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封印中的人
萧大叔2017-04-13 15:473,165

  “你来做什么?!”世华握紧了手中的枪杆,语气不再如往常一般平淡,而是充满着敌意。

  牛红缨一脸微笑地转过头去,看着世华,双手一翻表示自己没带武器:“世华兄,别这样。我今天不是来找事的。”话虽这么说,世华却从他半弯的眼中看出一丝嘲讽和威胁。却也不敢发作,他很清楚,现在硬上绝对赢不了。要想成大事,需要忍耐。

  “不来找事,为何无故出现在我家密室中?你,监视我们?”依少的语气也是不善,“跟踪多时了吧?”

  “没有的事,萧少您别误会。我也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见谅。”牛红缨有些反常得表现出低姿态。

  依少最怕的就是自己强硬而对方温和不给你机会反驳,只得静下心来:“那你可有弄清楚要调查的事情。”

  “是的。”牛红缨的神情瞬间严肃起来,“这里确实存在一个异常强大的封印,这种强度,只怕是不简单啊。我已经通知南阳,他应该马上就到。”

  听了这话,依少算是无语到家了。萧家的秘密头一次有这么多外人知晓,甚至是围观。这样下去,还能算是秘密吗?只是,当他想到那句“南阳几时再笙箫。”时,便也只能赌一把,这件事跟卿南阳有关联:“事已至此,我也不便阻拦,到时候,还请你们给出合理的解释。”

  “依少你……”世华对这个答案有些不满,但看到当事人送过来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话也从嘴边收了回去。

  “谢过萧少。”牛红缨语气诚恳。

  风忆似乎看出点什么,拽了拽稀雨的裙角,耳边细语:“三姐,你发现没?你的魅力吸引了这么个神仙!”

  “别胡说,他那是冲大哥去的。”稀雨小声回应。

  这对话却是被牛红缨听到了,他耳力惊人,听着脸上挂起了绯红,动动喉咙本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思,瞄了一眼长裙打扮的稀雨,回忆起过去千年来,一直跟在观音大士跟前听经诵佛,日子真是艰难。正尴尬呢,就听到南阳的呼唤声传来,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等牛红缨走后,世华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

  “那首诗,南阳应该就是代表卿南阳没错了。”依少解释道,“既然有他的名字在,我们为什么不顺水推舟,促进事情发展步伐,解开真相呢?”

  “什么鬼逻辑思维。”风忆默默吐槽一句,在他看来不过是前人留下的一首打油诗引发的巧合罢了,依少是纯粹的瞎想。

  “所以……”世华却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急于带我们进来这里,其实是因为你猜到他们一定会监视?”

  “嗯,从昨晚来看,我们就应该知道,对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但我们要顾面子,他们也似乎不想强来。肯定不会就这么动手打一架,然后我们输了,不得已放行吧?他们既然也想了解真相,必然会采取行动。那牛红缨是神仙,手段不用说,肯定是有的。我们只需要稍作引导,那就趁早行动好了。”依少说得轻描淡写,有种运筹帷幄的悠然自得。听得几人点头信服,只是……

  “我怎么还是觉得,大哥就是心急不谨慎,所以让别人钻了空子,才会这样呢?”感觉这个风忆永远是要打压依少,才肯罢休,“所以大哥你这是马后炮,有意思吗?”

  依少算是无奈了,他突然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最大的失误就是认识了这么个朋友,话多还喜欢损他。身为老大,没有一点尊严可言,只得赌气般回一句:“就你最厉害,懒得跟你废话。”

  “是没办法反驳我!”风忆乘胜追击。

  “你……”额头十字凸显!

  “好啦,四弟,你也别这么说大哥。”稀雨还是决定帮一把身为老大的依少:“你不是大哥,你自然不知道大哥是怎么想的。”

  “还是三妹对大哥好。”依少一脸感恩,看向稀雨。

  “子非鱼的故事,三姐就不用给我普及了。道理我懂,但我更了解老大。”

  一句话给噎住了稀雨,无可奈何。于是四面相对,面面相觑……

  密道里传来了脚步声,看来是卿南阳到了。他走进密室,身边跟着的是牛红缨和一个黑衣男子,那男子打着哈欠,一脸睡意。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人类,动物般毛茸茸的耳朵立于头顶两侧,眼睛里透着晶莹的绿光,让人联想到了猫咪。

  “依少,这是罗利,一只小猫,我养的。”南阳介绍道。

  “卿南阳,你还真是个奇人。”依少表示不惊吓,只是感叹一句。

  “萧少也不是普通人啊,家中竟藏有如此强大的妖魔封印。”南阳的笑有些深意。

  “妖魔?我倒看你如何证明!”

  南阳嘴角一扬,右手缓缓抬起,念念有词。只见一道光亮从他手掌射出,印于那壁画之中,一个像是阴阳八卦的发光图案就浮现出来,阴阳双鱼不停地转动着。

  “这是……”依少有些吃惊,自己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三清道祖的无上封印,名为两仪八卦定天咒。能用上这种封印的,只怕是能与魔界王者相匹敌的存在了。”南阳明显有些发颤的语气,“红缨,你有把握吗?”

  “啧,本座也算是三界之中的强者,这所封印之人怕是过了千年之久,应当虚弱之际。我们联手应当可以。”不知怎么,牛红缨说这话时,也是底气不足。

  “怕是,难了……”南阳的面部有些扭曲,他想抽身收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如石化一般动弹不得,体内的力量也像是决了堤的洪流,源源不断涌向封印。“不好!这封印太过霸道,我的力量控制不住了!”

  “什么?!”牛红缨有点傻眼了。

  那阴阳双鱼转得更快了,就连外圈的八卦图形也开始跟着旋转起来,金光刺眼。整个密室空间晃动起来,不停地有灰尘掉落,感觉就像,地震来临!

  依少察觉到不妙,对着众人打呼一声:“还不快逃!”

  话音没有落地,尘埃中只听见牛红缨那带着紧张情绪的音调:“来不及了……”

  刹那间,金光,红光,绿光,白光在这不足百平米的空间闪烁起来,如同霓彩灯一般相互交错。震动已经停止,听见有人力虚倒地的声音,那叫罗利的猫妖赶紧过去扶起南阳,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有事……”卿南阳的声音很微弱,他感觉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眼睛死死盯着尘埃中,那里有一道身影逐渐在消逝的金光里出现。

  传说中的妖魔吗?

  金光散去,尘埃落地。在场的几位,有持枪有张爪,有的神色慌张,有的不明所以。总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从封印之中出来的人身上。

  那人看起来中年模样,身穿印花银纹白底裳,头顶碧玉束发冠,斜飞的英挺剑眉下是一对标准的丹凤眼,与常人有所不同的是他的眼珠是紫色的,那种绛紫色,有棱有角的脸部轮廓显得有些俊美异常,修长高大却不粗犷得身材,比例十分完美。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这么看来不假。

  只是不知为何,这人无故散发着傲视天地般的孤独感,看了一眼不禁心中有些无由来的悲伤,像是沦陷进了某种恍如隔世的回忆里。

  “你是何方妖孽!”牛红缨不亏是佛教中人,虽说少有佛性,但普度众生的经文在千年来却是没少听,定力多少有点。立马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大声喝道。

  “妖孽?”那人低念一句,“我……不是妖孽吧?”

  “不是妖孽,为何被封印于此!休要狡辩!”

  牛红缨认定,被封印起来的一定是妖魔,心念一动,火尖枪便出现在手中。但他没有感觉到一丝妖力的波动,可能是封印时间过长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吧?想到这,不由得气焰更胜。

  “本人萧健云,不是什么妖孽。”自称萧健云的白裳男子平静地介绍道。

  这话一出,依少便在心中打了几个转了,没记错的话,书房里那本最古老的纪传便是出自萧家先祖——萧健云之笔。如果这个萧健云是写书的那位,那岂不是存在了上千年了?按理说,早该去世了,怎么又被封印在自家的密室之中?那首诗到底代表着什么?当然,这些疑问,依少只是压在心中并没有表露出来,先让这姓牛的摸清楚先。

  “那你是何人?”牛红缨觉得他答非所问,只得换个说法。

  “本人,萧、健、云。”白裳男子一字一顿的再次念清楚自己的名字,然后呆了呆神,用一种看待智障的同情目光扫视着牛红缨。

  “你敢……戏耍本座?”牛红缨算是耐不住性子了,火尖枪一挥只取萧健云而去,“倒看看,你有何本事,竟需要将你封印在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