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情杳杳
古月瑶秾2017-04-20 12:352,920

  这一夜,沙滩的风很大。她调皮娇笑,远远地朝逐慰走来。

  “逐先生,看来你很渴望见到我嘛。”

  她穿着卡其色纱衣,在暗色天幕下光艳照人。一头绸缎般的发丝柔美地披在香肩,那双痴痴迷迷的眼睛,朦胧到连无边无际的海都可以囊括。

  只一刹那沉迷。

  她摇摇晃晃地走向漫水的浅滩,精致的过膝长靴踏过流水,发出天籁般清脆的声响。雪白的小脚轻轻摇晃,在水中一踢一踢的,溅起一朵朵浪花。她欢快地踏着舞步,翩若惊鸿。单薄的卡其色纱衣被微风拂动,惬意非常,就像甜甜的风。

  她蹦着转身,俏皮地望着几米开外的逐慰:“我漂亮吗?”

  他静静地坐着,水眸微阖:“你想学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学,只想让你陪陪我。”

  “你……”

  她也不理他,自顾自的说:“以前不懂事,不懂得把握手里的东西,在海外许久也未曾想过联系家人。等到寂寞想要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我姐姐,我父亲,还有我家里的仆人,所有的一切,都没了。”说得就跟真的一样。

  他认真地提醒她:“蓝小姐,我们的关系还未到可以互诉心事的地步。”言罢他起身想要离开。

  “逐慰。”

  “别再试图骚扰我,我真的会对你做出不好的事。”

  “逐慰,”她疾步追了上去,拉住他的手臂,“你认识我姐姐,对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试图挣脱她的手臂。

  “我姐姐失踪了,你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他冷冷地凝注她,一张脸都绷了起来:“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你有一个姐姐。如果你姐姐失踪了,请你找警察。”

  “你一定知道的,逐慰你告诉我吧。”她紧紧地攥着他的手臂,“只要你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做。”

  “放开!”他狠狠甩开她,力气大到将她甩到了地上。他垂下眼眸望着她,望着她朦胧的一双泪眼,终究还是转身远去。

  她在身后叫着他的名字,伤心得像是要哭了。

  蒙蒙黑夜,月光泠泠,他孤零零地坐在花园的秋千架下,整颗心都乱了。他努力假装镇静,可是脑海纷乱,一次又一次地重现她的美丽容颜。他不得不忆起从前。

  四年前。

  和蓝音色相识是四年前。从相识到赴死,不过一年的时间。但所有的幸福悲伤都在那一年里面。

  那夜他正因失去一个非常有分量的奖项而愤懑不平,开了新购置的跑车出外,竟不曾想自己将车开到了崇野。待看见人鱼界碑才恍然大悟。

  “崇野,蓝音色。”他喃喃自语。他想起了她,好像也想遇见她。

  许是那丫头在整个崇野小镇散布了眼线。他的车进入崇野地界不到五分钟,便有人在一个三岔口设置了路障。他轻易透过车玻璃瞧见几米开外的丽人。她竟拿着一个别致的话筒对着车内人说:“要么你留下车,带着本小姐给你的支票滚蛋,要么本小姐砸掉你的车,你再带着本小姐给你的支票拖着破车滚蛋。”话说得刁蛮嚣张,人却是娇俏可爱。

  逐慰在车内扯起唇角:“你就这么喜欢夺人所好?”

  她好像认出他,婀娜多姿走上前来,挨在车窗上,轻蹙眉头说:“不是我不下手,是你们下手太快。你们是怎么调教手下的?怎的次次都比我快呢?”

  “可能,手下随主人吧。”

  “……”她歪着头,像是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

  “我可以将车送你……”

  话未说完,便听她挑眉说:“我才不要!父亲说了,凡事有来有往,不能欠了人家。因为人情是很难对等的。”

  “车我可以卖你。”

  “看你笑容满面,怎么?没得奖你反倒高兴了啊?”

  逐慰笑而不语。或许他自己也未料到,遇见她的每一刻,便将攒了多年的笑容都用上了。

  这小丫头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从驾驶位上下来,自己颇为自得地坐了进去。

  “你没有驾照吧?”

  蓝音色似是认真地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又歪着头说:“你是拍电影的,应该经常听见那句话吧。在某某地方,老子就是王法。嘿,在崇野,蓝家说了算!”

  他以手抚额,好像有些头痛。

  “看在你今天对我好的份上,我就再告诉你一个家丑。”她神神秘秘地将食指置于唇间,“父亲说我若告诉别人,他就会打断我的腿呢。其实我知道他不舍得的,打断了我的腿,他怎么再给我补上?他可没那么好的医术!”

  “……”

  “更何况打断了我的腿,他就得照顾我的下半生。这是极其重大的责任啊。不照顾吧,别人就说蓝家那个死老头家财万贯,居然抽风打断了漂亮女儿的腿,打断了之后吧,还丧心病狂地丢在一边任她自生自灭。他是那么要脸面的人,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呢?所以他根本不会动我一根手指的。”

  “……”

  “呀,好像跑题了。”

  “你终于意识到了。”

  “三天前,有个叫南词的人跑到我家来。”

  “又是求婚?”

  蓝音色摇摇头,又点点头,缓缓道:“那家伙脑子有问题。说是自知身份卑贱、才识浅薄不足以与我匹配,不敢奢望有生之年娶我为妻,只盼我死后,有幸得我尸骨,进行冥婚,还将所有的器具资料都备好了。父亲就想,这小子不是触他眉头咒我死吗?于是就乱棍将他打出了家门。”

  逐慰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父亲还说,这件事要保密。倘若别人知道那小子干出了这等疯事,怕是有人会比他还要神经。那时候所有脑子有问题的都会来蓝家捣乱。久而久之,蓝家人也会被传成脑子有问题的。”

  “怎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被你遇上了?”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啊。”声音里带着小女孩独有的天真。

  她何止长得好看?简直是不能再好看了。再好看一些,只怕天下的男人会抢破头,天下的女人都自尽去。

  他看见她微乱的发丝,不由自主地抬手为她抚平。

  她微微怔住,绽出一丝如花笑靥。

  我从未见过一对男女这样迅速地定情。

  但他觉得这样很好。他知道她是谁,她亦知道他有妻室,什么都不必解释,只是寻一场开心。于是他任凭雪人与剧组每天上百个电话催命,愣是称病在崇野留了几日。此后,便经常来往崇野。只不过他没有想到,他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终有一日会将她一点一点地拉离自己的怀抱。

  对蓝音色的思念止于一张照片。

  这个正在优雅微笑、将眼睛眯成月牙形状的姑娘,正拿着一张照片向他兴师问罪。她玉立在秋千架前,梳着与蓝音色一模一样的公主头,一双美目满是清雅光华。

  “照片里的女人是我姐姐,里面那个男人,是你吧。”她温婉询问,声音柔美清甜,“除非你跟我们一样都是孪生。”

  他怔忡着没有回话,甚至不敢抬眼看她。

  “照片显示的时间是四年前,你和我姐姐,你们有了婚外情。”

  “闭嘴!”

  “杂志上说,三年前你压力过大出现幻觉,开车冲到了海里,你跟警察说车里还有一个女人。”

  “我叫你闭嘴!”

  “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姐姐?”

  他噙着泪,绝望地凝视眼前的人。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他有些害怕,却又不知道自己在畏惧什么。

  “我问你,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姐姐?”盛怒之下,她美丽无方的一张脸都扭曲了。

  “倘若不是今夜我无意中在废墟拾到这张照片,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向我坦白?所以你第一次见到我会那样抗拒,所以你突然发火说不拍了,所以一直以来你都不肯给我好脸色,所以……你杀了我姐姐,还放火烧了我的家。”

  她咬牙,声音都发抖了:“逐慰,我跟你,不共戴天!”

  他看着她,疲惫地闭了一下眼,心中漫开一大片的悲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