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昭阳市的重逢
萧大叔2019-10-28 18:363,634

  南方城市,即使秋季来临之初,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干燥。

  位于昭阳市的民用机场不是特别大,几架国内航班的小型客机静静地等待着起飞安排的到来。本不该有航班的起飞和降落时,空中却有引擎声传来,在通过允许后平稳地降落于机场的跑道上。眼尖的人看着飞机上绚丽而又特殊的图纹认出了这是著名的申远科研集团的私人专机。

  随着舱门的打开,一个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清秀少年从里缓缓走出,他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十几岁的学生,青涩的稚气包裹着本应该有的上流人士的风范,细长浓密的睫毛下一双灵动的眼睛里闪烁着像是小孩子一样单纯的愉悦。

  “你们先回去吧。”少年朝着机舱里的人说到,“不许跟着我。”有些故意克制的情绪,却在声音里丝丝透露出来。真不知道该叫做窃喜还是狂欢。

  “可是……知道了,少爷您有需要就打电话。”

  机内的人欲言又止,少年却早已奔下楼梯,迫不及待地滑出手机,“power on the phone。”语音指令发送后,不到两秒便满脸笑容地拨打了第一个电话。随即失落的神情流露在他秀气的面庞上,看来第一通电话似乎没有拨打成功。

  第二通电话继续。

  “你好。”等待几秒后电话里便传来声音,是个男的,听起来有些清爽,很标准的问好。

  “二哥,猜猜我是谁。”

  “风忆?换号码了?”面对毫无悬念的疑问,对方直接地说出了答案。

  “bingo!猜对了,是不是感觉很惊喜!不过,二哥你这脑子也真不好使,我去米国一年多了,号码怎么会不换呢。”被叫做风忆的少年明显有些嘲笑地表情,但也只是一瞬间:“二哥呀,你现在忙吗?来昭阳机场接我一下呗,我在出站口等你。”

  “好。”男子说一个字像吐枣核那般迅速。

  “哎,还有……”风忆还想说些什么,那头已经挂断了,他无奈的笑了一声,心想二哥的性格还是这样,沉默箴言。

  接风忆的车,很快就到了机场。是一辆雪白的国产品牌2113复古款,全氢动能家用车。被阳光一照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车门一开,便引来身边人的注意,那是比阳光更有放射性却无比吸引眼球的人。

  如仙人下界般的男子,颀长挺拔的身材略显消瘦却又给人一种干练沉重的反差感,莫名有种不食人间五谷的脱俗,眉目如神匠亲手雕刻一般,清隽中带着威严,那不同于平常深褐色而是深黑色的瞳孔,似乎只要他愿意便能轻易蛊惑万千少女纯真无瑕抵不过诱惑的内心。从上至下一身毫无污渍的复古版雪色运动装与他曼理如白玉般的皮肤浑然一体。

  帅绝人寰四字绝对无过之而有不及,周围那无数仿佛打破次元壁的粉红的花痴眼神纷纷抛射而来,迎上的还有无视一切的“孤傲”?

  “二哥!是要亮瞎我呀。”风忆在旁人羡慕的目光中面带骄傲,话语却是故作不服,“你一来,四弟我的帅气都显得是那么平庸了。”

  “上车。”语气极为平淡,很有绅士风度地轻轻抬上车门。

  “我说二哥哇,你还是一副肌肉不受控制的面瘫脸啊。”风忆有些不满,“明明一年多没见了,好歹也释放一下心中那种兄弟重逢的喜悦吧,来个大大的拥抱,再说一句四弟,可想死你二哥了之类的话语,多好啊。再说了,你是没看见刚才在机场口那些少女春心荡漾的样子,她们铁定都羡慕坏我了,要是知道你是个这样的面瘫……”

  “还是那么话多,你。”后者似乎不想听他扯那些没用的话题,“一会,去依少那感受你要的。”

  前者脖子一歪,莫名骄傲地说道:“话多怎么了?你不懂,我这叫交际,能促进感情交流。二哥也要多说说话,不然你脸长得再吸引人,妹子也只敢看不敢撩的。”

  “不需要。”

  “好吧,二哥你是禁欲系美男子的设定,我懂。不过,你只要不看上鲜嫩可人的四弟我就行了。说起来,我们国家同性婚姻居然也能通过法律了?放在上个世纪,那都是会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的吧?”风忆以为使出了杀手锏,见这状况只能流露出无比的惋惜。

  二哥专心握着手中的方向盘并不理会风忆。

  于是,一路无话。雪白的车循着大路再穿过山林,左拐右拐来到了这个城市边缘的郊区。停在了一座非常有古典风味的院子门前。

  院门大开,门口的房檐下,有一块镌着萧字的红色木匾,档口站着一位女性。看起来似乎二十来岁的相貌。一头赤霞般的红发随肩落下,色泽非常自然光亮,无可挑剔的五官正挂着笑容,虽然有些生硬,却给人很温柔的错觉。

  “秀姨,您还是那么年轻漂亮。”风忆一脸灿烂的笑容。

  “风忆少爷还是那么嘴甜。”秀姨温柔的笑脸配上唯美的音色,如果是不知情的外人恐怕都要迷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世华少爷今天也依旧那么……”

  “闷骚!”不等秀姨话说完,院内便传出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

  “少爷!你还真是……”

  “一针见血,没错吧。”院中的男人已经走到门口,他一头乌黑长发轻轻披在后背,看起来比较凌乱,双眼感觉还没有完全睁开,一对原本锐利的剑眉此时却显得有气无力的趴在额下。有趣的是,他的口中还含着一支牙刷,随着电动马达的运作一抖一抖的。大团白色的泡沫黏在嘴角,似乎有些恶搞的意味。

  他望着风忆,走上前伸出沾着牙膏泡沫的双手想要捏一捏这可爱粉嫩的脸颊,含糊地说着:“四弟,可想死你大哥了。”手还未到,风忆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扭曲,眼神里满是嫌弃二字,瑟瑟发抖。

  “NO!大哥!stop!!!”终于在距离只有一指宽的时候,风忆忍耐不住地一边尖叫着摆手,一边躲到了秀姨的身后。“秀姨救我,这里有个猥琐男想要玷污我纯洁的肉体!”

  男子的脸看起来更加的颓废了,不过说起来某人好像前不久还在跟自己二哥说应该来一个久别重逢大大的拥抱吧……

  “少爷,您能先回去洗漱干净吗?这样子接客似乎不合礼仪吧?”秀姨很是配合地皱起眉毛。

  “知道啦,这不是长久不见,甚是思念嘛。对吧?世华。”男人见秀姨发话,显得有些无奈。只能望着世华,却发现根本等于白问,只得乖乖转身回去。

  “唉,像大哥这种日晒三竿才起床的宅男,昨晚肯定又是看不知羞耻的动作电影去了。”躲在秀姨身后的风忆,一脸嘲讽。

  “你丫才看片呢,十九年单身狗生活让你满脑子全是污秽。”

  “我十九年单身狗?我说老大,你比我大三岁,谈过恋爱吗?有资格说我?”

  “我呸。老大我这么帅,怎么会没谈过?交往过得女朋友能排到市中心去了,不像某些人,暗恋五妹三年,连点表示都不敢,耻辱。男人的耻辱!”一句连草稿都没打的话就这样说出来了。

  “谁,谁说我暗恋小五子的!”风忆的脸似乎有些微红,只要一谈起五妹璃诗,他就会莫名的紧张,以至于连大哥吹牛的事都不注意了。“我才没有暗恋她呢!不信,你可以问,问二哥。”

  世华则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斗嘴的两个活宝,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围观群众姿态。

  “问你二哥有用吗?就世华这种闷骚男,此刻只会默认而已。”看着世华不言语的样子,大哥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样子。“四弟乖,大哥我会在小五子面前帮你美言,给你们两撮合撮合。”

  “不要说我闷骚。”世华有些不满了,心想你们两斗嘴非拉上我干嘛?于是几个字从唇缝里蹦出,让空气都似乎有些凝结。

  明显感觉到了从某人方向袭来的一丝莫名阴森寒凉,依少便识趣地叼着牙刷去了洗手间。

  “还是二哥气场强。”风忆见状有些得意,只要是看大哥吃瘪,他就仿佛有无限的成就感。

  洗漱完的依少换上了一身西装,恍若变了个人似的,没有了刚才的散漫。脸上星目放光,剑眉斜指,一头黑发梳理的十分整齐束在脑后,虽说没有世华的光耀动人却也是器宇不凡。

  “还挺人模狗样的。”风忆话音刚落,头顶便是一声脆响。

  依少那带着杀气的目光已经射进了他的眼中,比之更快的,就是那带着怒火的拳头。“四弟啊,你是在米国待久了,连基本形容词都不会用了是吧?”

  “唔……”风忆捂着痛处,泪眼汪汪,明显属于恶意卖萌。

  依少则直接无视他可怜巴巴的样子,一甩头径直走向餐桌,那里有秀姨已经准备好的一大桌美食。要知道,这位存在于萧家有十数年的人工智能管家,手艺可是堪比五星厨师的。所以大家也都不客气,各自坐在位置上开动起来。

  “这次是有什么事吗?”世华咽下一口糕点,看着正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依少。

  吃的正欢,一听这话,依少便放下手中的筷子,那餐巾擦了擦嘴角,神情变得严肃。

  “你们还记得,我怕说过我们家是做什么的吗?”

  “记得啊,你家不是经营国内地产行业和出口贸易的,秀姨还是叔叔跟我家老爷子生意往来的时候作为礼物送过来的吗?”风忆毫不思索地回答。

  “我说的不是生意。”依少不知从哪个地方拿出一根不大的黄色结晶石柱,“这个东西,萧家传家的宝物。”

  “封界玥。”一向沉默的世华脱口而出。

  依少心中闪过一丝疑惑,继续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封界玥。还记得我曾经跟你们提起过,我们萧家是很古老的家族,流传自春秋战国以来就一直居住在古昭阳,千年不曾迁移。我们现在所处的这萧家大院本身就是古迹,见证过各朝各代的变迁,而这不知何时流传下来的宝物,听闻是萧家始祖的所有物,据闻里面是蕴藏了强大的力量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