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出师不利
萧大叔2017-04-17 14:083,798

  遥远宇宙的某个地方,也不知道是哪个空间,遥远望去只见金光一片,瑞气四散。一座巨大的拱门型建筑物后便是云雾缭绕。近了一看才发觉云雾中尽是宫殿,那宫殿群的支柱都有百丈余长,巍然耸立。柱子上金龙与彩凤的浮雕盘旋着,就如活物。下一刻便能咆哮鸣叫着飞出天际一般。殿上朱瓦鳞次,金光流转,四角都是麒麟异兽,玉身珠目,祥和而又威武。如此宫殿不计其数,在云雾中缥缈若现。几座彩虹形成的桥梁架在云间,桥下没有源头的流水上立着的应该是仙鹤吧,白羽红顶站在盛开的莲花中相互鸣叫。

  这便是人们所说的天界,不知过了多少岁月依旧是如此气派。

  某一殿前,一位手持拂尘的老道人正站在门口,望着眼前的气派景象皱眉深思。身边道童小心询问道:“师父可是在担心人间之事?”

  “是啊,想你师兄与那善财童子此刻也应该已经找到了桃源界的入口和那些后代了吧?”老道人笑了笑,继续说道“桃源界,名字取自人间的一篇文章,《桃花源记》。为师当初竟也是看了那文章后,才知道还有一个通道没有封印。”

  “师父这名字取得甚好,世外桃源呢。只是师兄转世多次,也不知是否还能有当年的神通。但那善财童子可是观音大士的亲传弟子,应当本领超群,有他在师父不必担心。”

  “可是,观音大士的参与不在为师预料之中,善财童子也毕竟是佛教中人,与我天庭……”

  “哎呀师父,如今天界早已不问人间之事,师父又何必烦恼。人间此番劫难,渡不渡得过也不与我天界有何干系了。”

  “你呀,为师曾说过,人与神本就无异,人有七情六欲,神又何尝不是?你师兄为何被贬下凡你可还记得?虽说如今天庭已不问人间之事,可为师毕竟也曾是一届凡人啊,如何不担心。”

  “师父训得对,但是您为人间做的已经够多了,何必再为此烦心。况且魔界的野心弟子也有所耳闻,弟子要是魔界中人,怕也会那么做吧。”道童顿了顿继续说道,“师父,弟子有时真是羡慕师兄当年被贬下凡,能体验人间生活,好过在如今这空荡荡的天界。”

  “不得胡说!你且安心随为师炼丹去。”老道人训斥一句,便将拂尘一挥转身走进殿去。

  “又炼丹,还有谁吃啊,真是不懂师父在想什么。”道童在后小声嘟囔了一句,也无奈的跟了进去。

  萧家密室的壁画前,两条龙依旧如在墙上盘旋转动。四人站在那里,他们即将跨入一个新的世界,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世界。

  依少咬咬牙下了决心:“走吧。”

  “可是,我们不等小五了吗?”风忆问道。

  “不等了,我交代好秀姨了,小五来了就说我们出远门了。或许,不把她牵扯进来是最好的。”

  “可是……”

  “可是什么呀,走啦!”稀雨倒是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一把将风忆推进了壁画中,自己也紧跟着迈了进去。只听见一声风忆凄惨的叫声,两人已经消失在墙里。明显看到如水纹一般的波动在壁画上出现,又恢复平静。

  “……”

  剩下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无奈地干笑一声也跟了过去,一跨脚便消失在石壁中。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几人看不见任何的事物,像是掉入了某个巨大的空间,鼻腔里充满了灰尘颗粒。

  “没事吧?”依少摸索着,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光亮,看清楚了站在前面的三人。他们似乎也在找自己的手机,随后各自亮起了光芒。

  “这里是……”风忆的声音,他捂着鼻子,环顾着四周。

  “恐怕是当初这个世界建立的,两界来往的据点。”依少发现了一些破烂的家具,看起来像是一个房间。“往前面走走,找到出口先。”

  一行四人,在黑暗的通道里摸索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出口。似乎是处在森林的深处的一片废墟,这也难怪,毕竟这地方早已荒废了千年。

  “啊,呼吸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

  如同天然的氧吧,这里没有任何污染的空气,可是真的带着清新的淡香。明媚的阳光,照射着大地。偶尔有几只飞鸟扑腾而过,依少他们坐在石块上,完全没有了一丝紧张地感觉。

  “真像是,一次郊游啊。”风忆伸了一个懒腰,面带笑容:“还以为,会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呢。这完全跟我们的世界,没有两样嘛。”

  “接下来去哪?”世华似乎是怕弄脏了衣服,独自站在那里寻找着方向。

  “找个有人的地方。”依少想得很简单:“过去了两千多年,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有关先祖的记载。”

  “寻根之旅么?大哥你还真是,几千年前的萧家,哪还能找到。”稀雨倒是不认可这个看法,她觉得来到一个不同的世界,首先就应该找美食。正当她幻想着各种美味佳肴之时,一种冰凉的感觉从心底深处冒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感使鸡皮疙瘩全部冒起,不由得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其他人被这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

  “没……就是刚刚莫名感到一丝凉意。”稀雨摇摇头,刚才的叫声似乎驱赶了奇怪的感觉。

  “啧,肯定是谁的闷骚的气质又散发出来了。”依少很自然的将责任推给了世华,还特意加了上一句:“要知道,女儿的直觉是最敏感的。”

  “我真想给你一枪。”世华斜视了他一眼。

  休息片刻,大伙一致决定,往据点出口对着的方向走,穿过山林。

  阳光将他们浸泡在暖流中,麻醉着每个人的警觉。或者,此时便是猎鹰捕食的最好机会。在高空中盘旋许久的猎食者再也无法忍受诱惑,长啸一声俯冲向暴露在视线中的猎物……

  “什么声音?”稀雨感觉到心里那股厌恶感再次袭来。

  依少并没有在意,随口说道:“不知道,可能是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吧。”

  “恐怕,不是!”世华已经察觉到从上方袭来的杀气,白色的界意笼罩了他的身体。一柄银色长枪闪耀着寒芒划破天空射穿无形的敌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半空中显现出一只巨大的鸟兽,投射下的阴影将依少等人遮盖。

  巨兽见自己的伪装被识破,怒吼一声。双翅振动掀起的气浪吹散无数树的枝叶,强劲的风力也撕扯开一行五人与地面的接触。仿佛失去重心引力的世华在半空划出雪白的圆弧,在落地的刹那。整个人弹射而起,接住长枪,对着那鸟兽使尽全力的一刺。

  可能是身形过大,那巨鸟一时动作不及,鲜红的血液从羽毛中喷射出。几滴血液吹到依少脸颊,依少只觉得脸上有灼烧般的疼痛。他立刻反应过来,原来这大家伙的血居然还有很强的腐蚀性!

  世华似乎也注意到这一点,一甩枪尖上的腥血,将界意凝聚在脚下,重重地落到地面。

  那鸟也不傻,翅膀一扇,飞到高处,警惕着盯着下面。不再做出攻击。

  “快躲远点!”世华大吼一声,三人便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撒腿就跑。那速度,堪比国家级运动员。

  一人一鸟互相对视着,本来的猎食者不敢猎食,因为猎物居然能打伤自己。而想要击败猎食者的猎物却又没办法攻击到它。就这样相持了近数十秒钟,那巨鸟似乎不想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它在空中蜷缩双翼,紧接着,一团火焰从天际坠下。瞬间焚烧了巨鸟全身鲜艳的羽毛。巨鸟尖叫一声,任凭烈火的洗礼,纹丝不动……

  阳光照射下,云天之间的那团熊熊烈火是那么的显眼,高温灼烧扭曲了空气。火球周边的云彩没有被驱散反而因为空气的旋流,向火球聚拢。恰似一朵盛开的红色莲花……

  阵阵热风袭来,世华感觉温度不断的升高,只是站在那里,已是遍体生津,不由得腾起寒气才能抵御。

  “这是什么东西啊?!”躲在树丛的风忆开始喘起粗气。“怎么看着那么像中国神话故事里的凤凰啊。”

  “不知道,”依少的声音感觉有点虚弱,满身大汗。虽说生活在南方,但他最怕的就是热了。

  “你说,二哥能打赢么?”稀雨见天空中的火鸟迟迟没有动静,倒是很轻松的坐在了地上,抹去额头的汗珠。“真心热,这就是两个太阳啊。”

  “相信你二哥,他应该……”依少正说着,突然感到一道让人窒息的热气自头顶而来,往上一望,只见一只全身附火,羽色斑斓的长尾鸟兽破空而出。

  “状如锦鸡,五彩羽毛不同,其身覆火焰,终日不熄……”依少不知怎么想起这么一段话,平时喜欢翻阅古典著作的他惊醒过来,一把抓住身边风忆和稀雨的手,站起身来,歇斯底里的喊道:“世华!别傻站着了!快跑!那可能是古书记载的四大神兽中的朱雀!它的火焰足以将我们化成灰烬!”

  “什么?朱雀?!”世华脸色一变,虽然从没见过,但他也清楚的知道,作为掌管南方的星宿神兽,神话里无比的强大存在。

  前不久才跟神话人物交过手的不及多想,将长枪一收,拔腿便跑。四个字,风驰电掣……

  或者是他们真的惹怒了这古老的神兽,朱雀见他们要逃。嘶鸣一声,便拖着一条火焰,落在了他们的正前方,从喙中喷出焚烧万物的烈焰,阻止依少等人的前行。

  “完了……”风忆哀叹一声,“估计我们这次得被烧成焦炭了,我就说,不要来的嘛。”

  “说什么傻话,有大哥在,你们谁也不会有事!”依少口里是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毫无把握。

  “拼了!”白发少年一柄银枪倒拖在地,箭步如飞,激起一道冰浪,如鸿雁般轻巧的步伐穿越着一层层浓烟烈火,直冲那傲气凌人的神兽。

  朱雀似乎被这卑微生物的勇猛举动唬住,连忙飞到空中避开攻击,那白色光影也随之弹跳而起毫无半点停顿。就在即将伤中朱雀时,那神兽索性用双翅一扇,带起炽炎震飞了危险。

  伴随着连声的呻吟,银枪就在半空失去光泽,与它的主人一起重重摔落在地,激起漫天的尘土,闪烁着耀光。世华一时间只觉得浑身疼痛,动弹不得。

  那朱雀见机,喙中聚集起火焰之力。凝聚的火球在吐出的瞬间膨胀,神兽脑袋一晃,火球便从空中俯冲下来。

  几人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制住了他们的四肢,如熔岩般的高温火球即将烧尽他们的一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