绥化市,很有名的,坐出租车一说去满德中心,司机点头说他知道。很快,我就找到了满德信息咨询中心。

  一位女子接待了我,看出女子已经不年轻,女子脸上清冷,没有笑意,我还纳闷,李九局怎么找这么个不会笑的人做前台,还不把客人都给冷走了。听说我要找李九局,女子说:“跟我说吧,我是他的助理,我叫宋联播!师傅出门了,得几天后才能回来。”

  宋联播?一定是晚上七点半生人,新闻联播吗。我一下就猜到。

  可是——这个怎么能跟别人说呢,见我犹豫,宋联播扭身走向一边,“不说就算了,那你就等师傅回来吧!”不理我了,看女子的背影,我发现这个叫宋联播的身材很曼妙,臀部特丰满。

  这怎么能行,也不能白来,我跟过去,“你把师傅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跟他说两句话!”

  宋联播抬眼白了我两眼,想了一下,来到电脑旁,弄了一会儿后,叫我,“来吧,你跟师傅说话吧!”原来让我和李九局视频。

  更有先进技术,还能用视频说话,果真,电脑出现李九局的视频,这家伙在抽烟,好象有些不耐烦,我急忙说,“李先生,我是刘家崴子的,是你六年前救下的伊郑千金。”

  李九局早已经把我给忘了,那个伊郑千金?你说什么事儿吧?

  “我家闹鬼了,你——”

  没等我说完,李九局就说:让我大徒弟给你处置,你叫她过来!

  实际不用叫,宋联播就在我跟前,她一直听着,宋联播躬身下来,进入视频界面:师傅,你说吧!

  李九局对宋联播吩咐,言语里,好象很欢喜。你去给处置一下,问完情况后再定价格,有特殊情况给我打电话。

  好,是的。这个时候,我才看见宋联播嘴角上有了一点点笑意,原来这家伙也会笑。直起身,宋联播叫我:来吧,跟我说说,什么情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