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思绪
萧大叔2017-04-15 12:173,092

  初秋的山路上,铺满黄色的枯叶,轻轻走在上面嘎吱作响。三人漫步在山道间,听着寒蝉的鸣叫,感受着南方城市独特的温度。

  “南阳,你为什么急着走?”一位红发西装的男子朝身边的同伴带着不满的口吻说道。

  “事情的大概,我们已经弄清楚了。这就是一场误会,道祖既然早在千年前已经有所计划。我们只是这计划中的一员。如今封印解除,我们留在别人家中也不合适,早点回去休息,做我们该做的,有什么不对吗?”

  “就是,困死我了。”穿着黑色卫衣的男子,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这么热的天,卫衣帽子却还戴在头上。

  “话是这么说,可我认为,我们应该了解得更加彻底,倒不如跟着去那个什么世界看个究竟,岂不是更好。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好奇?”红发男子的脚步似乎有些故意放慢,走在两人的身后。

  “红缨,你经常说我和琬舞的事,难道你自己却要迷恋美女吗?我们有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你却想着管闲事。看来,是该让你的脑子清醒清醒了!”说着,卿南阳便假装捏诀念咒。

  “别别别!你怎么跟和尚似得。”红缨慌忙摆手。

  南阳轻笑一声,放下架势,继续踩着枯叶前进:“红缨,你说过,他们是拥有不同于神魔的力量。可是我们是这三界轮回里的人物,神魔也好,人也好。究竟不曾能脱离这世界。所以,我们何必去牵扯,那个不同的时空。”

  “那你也知,这万物寰宇都只是神的创造物。”

  “不认为,如果是神创造的,那神明是从何处而来?”

  “那萧健云说的传说,神自然是本就存于这混沌之中的!”红缨一怔,强行引经据典。

  “红缨,你错了。我们其实也都只是这无尽宇宙里的一份子罢了,神也一样,只是大小不同罢了。你我都没必要去了解那么多,也无法了解那么多。”

  “哼,你倒是会说。但,你这是质疑神明。”

  “我可没有质疑谁,但是,就好比传说中的创世神,他们又是谁创造的呢?谁也不知道,所以神啊。只是一种信仰的代名词罢了。”

  “那你认为,这万物从何而来?”红缨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混乱了,这都说的什么跟什么啊。

  被问的人停下了脚步,抬头沉思。树上的一片落叶正飘然而下,悠悠然是那么的轻快,从西北吹来的干燥秋风,让泛黄的树叶还没来得及接触地面,便摇摆着打着旋儿再次回到了树上,夹在树杈间,微微颤抖。

  “如果非要找个字来说的话,我觉得就叫缘吧。天宇及人,万物归缘。”

  “缘?”

  “是的,缘。”

  申风忆此刻非常的纳闷,他倚在皮质的靠垫上,表情是十分无奈。

  “所以,你们是如何在半个小时里跨越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时差到我面前的?”略带气愤的语气,明知故问。

  “少爷,您也知道,我们两个跟您一起过来的,如果我们自己回去了,申总肯定会解雇我们的。”坐在副驾驶的西装男一副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儿女的可怜模样。

  “算了,不跟你们计较这些,我要消失一段时间,你们记得保密。如果敢跟老爷子说,我保证你们再也不用跟我混了。”

  “这……少爷,您是要去哪里?”

  “说了你们也不会知道。反正不要到处找我就对了。”风忆暗笑。

  “那我们怎么向……怎么联系您?”

  “联系不到,我跟这个世界断联系了。”正在开车的男子心中一惊,猛地一脚刹车,后座的风忆差点没被甩出车窗,一时间狼狈不堪。

  “少爷您别想不开啊……”

  “胡说,本少爷青春活力,人见人爱,怎么会是你们想的那样。”

  “少爷您又开玩笑。”副驾驶座上的男子也是惊魂未定。

  “啧,算了。我步行回大哥家,你们两个,哪凉快哪待着去,我说的话,记住了。”风忆熟练地打开车门,背上行李朝山路跑去。

  “哎!少爷……”副驾驶想要阻止,却看见自家少爷灵巧地窜进树林,不见了踪影。

  开车的男子若有所思,对身边的同伴说道:“我们果然还是,跟申总汇报一下?”

  “不然呢?赶紧发消息给申总,他现在应该还没睡。”副驾驶说着便打开车载卫星通讯,投影屏幕直接从挡风玻璃处显现出来。

  地球的另一端……

  “小申申,隐瞒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被你接触了吗?这,终究是逃不过的命运啊。”看着屏幕的睡袍男子,微微皱着眉头,轻抿了一口杯中刚泡好的手冲咖啡,陷入了沉思。

  “申总?我们应该怎么办?”屏幕那头的人急切地问道。

  “让他去吧,你俩留在那边。”男子被打断沉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下达了命令。“Gram和驾驶者的契合度也快完美了,你俩得记得带路。”

  “知道了申总。”

  屏幕一黑,男子已经按下了关闭键,继续陷入沉思。

  窗外是无数灯光交织而成的绚丽夜空,虽说已是凌晨,但整座城市似乎和此时这个喝着咖啡的男子一样,终将彻夜不眠。

  古老的萧家宅院里,一如既往的散发着沉淀了千年的苍凉气息,坚硬冰凉的青石墙依旧干净整洁。只是院中的积水和两个坑洞却还没来得及清理,秀姨拿着工具默默地打扫着,重复了数十年的枯燥工作,也只有她毫无半点怨言将事情做得尽善尽美。

  而地下的密室里,萧家一老一少正站在壁画前。萧健云望着已经下定决心的依少,露出欣慰的笑容,他缓缓伸出双手,手指间有淡淡的紫光流转:“云度青诗守卫,萧健云。在此打开回归之门。”

  只见那壁画上的两条龙竟慢慢的活动起来,在青石砖里环绕游动,一个圆形的波动荡漾开来,外表看起来这还是那堵石墙,只是壁画里游动的双龙证明了它不那么简单。

  “走进墙中,那边便是我的故乡了。”萧健云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对家乡的怀念,他将自己的封界玥交付到依少手中:“这股力量,如今我应当用不着了,你拿着,遇到危险就摔碎它。里面强大的界意便会涌入你的身体。只是,这并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知道了,可惜这家族传承了千年的宝物,摔碎了真的行吗?”

  “世事变迁,两千年早已沧海桑田。”萧健云微笑着:“依少,你不必在意。我在封印中度过的时间里,孤独感早已消磨殆尽,有些事也不再执着。”

  “先祖……”

  “或许,我得感谢那老头,让我能生活在两千年后的世界。”

  “先祖,你不回去?”

  “不了,我得使命终究是守护这里。那边也没有我再牵挂的事物了,倒是你,为何要去。”

  “我也不知道……自从发生了这些事情后,我就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依少想了很久,终是不明白自己为何对去异世界有这么大的欲望。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如今通道也开启了,你们年轻人去一次,也没什么问题的。”萧健云抚摸着依少的头顶,眼前这个有着自己血脉的男人,跟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相似却又不同。“先祖的故乡,很美。”

  “是嘛,那我就当做旅行好了。”依少笑了。

  风忆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才看到那孤立在林中的大院,门口停着的是一辆雪白的小车。

  “小忆忆,你还真是慢呢。”稀雨依旧穿着她的长裙,背着一个粉红的行李包,满脸嫌弃地望着风忆。

  “哎呀,事情繁多。三姐你怎么变得跟大哥一样的急性子了。”风忆有些喘不过起来,山路抄近道,不是那么好走。

  “既然事情都交代妥当了,我们就出发吧。”依少一挥手。

  几人各自背着行李,向仓库走去。萧健云端着一盘秀姨做的点心,吃得不亦乐乎,笑盈盈地站在大堂口,看着这群青春活力的晚辈:“一路小心。”满嘴的甜食,说出来的话都是带着腻歪的味道。

  “放心吧,先祖大人。您在这好好住着,什么事我都跟秀姨交代好了,她会照顾你的。”

  “少爷慢走,您交代我都记住了。”秀姨的声音依旧那么温柔。

  扫视了一眼,怀着些许忐忑又十分兴奋的心情。几人走进了暗道,新的世界,正在等待着他们。

  萧健云看着他们的身影消逝在暗道中,便抬头凝视着天空中的白云,小声地念了一句:“希望,这群孩子正像你说的,是世界的曙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