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玩耍的代价
绿草香2017-03-25 13:132,637

  夜里十点多,在学校后边的一个草坪上,我和女友小美,我们一直都在玩耍,当然是干见不得人的玩耍,约摸有两个小时多了,小美说不要了,我们才停下来。

  小美说,太晚了,明天还得上课呢。

  我虽然还有兴致,但我知道分寸,就点头说,好吧!穿了衣服,我帮小美打扫净身上的树叶和草沫。然后,拉着小美的手朝宿舍走了。

  这片草坪离学校的宿舍有七八十米远,如果翻墙走也四五十米远,都大半夜了,学校大门早都关了,我们当然要跳墙回去。

  天太黑了,四周静悄悄,偶尔一声虫叫,吓人的很。

  因为小美怕黑,我一手拉着小美,另一手打着手机的电筒照着路,我感到小美的手好凉,就问了一句,“你的手这么凉啊?”

  小美哼了一声,悄声说,“让你给弄这么久,能不凉吗!”小美的话有些抱怨,好象这凉是我制造的。

  我笑了一下,说,“人家都磨嚓起电,你这磨嚓起冰!——哎,你说我们做的是物理现象,还是化学现象?”我期待小美说,如果怀上了,那就是化学现象,如果不怀,那就是物理现象,可小美没说,而是嗔恼又撒娇地碰了我一下,说,“你好坏啊!”

  我喜欢小美这样,便把手搭在小美的肩头,可手碰到肩头更凉了,而且凉的我手有些疼了,怎么会这么凉?我不解地用手电照一下小美的脸。

  可什么也没看见,我手凭空放着,原来刚才我什么也没搂,我的头有些大了,急忙叫,“小美——!小美——!!”

  “干什么?”小美在我身后说。

  小美在后边,可刚才在我身侧的是谁?我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我等了一下,小美上来,我拉小美的手,这个小美的手是热的。

  我的心再次收紧,刚才我攥的是谁的手?难道是死鬼的手?我只是在惊悚小说里知道,死鬼的手是冰凉的,我头上的汗下来了,越想心里越毛。

  不敢跟小美说,怕吓到她,我拉着小美,只是急匆匆地前走。

  可夜越来越黑了,什么也看不见,手机的电不足缘故,只能看到半米的距离,而关键的是,这么几十米的路,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到学校院墙。

  小美也感到了害怕,抓紧我的胳膊说,小声说,“我怎么看不到地上啊?”

  经小美一说,我才看脚下,根本踩的不是地,或者说是地,可却黑突突的黑,这脚抬起来,下一脚都不知会不会踩空。回头看,身后的黑也黑压压的,而且来过的路不见了。

  没的选择了,我拉着小美朝前走去,我心里想,就要到墙边了。因为我的慌忙,让小美更害怕了,小美抓我胳膊抓的更紧了,用颤抖声音问,“怎么啦?还没到地吗?”

  我是男子汉,遇到这样的情况要担起责任,我镇定地咽下一口口水说,“快了,马上就到了!”

  终于,我看到了院墙,心里一块石头落了下来,跳过院墙就是学校里,那里肯定会有灯光的,有了光亮就不那么害怕了。

  本来宿舍会有灯光的,可这个时候一点也没照过来,可今晚有些奇怪,不管了,赶紧逃离这里吧!我摸索着爬上院墙,然后对后边的小美伸过手来,“把手给我吧,我来你!”

  我拉住了小美的手,用力往上拉,可拉到半途我惊住了,因为小美的手又是冰冰凉,我擦,又抓到鬼身上了?我被马蜂蜇地松手。

  “啊!”一声惨叫。

  我一惊,在加上松开手的贯力,我身子朝墙下摔去。

  我咬着牙,等待身子着地的时刻,可是,没有,身子悠地一下,跌进更浓的黑暗里,我感到地上冰冰凉,我伸手找手机准备照一下,可手机不见了。我感到压迫式的惊悚。我急忙叫,“小美,小美!”我都这么害怕,一个女孩子会更怕了。

  没有人回应,我连续叫,而且更急促,突然听见有个声音问:“谁呀?”象是小美,又不象,声音从前面传来的。

  我伸手一摸,竟然是个门,我使劲拉了拉,竟然没开,我推了一下,门竟然开了。我心里一阵高兴,因为我终于看到了亮光。

  虽然很昏暗,但总算有了光亮。我兴奋地往前走去,可刚走两步,我才感到来到一个不该来的地方,这地方类似一个屠宰场,地上污水横流,殷红的血一滩一滩的,屋里的血腥味,刺鼻打眼,而恐怖的是,他们屠宰的是人。

  我想回身走掉,可已经没有门了,我想喊叫,可我立即闭嘴了,因为,我发现,没人发现我进来,我急忙隐在阴影处,等待机会逃走。

  只见几个人把一个裸着上身的男子抬到案板上,一个穿着暗绿大褂的男子,举着一把片刀使劲朝裸男砍去。

  “啊——!”一阵惨叫。

  只见另一个绿大褂的人,扯出一只手掌来,“啪嗒!”扔到我前面,我看了一下,这手也就和我一尺的距离,手还痉挛地动了两下。

  吓得我要尿裤子了,这是干什么?是杀人,又不是杀人。可我看见被断手的人,下来摇头,表无奈地走了。

  我纳闷极了,这是在干什么?给人手术治病?

  这时候,不知从那里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子脸上冰冷如冰,她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女子的字实在不敢恭维,歪歪扭扭,看到上面原有的字我似乎明白了许多,上面有字:“刘会先,断手!”一定是刚才被断手的那个男子叫刘会先。

  女子接着写,很快写出来了:谢娜娜,切臀。

  我擦,要切屁股,难道这里是整容的地方?女子屁股大要切掉一块?

  正想着,从我身边走过一个高挑的女子,这一定就是谢娜娜了。

  到了前面,绿衣服来给谢娜娜脱衣服,我的眼睛一下被辣到了,这身材,完美,关键是,她的臀部的肉一点都不多余,翘翘的,正好那种,可是——

  女子很自信自己的身子,还模特样地来个旋身,可突然之间,脸色惊恐起来,大概听到了切臀的消息,可想走已经不可能,白绿衣服人把着,一个绿衣拿着砍刀,“刷!”朝谢娜娜的臀部砍去。

  “吧嗒!”重叠声音,两块肉从谢娜娜屁股上被切下来。

  谢娜娜疼的大叫,白皙的屁股立即变成了红色,血水从股沟流到大腿上,然后淌到地上,谢娜娜伸着两手,想摸又不敢摸,不敢摸又想摸,最后还是摸了,然后嚎叫着跑掉了。

  我感到头皮阵阵发凉,一动不敢动。

  这时候,那个穿白衣的女子又来了,在黑板上写,这回写的很工整,一撇,一竖,是个伊字,我感觉是要写我的名字,果真又写了郑,果真是在写我的名字:伊郑千,我的头大了。

  而后边三个字出现,让我毛骨悚然,割阴茎。

  黑板上多出一行字:伊郑千,割阴茎!

  我擦,要割我的阴茎,我头一下大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而与此同时,我身处的阴影没了,头上一下明亮起来,我进入了绿衣人们的视线。我已经无处躲藏了。

  我没有动,几个绿衣人朝我走来了,一个拎着刚才砍心屁股的砍刀,上面血在滴。

  我起身想跑,可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冰冰凉。“啊@”我大叫一声。

  脑袋一木,我昏过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