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情迹远
古月瑶秾2018-01-21 18:232,036

  他来兴师问罪。

  我悠闲地坐在藤椅上喝咖啡,见他气势汹汹,我也不恼,只淡淡地说:“这戏你不想拍也得拍。”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同你说过,我只是一个有钱人。”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不知道我,我也未见过她,你觉得我们会有什么目的?”我抿一口咖啡,“逐先生,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勉强自己将眼前发生的事情同过去联系在一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你……”

  “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

  “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

  “你可以问问石邤她叫什么名字,也可以问问石邤她来自哪里。”我快慰地笑,“逐先生,我并不想令你身败名裂,也无意威胁你,但若你不能配合,我也没必要为你考虑。好了,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请你离开。”

  爱情故事的起因一向都是荒唐的,可能是因为容貌,也可能是因为身段,亦有可能仅仅是因为一句话。

  情之所起,一往而深。

  逐慰迈步直至车前,又是新一年的全球限量超跑,昨天才从台山运来。

  他突来脸色灰黯,眼含疚意。这一刻他几乎看见她安静地坐在驾驶位上,扎一个简单的公主头,眉眼高高的,正笑着等他。她有一头天生的浓密红发,热情无比,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钻石一样闪着光亮。

  她摇下车窗,令逐慰瞧见她含着笑意的眼眸,她开口说:“这车归我了。拿走这张支票,我们就两清了。”

  他微微怔住。

  她捏着支票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可……听见了?”

  半晌,仍不见他应答。

  她跟他强调:“嫌少?我已经多给了一成,你要知道车一落地就贬值的。”却仍旧没有得到回应,她思考良久,总算想通他为何目不转睛。

  “呀!又来一个盯着我不放的。”她一脸娇羞,垂眼别过脸去,逐慰这才清醒。只听面前人儿又开尊口,说的却是:“你会比薛晟更痴吗?”

  “薛晟是谁?”

  崇野小镇西边有个地方叫台山,经济发达,人民富庶。薛氏更是其中领头人,门庭显贵,当地无人能及。

  “那小子自见了我一面以后便茶不思饭不想,叫了身为台山首富的父亲前来我家求婚。”

  “之后?”逐慰脸色冷凛,语声似如寒冰。但看起来,着实想知道怎么个痴法。

  “父亲是极想答应的。只可惜,当时我不过二七年华。就算父亲允许了,法律也是不允许的。后来那小子痴痴傻傻,口中除了‘请你嫁我为妻’,什么都不会说了。”说这话时,不但全无怜惜之意,反倒明眸含笑,鼓起脸蛋,一副一头雾水的模样,似乎想不通那人为何如此。

  “欸,我干吗跟你说这么多话?父亲会骂家丑不肯外扬的。”说罢便要开车。

  逐慰伸手透过车窗去抓她,却一把拉住了她的发。她蹙了蹙眉,似乎十分嫌恶。逐慰迅即松手,甚怕伤着了她。

  待她转过头来准备羞辱逐慰一番的时候,逐慰却先开了口。

  “你住哪儿?叫什么名字?”

  “你也想向我父亲提亲?”

  “……”

  “我才十六,法律是不会允许我嫁你的。”

  “……”

  “没有名分是不行的,父亲会打断我的腿,所以你别想我跟你私奔。”

  “……”

  “你可别像薛晟一样傻了呀。不然别人会以为是我将你变傻好骗走你的车。那我就得坐牢了。”

  逐慰终是忍不住,淡淡地说:“我是要向你父亲告状。”

  她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崇野,蓝音色。”

  “具体点。”

  “你去到那儿问,自然会有人告诉你被无数求婚者踏破门槛的蓝家在何处。不过你要小心钱包了喔,若是冰人们将你当作前去求婚的人要为你做媒讹你一笔的话,你就惨了。偷偷告诉你,不少少爷被讹得倾家荡产呢……”

  只听说桐水、白安、求云等地的巨富一夜之间散尽家财,当时以为只是生意失败,不曾想,是这分因由。

  语声戛然而止,眼中佳人似乎又发现自己多说了。她吃惊地捂着脸,好像很是纠结,后来才偷偷地移动纤长手指,露出一双扇着羽睫的美眸,轻轻地说:“你去告状的时候,莫要说我告诉你这许多家丑。只说我抢你车就行了。父亲知道这是全球限量,大多不会怪我落草为寇的。他习以为常了。”

  “……”

  “嘿,我知道你是谁,新一代天王巨星逐慰嘛,我家中的仆人们都喜欢你呢。你来正好,我会让他们备好你的专辑、海报、影集……没有别的了吧?”

  “……”

  “你为何总不回话?难道只会说台词吗?演员都这样?真可怜。”

  “……”

  这小妮子只怕不知道逐慰这是无语吧。

  逐慰不大能记住女人的容貌,有些看一眼便忘记。哪怕是身边的雪人,也是长年累月地看,才记了下来。不曾想看她一眼,便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仿佛已铭记千年,再不能忘。他自己都有些诧异。后来才知,原来一个人美成这样,是极其难得的。这自然也是天意。天意使他邂逅蓝音色,天意使蓝音色成为一个不成熟的小女孩,天意使蓝音色和雪人起了争执,又是天意使得他占有死路里的唯一生机。所谓九死一生,只天意可以做到。

  或许,他应该就那样死在车里,埋在深海,同蓝音色一起。

  想着看着,耳中又传来她的迷人语声。

  崇野,蓝音色。

  她举目,眼中似能溢出万般流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