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出乎意料的力量
萧大叔2017-04-07 22:493,104

  那狐女已经奄奄一息,双耳塌拉着,六条尾巴也失去了生气,不再摆动。被那牛红缨单手提起。

  “妖狐,你仅修成六尾,竟敢与本座对峙,也算是勇气可嘉。念你千年修为不易,也不曾危害他人,本座承佛祖慈悲。只要你速速离去,不再返回人间,可饶你不死。”

  狐女挣扎着抬起头盯着眼前的敌人,声音异常虚弱:“红孩儿……你的确厉害……可我报夫君情谊未了,要我离开绝无可能……”

  倒也是个痴情的女子,事情的来龙去脉大约是清楚了。依少几人看在眼里,有种莫名的感动,就连一向以面瘫著称的世华此时的神情也有些怪异。但只有世华知道,他想起了某些事情。一些,让他感到愤怒的事情。

  牛红缨听后并不惊讶,他将狐女扔在地上,像是丢弃一块啃完的排骨那么随意,冷冷地望了一眼,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妖狐,你既冥顽不灵,本座便送你入轮回!”

  说着,放下手便提起那杆赤红的枪要刺死这狐妖。

  狐女闭上双眼,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她上翘的眼角滑落,映照着月光有些凄凉,似乎想起了什么,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我死后,请大神将我的心脏取出,这颗心是他的。请替我还给夫君,我……”欲言又止,像是昏厥过去,只能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下一世,我定要转世为人,再找到他。这颗心是他给予我的,还去了,我定能再次寻到……

  “神心已染妖血,本座怕是帮不了你,安然受死。下辈子记得投入人道吧。”牛红缨此话中倒也带些怜悯,只是手中枪锋一亮,反射出鲜红的寒光,刺下!

  依少不忍再看这血腥的一幕,他心里也是十分可怜那痴情的狐女,却也害怕红发男的力量,不敢言语,只得转过身去,忽然感到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恍惚间有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

  锵!

  似乎有兵器接触的声音。

  “这是……”耳边传来四弟有些诧异的声音。依少揉了一下被强光耀的瞬间失明的双眼,回头一看,只见一白发男子持一杆银色长枪立于狐女身前,那银色的枪尖正好抵住牛红缨的枪头。止住了致命的一击。白发男的身上穿着的是亮银色的盔甲,如同神匠亲手雕刻般的五官,表明了他的身份——柳世华。

  我就知道,世华果然……依少有种预料其中的自豪感,随后神情一变,惊呼:“世华!你不要命了?!”

  “红孩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赶尽杀绝。”世华的语气依旧那么冰凉,不同的是,这次他身旁真的有实质寒气缓缓升起,白色中夹杂着些许蓝色的亮光,煞是漂亮!

  “你是何人?”牛红缨有些诧异,他没有感受到一丝神力或者妖力的波动。仿佛眼前还是一名凡人,但从他身上凛冽的实质化气息,和枪杆传来的力度判断,这绝对不是一届凡人所能拥有的力量。

  “你不认得我,可我记得你!”不知道为什么,世华冷冷地语气让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原来他们早有渊源。

  “二哥他认识天神?”风忆有些大脑错乱了。

  “我……不知道。”依少也是一样,只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不明所以。

  “那又如何?”牛红缨有意无意的加重了几分使在枪尖上的力量,神情却非常轻松,话语也不带感情,活脱脱翻版的世华。

  感觉到一些吃力,世华心中一惊,这牛红缨绝不简单,虽然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终是超出意料。

  牛红缨冷哼一声:“你这力量不属于神界,也不带妖气。要说是凡人,那更不可能,本座到是有些好奇。”

  “神妖什么的,我并不了解。”世华的音量低了几分,可想而知,他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说话都没有平时的顺畅,“我的力量,名为界意。”

  “界意?从未听说。”牛红缨眉毛一挑,表示疑惑的同时,语气也明显有些不耐烦了:“本座现在没时间跟你讨论这些,给我滚开!”

  “如果,我说不行呢?”

  我去,人家都准备放你一马了,还耍什么帅!这个想法是同时在依少和风忆的心中产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能明显感觉到两者实力差距太大了,虽然世华有神秘的界意,但气势上就不是一个级别。

  “给我,滚开!”几乎是用牙缝挤出这两个字,下一秒。牛红缨的身上便火光冒起,赤色枪杆只微微一抖,竟将那银色长枪硬生生震开。世华闷哼一声,跄踉着退后几步才稳住身形,那实质寒气白光在那一瞬间活生生撕裂消散,然后才重新聚集。

  “你得力量确实特殊,但不表明你就能和本座叫板!”

  “红孩儿!别嚣张!”世华握紧长枪,舒了一口气,凛冽的目光刺向牛红缨。

  说话间,便有诡异的气流从他身边卷起,紧接着则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冷风呼啸,萧家大院呢飘起了鹅毛大雪,雪花所碰之处,万物冻结。

  依少打着寒颤:“四……四弟,你见过我们这九月里下雪吗?”

  “北方见过……这里第一次。”风忆蜷缩着身体,满面发紫。

  “你家二哥果然是闷骚至极,看着寒气就知道……”依少本想开个玩笑,但下一秒他便没了打趣的心情,因为他发现不知何时,身旁的门板上钉进了一根如刀剑般锋利的冰锥。

  雪花的飘落已经让整个院落变得白茫茫一片,仿佛经历了寒冬的洗礼。只有两块地方没有积雪。一是世华所站的位置,实质般旋转的气将雪花席卷开了。还有一处则是以牛红缨为中心的方圆数米内。那大雪和寒气还没有接近他便被蒸发成水雾,瞬间汽化不见。

  “你可知,”牛红缨突然很想狂笑,“本座乃南海观音大士跟前善财童子,我父乃魔王,我母乃罗刹,我至今已有千年修为,神通无穷的三昧真火亦被我习得,这神魔两界少有人敢犯,你这蝼蚁不知好歹,竟敢用这些许阴寒对付与我?”

  “少废话,出枪吧!”世华已经将一股寒气聚集于手中的银枪,准备硬拼。

  牛红缨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千年来,只要他说出这些名号,还敢挑衅的恐怕用手指也能数的清楚。只是,以往遇到的都是成名已久的神魔界大佬。眼前毫无修为,使用一股奇怪力量的凡人竟也敢挑衅,确实有些悲哀。如果他想,恐怕之一招便能叫这蝼蚁灰飞烟灭!

  神魔两界消失于人间以后,人类就这么麻木了吗?他,低声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身上红光暴涨,赤焰般的长发无风而动,随之一团火球浮空而起,那火球像是正午的太阳,光亮刺眼,身隔老远也能感觉到它里面蕴含的强大能量。

  “不知好歹的小子,你不配本座用这火尖枪。”

  火尖枪,传说中只有两杆,一杆是红孩儿所持,一杆是天界人称三太子的哪吒所有,绝对的神器。

  “你会后悔。”世华毫不在意。

  牛红缨见状意念一动,那火球便袭向对手面门而去。世华目光一定,双手持枪,枪锋带着淡蓝色泛白的寒芒,如一条银龙出海,龙首仿佛要一口吞了那火球。

  “厉害了。”身为旁观者的依少,突然感到温度回升了不少,看着眼前的奇幻一幕,不由得对两人赞道。

  风忆则表示,需要一袋瓜子,一听可乐外加盐焗鸡腿。

  寒芒对上了火球,哧溜作响。世华一眨眼,便咬紧牙关,死死握着枪身两脚作马步式,凝聚在周身的白色气流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牛红缨嘴角一扬,很随意地动了动他手中的火尖枪,世华便感觉到有庞大的能量以火球为中心波动般荡漾开来,院中的积雪几乎是瞬间消融成水,又雾化在了空中。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型的桑拿房,让依少等人看不清院中的景象。

  世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飞速流逝,环绕在周身的护体界意消散得越来越快,却不见有聚集的迹象。他手中的银枪上也传来烫手的温度,那与火球接触的枪尖寒芒不见,早已变得赤红透亮,就像是随时会融化了一般。

  随意的一击,便是如此强大的威力,世华那冷如玄冰的内心居然产生了恐惧,为什么自己要如此冲动,不仅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害得自己陷入了险境,能清楚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界意所剩无几。恐怕下一秒就会解除临界化,被这火球击中!

  我就要这样败在这里了吗?死在这仇人手中……我的家族……我的愿望……就这样跟随我一起灭亡了吗?不行,我……不能死,这些年的努力,我不能白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