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战君白发
萧大叔2019-11-07 19:453,758

  “所以,你说的是这几个年轻人?”云尚明想不明白,青诗子家怎么来了这么多生面孔。

  此时的依少正一脸疲惫地靠在座椅上,散乱的头发披肩而下。他看了一眼云尚明,无力地打了个哈欠站起来问候道:“你好。”

  “你好……”云尚明显然对眼前这个散漫的男子不怎么待见,甚至是后退了两步才回应。

  “大哥,你又被嫌弃了哎。”风忆永远不会错过这种机会来损依少。

  “啧。”依少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伤害,却只能无奈地走去后院,打水洗漱。

  “好美……”欣稀雨明显犯了花痴,她开始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个世界的人怎么都长得这么标致。难道,这就是神的偏心么。

  “我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来自右界的人。那个长发的男子是他们的大哥,名叫萧依少,据他自己说是曾经那个萧家的后人,这是申风忆,是个很健谈的少年。这位美丽的姑娘叫欣稀雨,那位是柳世华,他不善言辞,却是个实力很强的界意师。我路过艾斯利普森林时,正巧碰到他们被朱雀袭击。”

  云尚明似乎并没有显得惊讶,他递给几位一个自带特效的微笑,感染力强大程度,让稀雨产生了置身于百花丛中的错觉,世华则是点头示意便又不予理会,可能同为帅哥心中多少不爽?闷骚的人,一向如此。

  “在下,青诗百府君,云尚明,很高兴认识各位。”话说间,却是多看了一直无言的世华两眼。

  “我们也很高兴……”稀雨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这完全是迷恋上了的样子啊!

  “原来,三姐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风忆小声地吐槽:“不觉得有些弱不禁风么?要我说,还不如那个红发天神。”

  稀雨一听,用一种你很不解风情的眼神看着四弟:“小孩子懂什么,这才叫美人。”

  “美……美人么?”申风忆感觉自己的大脑回路跟不上自己三姐的思维,面对这样的形容手法竟无言以对。

  青诗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出一件翠绿色带有青诗城特有图腾的披肩,便朝着门外走去:“你们几位自己去青诗城逛一逛,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办,失陪一会。”

  云尚明也微笑着跟了上去,他被稀雨盯得浑身不自在,感觉就那目光就像是黏稠的液体在全身流动。

  “刚才那几位是……”

  “还记得青诗亥御统退位前所嘱托的,我为此等了十五年的人吗?”

  “看他们的样子,还很年轻啊,不过那个叫世华的人倒是有点让我感兴趣,沉着冷静,散发着某种气质。”云尚明说道。

  “有那么一点怀疑吧,只是,青诗亥御统那预知力。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够做到了。”青诗子一边穿着披肩,一边回答着问题。

  “驱散黑暗的人吗……”云尚明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小院,陷入沉思,智商高的人都一样,什么事情想不通了就会很难受。

  “哎,尚明。帮我整一下这个披肩。”

  “……”

  “尚明?”

  “哎?干嘛?”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帮我看看披肩穿得怎样。”

  “没什么。”云尚明伸手捋平披肩上的皱褶,拍了拍上面的灰:“自从十五年前你上任以后,这御统披肩就再没见你穿过了,你看都落灰了。”

  “是啊,我这个御统,并不怎么称职。果然还是应该你来。”青诗子摸着代表着御统身份的披肩,感叹道。

  “今天可是南方七十七城的联盟大事,对方来得可是燎都的人,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辞,否则青诗城处境会很艰难。”

  “现在不是联合之时么,即便是燎都应该不会……而且这种事,交给你就好了,不是么?”青诗子倒是很随意,反正有云尚明在,他可高枕无忧。

  “有你这样的御统,我果然是命苦啊。”云尚明哀叹一声。

  青诗城议事殿,位于青诗城中心地带,这是座规模比较大的宫殿式建筑,一般用于御统与各阶官员讨论城中大小事务。只是,由于青诗子很少管理,所以这议事殿里一般都是云尚明在打理和主持。

  殿前有一条百阶石梯,两旁的青诗卫兵站得整齐有序。等候御统大人的到来,只是还没等青诗子上台阶,就有一道人影从上骤然而至。青诗子反应不及,竟被一拳击中胸腔,直退数步。

  “小剪子,你退步了!”那人影收起拳头,浑厚的声音传入青诗子的耳中。

  青诗子捂住痛处,定睛一看,袭击者是一位健壮的中年男子,他长发披肩,额前系一银环头带,环中露出一雲字刺青。长相与云尚明有几分相似,但气质上却是完全不同,他给人的是一种如盛夏般严肃庄重的感觉。青诗城云家双杰,一文一武。武便是眼前这位整个青诗实力目前最强的界意师,青诗城现任战君,隐山战君云白发!

  “大哥。”云尚明退到一旁,向自己兄长问候。

  “发哥,你怎么突然袭击!”青诗子倒是一脸委屈样,还捂着胸腔。

  “哈?那我光明正大来试试你!”云白发低吟一声,青光冲天而起,一股界旋袭来。他身上便被盔甲覆盖,左手显现一面巨盾,右手则持一柄宽刃长剑。

  “发哥!”青诗子满脸诧异,这许久不见的挚友,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呢?

  此时的云白发已经一剑斩向青诗子面门,他连忙往旁边闪开。耳边传来云白发轻语:“小剪子,拿出点实力,给观众们开开眼。”

  青诗子还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那斩在石板地上的长剑便激起无数碎石子。一声巨响,地面生生裂开一道长达数米的豁口,威力之大,世间少有。

  “既然发哥这么说了,小简照办便是。”青诗子也不含糊,直接临界,青衫飘舞。单手挥出结界想要困住云白发。

  云白发双眼一横,翻身一周,长剑旋舞。只一击,翠绿色的结界就碎成光斑,散落一地。紧接着,他巨盾直接投掷而出,飞向青诗子。青诗子不慌不忙,双手迅速结印,指尖墨绿色的光芒流转,半圆形的结界就凭空出现,挡住巨盾。云白发眼露笑意,大喝一声:“小心了!”话音未落,整个人弹射而且,于半空中一剑直劈而下。拖着青光,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砍在结界之上,僵持不下,可怜地面再也承受不住这股压力,龟裂四散蔓延,带着腾起的灰尘,生生下陷几寸。以长剑为中心的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动荡漾开来,仿佛扩散至整个青诗城,离波动最近议事殿剧烈颤抖着抖落了无数碎屑,毫无界意的云尚明更是紧紧靠住身后阶梯的扶手,一声闷哼只觉得有血气上涌,双腿发麻站立不得。青诗子也是额头冒汗,但张开的结界却丝毫不动,四平八稳护住主人。

  “哈,哈,哈!”云白发大笑几声,收回长剑,解除了临界,故意提高声调:“小剪子,这一剑恐怕世间无几人能像你这样硬接了。”

  “发哥让我,未尽全力。否则就凭我这结界哪挡得住你隐山战君劈山憾地的一击!”青诗子也解除临界,假装淡定地回道。但他的双腿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刚才那一击的威力可不小!

  而离议事殿不远处的客栈高楼里,有几个服装统一的人目睹了这场战斗,他们个个面露惊讶。更有甚者,下巴都快掉了下去。

  “这就是青诗战君的实力么?”

  “那个挡住这样一剑的人,应该就是青诗城的御统吧?”

  “我在这里都能感觉到那股强大的界意,心中发怵。”

  他们中间却有一人紧张之后却露出笑容,抬手止住这样的言论继续漫延,淡淡地说道:“这只是青诗故意展示给我们看的,没想到身为朱雀十二卫的你们却被这种架势吓住。只可惜,这种故作声势却唬不住我!”

  “百府大人说的是,只是您这惨白的脸色……”

  “闭嘴。”

  这边青诗子调整了一下状态,才悄声问道:“发哥,你刚才所说的观众是什么意思。”

  “燎都的人,他们昨天到了青诗城,就住在议事殿不远那家腾隆客栈四层的上房,刚才应该都看见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发哥你不仅界意强大,头脑也不简单啊。”青诗子体会其中奥妙之后,不由得投去佩服的眼光。

  云尚明捂着胸口,一脸惨白却依旧带着微笑:“我说御统大人,咱大哥可是镇守了临水关二十四年的,身处那种位置,只靠强大的力量可不好办咯。”

  “是了,发哥这战君比我这御统可要在位久得多。”青诗子一拍脑门,恍然醒悟。

  “我倒希望,我在这青诗城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任这十五年来都在游手好闲,这是缺人管教。”云白发的眼中流露出严厉的长辈般的情绪。

  “发哥你这提议倒是不错,不如这御统你也兼职了吧。”青诗子一副老油条的样子。

  “想得倒美。”云白发用力拍了一下青诗子的肩膀,带着幸灾乐祸的语气大笑道:“这城中枯燥的生活,还是你跟尚明还有守正慢慢享受吧。说起来,简伊那小妮子最近怎么样了?”

  青诗子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恢复了平静 :“伊儿那小丫头,现在长大了,不愿意留在我这老父亲身边了,早就不知道去哪里野去了。”

  “你这做父亲的,如此懒散,也难怪留不住女儿。”云白发倒是不遗余力的打击起来。“那小妮子以后找夫家,肯定会找个特别勤劳的男人,你说对吧?哈哈哈……”

  笑声中三人已经走进殿内,各自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交谈起无关紧要的家常来。对于青诗子所提的依少一行人,云白发却是不大当回事,一笔带过。就这样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青诗城上下官员便陆续到达,向三位最高领导者各自致礼,便找到自己的位置端坐整齐。

  等到议事殿的位置差不多坐满之时,才有一群穿着赤红色服饰的人缓缓走进。为首那人,相貌端正,身材颀长。他头顶鎏金赤冠,身穿朱雀羽服,器宇非凡。明眼人一看就知这肯定是燎都的大人物,因为燎都曾是古南阳云度的都城,其中从政人士服饰多以朱红色为主,但能够有资格穿朱雀羽服的却寥寥无几。此人应该是燎都的百府或者战君,他手中拿着一支锦绣卷轴,眼神轻蔑地环视一周这殿中之人,最后才将目光锁定在坐于正中的青诗子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