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救场卿南阳
萧大叔2017-04-08 22:193,509

  牛红缨小心翼翼地操控着火球,他只想击垮世华,让他明白人与神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真伤了凡人性命,他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所以在他明显·感觉世华支撑不住了,正准备撤消力道时,却察觉到一丝异样。三昧真火护体的他,竟感到一丝寒意。

  火球正在消散!变成了,碎冰块!

  “不可能!这是三昧真火……”牛红缨很清楚,三昧真火除了被更强的火压制,就只有观音大士玉静瓶中的至阴之水能够浇灭,更不可能变成冰块消散!

  碎冰后一道凌厉的杀气袭来,银色的长枪直指面门,牛红缨急忙躲过。与世华擦身而过时,他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力量——妖力!

  世华一击不成,回头望了一眼对手就倒地不起。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幽蓝的瞳孔里透着寒光,如同野兽一般。

  “雪妖?”牛红缨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做出了判断。

  扑倒在地后的世华彻底失去了力气动弹不得,身上的盔甲和手中的长枪消失不见,一头银发也恢复了原本的乌黑发亮。

  “哼,差点就逼我出枪了。”牛红缨俯视着世华说道,“没想到,你竟是妖孽。”

  “……”世华连说话的力气,只能无力地瞪了牛红缨一眼。其实他自己都不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绝望中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席卷了自己的身体,那种感觉不是界意。

  “雪妖,你自己送上门来,别怪本座不客气了。”看这语气,似乎是要对世华不利。

  “你tm要干什么?!”依少一激动,指着牛红缨大声吼道。

  “滚!”牛红缨单手一挥,竟隔空将依少击飞数米。“与妖孽为伍,想必你也不是善类。”

  “你……”风忆也忍不住想大骂一句,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挤压的发不出声来。

  “今日,谁敢阻止本座办事,就别怪本座破戒!”

  “牛红缨!我知道你在里面!”院外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牛红缨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怎么会?他怎么会来这里?

  “雾气太大,我看不清楚,麻烦您老人家出来一下!”那声音说道。

  “这就来!”牛红缨二话没说,负起长枪便飞向院外,连倒地的世华和那狐女也不再搭理。

  弥漫在空气中的白雾依旧没有消散,依少爬起身来,一脸懵逼,模糊中只能看清楚不远处的世华和已经不见了耳朵和尾巴的狐女。

  风忆见牛红缨远离后,急忙跑过去扶起世华:“二哥……没事吧。”

  “……”

  “看来是有事,我扶你回去。”

  牛红缨跟那院外的人貌似并不关心里面发生了什么,继续在交谈着。

  “南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查到到这里有一个异常强大的封印。”

  “强大的封印?”牛红缨皱着眉头。

  “是的,两仪八卦定天印。”被叫做南阳的男子,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怕是有些棘手。”

  “两仪……没查到是什么妖魔镇压在这里吗?”牛红缨有些惊讶。

  “没有查到,只是冥冥中觉得,这里很不对劲,我们去调查一下吧。”

  “不,不要了吧。我刚刚看过了,这里只有一户普通人家,我们不要打扰到他们了。

  “也对,不能将其他人牵扯进来。”

  “是的,等我明天再来查一下。今天这么晚了,先回去开店吧。”

  “那走吧。”

  牛红缨舒了一口气,差点就惨了。

  本来已经走了数百米远的南阳突然停下脚步:“红缨,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只是恰好路过。”牛红缨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渗出些微汗珠。

  “是吗?我可是能感觉到三昧真火的能量波动的。”

  “那只是我,在清除一只想要害人的雪妖而已。”

  “雪妖?不行!我得去看看。”说着南阳便回头要走。

  “已经没事了。”牛红缨一把抓住南阳,“这么晚了,我们得回去开店不是。”

  “那边罗利在。”说着南阳眼睛一横,露出阴森的表情:“你有事瞒我!”

  “没有!”牛红缨的回答坚定不移。

  “那你放开我!我自己去看。”南阳想要挣脱那紧抓着他的手掌。

  手掌的主人却死活不愿松手,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

  南阳冷笑一声:“你不松手,我就念紧箍咒了!”

  “你敢!”牛红缨急了,神情一变。

  “有何不敢。”南阳说着便单手捏决,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牛红缨的面部开始扭曲,他放开南阳,呻吟着,双手捂头倒了下去。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金色的环状物,闪闪发光。

  南阳趁机往古院跑去,留被紧箍咒折磨的牛红缨一人在地上抽搐。

  院中雾气消散得差不多了,依少呆呆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努力想将今晚发生的一切联系起来。神话中的红孩儿,痴情的狐妖,有神秘力量的世华……

  正想着,院外传来一声呼喊。

  “您好!请问院中的人,能否帮我开一下门呢?”

  依少熟悉这声音,就是先前将牛红缨叫走的人。

  “你是谁?来干嘛?!”

  “本人卿南阳,有些事情想询问一下。”

  卿南阳?依少立马想起了那首诗中提到的,他儿时的伙伴。连忙跑过去开门。

  “卿南阳,好久不见。”

  “您是?”南阳对迎面走来的长发男子,并没有任何的印象。

  “是我啊,萧依少,你忘记了,我们小时候一起在昭阳小学78班读过的。”依少暗地里摸了一把汗,如果不是前段时间调查资料,他也是记不起来这小时候一起读过书玩耍的同学了。

  “萧依少……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小学班上成绩很好却老是被老师罚站的小辫子男啊!我可还记得,我那时候成绩不好,但很会抓鱼,有一次带你去鱼塘抓鱼……”南阳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某天下午,一个站在鱼塘边上哇哇大哭的小男孩。

  “是我……呵呵……呵呵……”依少显得有些尴尬。

  “你现在还怕水吗?”话题似乎跑偏了。

  “还是旱鸭子。”依少明显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说起来,南阳。刚才那个红色头发的人,你认识?”

  “那是牛……”南阳欲言又止,“发生什么了?”

  依少指着院中的坑洞,还有那棵已经烧成木炭的老桂花树:“发生了这些,毁了我的庭院,打伤我的兄弟。”

  南阳一惊,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牛红缨闯大祸了,连忙关切问道:“怎么样,你那兄弟没事吧?”

  “倒是没死,还能勉强坐着喝水。”依少的语气有些嘲讽的意味。

  “我去看望一下,在屋内吧?”

  “不……”依少并不想让卿南阳进去,却发现南阳已经飞奔进屋了。

  大厅中,世华极为虚弱的坐在桌边喝茶水,脸色有些苍白,面对风忆叽叽喳喳地问话毫不理会。那个被重伤的狐女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秀姨开着扫描在帮她检查身体。

  南阳进屋后,一眼就看到了狐女,神情呆涩:“胡琬舞!你怎么这样了?”

  “你们……认识?”依少明知故问。

  南阳点点头:“认识,牛红缨不让我来的原因果然是因为你,是他将你伤成这样的?”

  “她都这样了,听得见才怪,要不是我二弟出手相救,这女孩怕是……。”依少似乎找到了整治牛红缨的办法。“那姓牛的差点就杀了这么漂亮的女孩了,没有人性。

  “他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南阳无奈地摇头,随后又看向坐在桌边的世华,:“你就是琬舞的救命恩人吧?”

  “是。”世华倒是很干脆。

  “多谢您出手相救,您没有事吧?”看来这琬舞对南阳挺重要的,居然用上了尊称。

  “没死。”世华并不想多说话。

  这让南阳显得有些尴尬,只得问正在帮狐女检查身体的秀姨:“琬舞她没事吧?”

  “情况并不乐观,她的身体结构有些奇怪……”

  “下手真狠!”依少在一旁煽风点火,“毕竟这么可爱的妹子啊。”

  “可爱的妹子?她可是妖孽!”不知何时,牛红缨已经出现在南阳身边。

  “你!”世华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又无力地坐下。

  牛红缨只是斜递过去一个不屑的眼神,在他心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蝼蚁般的存在。“雪妖!我劝你老实点!”

  “他不是妖!”依少简直就要跳起来了,他明白世华的力量只是来自异世界而已,不是什么妖怪“你是神仙就能随意诬蔑人吗?”

  “哼,是不是你自己问他。”牛红缨冷哼一声,他能确认,战斗时看到的那双幽蓝的双眼一定是妖族才有的。

  “二哥告诉他!”风忆也不相信自己的好友是所谓的妖孽。

  世华冷冷地望了一眼牛红缨,迟疑了一会:“我是人。”

  “哼!”牛红缨本想发作,却看见卿南阳正瞪着自己,他只能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对不起,牛红缨可能弄错了,对不起。”南阳站在中间,很是诚恳地道歉。

  依少等人却是有意无意的瞄着牛红缨,生怕他再有什么动作,对世华不利。没有理会南阳的道歉。

  气氛十分尴尬,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房间里静得可怕。时间就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终于,从楼上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

  “秀姨,厨房还有……吃的……”稀雨穿着可爱的蕾丝边粉嫩睡衣,两眼朦胧,打着哈欠出现在楼梯口,然后发现十几道目光集聚而来,一时间蒙了。“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