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逐客
萧大叔2017-04-09 22:002,836

  “稀雨小姐,厨房还有些夜宵,您要吃什么?”秀姨毕竟是智能机器人,并不会尴尬什么的。

  “随意……随意。”稀雨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的脑袋短路了,家里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陌生人。“大哥,这几位是?”

  这下轮到依少懵逼了,从刚才起,他都完全忘记了,家里还有三妹的存在,不过……三妹是神经大条吗?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出来看:“三妹……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稀雨一脸无辜:“本来在看电视剧,一不小心睡着了,刚刚饿醒的。”

  风忆一听,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心里嘟囔着我特么一晚上都经历了什么鬼,三姐你居然说一觉睡过去了,真是羡慕。

  “在下,牛红缨。小姐是?”不知为何,这牛红缨居然主动开口介绍自己,自称还用的不是本座,是在下,在下!

  稀雨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位身穿盔甲,背负长枪的红发男子,心中闪过无数猜想,回答道:“我叫欣稀雨,依少大哥的三妹。看你这打扮应该是Cosplayer吧?你这假毛超漂亮哎,人也长得这么高这么帅,应该是我大哥的朋友吧?”

  “不……”牛红缨想要否认却被稀雨打断了。

  稀雨小跑至牛红缨身前,绕着转了一圈,顺带扯了扯他的头发,仔细盯着对方的眼睛,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你……说,是攻还是受?”

  依少本来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他害怕牛红缨会对稀雨不利,结果被这一句问话雷得个外焦里嫩,好半天回不过神来。而他的三妹却有意望了一眼世华,似乎捕捉到一丝紧张的情绪,立马露出了一个“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对着牛红缨说道:“咳咳,不管你有多帅,可我家大哥是二哥的!你抢不到!”

  这下不止是依少,连在场所有人都是觉得这傻孩子。唯独前不久还威风凛凛的牛红缨被这一番话语搞得云里雾里,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弱弱地回一句:“在下,并无恶意……”

  “稀雨!过来!”世华算是看不下去了,低唤了一声。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欣小姐,朝着牛红缨小脸一扭,便大摇大摆地走向了自己的二哥,坚决表示支持少华恋。留下了一个娇媚的背影,却看得善财童子脸颊微红。

  南阳也察觉到牛红缨的不对劲,附耳悄悄问道:“红缨,你不会是对着女孩一见钟情了吧?”

  牛红缨连忙摇头,一脸淡定地回答:“本座乃佛教中人,怎会有动凡心这种事情发生。”

  虽然得到了否定,但南阳心里却是一阵偷笑:明眼人都能察觉出来,这样也好,如果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或许有些事情,你就会明白了。然后,很假装的回了一句:“你们佛教的人都是铁石心肠的。”

  “……”牛红缨没有反驳这句话。

  不过这下倒是热闹了,有人打破了僵局,大家似乎放松了一点,依少往餐桌下抽出一张椅子坐下,摆出一副主人的模样:“两位,随便坐。”

  南阳也很随意地坐在了狐女对面的沙发上,牛红缨还是一脸冷酷地站在原地,眼不斜视地盯着南阳。

  “南阳,你是不是应该解释点什么?”依少看着昔日的小伙伴,希望从他口中知道缘由。

  “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首先我深感抱歉。”南阳似乎已经预料到依少的问话:“红缨损坏你家庭院,伤了你的朋友,我在此给萧少您再赔不是,庭院的一切损失由本人……额……不对,由他全权负责。”说着,指了指某人。“再者,这件事牵扯太大,一时半会我也解释不清楚,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神魔妖鬼,不是只存在与传说之中的,这也不是什么科学唯物主义或者说唯心主义来解释的问题,这是现实。总之,意义非凡。”

  虽说不明所以,但依少等人表示默认,除了稀雨满脑麻团。

  南阳继续说道:“这中间,牵扯了一些个人恩怨,我卿南阳再次表示,感谢各位救了琬舞一命。”

  依少连忙摆手:“南阳,这件事,你得谢我兄弟,是他舍身相救,差点还被你旁边那位当妖怪给杀了。”

  “他本就是……”牛红缨不服气。

  “够了!你伤人不是一两次了,还狡辩。”南阳起身制止了牛红缨,随后朝着世华鞠了一躬:“谢谢,世华兄。”

  世华冷哼一声,喝了口水:“这样,我还得多谢你身边那位天神,没一下将我烤了。”

  “不谢。”牛红缨却是欣然接受,语气极为嘲讽。

  “二哥。”稀雨似乎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反而用自己的理解和脑洞幻想出了柳世华为了争夺萧依少与牛红缨撕逼大战的场景。“这次有三妹在,我挺你。”

  “不是你想的那样,三姐!”风忆是看不下去了,憋了半天没说话,抓住这个机会偷偷拉过稀雨,开始给她解释一下各种发生的事情,当然,顺便加了点料。

  这边南阳也回到座位上,继续说道:“依少,可能有些事情你一时间无法接受,但我的责任让我不得不告诉你,这个地方可能存在着强大的封印,据我的经验推测,应该是某个妖魔一类的存在。”

  依少算是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这两人的到来,不仅仅是关于狐妖的问题,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妖魔封印。只是他很清楚,萧家守护了近千年的异世界秘密倒成了卿南阳说的恶魔的封印了,他有些不满:“卿南阳,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萧家在这守候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是没有错,但绝不是你口中的什么邪恶封印!”

  “萧少您先别生气,我也只是怀疑,要不您给带个路,让我看一下您所谓的秘密到底是不是印证了我的猜想?”

  “不行!”依少拍案而起,“家族守护千年就是不能被外人知晓,你不姓萧,凭什么你一句话想看就给看?别再说了,你们给我立刻离开!”

  “南阳和本座这是为人间安危着想!你这凡人别不识好歹!”牛红缨按耐不住,枪锋一指。

  世华也是一时间寒光迸发,银枪白盔凛然而立。看来,他恢复一点体力了。

  “你这渣滓,还敢对本座指枪!”

  “就是蝼蚁,也会要你痛上三分!”世华的话语里带着几分霸道。

  “那你大可试试!”牛红缨挥枪直指。

  南阳连忙起身抓住那杆冒着火焰的红枪,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灼烧的痛觉,只是带着不满对枪的主人说道:“红缨,你想干嘛?”

  “你难道没看到那雪妖吗?”牛红缨示意着,对面那个有奇怪力量的人。

  “是妖是人我分不清吗?”南阳自然是看到了,虽然奇怪,但至少他也明白,这不是妖力。

  “南阳,你……”

  “既然萧少不愿意,我们就先走吧。”南阳用力拽住牛红缨的枪杆,让他动手不得。

  “放手!我非要打他现原形证明给你看!”牛红缨眼中闪过一丝赤芒,今晚他可是被世华挑衅得失去了佛性,他得证明自己的说法。

  “红缨!你闲头痒了是吧?”南阳的语气里带着威胁,另一只手已经抬起。

  牛红缨知道动作那意味着什么,明显有些退缩了。收起枪,闷哼一声,不服气却也不敢发作。转身摔门便走,临出门前还回望了一眼人群中发呆的欣稀雨。

  南阳这才背起昏迷的狐女,面带歉意地对依少他们说道:“对不起,今晚真是打搅了,我们这就离开了。”

  “不送!”依少火气未消,丝毫不给这位儿时玩伴留面子。瞪着他们走后,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过去扶住世华,他知道世华刚才只是虚张声势。

  “所以……究竟怎么一回事?”稀雨已经回归现实,感觉自己的脑洞是赶不上事情变化的速度了,她环顾着,只有风忆给了她一个我也不完全清楚的无奈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