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前尘误
古月瑶秾2017-06-30 22:484,810

  当年你还是望族千金,父亲钱多势大开了几家经纪公司任你玩耍。你带着玩票的性质进了娱乐圈,只因身份矜贵,又有好容光,一夜成名来得那么容易。大家都说你是天之骄女,生就绝美的模样,又有一个把你捧在掌心心疼的父亲。在别人看来,你高贵,骄傲,遥不可及,但你作为大家闺秀所有的自信在碰到逐慰的那一刻全然消散。

  听说他人好歌好戏好,更重要的是,他是没落王族后裔。有这样的高贵血统做底子,那样将来结婚,家族便不会过多阻拦。

  还未征服他的心,就已想到将来相亲相爱,不知是天真,还是乐观。

  后来,你让石邤做媒,成功约到了逐慰。或许是逐慰冷冷淡淡的姿态打击了你的自尊,你不遗余力地想要感动他。你总相信你自己相信的。当时最流行的除了“高富帅”就是“白富美”,你无疑占了后者。你觉得,你漂亮完美,出身高贵,在事业上又可以扶逐慰步上顶峰,他一定是你的囊中物。

  你们开始交往。他牵你,抱你,吻你,你还是觉得不够,怎么做都不够。你等着他求婚,他却迟迟不开口,很久以后你按捺不住主动提出结婚,他竟一口答应,你很快将他带回家。

  现下四大家族,分为毕,任,青,雪。毕氏曾雄踞天下,纵使风云变幻,千年过后仍举足轻重。而青氏原是青国后裔,毕氏取代逐氏后七年兼并了青国,从此青氏沦为替毕氏打天下守天下的股肱,可谓历史悠久。虽不曾参与权力之争,但手握大权。至于任氏和雪氏,半个世纪前突然崛起,崛起得有些莫名其妙。

  雪家长辈看在逐慰是王室后裔的份上将你下嫁。此后花前月下,如胶似漆,日子也过得十分舒爽。

  但自从蓝音色出现,这个家就开始不安宁。

  你们相识六载,成婚数月,却比不上他与蓝音色相处一分钟。你无法纵容逐慰的喜欢,至少不能在看见的那一刻就喜欢。那么快,那么快,比光速还快的喜欢。

  他宠她,宠得不辨黑白,只要她想见他,纵使夜半三更,纵使刮风下雨,纵使在赶通告在戏中,他都立刻出现,惹了耍大牌太任性的恶名。这样宠,这样疼,这样爱,在他看来理所当然。你不禁问一句,他可曾想过他的妻,过得黯淡冷清?但你最难以忍受的是他不再碰你。若没有蓝音色,他单纯只是厌倦了你的身体,你可以容忍,但他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你视作奇耻大辱,于是找上门去。

  还记得那一日,蓝音色行在柳荫下,柔软柳絮飘扬而落,似佳人漫步雪中。

  平生你只恶女子生得比你美,恶心爱被人所夺,而这女子,竟占全了。你不敢有一刻懈怠。

  你缓缓上前,套一句电影经典对白:“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说得这般客套,却讽她是狐狸精偷了别人的夫婿。

  没想到她不卑不亢:“夫人和逐慰从相识相知到共结连理已有六载,应对逐慰了解很深。他和任何一位逐氏人物相同——若是动心,便很难收回。夫人这把年纪,看来天真的有些可以了。他知道夫人来这里吗?”

  你的正室身份在蓝音色面前那般无足轻重。

  望族千金,怎堪他人羞辱?不觉心内恼恨。

  她轻挑眉梢,雪颜美得不可方物:“看来他是不知道了。那夫人最好对我客气一些,否则我会自残身体栽赃夫人的。哎呀,我好像忘记,夫人你应该待在家里安胎的。我是年轻人,年轻人脾性差,若是惹着了我,我一不小心扬手,夫人你那唯一可与我较量的宝贝可就泡汤了。要知道,若是我真的狠心下了毒手,逐慰也不会对我如何的,因为,是女人都可以为他生孩子。这样想来,你肚子里的宝贝也不是十分矜贵。夫人是个聪明人,应知与我相较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别发火呀,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只有自己心疼,多不划算。”

  她说出这样的话,你气极恨极,却又无力反驳,久而久之郁结于心,你心生一计。

  匕首透过自己颤抖的手在胸口划出伤疤,翻开的皮肉渗着鲜血。你觉得,红色就是希望。

  你以为自己可以留住他,他会重新爱上你,就像当初你追求他一样。只要肯付出,只要舍得,那你想要的,就是你的。你觉得自己可以力挽狂澜,因为你是雪家的人。于是你设计了这么一出悲剧,而后,一次一次又一次,终于成功触到逐慰的底线。你以为那些过后,他会幡然醒悟求你原谅,护你周全,谁知他竟驾车与她共赴黄泉。

  你以为的,仅仅是你自己这么以为罢了。

  你盯着病床上的逐慰疑惑不解。

  “逐慰,连死你都要选择她陪吗?那我算什么呢?”

  不愿恨她一生,只愿和她共死,他这样爱她,这样恨她,究竟是为什么?是因为那张脸吗?再美再艳,或妖或仙,都只是一个女人,值得用命去爱吗?丢了命,不过只能证明爱过,痛过,难道还有其他吗?

  上帝仁慈地将他还给你,你却没有学会感恩。这些年你懂得如何求取温暖,懂得如何触痛逐慰的心肠,你教他内疚,虽然你知道,在他满心的羞惭愧疚之中,你只分了一丁点儿。可你心满意足。自那以后他仍把你当作公主对待,只是不再是宠溺,不再是疼爱,而是负疚。可就算要你享受这种负疚一辈子,你也乐意。你还为他和蓝音色感叹,叹他二人情浅缘短,一拆就散。

  蓝音色带给你的耻辱你一直记在心上,一记就记了四年。四年来你从未忘记她。你防着逐慰,生怕他再让你受到伤害。可是蓝泊儿出现的那一刻,你仍然那么手足无措。你知道,那个女人已成为你一生的负累。甩不开,撇不去。

  可你仍旧害怕,后来,他都如何回忆她?

  时光荏苒近千年,你始终逃不脱既定的命运。一如从前,那个遥远的逐氏执掌天下的时代,你还是青国公主青馜的时代。

  那时还是三妻四妾。你听到逐慰说他心中还有别人,他不奢望享齐人之福,但仍盼你能允许她进宫。你们还未成婚,他却已盘算着给你找个姐妹。你见他踌躇的模样,猜想他对她一定难以割舍。你妒忌得发狂。你给他下药,看他在被剥蚀记忆的过程中痛不欲生,看他在睡梦中死死紧皱的眉头,看他悄悄地站在城墙上遥望酒栈的方向。你心有不忍,每日每夜备受煎熬,但一想到他心中除你再无其他,你试着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可是愧疚和嫉恨便一直深深地烙印在骨血里。

  尘世弱肉强食,后宫尔虞我诈。你以为纵使后宫有佳丽三千,凭你的姿容和才情,凭你对他有救命之恩,他都不会动摇爱你之心。起初你想要逐域的人,后来你想要逐域的心,现在你要逐域的一切。你不能容忍任何人染指逐域,丧心病狂地摧毁宫里的每个女人,直到一个都不剩。

  然后你发现了蓝柏玡衣。她随年轻的毕雪都将军款款而来,生的一副绝世容貌,又有一副绝好心肠。她天真柔弱,楚楚可怜。没有预兆,她在宫廷的长廊上撞见逐域,恰好撞在逐域怀中。你明明瞧见了逐域的眼神,却只能强装轻松无比。因为你知道,逐域在喝下迷心药的同时,那拳头大的心已被封存。逐慰说的我只爱你一个都是虚妄。纵是如此,你仍看不得逐域对任何一个女子动心,除了你自己。后来你终于发现蓝柏玡衣即是过去占据逐域全部身心的女子。你只好加重迷心药的份量。逐域脱胎换骨,过去的菩萨心肠,过去的善良仁慈,通通被丢弃,他变得冷血,残酷,恶毒。他开始不顾场合地凌虐他人,其中就包括蓝柏玡衣。虽然他已不是昔日的逐域,但你每每看见蓝柏玡衣痛苦不堪的模样,就甘愿逐域不再是逐域。因为,如今他的眼中只有你。

  只可惜蓝柏玡衣比你更加坚持,她以死解封逐域的心,逐域想起了过往。

  你求他原谅你。

  他的嗓音沁出冰冷:“我连自己都无法原谅,又有什么资格原谅你?”

  你身为邻国公主得以继续尊荣,可你被逼迁入偏殿,永远丢失了逐域的情意。逐域厌恶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连听你说话都觉得恶心,他总是克制不住对你发脾气。绕红宫墙一圈,你就能听见千次王子妃不受宠的闲言碎语。大家都说王子爱上了毕雪都将军刚刚死去的新夫人。

  于你而言,偏殿的冷清生活简直如同梦魇,仿似隔着生死两重天。自在沙滩上救回逐域已有两年光景,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以发生无数美好回忆。此刻你的回忆里全是彼此十指紧扣漫步沙滩的场面。当初他让你等他三月,等他回国向父王禀明一切,便会派使者来青国向你父王求亲。他还说他娶你,不单单是为了报救命之恩,也是因为他真的爱你,未来已不能没有你。他还说你像观音座前洁白无瑕的玉莲花。你感动不已,未听完便已扑入他怀中。你用指尖在他心口划出一个甜甜的“馜”字。你们说好,他心脏的那个位子只能由你占据。

  你凝视冷冷清清的偏殿,将脸埋进手掌,哇一声哭了出来。

  不多久,你突然发现自己身怀有孕。因为即将到来的孩子你和逐域的关系渐渐转好,他像迎娶你那天那样接你出偏殿,你以为你们可以重新来过。

  在过去的宫殿里,你高兴得不能自己,你忘记自己欠了别人什么,忘记自己都欠了谁。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遗忘了。直到毕雪都出现在殿上,身后跟着一位绝代佳人。

  那张脸,你永世难忘。就算化成灰,你也认得。

  毕雪都对你说:“我来讨债。”他笑得十分痛快,仿佛已将债加倍讨回。

  你在逐域的眼睛里,再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

  毕雪都告诉他:“她叫蓝夜心。”

  蓝夜心。

  你咬牙切齿,说这个女子又一次夺走了逐域对你的爱。你羡慕,你忌妒,你怨恨,所以你向王后挑拨。王后年老昏聩,被你一说,竟将蓝夜心折磨得死去活来。你以为毁了蓝夜心,逐域就会回到你身边,陪你去走他曾承诺过的山山水水。但原来,你早就孤身一人。你一边承受着逐域对你的恨,一边希冀逐域为了孩子能够回心转意。你承受着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是是非非,但你终于承受不了。你写了一封信回国,哭诉自己在逐氏王朝所遭受的非人待遇。你不曾料想,昔日南征北讨的毕雪都毕大将军早已和你的父王联成一线,只待一个时机。而你的信,恰好促成了一切。

  你为了逐域寝食难安,巴不得剜出自己的心给他看,好让他能匀你一点点的爱,而他却在御医问要大人还是小孩的时候,毅然决然地选择抛弃你。他想也不想,甚至没有花眨下眼的时间。

  他说:“要孩子。”

  这一刻你绝望了。

  你不曾想他对你恨到这样的地步。你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倾吐哀怨,你说:“逐域,你就那么恨我,非得看我死吗?你说你这辈子只爱蓝柏玡衣一人,可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人?你的爱可以对我说,对天下人说,我们都会听,都能听见。我呢?我可以告诉谁?你不听我说话,告诉别人我又怕别人笑话,我只能对自己说,说我有多么爱你。逐域,我那么爱你,那么,那么爱你。”

  如是过去,逐域的心一定被你一遍又一遍的“那么爱你”充斥,他会同情你,会回头看你一眼,会救你。可是,你却忽略了迷心药落下的病根。

  是啊,他是那个爱蓝柏玡衣爱得天崩地坼的逐域,可他,也是那个冷血、残酷、恶毒的逐域。蓝柏玡衣解封了他的心,却不曾唤回他的菩萨心肠。

  你,终于自食恶果。

  你听到自己离世之前粗重的喘息,你听见婴儿呱呱坠地,你在门窗缝里看见逐域背窗而立,怀中依偎着蓝夜心,他们甜蜜耳语。于是你笑了,你笑逐域痴傻,把蓝夜心当作蓝柏玡衣,你说那一切都是虚情假意,你说他永远得不到蓝柏玡衣。你痛痛快快地笑,那个你痛恨的女子却突然推门而入,缓缓掀开床帐对你说:“四年前我输了,但不是输给你,我是输给了天意。不过现在,我赢了。”

  惊讶或者绝望,痛恨或者发狂,这个哑女蓝夜心居然开口,说的还是四年前的事。四年前……她竟是蓝柏玡衣,她竟未死。

  你满面凄怨死去,圆睁着眼,手还透过床帐要去抓她,似乎在说,我在奈何桥等你们。 

  你恨逐域,恨得发狂,流连忘川也不忘一星半点。你想在他死后见他一面,问他一句是否还记得你。又或者见蓝柏玡衣一面,讽她一句最终你容颜老去还是跟我一样被抛弃。可当你真的等到了一生所爱,他却已不记得你,急急忙忙赴来世之约。你目眦俱裂,大声诅咒他坠落忘川河,与蓝柏玡衣再无相见的机会。

  恨,怨,冤,还有永世不得的爱。你太累太累,不喝孟婆汤也遗忘了前尘往事。你也忘记他说你像观音座前洁白无瑕的玉莲花,而你,在他的心口,用指尖划着一个甜甜的“馜”字。

  没关系,不论你是否忘记,你们都会相遇。

  哈,刚刚才说会遇见,这不,雪人一出医院大门就瞧见了逐慰缓缓驶来的车,瞧见他急匆匆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